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三章 第一支援兵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大群散修从从东介国飞来,着实将断流城军民吓了一大跳,以为是妖兵绕行偷袭,待到听说来者全是人类时才放下心来,立刻兴致勃勃地将两拨“仙人”进行比较。

    见惯了道士们每天中规中矩的御器飞行,初来的散修的确令人眼前一亮,总数百余人,坐骑就有数十种,从凤凰、麒麟、龙到长达两三丈的蜈蚣,都让地面的观者高呼大开眼界,还有部分散修无需任何依仗就能飞在空中,捋着雪白的齐腰胡须俯视微笑,接受众人的敬仰与跪拜。

    根据第一印象判断,大家一致觉得散修更风光、更和善,道士们不大合群,更不愿意配合观者的期望长时间表演法术,身上总是显示出或多或少的孤傲。至于谁更厉害,争议就比较大了,普通人对九大道统了解极少,可道士已经在前几天的战斗中显示了实力,今天才赶到的这群散修,除了飞行方式比较威风,还没有露出真本事。

    沈昊刚刚结束今天的巡视不久,站在军营里抬头仰望,忍不住对身边的慕行秋说:“他们是来放风筝的吗?”

    还真让他说准了,散修们在空中停留了整整两刻钟,直到满足了百姓的观赏热情之后才缓缓落在地面上,然后——所有那些奇特的坐骑全都变成了一张张纸符、竹片和布帛,除了没有细线牵扯,它们的确跟风筝没有两样。

    “只要愿意对抗妖兵的人,就是断流城的朋友。”在散修们还没有落地的时候,慕行秋就定下了基调,不过也觉得散修们在天空中停留的时间太长了,完全没有必要。

    “就是这个洪福天,在棋山声称妖族的主攻方向是鸿山,有意误导道统,他本人与妖族的关系也很密切,我觉得他带来这帮人不安好心。还有那个什么古神教,更是古怪,你得小心。”

    “我会的,但是在有证据之前别表现出敌意,咱们需要援助,任何援助。”

    沈昊收敛心中的怀疑,对这群不速之客总是表现得不冷不热。

    洪福天在散修当中算是比较低调的人。可是脚下也踩着船一样的巨剑,与它相比,慕行秋背后法剑像是给小孩子玩耍的木制玩具。

    洪福天比其他散修提前一会降到地面,以过分正式的语气说:“断流城并不孤单,一百零三名散修,愿与诸君携手共战妖军。”

    “欢迎之至。”慕行秋微笑着说。“是否可以请天上诸位下来,咱们进正堂商议大事。”

    洪福天头也不抬地说:“他们喜欢这种事,让他们高兴一会吧,百姓们也需要一些鼓励,还有那些士兵。咱们先谈。”

    慕行秋和沈昊因此没赶上诸多散修落地的场景,只听到外面传来玄符军士兵的阵阵欢呼声。

    正堂里空荡荡的,三人对面而坐。慕行秋收起微笑,“阁下还在倡议道妖联合吗?”

    “那是我的最终目标。”

    “那你为什么还要在这场战争中帮助我们?”沈昊抢着问,他对这位散修实在怀有极深的戒备,“你应该置身事外,等战争进行得差不多,妖族给道统一个‘教训’,再出来说服双方联合。”

    洪福天露出微笑,对道士的讽刺没有表现丝毫不满。“你叫沈昊,前一阵子也去过棋山。”

    “嗯。”

    “看来我得好好解释一下。”

    “的确。”沈昊语气生硬,像是在审讯犯人,“你需要解释的事情还有不少,你是怎么离开棋山的?牙山道士肯放过你?杜防风到底在跟你玩什么把戏?还有古神教和异史君,跟妖王漆无上是什么关系?”

    沈昊的一连串问题也是慕行秋想知道的,所以他没有开口阻止。而且是默默的以念心法术感受正堂里的情绪。

    他对散修了解不多,不清楚他们的境界划分与实力强弱,所以慢慢加强法力,很快就发现了洪福天与沈昊的区别。

    庞山道士的内丹无论境界高低。从凝成的那一刻起就是完美无缺的淡黄色圆球,它可以被消灭被耗尽,却轻易不会被控制,幻境第一层据说比吸气境界要厉害一些,可慕行秋想探测沈昊的情绪却非常困难,更不用说挑动这些情绪。

    散修洪福天对幻术的抵抗力则非常不稳定,有时强大到滴水不漏,有时候又与普通的人类几乎没有区别,门户洞开,令慕行秋能够趁机瞥见他真实的情绪。

    就是因为这偶尔的几瞥,慕行秋对洪福天的信任又多了几分,这位散修心胸坦荡,不像是卑鄙小人,遗憾的是,感觉他的实力不会太强。

    “从头说起吧。”洪福天对幻术一无所觉,“杜防风说他要做一件大事,可我事先不知道他要自爆,我沾到的血污比谁都多,因此受到牙山道士的怀疑,可他们在吸走全部血污之后,还是选择相信我并无恶意。”

