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章 唯一的将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震山牛化成了人形,以皮为甲,以蹄为靴,以额为盔,以双角为兵器,高达一丈,嗓音粗重,双手一挥,打翻周围一圈玄符军士兵。

    “我的兄弟们!”震山牛转身面对手持大剑的道士,话却是说给全体妖兵的,“想想你们像老鼠一样被追杀的日子,想想你们失去的每一位至亲,想想被人类夺走的美丽世界,巨妖王为咱们争取到一个机会,唯一的机会……”

    沈昊飞在半空中摇动铜铃,盖过了震山牛的声音,慕行秋一手握着大剑,一手甩动长鞭,冲向震山牛,也开口激励玄符军士兵,他的声音丝毫不受铃声的影响,反而越发洪亮,“为死亡而战!”

    慕行秋手中大剑狠狠砍向敌人,长鞭顺势缠向其中一只牛角,震山牛用右角挡住大剑,左角却被长鞭缠住,他紧握不放,低头俯视全身铠甲的道士,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道士,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死亡!”

    “为城中百姓而战!”慕行秋继续激励士兵,左手用力夺取左角,右手大剑不停地劈砍,“为人类而战!”

    妖兵拥来,玄符军也冲来,原来的战线消失,双方士兵全都挤在一块狭小的地域内,保护己方的主将,阻止对方士兵的进攻。

    “胆小妖魔,露出你的原形!”慕行秋手中大剑更加用力,他想再次进入幻境一层状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怎么也无法将速度提升到极限以上。

    沈昊不停地摇动铜铃,另一只手收起铜镜,换上铜印,发出一道道密音真言,击在震山牛身上,令他的抵抗力变弱。也阻止那个附体之妖再次逃走。

    震山牛心情烦躁,只能连声吼叫,用巨大的右角与道士对攻,希望早点杀死这个用剑鞭而不是法术的道士,好转攻飞在半空中的捣乱者。

    周围聚集的士兵越来越多,三头麒麟发怒了。

    它们一直生活在老祖峰,喜静不喜闹,与震山牛一番对撞没有取胜,本就已憋着一肚子火气,脚下活动余地越来越少。更令它们火冒三丈。

    三头麒麟一块发出似狼似熊的叫声,跳蚤在中间,父母护左右,并肩冲进了妖兵群,母麒麟四蹄生火,公麒麟四蹄生冰,跳蚤四蹄生刃,坚硬锋利的叉角对震山牛无效,对妖兵却如同镰刀扫过草丛。

    妖兵倒下一大片。麒麟杀出一条通道,转身又冲杀一遍,这回目标定为震山牛。

    虽然速度提升不上来,慕行秋的力量却用之不尽。这些力量不只来自于飞速旋转的内丹与流遍全身的法力,还有他体内的潜力。

    他已经能感受到那只隐藏妖魔的怒意与恐惧,要将其挑拨得更加高涨,“你丑得不敢见人吗?还是害怕道士怕到东躲西藏?给你的士兵做个表率。用真身与我战斗!”

    震山牛还以怒吼,右手的角挥得更加用力,与大剑相撞。激起来成片的火星,左手中的角却逐渐变得软弱,在长鞭的缠绕下微微颤抖。

    三头麒麟从后面冲过来了,成年麒麟分别撞在震山牛的膝窝,跳蚤一跃而起,以全身之力撞向巨人的后脑壳。

    又有两名道士赶来,与沈昊一块制造铃声与密音真言,震山牛寡不敌众,只感到头痛欲裂,经受不住三头麒麟的撞击,轰然跪下,右角落地,左角被长鞭夺走。

    空中的道士们立刻改换进攻法术,冰锥、木刺、火刀纷纷击中目标胸膛,震山牛发出最后的吼叫,又恢复成巨牛之形,斜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慕行秋没有参与对震山牛的最后一击,他在抬头看着长鞭卷住的东西。

    牛角已经碎裂,显露出来的是一个赤红的婴儿,好像被剥了皮,四肢乱蹬,想要飞走,带得长鞭笔直地指向天空。

    慕行秋心中默念五字咒语,数道闪电在鞭身上闪过,受到电击的婴儿凄声惨叫,猛地转头,用无比愤恨的目光盯着敌人。

    真正的婴儿是不会露出这种目光的,甚至连普通的人类与妖族都不会有恨意如此之深的目光,慕行秋不记得自己与这样的东西结过仇怨,那这个婴儿憎恨的就是所有道士了。

    “你将受到诅咒。”婴儿用沙哑的声音说。

    慕行秋拽回长鞭,手起剑落,将赤红婴儿斩为两截。

    婴儿尸体落地,没有一滴血流出,迅速腐化成一滩腥水,连骨头都没剩下。

    妖兵失去了指挥官,但是小头目仍在,军心散乱却没有崩溃,他们的数量仍然占优,还有获胜的可能。

    慕行秋掩住身体里下坠的疲意,御剑飞起,长鞭猛地甩出,瞬间长至数丈,附着的闪电更是长达数十丈,弹飞了一大片妖兵,在战场划出一道耀眼的伤疤,“杀!”

