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四章 绚丽的法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希望找到一种委婉的方式测试散修们的实力,结果洪福天迟迟没有带人进来,他和沈昊走出正堂,发现散修们正在军营各处向好奇的士兵们展示自己的法术。

    “棋山不允许施法,真是把我憋坏了。”欧阳槊声音最大,在他手心上,一条几尺长的火龙正盘旋上下,引起阵阵惊呼。

    洪福天走过来,“抱歉,这些人是临时集合起来的,不怎么服从管束,可他们都愿意帮助断流城对抗妖兵,真心实意。”

    在慕行秋的印象中,洪福天身边就没有过固定的队伍,总是临时集合,“这样很好,我也想见识一下散修的法术。”

    洪福天笑了一下,“虽然我们也自称‘散修’,不过更喜欢‘修士’这个称呼。”

    “修士、道士,都是修行道术的人,大家殊途同归,算是一家人。”

    洪福天连连点头,“这正是我一直在说的意思,道士、修士,就连妖族,修行方法都有相似之处,与魔族截然不同,所以……”

    洪福天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道妖联合抗魔的理想,慕行秋敷衍地听着,目光在军营里扫来扫去,沈昊细长的眼睛眯得更细了,不得不低着头以掩饰心中的蔑视。

    散修的法术近似于道统的五行法术,只是风格差异颇大,道统法术只求有效,甚至舍不得浪费一点法力让自己的法术更华丽一些,即使是高等道士,发出来也不过是些朴实的火球、冰刺,但是距离远、速度快、杀伤力强,是专业的杀妖利器。

    军营里的百余名散修却在比赛谁的法术更夺人眼球,欧阳槊的火龙只能算是小儿科,一名中年修士召出一条几十丈的黄金巨龙,绕着军营盘旋,所过之处人人伏地躲避。营外的百姓远远望见这样的奇景,掀起阵阵惊叫的声浪。

    “断流城这回能保住了,西介国有救!”一名老者用洪亮的声音在军营门口大喊,得到大量的附和。

    黄金巨龙贴着两名庞山道士的发髻掠过,他们站立不动,都没有躲,这条龙的威胁不比烟花大多少。跟老祖峰上戒律科首座杨熙召出的阴阳巨龙完全不是一回事。

    军营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传奇动物,还有大量的冰、火、光、电,赞叹与惊呼就像是散修的法力来源,附近的叫声越响亮,他们的法术越华丽。

    这场表演本来可以持续很长时间的,夜色初降。秋寒暗袭,正是欣赏光影奇迹的最佳时间,将散修们叫停的既不是洪福天,也不是庞山道士,而是三头真正的灵兽。

    麒麟正在休息,被外面的嘈杂声吵醒,它们知道这里不是老祖峰。自己是客人,应该保持礼貌,于是忍了又忍,最后没能忍住。

    跳蚤从正堂附近的屋子里冲出来,站在慕行秋身边,四蹄叉开,瞪着眼睛四处查看,黑色的瞳仁忽大忽小。流露出明显的怒意。

    一名须发皆白的修士走过来,在他身后跟着一头威风凛凛的麒麟,比跳蚤的父亲还要高大,全身的鳞片金光闪闪——这是散修最喜欢的颜色,军营里一多半法术和异兽都是这种颜色。

    “嘿,大家看,道士也变出一头麒麟。就该这样,大家都亮亮本事,百姓们需要从咱们这里得到一点信心。”白发修士兴致勃勃地走向跳蚤,“气势倒是挺足。样子不太逼真啊,眼睛跟蛇一样,鼻孔太大,牙齿不整齐……”

    听说是道士变出来的麒麟,许多修士都过来围观,手里的法术仍然不停。

    “尤其是颜色不好。”另一名修士评价道,在他头顶,一只五彩缤纷的凤凰正盘旋飞翔,“为什么要选择铁青色的鳞片呢?天一黑就看不清了,要么金黄,要么银白,多醒目。”

    白发道士伸手要摸跳蚤,慕行秋急忙制止,“别碰,这是真正的麒麟,不是法术变出来的。”

    “哈哈,老夫研究麒麟数十年……”

    跳蚤正在迷惑之中,可对方伸来的手臂让它十分不满,猛地蹿出去,撞翻了白发修士,从金黄色麒麟的身体中间跑过去,随后纵身一跃,跳过几名修士的头顶,双角顶飞一只灿烂的凤凰和两只怪异的大鸟。

    白发修士大叫了一声:“我的天,竟然是真的。”被跳蚤接触过的金麒麟、凤凰等等都恢复了原形,不是纸片就是竹木模型,断为几截,再也没用了。

    修士们这才恍然明白过来,眼前的铁青色麒麟是真正的活物。

    跳蚤在军营里撒欢儿奔跑,没一会工夫就将满营绚丽的法术顶得一地狼籍,许多修士正享受玄符军士兵的衷心赞美,来不及收手,结果连道具都损坏,捧在手里欲哭无泪,这可不是普通的纸竹木铁,是他们花费多年心血制造的法术材料,破损之后就再也不能使用了。

    跳蚤回到慕行秋身边,它的父母也出来了,站在后面,威严地扫视整个军营。

    士兵们都认得这三头麒麟,其中许多人还跟它们一块并肩战斗过,虽然不能触碰它们,心中却没有畏惧,修士们却都大吃一惊,原本站在近处的慢慢退后,原本在远处的却悄悄走过来。

    “这是真麒麟?”

