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四章 老兵的经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潘巨富没有立刻从王子殿下手里接过任命书,而是非常诚恳地为自己的能力做了界定:“我就是打过几场仗的老兵,运筹帷幄?我一窍不通;官场往来?我这么多年都没取得殿下的欢心,你就知道我有多差了;排兵布阵?我懂得一点,都是年轻时看别人指挥学来的,从来没实践过;冲锋陷阵?我老啦,盔甲重一点都能把我压倒,这一路上要是没有符箓和道士们帮助,我根本跑不到断流城。”

    辛幼陶十分尴尬,他对这位老兵的确没有多少信心,这份任命书与其说是给潘巨富的,不如说是给慕行秋的,于是笑着问:“那你最擅长的是什么呢?”

    “我了解妖族,尤其是他们的士兵。”潘巨富已经洗漱干净,换上断流城里最好的轻便皮甲,但是从外貌上看他仍然不像是将军,以毛麒麟的皮糅制而成的皮甲更像是被偷走的赃物,“我多半辈子都在跟他们交战,参加过两次道统与妖军的大战,在边疆与妖兵相遇上百次,当年跟我一块加入玄符军的人,只有我活到现在。”

    “那也可能是你逃命的功夫好。”辛幼陶没能忍住心的不快,他希望即将上任的将军能够更自信更识相一点。

    “嗯,这不正是殿下和断流城军民最想学的本事吗?”

    辛幼陶微微一愣,将任命书交到潘巨富手里,大笑道:“不,我不想逃命,我想打赢妖兵。”

    两人携手走出军营正堂,正式宣布新将军上任,总管一切军权。

    没人见识过这位老将军的本领,士兵们对这项任命不冷不热,许多人的目光仍然看向慕行秋,这才是他们心目中英勇擅战的将军。

    潘巨富也不客气。立刻命令士兵们列队,按他的要求做出几个简单的劈刺动作,然后他开始分派任务,有人骑马出城当斥候,有人守卫城墙城门,有人在城内街道上巡视并收集情报,剩下的人留在军营内训练,每个人都得显露浑身本事,老将军要重新任命军官。

    潘巨富将每一项任务都安排得极为详尽,比如出城之后如何巡逻。发现妖兵之后如何处理,每一步都讲得清清楚楚,士兵们若提出疑问,他张口就给解答,没有一丝犹豫。

    断流城守军对前往远方巡逻本来很不情愿,听老将军说完,发现事情也不是太可怕,他们不需要与妖兵交战,查清大致数量。尽快返城即可,于是终于肯骑马出城。

    直到黄昏时分,潘巨富才将第一天的任务全部安排妥当,口干舌燥却不露疲态。不管多琐碎的问题,他都能给出令对方满意的回答。这都是他多年征战积累的经验,藏在心中从来没有遗忘。

    不只是三百多名士兵,就连辛幼陶本人。都对这位老将军刮目相看,再也没有人怀疑他的能力。慕将军能激起斗志,潘将军却带来信心与稳定。每一名士兵这回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辛幼陶一直在远处观看,扭头低声对慕行秋说:“原来我真是一个睁眼瞎,这么多年居然没发现潘三爷是一位奇人,唉,我不如你,念心科也能提升一个人的眼力吗?”

    慕行秋微笑,能得到潘三爷的帮助,他比任何人都要高兴,他终于能够摆脱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专心与妖族战斗了,“咱们的眼力都不如你姐姐,她才是真正发现潘三爷本事的人。”

    辛幼陶略显困惑,“姐姐这么看重潘三爷,为什么将他安排在仙人集……我明白了。”辛幼陶恍然大悟,惭愧得直摇头,“姐姐怕引起王后的猜疑,还想让我跟潘三爷多学一点本事。”

    潘巨富走过来,从一名士兵接过大碗,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水滴顺着胡子往外流也不在意,他将碗还回去,擦了擦嘴,舒服地叹了口气,“有两件最重要的任务,需要王子殿下和慕道士帮忙。”

    “老将军请说,您掌管断流城军权,我们都听您的指挥。”辛幼陶毕恭毕敬,与之前的随意态度判若两人。

    潘巨富坦然接受,“第一,士兵不够多,三百玄符军对一千妖兵,绝无胜算;第二,符箓师和道士不能单独作战,得跟玄符军互相配合。”

    辛幼陶马上说:“招兵的事情交给我,城里有不少各城逃来的士兵,我加大赏额……”

    “这样可不行。”潘巨富摇头否决,“靠悬赏招兵,难道玄符军沦落成雇用军了?”

