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六章 霜降之夜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里越来越冷了,大良沈休明坐在篝火附近仍然打了个寒颤,觉得自己前些年的修行似乎正在消失,不仅不耐冷,连握枪都有点勉强,他的双手现在更习惯使用小小的花锄。

    军营里火光摇曳、人影绰绰,增加了些许暖意,也助长了心中的紧张。

    “明天总算要开打了。”沈休明有意模仿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兵,抬高声音用调侃的语气说话,“多杀几只妖兵,用他们的尸体升火!”

    “听说妖兵比之前预计得要多。”慕飞黄声音空洞,甚至装不出勇敢的样子来。

    篝火周围的数十人全是庞山致用所弟子,身上穿着厚重的盔甲,腰间悬刀,肩上靠着长枪。

    “两千多妖兵,几乎是咱们的四倍。”野林镇青年赵大易身材魁梧,是慕飞黄最好的朋友,两人早就想参加玄符军,结果却在一个最差的时机实现了愿望。

    “没那么多,只有一千二三百妖兵。”沈休明纠正道,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看到的尽是恐慌不安,他们在逃亡路上曾经与几名零散妖兵发生过战斗,那时人多势众,轻松就获得了胜利,明天的战斗将是他们第一次面对真正的妖族军队。

    另一名野林镇青年沈通幽抱着腿不吱声,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也要参战,迎来送往、做一名庞山低级执事就是他最大的愿望了。

    “咱们都是自愿加入的。”沈休明觉得自己有义务给大家鼓劲儿,“咱们都是庞山弟子,再跑能跑到哪去?”

    “我想回家。”篝火对面的一名弟子小声说,他才十五六岁,离开养神峰没多久。

    “国破家亡,哪还来的家?”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那是张灵生,他年纪最大。还带着一名婴儿,本不用冒险的,可他自愿参战,或者说是自愿送死,“咱们都会死,妖兵进攻老祖峰的时候咱们就该死,只是因为幸运与巧合才活到现在。明天,一切就都结束了。十三万年,也该轮到妖族兴起了,咱们不用活在妖魔遍地、奴役众生的时候。也算是一种奖励。”

    本来就忐忑不安的致用所弟子脸色更加苍白。

    沈休明恼怒地说:“张灵生,你就不能说点别的?谁说咱们明天一定会死,我还想建功立业呢。妖兵人数是多一点,可咱们这边也不少啊,还有庞山道士,还有小秋哥。”他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信心,“我跟你们说,野林镇的慕行秋只要是打架的事从来就没有输过,他前些天不是跟妖兵打过一仗而且大获全胜吗?”

    慕行秋的名字仿佛是一杯壮胆的烈酒。许多垂头丧气的弟子这时抬起头。

    “没错,慕行秋赢过一次妖兵。”

    “他还有麒麟。”

    “他从前也是致用所弟子。”

    ……

    信心像是一团火苗冉冉升起,还很微弱,随时都有被寒风吹灭的危险。但毕竟燃烧起来了。只有张灵生无动于衷,呆呆地望着篝火,没有再说出必亡的话,但也没显出斗志。

    潘巨富带着几名卫兵走过来。他正在军营里巡视,为明天的战斗做最后的安排,“怎么还没睡?根据我的经验。睡的越早,赢的机会越大。”

    致用所弟子跟他一块逃亡,相互间比较熟悉,慕飞黄站起身:“我们不困。老将军,明天咱们真能打赢吗?”

    “别叫我老将军,好像我活不了多久似的。跟你们说,我好不容易当上将军,满脑子想的都是荣华富贵,我叫巨富,还从来没享受过真正有钱人的生活呢,就等着这次立大功,让王子赏我百八十万两金银,建一座大宅子,买几个婆娘,没准还来得及弄出几个儿女来。”

    弟子们大笑,跟在将军身后的卫兵也忍不住笑了,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他们已经喜欢上这位粗俗但是亲切的老将。

    “所以你们说明天会不会赢?我可是按照大获全胜准备的,你们这帮小子要是明天露怯耽搁老潘的前程,瞧我不拿大棍子打得你们屁股开花。”

    笑声越发响亮,信心的火苗燃烧得更旺了。

    “妖兵也就是那么回事,无非长得吓人一点,个别妖兵块头大一点,就算不用符箓刀枪,照样能捅出血来。”潘巨富趁热打铁,鼓舞众人的斗志,“最难对付的是妖术师,可是不用你们担心,咱们这边有符箓师和道士,让他们去做最危险的任务。咱们飞不上天,那就别担心天上的事,脚踏实地,眼睛往前看,脚步往前走,看见那些长得丑还张牙舞爪的家伙,就上去捅他一枪,再砍上一刀。我可指望着你们这帮小子以一敌十呢。”

    “以一敌十!”弟子们全都站起来,举起长枪叫喊,就连张灵生也不例外。

    等到叫声停止,潘巨富说:“明天你们当慕将军的亲兵,知道亲兵是做什么的吗?”

    众弟子摇头,沈休明说:“就是最亲近的心腹之兵,我们都是慕行秋……慕将军最亲近的人。”

    潘巨富哈哈笑了几声,“算是靠边吧,可亲兵的任务不是讨将军欢心,是要保护他的安全。前方十步躺着一名受伤的妖兵,奄奄一息,你怎么做?”

