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五章 第一道诅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火焰包裹着的大鸟在空中盘旋,第十一圈结束之后飘然降落,飘浮在离地面几丈高的半空,比城墙稍高一点。

    这是另一只银羽,妖火缠身,容貌也略显苍老一些,“我奉至高无上普天大妖王之命前来晓谕尔等,断流城必被碾成平地,城中之人必被妖火焚烧。”

    城墙上站着几名庞山道士和大量修士,慕行秋正要开口,人群中的白发修士腾空而起,金麒麟被损坏,他又变出一头银白的麒麟,位置比银羽还高,颜色比银羽更加洁白,“我是浮海城外观浪山麟子道人,你是何方小妖,可有姓名?”

    银羽站在空中,双翅像斗篷一样合围在身前,只露出头部,飘动的红色火焰与白色皮肤互相映衬,越发显得高大而诡异,他打量着麟子道人,“银羽家族只有一姓——伐,杀伐的伐,我叫伐东。”

    “哈哈。”麟子道人大笑,“怪姓加怪名字,你还真是只妖怪,你叫伐东,难不成你们是东南西北四兄弟?”

    城墙上的修士们随之大笑,他们人多势众,对单独的飞妖一点都不害怕。

    伐东没有笑,也不明白人类在笑什么,“我们一共是兄弟八个,东南西北上下往来,我是老大。”

    笑声止歇,麟子道人驾驭银麒麟飞向伐东,慕行秋刚想提醒他小心,沈昊小声说:“想知道散修的实力?这比军营里的那一套更能说明问题。”

    修士们大声叫好,为麟子道人助威,“给妖兵一点教训,他们不知道百名修士支援断流城吗?”“扬威立万就在这一天,老麟,给咱们浮海城争点面子。”

    麟子道人扭头向众人微笑致意。

    慕行秋忍不住问身边的洪福天,“银羽可不好对会,我前些天遇见过一只,这只看上去更厉害。这位修士需不需要帮助?”

    “修士跟道士一样骄傲。”洪福天看上去并不担心,“麟子道人既然敢出战,心中自然有数。”

    慕行秋对此非常怀疑,而且道士从来不在战斗时骄傲,在他的印象中,道士即使是与小妖战斗也不拒绝别人的帮助,五行科一多半的杀妖战术都以配合为主要内容。但他没有阻止。他越来越拿不准修士的实力,这次挑战的确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他可以弄清断流城迎来的到底是怎样一股援兵。

    麟子道人从宽大的袖子里取出一只金灿灿的圆环,双手各握一边,慢慢将它抻得更大一些,“此宝名为‘乾坤正位捆妖束魔圈’。专除妖魔,你准备好接招了吗?”

    “你要和我决斗?”对面的伐东显得很意外。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我不杀你,只是让你回去给妖王漆无上送个口信,天下修士千千万万,绝不会坐视妖兵屠戮人族百姓。断流城虽小,我等寸土不让。妖兵虽盛,我等……”

    “好!”伐东猛地展开双翅,身上的妖火骤然壮大数倍,头颅向前伸出,脸上青筋毕露,张嘴向麟子道人发出一声尖啸,嘴里吐出一股妖火。

    尖啸与伐东低沉的嗓音完全不同,似鹰之清远。似鹤之高亢,城墙上众人只觉得耳中像是钻进了一只小虫,或捂耳或运功,以对抗这股难受的感觉。

    正对尖啸的麟子道人没料到对方说打就打,自己精心揣摩的演讲才只说了一个开头而已,他的反应也够快,慌忙伸出金环。嘴中大叫:“乾坤束魔!”

    金环分出一道更大的金环冲向银羽,城墙上的修士们捂着耳朵叫好。金环后发先至,伐东没有躲避,以翅膀硬接这一招。片羽未落,身形不动,面容恢复正常。

    金环也是防御法宝,麟子道人双手握持,对准那股射来的妖火,又叫了一声:“入我乾坤!”

    妖火的确进入了金环,原本有手腕粗,突然变成手指一般,麟子道人微笑,下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妖火在他胸前爆炸,道人啊的一声惨叫,离开坐骑倒飞出去,掠过众人头顶,掉在城内,好一会才有声音传上来,“我没事……”

    银白麒麟瞬间被烧成灰,金环失去主人的握持之后在空中悬停,颤抖了几下,裂成数截掉在地上。

    沈昊微微摇头,小青桃迷惑不解,低声说:“他明明能躲开的啊。”

    修士们的士气没有因此一落千丈,立刻又有人要飞出去挑战,慕行秋看得够了,抢先御剑升起,飞向银羽伐东,大声说:“断流城将会迎战,这就是我给你的回答。”

    伐东脸上的表情略有变化,好像曾经认识对面的道士,此时正在努力回忆,“你就是那个叫慕行秋的庞山道士,带领一群道士杀死了我弟弟伐北?”

