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六章 客栈夜谈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芳芳替秃子辫了三条精致的细长辫子,用以打发无聊的时光,她喜欢安静,可她不喜欢置身事外。

    “你说别的道士在做什么?”芳芳将最后一根辫子系好,“商量新战术?在城外巡视?没准又碰见了妖兵。”

    客栈院子干净许多,即使在夜色中也能看出来,这是芳芳的功劳,她将所有房间都收拾了一遍。

    秃子长长地嗯了一声,其实是在仔细打量自己的新辫子,满意至极,然后抬起头——对他来说这个动作比一般人要轻松得多,“我猜……小秋哥正在想咱们两个。”

    芳芳噗哧一声笑了,“你可真会说话。”

    秃子用三条辫子在眼前打架,动作飞快,连他自己的眼睛都要跟不上了,眼珠乱转,“没有身体的人,嘴巴当然要好用一点,可我说的是实话,小秋哥……哎呦,我晕了……”

    芳芳一把抓住往地面掉落的秃子,“小心点。”

    秃子垂下辫子,使劲眨了两下眼睛,自行飞起,神秘兮兮地说:“咱们偷偷逃跑吧?”

    “逃跑?”

    “嗯,去找小秋哥,一块离开这个地方。”

    芳芳哑然失笑,“难道你害怕了?你可是记录在册的庞山弟子。”

    秃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可我心里总有怪怪的感觉……”

    “你没有心。”

    “那就是不知道哪里有股怪怪的感觉。”秃子认真地说,声音却越来越低,“这个院子,还有整个城池,都有一种……一种……芳芳,你迷过路吗?”

    芳芳点点头。

    “就像迷路的感觉,我不喜欢。”秃子扭头看了一眼左流英的房间,“这个家伙总在我的脑子里说话。我也不喜欢。”

    芳芳又笑了,左流英的法力太高强,本身又是个哑巴,当他想要与某个人直接交谈而又不想被其他人听到时候,就直接在此人脑子里发声,这的确是一种很怪异的经历,禁秘科的弟子大都已经习惯,秃子虽然生活在禁秘塔里,但与首座的接触极少,就是逃到断流城以来才天天和他住在一起。

    “咱们这是第一次来到断流城。当然会感到陌生,这不叫迷路。”

    秃子想了一会,“对哦,我都没出过大门,怎么会有迷路的感觉呢?呵呵,可能是在这里憋得太久了,你还偷偷跑出去一次呢。”

    芳芳笑而不语,“首座对你说什么了?”

    “我只对小秋哥说。”

    芳芳刚要激秃子说实话,左流英的女侍曾拂从房间里走出来。深深吸了口气,“天凉了,空气还是不错的。”

    “是啊。”芳芳有些拘谨,她认识曾拂很久了。这些天来更是朝夕相处,可每次交谈还是感觉怪怪的,弄不清说话的是曾拂本人,还是首座左流英。

    曾拂走过来。“真羡慕你们这些道士,可以好几天不吃不喝,还不用总做……那种事。生活你们中间,我觉得像个从来不洗澡的乞丐。”

    “哪种事?”秃子茫然地问。

    曾拂跟秃子很熟了,笑着说:“想一想,你从前每天都得吃饭的时候,还得做什么?”

    “哦,上茅厕!想想当时的确挺麻烦的,我还有点便秘,每次都很难受,我娘天天看着我,不上不让吃饭……”

    芳芳和曾拂笑个不停,秃子莫名其妙地住嘴,然后自己也跟着笑了。

    “瞧,这就是当道士的好处,能免去许多麻烦。”曾拂说。

    “这就是只剩脑袋的好处,能免去更多麻烦。”秃子炫耀道。

    “道士也得吃喝……只是次数少一些。”芳芳对这个话题有点放不开。

    “那就很了不起了,而且随着境界提升,麻烦会越来越少,比如这位——”曾拂伸手指向左流英的房间,她穿着普通样式的长裙,皱纹微生的脸上露出调皮的神情,“最长一次有二百六十一天不吃不喝,奇怪的是他去过五次茅厕,每次留下的东西还不少。”

    芳芳实在忍不住了,低头吃吃地笑。对禁秘科首座左流英,不管是喜欢还是憎恶,所有人都承认这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天才,只有被左流英从小收养的侍女,才会看到别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一面。

    “那他岂不是会越来越瘦?”秃子马上得出结论。

    芳芳都不敢抬头了,曾拂严肃地说:“才不会,他不会胖也不会瘦,小时候我就羡慕不已,二十三四岁的时候,我有点长胖了,就去问首座怎么才能保持身材,你知道他怎么做的?”

