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不接触的战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支军队逐渐接近,双方士兵还只能互相遥望,空气中的战斗已经开始。

    潘巨富不打算使用骑兵,他认为驾驭马匹是一项极其专业的技能,只有那些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在马背上生活过几年的士兵,才有资格以骑兵的身份作战,才能在混乱的战场中保持镇定与方向,否则的话,马匹只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更快的逃跑方式。

    妖族也很少拥有骑兵,所以潘巨富可以放心大胆地使用全步兵战术,第一排是他信任的老兵,最后一排也是,中间几排则是那些几乎没参加过战争的各城守军。

    步兵还有一个好处,能够和天上的道士以及身后的符箓师形成一个整体,不至于因为跑得太快而孤立无援。

    潘巨富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兵,给每个人都安排了明确而具体的任务,让他们相信自己就是这场战斗最重要的力量。

    辛幼陶站在八匹骏马牵引的宽大战车上,左右皆有军士,一人驾车,一人护卫,跟随军队前进。他望着前方的玄符军队列,专心致志地敲打面前的皮鼓,鼓身上刻画着复杂的符箓图形,还贴着几张效果短暂的纸符,鼓声因此深厚辽远,能传到百里之外,与对面妖军的号角一较高下。

    辛幼陶的位置极为重要,他的鼓声能够激励己方军队的士气,能够打压对方士兵的锐气,他还控制着玄符军的脚步快慢。对他来说,这尤其是一场不能输的战斗,身为西介国王子和庞山道士,他能从胜利当中获得最大利益,自然也要付出最大代价。

    他想,最差的结局就是死亡吧。

    符箓师刘鼎找回了自己的单层圆冠,乘坐另一辆战车,与王子殿下并驾。相隔不远,他已经祭出好几道纸符,感谢陈知味那个老乌龟,他手里拥有上百张高等纸符,远远超出断流城该有的标准,也超过吸气道士的实力。

    这些纸符才是击败妖兵的最重要武器,就连潘、慕两位将军也这么认为,刘鼎心中充满骄傲,目光越过己方军队,远远望向对面。借着一道纸符的帮助,他能够暂时获得超强的视力,提前发现妖兵的妖术。

    一片怪异的风从妖兵的队伍中吹过来,刘鼎立刻祭出一张六甲护盾符,一股暖风从玄符军士兵身边掠过,给他们带来些许安慰。

    两阵风在战场中间相遇,砰的一声巨响,长达十余里的一条线上出现数十面横置的盾牌,挡住了如疾风暴雨般射来的乱箭。

    大地震动。在士兵接触之前,双方就以这种方式进行远程战斗,主力正是妖术师与符箓师。

    刘鼎毫无惧意,他在符箓师评定中一败涂地。这一回他要在战场上证明自己的实力。

    他想,最差的结局就是手中的纸符还没有用完,自己就被杀死。

    六百多名玄符军士兵稳步行进,前方的巨响与他们无关。潘将军说得很清楚,他们的职责就是与普通的妖兵近身搏斗,消灭他们。然后直逼妖术师,战斗就算胜利了。

    据说妖兵没有想象中强大,他们来自不同的部族,平时互不相识,只在战斗时才集合在一起,不懂配合,全凭一身蛮力独自拼杀,顶多能形成六七只妖的配合,所以只要玄符军士兵们的脚步够稳,默契作战,完全能够击败两倍于己的敌人。

    事实上玄符军士兵没有退路,介河对岸的东介国正在加强防守,只允许百姓过桥,所有士兵都得换下甲衣扔掉兵器,然后他们就是一无所有的难民,找不到亲人,也得不到东介国的信任。

    他们想,最差的结局就是在杀死一名妖兵之前就死在妖术的一击之下吧。

    三十六名致用所弟子穿着断流城里最后的盔甲,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慕行秋,确保他能安心挑战妖兵最强大的战士——震山牛,虽然相隔二十多里,他们已经能大致看清那头巨牛的模样,看到它如同小山包一样慢慢移动,背上坐着一名妖魔。

    打败这只震山牛和它背上的妖将,战斗就算赢了一半,这是最重要的任务,致用所弟子们觉得自己重任在肩,慕行秋选择他们而不是更有经验的老兵当亲兵,谁也不想辜负这样的信任,符箓长枪轻而坚硬,他们握在手里却感到沉甸甸的。

    他们想,最差的结局就是一块死在这里,追随近四百名老祖峰道士的足迹吧。

    飞在空中的九名道士排成两列,前四后五,他们得克服战斗的渴望,与身后的队伍保持适当的距离,随时都能回防,抵挡来自天空的进攻。

    在这支充满死亡气息的队伍中,他们是最早做好准备的人。庞山——每名道士的心中都响着这两个字,有时候重担是无法选择的,它落下来,道士们就得接住。

    他们想,在死后的最初七天里,仍存有一丝理智的魂魄将看到怎样的场景?