    “是我。”慕行秋说,银羽伐北并非他亲手所杀,但他是将领,承担一切杀戮。他做好了准备,双方相距一箭之地,他的长鞭从前甩不到这么远,可是进入幻境第一层之后,他对如何使用长鞭有了一些新想法。

    伐东却没有立刻动手,“你还杀死了魔裔血婴?”

    慕行秋回想那个赤红色的婴儿,“是我。”

    “你已经遭到血婴的诅咒。”伐东的声音降低了,好像有另一个东西通过他的嘴在说话,“断流城也是如此,七天之后妖军屠城,在这之前的每一天,你们都将见到诅咒的力量。”

    说到最后两个字,伐东猛地抬高声音,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出来,全身的妖火如同水银一般向地面倾泻,落地之后变成一条长长的火线,高达数丈,正好挡住断流城西边的官道。

    “妖火划地,以此为界,出此线者必招妖谴。”

    慕行秋可不是飞出来听威胁的,御剑疾飞,冲向伐东。

    伐东向前伸出头颅,正要发出尖啸,突然发现脚踝一紧,居然被一根五彩斑斓的鞭子缠住了,面对诸多敌人,他从未有过一丝懈怠,还是没发现鞭子是如何沾身的。

    慕行秋右手轻轻一抖,夜色中一道闪电从他的手里发出,瞬间传到伐东脚下,那条隐藏不现的长鞭也露出了形态,旋即如蛇信一般缩回。

    发出第一道诅咒的伐东被长鞭甩入高空,像是被弹弓射出去的石丸,迅速消失,没有再返回。

    城墙上的修士们哑口无言,谁也没想到一名吸气道士居然如此轻易地击败了伐东,这只银羽的实力他们看在眼里,大多数人都不觉得自己能单独对抗。

    道士们也在交换疑惑的目光,因为慕行秋的法术明显比几天前强大得多。

    一名修士大概觉得这是讨好道士的良机,坐在一只凤凰背上飞到城外,直奔那道妖火之线,“让我熄灭它,什么妖谴,老子就不信邪。”

    凤凰向妖火吐出一股清水,火势瞬间矮了一半,可是马上又蹿得更高,从中伸出一条手臂,五指叉开,狠狠地抓向目标。

    修士躲避不及,凤凰变成了灰烬,本人手舞蹈地下坠,慕行秋快速飞来,接住修士,将他抛回城墙上。

    妖火更加壮大,比城墙还要高,像是一道挡路的瀑布。

    沈昊等人也飞来了,“用翻天印或许能灭掉妖火。”

    小青桃身为五行科弟子,对妖火的了解更多一点,“这股妖火有点怪异,脱离妖身之后还能长久燃烧,普通方法可能灭不了它,得像对待妖兵一样向它进攻。”

    小青桃站在如意上,手上捏法诀,向一里之外的妖火发出一枚冰锥,这只是一次试探,她没用使出全力。

    妖火变出一张人类的大嘴,将冰锥整个吞下,嚼了两下,将这道五行法术整个消除。

    城墙上的修士议论纷纷,他们只有除灭小妖的经验,对更强大的妖术没有准备。

    慕行秋示意同伴们后退,自己向前飞去,“让我试试。”

    长鞭甩出,从几尺迅速长成数十丈,挟带着一条条跳跃的闪电。

    妖火开始旋转,由一条线变成圆柱似的妖风,风口对准长鞭,一口吞掉少半截。

    长鞭绷直了,慕行秋牢牢握住鞭柄,在空中左右飘飞,好像身不由己,可是发出的闪电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长鞭一下子显得粗大数倍。

    妖火像一只贪吃的饕餮,不停吞下袭来的闪电,可它高估了自己的胃口,没多久它旋转的速度变慢了,身躯却逐渐壮大,最后轰的一声四分五裂,只剩拳头大的一团妖火,顺着鞭身冲向慕行秋。

    其他道士一直在附近密切地关注着,沈昊取出铜印,另一名道士摇动铜铃,同时发招。妖火离慕行秋的手只有数尺距离时,再一次爆裂,这回彻底消失了。

    城墙上的修士们欢呼,终于肯定承认这几名道士在断流城的地位。

    道士们却忧心忡忡地互望一眼,妖族大军尚未到来,只是一道妖火就已经给他们造成麻烦,真正的战斗开始之后,妖族的妖术该有多强大?

    回城之后,慕行秋让沈昊和小青桃安排修士,自己飞向了客栈。

    他有很多疑惑要向左流英请教,最重要的是两个:所谓的魔裔血婴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他的法术突然增强这么多,这可不是简单的九倍力量,而是更强大,好像有一股隐藏的力量在暗中帮助他施法。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