    这是威胁,这是命令,这是比刀剑更凶猛的打击。

    真正的妖将已死,在念心幻术的作用下,原本就已恐慌的部分妖兵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双脚,转身就跑,那些可战可不战的妖兵突然发现逃亡才是最好的选择,也加入逃跑队伍,最后只剩下少量意志坚定的妖兵,也失去了信心,且战且退。

    就因为一个“杀”字,妖兵突然之间溃不成军,玄符军士兵却斗志倍增。

    慕行秋再一次感受到念心幻术的强大,失传多年反而成为念心科的长处,敌人们对这种法术几无防备,更容易中招。

    潘巨富指挥玄符军紧追逃兵,扭头冲后面的符箓师刘鼎喊道:“傻瓜,还等什么?”

    战场形势变化太快,刘鼎慌忙在战车上祭出最后几张进攻纸符,然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他总算没有给符箓师丢脸。

    纸符的灰烬升到空中,化成箭雨,跃过玄符军的头顶,落向转身逃亡的妖兵头顶。刘鼎祭符太快了一些,没注意到整个战场的情势,几支符箭差点射中正在空中飞行的道士。

    杨清音迅速抬升高度躲过。她和小青桃正在追逐逃跑的银羽,没有赤红婴儿附身,银羽的智力只比普通飞妖高一点,发现地面已败,逃得比谁都快,完全不需要慕行秋用幻术推动。

    妖军后方阵地上还有少量妖兵和几名妖术师,战场混战的时候,妖术师没有用武之地,己方军队溃散,他们更无斗志。跳上体型巨大的飞妖跑得比谁都快,“庞山道士,飞妖属于咱们!”杨清音放开喉咙大喊,带领道士们御器紧追不放。

    慕行秋也想加入追逃队伍,却无法御剑飞得更高,反而不由自主地降到地面。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耗尽了全身力气,率兽九变的极限体验、与震山牛的力拼、频繁使用念心幻术,终于榨干他的全部潜力,内丹仍在旋转。却只能提供极少量的法力。

    跳蚤也想去追妖兵,被它的父母拦住了,它们也累坏了,不想让独生子再去冒险。

    跳蚤一步跃到慕行秋身边。蹭了两下,低俯身体让人类坐上去。它还有余力,玩得也很开心。

    一群浑身血污的士兵跑过来,围在跳蚤身边。大良沈休明手里握着妖族的战斧,仍保持着战斗姿势,背对慕行秋。自言自语道:“潘老头儿这回不能笑话致用所弟子了。”

    他们完成了亲兵的任务,没有让妖兵干扰到慕将军与妖将的决斗。

    潘巨富骑着毛麒麟过来,远远就跳到地上步行,他跟妖兵的接触不多,可是全身肌肉和心绪一直紧绷着,是岁月而不是战斗把他压垮了,落地的时候一个趔趄,要不是被卫兵及时扶住,就会坐倒在地上。

    “哈,得胜之将摔屁墩,你们都得给我保密。”

    卫兵们含笑应是。

    潘巨富转向驶近的两辆战车,对辛幼陶说:“王子殿下,下令收兵吧,我把玄符军还给你了。”

    辛幼陶一直在擂鼓,击破三张鼓皮,用符箓及时修好,折了七只鼓槌,还好准备充分,足够替换,听到老将军的话很是意外,“不将妖兵一网打尽吗?”

    “咱们没有那么大的网,真将妖兵逼到绝路,他们拼死反击,玄符军会有不小的伤亡。”

    辛幼陶对老将军言听计从,立刻向刘鼎挥手。

    刘鼎嘀咕了几句,祭出招兵符,数十只小小的纸鸟飞向前方,向玄符军将士传达王子收兵的命令。

    潘巨富推开卫兵的搀扶,大步走到麒麟身前,抬头看着慕行秋,“穿铠甲的道士很少见,与妖魔对砍的道士,你是唯一一个。”

    慕行秋微笑,“希望我没有让潘将军失望。”

    “我不当将军了。”潘巨富摇摇头,“从前总想着有朝一日兵权在手的样子,现在才知道,他娘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劳心劳力,我受够了,还是当老兵吧,需要的时候出出主意,不需要的时候发发牢骚。你是断流城的将军,只有你才配这个地位,没有你,玄符军今日全军覆灭。”

    潘巨富又一次看向辛幼陶,“王子殿下,您对慕将军满意吗?”

    “他是西介国的救星与希望。”辛幼陶郑重地说,“我十二分满意。”

    潘巨富点点头,摘下头盔,望了一眼尸横遍野的战场和陆续赶回来的士兵,对慕行秋说:“你是断流城玄符军唯一的将军了,你保护的不只是庞山幸存的道士,还有整个西介国。”

    慕行科微点下头,在这种时候,有人会假意自谦,有人会大言不惭,他却什么也没说,坦然地接受了唯一将军的称号,他不虚伪,也不自傲,他知道自己有资格担此重任,也知道自己很快就将面临更重大的挑战。

    危急时刻,总得有人站出来担任首领,爱管闲事的慕行秋总是这个人,只是他管的再也不是“闲事”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