    沈昊对这种说法持保留意见,慕行秋则认为牙山道肯定是趁洪福天不注意的时候施展了控心术,那比念心幻术要有效得多,能够直接看到散修脑子里的一切记忆与想法。

    “然后就是庞山遇袭,很抱歉,我之前提供的说法有误,因为就连妖族内部也对这次计划众说纷纭,只知道诸多妖王正在集合大军,漆无上居然能够恢复妖丹而且变成巨妖,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认识的妖族也都非常意外。”

    洪福天停顿了一会,在两名道士脸上来回扫了几眼,“至于古神教,它的确是从舍身国重新兴起的,而且得到了异史君的完善,但古神教绝非妖族独有,更异史君创立的教派,它的历史非常久远,在人族当中也曾数度兴盛。异史君是不是漆无上的慕后指使者我说不准,但我敢保证,古神教与妖族的这次大反攻毫无关系。”

    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散修冲进来,大叫大嚷,“妖兵什么时候到?我要给他们一个教训,杀他百八十个,听逃难的百姓说。那群进到西介国的妖兵可把他们害苦了,房子、田地全烧得精光,老弱妇孺成片成片地被杀……”

    洪福天站起身,招手让年轻修士过来,含笑介绍道:“这是我徒弟欧阳槊,性子鲁莽,但是人很聪明。最爱行侠仗义。这两位是庞山道士,慕行秋、沈昊。”

    慕行秋与沈昊也起身相见,都觉得这位欧阳槊一点都不像是修行者,他明显精力过剩,就算是站在那儿也随时准备着一跃而起,好像没训练好的猎犬。全然没有修道之士该有的沉稳。

    欧阳槊大步走来,微圆的脸上洋溢着纯真的笑容,拱手说:“我听说过你们的事迹。”

    两人一愣,他们只是普通的吸气道士,实在没什么“事迹”。

    “你们本来也是普通人,没有道根,没听说过道统。可是突然之间——魔种来了,你们拥有了道根,成为庞山弟子,得以修行最高深的法术,真是令人羡慕……”

    沈昊忍不住了,冷冷地说:“魔种让我们家破人亡,没什么让人羡慕的。”

    欧阳槊脸色微红,“我不是这个意思。魔种当然……太坏了,可是能学到庞山法术,我是说这可是正道正法,哇,天下这么多人,道士可都是万中选一、十万、百万中选一啊。”

    洪福天很喜欢这名徒弟,拍拍他的肩膀。“他有修行所需的一切意志与智慧,只可惜没有道根。”

    “道统是正法,但不是唯一的修行之路,散修一样也有得道之士。”慕行秋实在想不出敷衍的话。只能随口胡诌几句,事实上他从来没听说过散修当中有什么厉害人物。

    欧阳槊眼睛一亮,“师父也是这么说的,可我更想为民除害,天灾人祸、贪官污吏、妖魔鬼怪,老百姓活在世上真是太苦了……”

    沈昊有点明白为什么道士与散修极少来往了,这完全是两种人,散修或许觉得自己会些法术也是修行之士,但他们的心思太多,言谈举止过于张扬。真正的道士力求如止水,映照一切但不为其所动,难怪在道统眼里散修只是一群拙劣的模仿者。

    “你们是怎么从棋山来断流城的?那里可挺远。”

    “我们在七天前听说断流城还有几名庞山道士在坚守城池,我想你们可能需要援助。”洪福天在棋山当然听说过各家道统拒绝帮助断流城的事情,“所以我劝说一些同道参战,花了点时间,没赶上四天前的战斗。然后我们通过瞬息台传到万第山……”

    “等等,道统允许你们使用瞬息台?”沈昊很惊讶,道统从来不将散修放在眼里,目前正是非常时期,更不应该让外人接近瞬息台。

    “要花点钱,不过速度很快。”洪福天笑笑,想必这笔钱花得不少,“道统大概是觉得与其让散修和妖族聚在棋山,不如让我们早点离开。”

    慕行秋摊开双臂,“欢迎,断流城的第一支援军,我不能向你们许诺太多,唯有战斗的激昂、杀敌的荣誉、满城军民的喜悦和我们这些庞山弟子的感激。”

    洪福天正式地回礼,右手按在胸前,食指、中指并立,其它三指弯曲,身子微躬,“我去叫其他人进来与两位相见。”

    欧阳槊模仿师父的动作,“我们会和你们一起死守断流城。”

    师徒二人出去,沈昊马上说:“还没问清楚呢,他怎么从宣扬道妖联合突然变成要抵抗妖族了?”

    “这件事以后再说不迟。”慕行秋望着正堂的大门,“我更想知道这群散修的实力如何。断流城需要的不是友情与信任,而是能杀妖的力量。”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