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九章 极限体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清音曾经在断流城客栈的院子里提醒慕行秋,他的率兽九变似乎缺了一点什么,令他无法九变同用,迟迟达不到幻境第一层。

    慕行秋一直想不透。他已经全心全意地修行念心幻术,连学会的五行金法术都很少使用,要论刻苦程度更是不在话下,在逃亡路上都没有放弃练拳,每天至少一遍。

    直到被银羽拖拽着快速旋转,他恍然明白自己缺的是什么了。

    他需要一次极限体验。

    按拔魔洞念心传人的说法,幻境第一层相当于吸气境界,那么九变同用就像是又一次凝气成丹。慕行秋凝气成丹的经历颇为曲折,成功之后险些碎丹,但是就算抛掉那些意外,凝丹仍然是一个极为痛苦的过程,大部分人都需要数位高等道士的协助。

    凝丹与幻境都会令修行者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无异于一次脱胎换骨,在这个过程中,凝丹需要重塑下丹田,幻境则需要一次体能极限的超越。

    就像是学习画虎的人,一遍遍地临摹前辈的名画,几可乱真但是仍缺少最重要的那一点神韵,只有在亲眼见过猛虎扑向猎物,亲耳听过虎啸山林令群兽伏服之后,才能画出属于自己的风格。

    慕行秋被飞出了残影,发出破空的嗡嗡声,和小青桃的尖叫声混合在一起从耳边硬硬地擦过,头胸的血液涌向下肢,几乎要冲出脚指头。

    这一切,让慕行隐隐约约看到了“虎”的影子——他要超越自己最快的速度。

    他曾经被灭世玄武拖着绕圈,可是在海下速度很慢,今天,在战场上,一只飞妖带着他终于逼近速度极限。

    银羽越转越快,即使是开过天目的道士,也看不清他的面目。只见到一根纯白的柱子,地面上的凡人与妖兵多看一会就会头晕目眩。

    在三丈以外跟着绕圈的慕行秋,速度更快,他绝不会丢下芳芳亲手制作的电掣神行鞭,也不想被妖火声波击中,就必须跟上银羽的速度。

    “松手!”杨清音喊道,她知道,在这场比赛中,原地转圈的银羽必是最后胜利者。

    慕行秋听到了声音,却根本没有在意这是什么意思。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追上银羽的转速,甚至超过他,这念头如此强烈,即使心脏快要跳出胸膛,他也不肯停止。

    他就是这样超过极限的,眼前猛地一亮,原本因为速度过快而模糊不清的世界,突然间像一幅长长的卷轴画一样展现在眼前。他看到杨清音、小青桃等人缓慢地御剑后退,脸上的惊慌与担忧清晰可见,他看到沈昊几个人手中的法器犹犹豫豫地发出光芒与声音。

    战场上空遍布被妖火包裹着的声波,地面的玄符军与妖兵浴血拼杀。明明能躲过去的长枪狠狠刺中胸膛,慢如雕像的刀斧偏偏准确击中目标。

    在一切场景当中,最怪异的无过于银羽,他的数十条小发辫与头部垂直。英俊的脸孔变得扭曲,好像被狠狠揍了一拳。

    在静止一般的世界中,慕行秋猛地加快了速度。率兽九变轻而易举地实现了,龟息、龙跃、鹤翔、虎踞、狮吼、豹突、鳞潜、凤隐、熊舞,每一种吐纳之法都对长鞭产生不同影响,鞭身忽紧忽松、忽强忽弱。

    外人看到另一个慕行秋。

    “天呐,他真的练成了!”杨清音惊讶万分。

    “九条手臂和九条长鞭!”小青桃甚至忘记了躲避妖火声波,直到快要被击中的时候才狼狈不堪地躲过去,险些从星陨如意上面跌下去。

    地面上的双方士兵不约而同罢手,即使是在群妖之地,一人生出九条手臂这种事也没有妖魔见过。

    潘巨富被几名卫兵保护着,抬头望天,心中的惊疑与敬佩全用一句脱口而出的话表达:“他娘的,这到底是道士还是妖啊?”

    慕行秋越过了极限,但他只来得及看上几眼,还没来得及欣赏全新境界的美景,一切又都结束了,他又恢复了正常,但是这已经够了。

    在开悟的巅峰时刻,慕行秋甩出了他的彩色鞭子。

    他停在空中,脚下踩着大剑,剧烈地喘息,手里握着几尺长的鞭子。

    银羽被甩上高空,像是被一股旋风吸了进去,几十根长长的羽毛缓缓飘落,他不停地尖叫,却没有妖火声波发出来。他被甩得太高了,几乎消失在天空中。

    “嘿,你把银羽弄丢了。”杨清音埋怨道,心里装的却全是敬佩。

    “也不是他!”慕行秋大声说,没去追赶银羽,而是向地面飞去。

    战斗重新开始,没几个人听懂这句话的意思,他们正面对欲置自己于死地的敌人,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就连潘巨富也管不了别的事情,他得竭尽全力保持玄符军的阵形,不少士兵已经因为疏忽而死于妖兵的刀斧之下,剩下的人更应该紧密团结,才能与数量众多的敌人抗衡。