    对面的成群飞妖加速飞过来了,里面暂时没有银羽的踪影,第一排的杨清音、小清桃和另外两名道士迎上去。

    第一轮战斗发生在妖术师和符箓师之间,第二轮战斗就将在士兵们的头顶展开。

    慕行秋什么也不想,他在感受。

    念心科法术直指人心,慕行秋能清晰感受到战场上的情绪变化,可他什么也不能做,这些情绪实在太复杂了,他不知道哪一种对战斗更有利:勇敢总是好的,可它会让个别士兵的步子迈得太大,从而打乱阵线;恐惧似乎是有害的,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点,正是这种恐惧令数百名士兵形成一个强大的整体。

    所有情绪都是这样,会导致截然相反的结果,当它们纠缠成一团,可能导致千千万万种结果时,即使是念心科初代传人复生,大概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慕行秋今天的任务就是杀死对面的那头震山牛和牛背上的指挥官。

    那头牛妖的眼神中充满着对道士的仇恨,很可能他有亲属死在道士手中。

    十几万年的战争,新仇旧恨层层叠叠地堆积在一起。慕行秋想,没有哪只妖魔的心里不怀着仇恨。

    妖师术和符箓师各自发出五招,全在战场中部相遇,不分上下,然后双方罢手,留下一地灰烬,将战场让给天空中的战士。

    飞妖更接近兽而不是妖,只是长出人类一样的双臂用来握持兵器,头颅长得还跟鸟一样,脑子也同样单纯。一接到进攻的命令,立刻不顾一切地往前飞,张喙发出刺耳的鸣叫,相隔还很远就从高空抛出标枪,然后换上短剑向斜下方俯冲。

    四名负责进攻的道士加快速度,轻易避开那些标枪,发出几道五行法术,引诱飞妖更加接近,后面的沈昊等五名道士开始出招。每人手里都握着两件法器。

    铜铃声骤响,令飞妖心绪混乱,甚至扔掉剑盾捂耳狂叫;铜镜的光芒四处扫射,寻找隐藏的飞妖与妖术;铜印里飞出一只又一只盾牌。挡住了那些最具危险性的进攻……每一科道士都在用自己最擅长的法术给前方的道士提供保护,他们事前只经过几次演练,这时却丝毫不乱。

    每件法器上都贴着一张小小的纸符,符箓师一道不起眼的法术。现在却发挥重大的作用,它能让道士们的法术显露真实的形态,即使是凡人凡眼也能看到一道道华丽的法术痕迹。

    对道士们来说这没什么用。对地面上稳步前进的玄符军士兵来说这却是巨大的信心来源,虽然潘将军有令不得抬头观看,所有人还是时不时向天上扫一眼,看到飞妖一只只被射下来,斗志喷涌,步子迈得更坚定了。

    慕行秋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事实上,他自己的斗志也在不停上涨,甚至要有意压制。坐下的小麒麟早就想奔驰了,慕行秋不得不轻轻抚摸它的脖子,让它冷静一些,两边的成年麒麟也禁止自己的孩子做出鲁莽举动,它们来到战场上,最大的目的不是帮助人类获胜,而是保护唯一的后代。

    杨清音终于实现大开杀戒的梦想,她是洪炉科弟子,可是学过的五行法术比五行科的小青桃还要多还要厉害,她的火法术也最为华丽,火球、火刀、火线层出不穷,几乎遮蔽了半边天空。

    小青桃的修行境界比较低,她又一次证明自己在战斗中比一般人要勇猛得多,法术上不如杨清音,她就飞得更近,只选择冰刺这一种法术,虽然不那么醒目,却招招必中。

    辛幼陶的鼓声逐渐加快,对面的号角声也越来越激昂,双方军队都加快了速度。

    总共**十只飞妖,在九名道士的攻击下伤亡过半,尸体落在地上,每名路过的玄符军士兵都要狠狠踩上一脚。

    银羽就是这时候出现的。

    原来他一直就在空中,只是隐藏了形体,直到一束铜镜的光芒照来,他自己也觉得该出招了,这才终于露出原形。

    那是一名浑身雪白的男子,连头发都是白的,编成几十小辫子垂在脑后,上身赤裸,下身穿着白色皮裤,和一般飞妖完全不同,他不是在双翅之下长出人类的双臂,而是在人类的身躯背后生出两只长达丈余的翅膀。

    他没有展翅飞翔,就那么直直地站在半空中,双翅展开,像是一堵白色的墙。

    他是不是美男子每个人或有不同看法,但是所有人都在心中承认,这是一个梦幻中才有的形象,令人不由自主地盯着他,呼吸变慢。

    杨清音可不在乎,随手发出一团火珠,攻向数里之外的银羽。

    银羽没有躲避,右边的翅膀回折挡在身前——火球一声爆响,消失了,连一片羽毛都没烧掉。

    慕行秋只向天空望了一眼,他的战斗也要开始了,银羽显身的同一时间,那只震山牛脱离队伍,加速冲来,目标正是他。

    小麒麟四蹄离地高高跃起,落地一刹那猛地蹿出去,快逾闪电,也只有慕行秋这样的道士还能稳稳坐在上面。

    两头成年麒麟紧紧护住左右,三十六名致用所弟子全速奔跑,还是被远远落在后面。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