    “上去补上一刀。”沈休明马上回答。

    “那是普通士兵该做的事情,你们是亲兵,对受伤的敌人连看都不要看,眼睛就盯着慕将军,保护他的安全,让他能够无所顾忌地与对手拼杀。一场仗打完,他活着,毫发未伤,你们就立下大功,他死了,或是受了重伤,你们就不配当亲兵,甚至不配活着。”

    这几句话说得颇为严肃,致用所弟子没人敢接口,潘巨富目光扫过所有人,“早点休息。”

    军营渐渐安静下来,只有火光还在摇曳,这年深秋的第一场寒霜终于等来夜深人静,悄悄地铺在地面、爬上树梢与房顶。

    慕行秋没睡,军营里的道士们都没睡。还在正堂里一遍遍商讨明天的战术,这里也是潘巨富巡视的最后一处地方。

    “咱们的兵力还是太少了。”杨清音一看见老将军就说,“城里这么多难民,不能多招一些士兵吗?”

    潘巨富摇头,“他们都是普通百姓,拿不惯刀枪,逼他们上战场只会耽误事,而且断流城也没有足够的兵甲,六百五十多人,已经是极限了。获胜的希望就在你们这些人身上。”

    十一名道士沉默了。慕行秋问:“杀死头目就能让妖军溃散吗?”

    “按我的经验肯定是这样,不只是妖军,玄符军也一样,群龙无首自然溃散,这是几万年来不曾失误过的战场真理。所以——”潘巨富神情更加严肃,“我若是死了,王子殿下就得立刻接掌大旗,殿下不幸遇难,慕行秋就得接上。我们三个都死了,你们几个要立刻撤退,有多远跑多远,别管玄符军。也别管什么高等道士,让他自己想办法去。”

    “我们不会逃。”杨清音握着拳头说。

    “那你们就能亲眼看到庞山道统彻底消失了。”潘巨富嘴上毫不留情,“你们都是道士,眼光比我远。所以我不跟你们来虚的。明天的战斗只有一半胜算,我没有锦囊妙计,只能尽一切努力让这六百多人发挥出应有的实力。你们也一样。尽一切努力杀死妖军的头目,做到了,胜算大增,做不到,就是白白送死。”

    老将军转身离去,没有过问道士们的战术。

    “明天只能胜不能败,别让一个连道根都没有的老家伙瞧不起咱们。”杨清音说,没注意到自己的斗志已经被激得更盛。

    “妖军有两名大头目,天上一个,地面一个。”沈昊用茶杯充当道具,一只放在桌子上,一只捏在手里,“飞妖数量少,而且都很愚笨,头目被杀之后应该没有替代者。地面则不然,大头目死了,可能还有其他小头目接替。所以天上的人要速战速决,尽快回到地面帮助慕行秋。”

    十一名道士,辛幼陶以王子的身份押阵,九人负责空中杀妖,击杀地面头目的任务就落在慕行秋一个人身上。

    “我会在你们降到地面之前杀死大头目。”慕行秋肯定地说,“我有三十六名致用所弟子,还有三头麒麟,没准最后是我上天帮助你们呢。”

    大家都笑了,即使是道士,有时候也需要一些大话来提升信心。

    “你们说左流英会不会已经修好了祖师塔,却不告诉大家,就等着最危险的时候突然出招呢?”辛幼陶满怀期待,虽然明天的战斗中他不用冲在最前面,但是一旦战败,杨清音这些人可以逃走,他却必须留下。

    “即使他修好了祖师塔,也不会在明天使用。”慕行秋浇灭了王子的希望,“左流英心目中最危险的对手绝不会是一千多名妖兵。全要靠咱们自己,不用隐藏实力,也不可以有一点失误,这是真正属于庞山吸气道士的战斗。”

    “道火不熄。”杨清音伸手拍在桌面上。

    “道火不熄。”其他道士同时发声同时拍在桌面上。

    寒霜暗袭,凌晨时分,玄符军主力出城的时候,大地上苍茫一片,道路又硬又滑,等到马群驶过,留下一地泥泞。

    玄符军在城西五十里下马列阵,再往西三十里,两倍数量的妖军已经做好准备。

    天边微亮,正是空气最冷冽的时候,从妖军的方向传来低沉的号角声,像是一只饥饿巨兽的吼叫。

    西介国王子辛幼陶乘坐的战车停在阵列最后方,手里拿着一只木槌,接到前方的旗语暗示,他开始敲击身前的符箓皮鼓,声音洪亮而镇定,回应对面的挑战。

    九名道士升起,以步行的速度飞向敌军,相距三里左右,慕行秋骑着小麒麟,以同样缓慢的速度前进,两边是无人骑乘的成年麒麟,身后是步行的三十六名致用所弟子,等他们走出一里地,玄符军主力开拔,除了潘巨富骑着毛麒麟,所有士兵都步行。

    没有炫耀、没有威胁、没有劝降、甚至没有激发斗志的演讲,两支军队慢慢靠近,都想在午时之前结束战斗。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