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一章 首座的帮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色初降,大厅里亮如白昼,挤满了骄傲的士兵和如释重负的百姓,几条聪明大胆的狗躲在桌子底下,吞吃几乎没动过的肉骨头。

    断流城在庆祝胜利,潘三爷辞去将军的头衔,但他的话仍有份量,而且可以无所顾忌,“妖兵若是今晚来偷袭,咱们都得死——死也要先喝个痛快!”

    辛幼陶赞同老兵的说法,拿出城守府的金银酒食犒赏全军,百姓们愿意加入的,来者不拒,没人空手而来,于是城守府的食物越堆越多,被妖兵追了这么久,人人都需要一次尽情的宣泄。

    大厅内外堆满了战利品,妖兵用兽骨兽角制作的盔甲备受喜爱,许多逃难至此的富人甚至当场出高价购买,震山牛只剩一只角的巨大头颅和银羽双翅陈列在大厅内最显眼的地方,人人进来都会先对着它们惊叹一番,越发觉得这场胜利得之不易。

    杨清音和小青桃奔袭一百多里终于将银羽杀死,总算挽回面子,可以毫不羞愧地纵情豪饮,一般道士不胜酒力,杨清音却是醉了也要喝,搂着小青桃说:“原来人越多酒越好喝。”

    符箓师刘鼎走过来,一本正经地向杨清音敬酒,“道士长寿令人艳羡,几年不见,杨道士风采依旧容颜不改,更是令凡俗人等向往不已,在下……”

    杨清音一饮而尽,歪头斜睨符箓师,“少说废话,先喝三碗,不倒才有资格赞美老娘。”

    刘鼎目瞪口呆,愣了好一会儿,突然从旁边桌上抱起酒坛猛灌。喝了超过三碗,开始胡言乱语地赞美在场的女道士,杨清音一个劲儿撇嘴,小青桃笑靥如花。

    每名道士身边都聚着一群凡人,外面还站着更多等待接近他们的人。

    王子与道士自然是庆功宴的主角。可是只有一个人得到的关注比巨大的牛头和银羽双翅还要多。

    慕行秋发现自己寸步难行,身边挤满了人,他不喝酒,可每个人都向他敬酒,他不擅客套,可每个人都用华丽的语言向他表达心中的敬仰。他只能保持微笑,直到脸部僵硬,发现这比在战场上面对强大的妖魔还要困难。

    辛幼陶把他救了,拉着他挤出人群,来到后院,“去客栈吧。我知道你不想留在这里。如果西介国的将军不能见自己最想见的人,当将军还有什么意思呢?我失去潘三爷这位老将,必须把你留住。”

    慕行秋笑了,将一口没喝的酒杯塞到辛幼陶手里,“拉拢人心的本事,你快要赶上你姐姐了。”

    “哈哈,我还得努力。”

    慕行秋借着夜色的掩护飞出城守府。没有直接去客栈,而是绕着城墙飞了半圈,以天目遥望,发现几个方向都没有异常才来到军营。

    军营里空荡荡的,大部分士兵都去参加宴会,那些没有参战的老弱士兵留下来照顾伤亡者,一边摆着以符箓保护的排排尸体,一边的帐篷里则住着伤者。

    声称“死也要先喝个痛快”的潘三爷很早就离开了城守府,独自站在军营里沉思默想。慕行秋落到身边时,他一点都不意外。开口说:“死了二百一十一名士兵,受伤三十四名,妖兵不喜欢留活口。”

    “妖兵的伤亡更大,是咱们的两倍以上。”

    “嗯,这是一次难得的胜利。可咱们还是会输,断流城经不起这样的消耗,除非尽快请来援兵。”

    慕行秋想了一会,“断流城早就被抛弃了,咱们把它拣了起来,可是没人将它当回事,九大道统、各大诸侯国和圣符皇朝都认为断流城不值得守卫。”

    “他们说得没错,断流城本来是防备对岸东介国的,向西根本无险可守。可这不是普通的战争,妖族的野心是抢夺整个人类世界,所以哪里才是最合适的决战之处?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地方。我远远地望见过那座妖火之山,从山峰和城池上面碾过,就像是铁锤压碎鸡蛋。这是前未所有的强大妖术,放眼天下也无险可守。必须逐城守卫,让妖族知道,即使拥有妖山,也不能轻易就将人类征服。”

    “道统终会出手消灭妖族大军。”

    老兵了解人类与妖族,慕行秋了解九大道统,那些实力强大的高等道士们将魔族看成最大的敌人,只有妖族的威胁过于明显时,他们才会出手。

    “你是一位与众不同的道士。”

    类似的话慕行秋听过很多次了,他一直没太弄清楚自己的与众不同在哪。

    “在道士眼里,凡人寿命短暂,见识自然也短浅。可就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等不起,每丢掉一座城池,都会有成千上万乃至几十万凡人被杀,等到道统终于出手的时候,这世上还有多少凡人呢?很少有道士站在凡人的立场看待战争,你是其中一个。”

    慕行秋不敢肯定自己能否担得起老兵的称赞,所以他又想了一会才说:“其实我们是在保护庞山的一件法宝,等到法宝修复,我们很可能也得撤离断流城。”

    潘三爷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一切都看你怎么选择。”老兵不想在这种时候劝说道士,马上改变了话题,“有件事一直让我很困惑,你是道士,能告诉我实话吗?”