    “真麒麟,听说牙山有一批金角麒麟。”

    “它们的角不是金色的,而且这应该是从庞山来的吧?”

    麒麟不会开口自我介绍,疑惑的目光就都投向两名庞山道士,慕行秋伸手在跳蚤脖子上轻轻摩挲,安抚它的情绪,“它们就是麒麟,没有别的叫法。”

    慕行秋其实不太肯定,但他的确从来没听说过庞山的三头麒麟有别的称呼。

    白发修士原以为道士是在开玩笑,现在终于相信麒麟是真的了,激动得眼中含泪,扑通跪在地上,“天呐!想不到我竟然能亲眼看到——”他扭头扫视众修士,“你们这群有眼无珠的家伙,这是最古老的铁麒麟,天下七十三种麒麟都是从铁麒麟分化出来的。它们曾经是魔族帝王最喜欢的坐骑,我还以为早就绝种了,没想到……没想到庞山还有三头。”

    白发修士连胡子都在颤抖,突然冲三头麒麟连磕几头,梆梆作响,再抬起头时,额上起了一个大大的肿包。他却满脸带笑,毫无痛意。

    三头麒麟昂着头,跳蚤原地动了动蹄子,白发修士喜形于色,可跳蚤只是不耐烦了,在慕行秋肩上蹭了两下。转身回房间,父母也跟着回去了。

    “铁麒麟喜欢安静,大家说话小点声。”白发修士站起身,痴迷的望着麒麟的背影。

    绝大多数人都跟慕行秋一样,根本没听说过铁麒麟,可白发修士说得这么激动而诚恳,大家也就全盘接受。原谅小麒麟的胡闹,甚至觉得这是一种荣耀。

    百余名修士终于走进正堂,挤得满满当当,连凳子都没处摆放,大家只能站立,即使如此也要互相谦让,花了好长时间排出次序,然后一一与庞山道士相见。

    小青桃等人也回来了。还有四人在城外巡视,两人在外搬取援兵,剩下五名道士,都是吸气境界,这多少让赶来救援的散修有点失望。

    “听说有一位注神道士坐阵断流城,能出来跟大家见一面吗?我们也不多说话,就是表示一下敬意。”

    有人甚至知道这位注神道士就是禁秘科首座左流英。“左首座不方便出来,派一位星落道士也行啊,咱们好商量一下如何应战妖兵。”

    小青桃等人回来的晚,还没有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沈昊冷着脸不吱声,慕行秋发现这些修士对断流城有许多误解,于是大声说:“诸位听我一言。”

    正堂里安静了,慕行秋能感受到诸多情绪混杂在一起,没有任何一种占据优势,这让他的念心幻术失去了用武之地。

    “感谢诸位修士赶来援助断流城,有件事我要先说清楚。左首座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出来见大家,更不能现身参战,能够参战的共有十一名庞山道士。”

    “都是吸气境界?”一名修士问。

    “都是。”

    小青桃有点明白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了,大声说:“慕行秋受左首座指定,在断流城全权代表庞山道统,他还是西介国王子任命的玄符军将军,你们前来相助,我们欢迎,但是所有人都得听从慕将军的指挥。”

    慕行秋看上去还很年轻,不过道士们养颜有术,在散修眼里这不算问题,可他才是吸气境界,实在难以令人信服。

    众人无声,白发修士开口道:“三头铁麒麟总会参战吧,它们可是上古异兽的后代,一头就能抵得上十丈大妖甚至更强大的巨妖。”

    “麒麟会参战,可你一定是弄错了,这三头麒麟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你出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前几天的战斗中,它们合力才挡住妖族的震山牛。”

    慕行秋无意撒谎,白发修士脸色微红,小声嘀咕道:“怎么会这样?难道我认错了?书上是这么说的啊。”

    修士们的情绪在变化,犹豫与后悔正在占据主流,慕行秋没有干涉,他需要真心实意的援兵,而不是投机取巧者。

    洪福天的徒弟欧阳槊大声说:“你们在干嘛?咱们不正是因为断流城需要援助才来的吗?最需要保护的是那些逃难百姓,庞山的吸气道士没有退却,咱们更不应该胆怯!”

    这几句话说得掷地有声,可是只有洪福天等少数人点头,其他修士全都东瞧西瞅,不肯吱声。

    正堂里一片安静,大门突然被推开,一名庞山道士冲进来,看见满屋子的人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对慕行秋说:“妖军派来一名使者,马上就到。”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