    “施法让你天天上茅厕。”秃子像在课堂上抢答先生的提问一样迅速回道。

    “才不是,他把林飒那个大胖子叫上来,通过我的嘴说‘以后你每天在这个胖姑娘身边站一会,让她觉得自己不那么胖’,林飒倒也听话,天天来找我,他一见我就笑,我一看见他就哭,几个月之后,我还真瘦了。”

    秃子若有所悟,“怪不得林都教那么胖,这也是一种法术,他把别人的肉都吸到自己身上了。”

    芳芳终于明白这两人为什么总在一块兴高采烈地说悄悄话了,一个什么都敢说,一个什么都敢听,而且还都很认真。

    她捂着肚子头枕在曾拂肩上,“哎呦,不要再说下去了,我的肚子疼。”

    曾拂与秃子迷惑地互视一眼,“这有什么可笑的?你还年轻,再过几年……唉,你是道士,只要不想胖就永远不会胖,羡慕啊羡慕。说到羡慕,慕行秋怎么没来?他差不多天天都来院里练拳,每次练完,都像呆子一样看着左流英的房间,你说他在盼着谁出来呢?反正不是我,我每天都在旁边的屋子里休息,他肯定知道,但是从来没找我聊天。没准是兰奇章,慕行秋需要一位吞烟道士帮助他抵抗妖兵。”

    “不对不对。”秃子马上反驳,“小秋哥盼的肯定是我……还有芳芳。”

    曾拂冲芳芳眨眨眼睛,“我不是道士。猜错也很正常。啊,我要休息了,你们几天不眠不休都没事,我要是一天没睡好,第二天眼角的皱纹就会变多。”

    曾拂走进一间客房,忽然又转身来到门口,笑着对芳芳说:“谢谢你把房间收拾得这么干净,我是个懒人,连抹布都不会用,你要不是道士。肯定会是贤妻良母。”

    曾拂自顾睡觉去了,芳芳站在院子里,脸红红的。

    秃子围着她飞了一圈,“小心,你要入魔了。”

    “嗯?你在胡说什么?”

    “你脸红了,呼吸也在加快,修行之士怎么能这样呢?书上说……”秃子识字,自己不能修行,书却看了不少。说出的话一套一套的,突然欢呼一声,“小秋哥来了!”

    芳芳已经看到了。

    慕行秋御剑飞进客栈,看到芳芳和秃子。露出惊喜的微笑,“真巧……”

    秃子飞过去,在慕行秋身上嗅来嗅去,“你又打架了。身上有妖气,嗯,你打赢了。”

    “你什么时候有这个本事了?”慕行秋微微吃了一惊。

    秃子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其实不是我的本事,是左流英的本事,他总进我的脑子里乱说话,还让我转告给你。”

    慕行秋神情变得严肃了,他正是为此而来,向芳芳投去深深的一眼,向秃子问:“他要告诉我什么?”

    “让我想想,左流英特别啰嗦,说的话太多……哦,这是样,他说祖师塔还没有完全修好,但是已经在发挥作用了,以他的房间为中心,方圆三十里之内都受到保护,道士的法术会得到加持,妖族则会变弱,所以你们想打败妖族大军,就得……就得把他们引入三十里之内进行战斗。”

    三十里距离,对于道妖战争来说,几乎是紧挨着城墙战斗。慕行秋倒是先解开了一个疑惑,原来他的实力突然增强这么多,不只是幻术的实力,还有祖师塔的协助,这是一件好事,他得尽快告诉其他道士。

    “他还说什么了?”

    “他说这一拨妖军声势浩大,你们想赢,还得跟从前一样,抱着必死的决心。”

    “左流英真会鼓励人。”慕行秋苦笑道,“你替我告诉他,我保护的不只是他和祖师塔,还有满城军民,肯定不会半路逃走就是了。”

    秃子撇下嘴,“左流英自己说得高兴,可从来不听别人的话,我好几次问点事情,他从来不回答。”

    “还有什么?”

    秃子仔细回想,“有个魔什么婴……”

    慕行秋怀疑左流英是不是在通过某种强大的法术一直在监视自己,对他的想法一清二楚,“魔裔血婴。”

    “对,就是这个东西。左流英说魔裔血婴是魔族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残余形体,跟那些被驱逐的魔族恰好相反,有形体没有魔种,所以一直长不大,实力也不强,可他的尸体能不停地释放不洁之气,所以你不应该杀死他。”

    “提醒得真及时,那可是几天前的事情了。”慕行秋挖苦道,“当时左流英怎么不说?我们谈过一次。”

    “我不知道,可能他记的东西太多,得慢慢找吧。”秃子笑嘻嘻,“行了,他的话说完了,快给我讲讲你又打败谁了?”

    一直没说话的芳芳插口问道:“魔裔血婴对你发出诅咒了?”

    芳芳读书多,她能知道魔裔血婴,慕行秋一点都不意外,“当时它嘀咕了一句,刚才来了一只银羽,扔下一团妖火,就算是诅咒了。说真的,你不会相信诅咒这种事情吧?”

    道士相信法术,相信道火,对预言一类的东西却不太当真。

    芳芳微笑着摇摇头,“我不相信。”话是这么说,她的神情还是显露出一丝不自然,“让我替你清除诅咒吧,宁可信其有呗。”

    慕行秋的幻术穿不透道士的防御,但芳芳是一个例外,即使没有任何法力,他也能清晰感受到她的心事。

    她对魔裔血婴的担忧是真心的。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