    “当然。”慕行秋没什么秘密不能对老兵透露。

    “道士好像对尸体特别不尊重,就算是自己人死了,掩埋得也很草率。”

    潘参加过几次玄符军与道士的联合作战,对道士的冷漠印象极为深刻。

    “我们相信,人死之后魂魄会在原处留存七天,然后逐渐衰弱,四十九天之后彻底消失,我们会在死前将内丹取出来交给自家道统,躯体——没有任何意义。”

    “原来如此,我们将尸体带回来其实没啥用,应该在战士们的死亡之处加以悼念。可是也只有四十九天。”潘三爷摇摇头,“我还是相信死后变鬼投胎重生吧,道士的那一套太无情。”

    慕行秋笑着告辞,这回他直奔客栈,心里有一丝悲哀升起。老祖峰殉难的近四百名道士没有机会将内丹留给庞山道统,这会不会令他们死后不安呢?七七四十九天还没有过去,那些记忆正在逐渐混乱的魂魄,是否还记挂着这件事?

    城里到处都有庆祝活动,大家似乎都将这场胜利看作决定性的结果,以为妖兵再也不敢追来了。慕行秋从天空飞过的时候,亲眼见到几名老者坐在街上失声痛哭,嘴里大叫:“不用去东介国啦!”

    客栈是唯一的冷清之处,比堆放尸体和容纳伤者的军营还要冷清,几天无人打扫,灰尘又厚了一层。只有左流英的房间看上去仍跟第一天入住时同样洁净。

    道士与凡人的差别不只是寿命长短,还有许许多多细微之处的不同,慕行秋默默回想,居然想念起野林镇来,从前的家乡仿佛梦中的世界,一觉醒来,他和伙伴们都已是道士。在修行的道路上踟躇前进,蓦然回首,梦境却依然清晰。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尽量减缓内丹的运转速度,可是没有用,寒冷的秋风已经没法影响他的躯体,这也是道士与凡人的小小区别之一,前者退不回去,后者走不上来。

    二更到了,幼魔准时出现。没有炫耀拳法,静静地飘在慕行秋面前,嘴里仍然咔嗒作响,速度稍慢,似乎在劝说他什么。

    “我知道。”慕行秋说。仿佛听懂了幼魔的言语,其实在对自己说话,“过去是一种负担,凡人尚且要不停地抛掉,何况修行的道士?”

    “道士更难一些。”

    慕行秋倏然转身,从房间里走出来的不是芳芳,竟然是左流英,而且是会说话的左流英,他马上明白,这又是禁秘科首座制造的幻术。

    这是与念心幻术不同的法术,属于五行之水,由注神道士施展出来非常强大,慕行秋无从抵抗,也不想抵抗,因为他恰好也要见左流英。

    “不洁之气离断流城越来越近了。”慕行秋说,白天的战斗胜利之后,他稍微恢复一点法力,立刻飞起向远方遥望,那些在西介国领土上纵横交错颜色各异的不洁之气不受妖兵战败的影响,仍在缓慢的扩张,“不到三百里。”

    左流英的幻象对这样的情报一点也不在意,仍然顺着原来的思路往下说:“最蠢的道士记忆力也远超凡人,凡人能够轻易遗忘的过去,道士却历历在目恍如昨日,这是一种惩罚,对修行者的惩罚,所以道士要清心寡欲,要度种种道劫,否则,过去会压垮现在,道士也就入魔了。你能想象一名千岁道士对五岁时经历的一次委屈记忆犹新,以至于痛哭流涕吗?”

    “不能。”慕行秋只能明白其中的一部分道理。

    “我见过,那位道士注神七重,只差一点就能入进服月芒境界,却因为无法摆脱千年前的一次记忆而入魔,身消道陨。”

    慕行秋沉默了一会,“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和断流城又有什么关系?”

    “别再想今天的战斗了,死者已逝,很快你就会看到更多的死亡,妖族大军即将杀来,这回很可能有大妖坐阵,你已经引起漆无上的注意,下一场战斗将比今天艰难百倍。”

    “祖师塔还没修好吗?”

    “还没有。”

    “你不能……多提供一点帮助吗?哪怕是让兰奇章上战场。”

    “不能,兰奇章也不能上战场,你得从其它地方寻找帮助。但我可以给你提供一点别的东西。”

    左流英的幻象走过来,伸手按住慕行秋的额头,目光却望向他身后飘浮着的幼魔,好像能看到它似的。

    “两条腿是用来走路的,它们不是目的地;舟车是用来乘坐的,你总要下来继续行程;存想是用来增强内丹的方法,至静生至动,可你不会用至静的存想去战斗;同样道理,率兽九变是用来达成幻境的手段,至动生至静,以至动的拳法迎战敌人,你在舍本逐末。”

    慕行秋心中猛地一动。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