    妖兵的指挥官也不是银羽。

    慕行秋在将他甩出去的一刹那,发现原本镇定自若的飞妖突然陷于极度的恐慌与迷茫,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慕行秋从妖兵头顶快速飞过,一手握着长鞭,一手拿着铜镜,却没有向任何妖兵出招。

    “小秋哥这是在干嘛?”小青桃莫名其妙。

    “他疯了,念心科弟子最后都这样。”杨清音以无所不知的过来人语气说,“银羽快掉下来了,咱们一块把他的脸击碎,让他再臭美。”

    小青桃吓了一跳,跟着杨清音升高,时不时还是担心地向地面望一眼,慕行秋真的有点疯意,几乎贴着妖兵的头顶飞过,方向变来变去,却又不像是躲避攻击。

    “我去帮他。”沈昊降低高度,“你在做什么?”

    “妖将在转移。”慕行秋紧张地四处搜寻,沈昊微微一愣,随后明白了他的意思,跟在附近保护他。

    “慕行秋!”潘巨富却等不及了,玄符军阵线越缩越小,已经没多少腾挪的余地,随着战斗的进行,他越来越将获胜的希望寄托在几名道士尤其是慕行秋身上,可不希望看到他浪费时间飞来飞去,不远处的震山牛正与三头麒麟对撞,一旦转过头来,整个玄符军就会大败。

    “慕行秋!”潘巨富放声大吼,“慕行秋!”

    慕行秋没有回应,他在集中全部精力寻找一个东西,这东西曾经存在震山牛体内,透过那双混浊灰白的眼睛盯着庞山道士,刚刚还在银羽体内,有条不紊地逼近敌人,差点夺走长鞭。

    现在这东西脱离了银羽,正在上千名妖兵体内窜来窜去。

    慕行秋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更不知道它长什么模样,可他无比确信,就是这东西控制着整支妖军。

    慕行秋以极快的速度探测妖兵的情绪,突然变得复杂就是被那东西附体,一片茫然则表明那东西刚刚离开,他追在后面,每每只差一点,没办法用铜镜照到目标令其显形。

    沈昊不停地施放法术,替慕行秋挡住从地面刺上来的兵器。

    高空中,杨清音和小青桃正与银羽缠斗在一起,意外地发现那两只法术无法穿透的翅膀居然没那么有效了,在水火两种法术的夹攻之下毛羽散飞,狼狈万分。

    慕行秋没有抬头观望,他已经找出那东西转移的大致规律,马上就能逼它露出真面目。

    “中!”慕行秋大喝一声,长鞭甩出,卷起一名普通妖兵,马上发现不对,随手将他扔出去,极速飞向不远处的震山牛。

    震山牛呆呆地愣了一会,突然调转方向朝玄符军主力冲去,三头麒麟接连撞在他身上,却只是稍微改变他前进的路线。

    慕行秋落在小麒麟跳蚤背上,加快速度冲进妖军,顶翻了几名妖兵,一个跳跃冲到震山牛前方,立刻转身顶向庞大的敌人,两头成年麒麟亦步亦趋,也顶上去,再次将震山牛拦住,此时离玄符军阵线只有几十步远。

    慕行秋跳到震山牛背上,双手握住大剑,在牛身上猛戳,砍掉成片的牛毛,还是刺不透那层硬皮。

    “找他的弱点!”慕行秋下令,沈昊马上围着震山牛晃动铜铃,以铜镜照射全身。

    不管怎样,那东西终于能在震山体内安定下来,立刻用某种妖术向附近的妖兵发出命令,成群的刀斧枪锤拥来,对准的目标全是牛背上的慕行秋。

    沈昊一个人根本照应不过来。

    另一群士兵从玄符军的阵线中冲过来,将妖兵挡住,大良沈休明的头盔已经没有了,长枪也不知去向,手里握着单刀,大叫:“保护慕将军!保护慕将军!”

    被某种东西附体的震山牛实力大增,每一撞都将三头麒麟顶得后退数尺,在地面留下几道深深的土沟。

    慕行秋仍握着大剑到处乱刺,希望能凑巧找到震山牛的弱点所在。

    妖魔必有弱点,大到灭世玄武都不例外,更不用说震山牛。

    三头麒麟节节败退,致用所弟子数量太少,也快要挡不住成群的妖兵,沈昊终于完成对震山牛的全身照射。

    “找到啦!”沈昊大叫一声,手中铜镜的光芒射在左边的牛角上。

    慕行秋微微一愣,但是没有一点耽搁,挥剑砍向牛角。

    同一时刻,震山牛用两只后蹄站立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化成人形。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