    “依老将军之见该当如何?”辛幼陶语气越发谦卑,对潘三爷再无一丝怀疑。

    “这是关系断流城和西介国生死存亡的战争,任何一名玄符军士兵都有义务参战,您是王子,就该把他们全都抓来,告诉他们准备为国捐躯。”

    “啊?”身为西介国王子,辛幼陶可以无所顾忌地参与宫廷斗争,与地位差不多的人明争暗斗,却不习惯强迫低层人物服从命令,在他的心目中,那本应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他们要是……”

    “我没说‘请’他们参战,你要以王子的名义下命令,不服从的人就抓起来,有些人可能换上了百姓的衣裳,别管那些,只要看着像是当过兵的人,就要求他们参战。”

    辛幼陶显得有些为难,本来他就不是强硬的性格,道士当久了,更不习惯这种做派。

    潘巨富眼睛瞪起来,像是面对普通士兵一样严厉地说:“带上五十名士兵,这就出去找人,天亮之前要是征不到二百人,咱们这仗也不用打了,干脆散伙算了。”

    “我去!”辛幼陶匆匆跑走。

    望着王子的背影,慕行秋想起从前强行给辛幼陶去除祭火神印的场景,不禁露出微笑。

    潘巨富换上相对柔和的语气,“我得先问一句,庞山道士只是在帮王子殿下守城,还是必须如此,无路可退?”

    “无路可退。”慕行秋说出实话。

    “嗯,我想也是。战争形势是这样。单凭玄符军,肯定打不赢妖兵,几团妖火砸下来,全军就会溃散;只有庞山道士的话同样也打不赢,你们忙着跟大妖决斗的时候,成群妖兵就会在妖术的保护下冲进城里,将所有人杀得干干净净。”

    “庞山道士愿意与玄符军配合。”

    “配合得有配合的方法,通常情况下,玄符军只负责围堵,妖兵主力全交给道士们解决。今天的情况不太一样,我没瞧见高等道士。”

    “有一位,但是他一时半会不能参战。”

    潘巨富点点头,“那就就反过来了,玄符军主攻,道士提供保护,我们可以死在妖兵的手中,但不能被妖术杀死。”

    “好。”慕行秋将道士们全都叫来,一块商议战术。

    大良沈休明等人没有内丹。也不会飞行,能向玄符军提供保护的还是那十一名道士和唯一的符箓师刘鼎,左流英还在修塔,兰奇章、曾拂、芳芳和秃子都不能参战。

    十一名道士当中辛幼陶是王子。必须留在后方坐阵,此时正在城内征集更多士兵,慕行秋五行法术一般,而且深受士兵敬畏。要留在地面带头冲锋,剩下九名道士,只有小青桃是五行科道士。对除妖战术最为了解,她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安排位置与任务,好一会才顺畅起来。

    符箓师的职责之一就是在战场上向玄符军提供各种保护,他与潘巨富相谈甚欢,很快就拟定出计划,填补庞山道士们可能出现的漏洞。

    入夜之后潘巨富也没闲着,在城内街道巡逻的士兵带回来一群难民和逃兵,他挨个询问,不放过任何一个人,也不轻信任何传言,直奔主题、旁敲侧击、互相印证等等询问技巧层出不穷,非要将传言当中仅有的一点真实问出来不可。

    道士们在一边旁听,越听越对这位老将军敬佩有加。

    “道士们就会用控心术,把你的记忆与想法全挖出来,效果却未必比这个更好。”杨清音尤其叹服,“一旦控心术不好用不能用,就全傻了眼。”

    慕行秋听得最仔细,隐隐约得潘巨富的手段与念心幻术颇有暗合之处。

    询问完毕,潘巨富对来袭妖兵有了更准确的判断,“妖兵不到一千,大概七八百,相应地有七八只中妖头目,其中两只最值得关注,一只是地面指挥官,关于他本身大家了解得不多,可他骑着一头震山牛,它要是发起疯起来,城墙也挡不住。还有一只是飞妖头目,如果那个被吓破胆的家伙没看错的话,应该是银羽。”

    “啊。”小青桃叫了一声,急忙捂住嘴,发现大家的目光都看向自己,挪开手掌,轻声说:“银羽是非常、非常罕见的半妖,他们全都是……美男子。”

    众人笑了,潘巨富不以为然,“我不担心银羽有多美,我怕你们打不过他。”

    “交给我。”杨清音立刻请命,“我才不管他是美是丑,烧焦了全是一个样。”

    “暂时这样,消息还是不够全面,明天我要亲自出城打探敌情。这股妖兵不是专门来攻打断流城的,他们一路上遇城就打,大概得七八天之后才能来到这里。这是妖兵的失误,也是断流城的机会。”

    潘巨富看着眼前的年轻道士们,突然想起那些死在老祖峰的殉难者,他在逃亡路上频频抬头观望,从来没见过空中有飞离老祖峰的道士,“知道老兵们为什么互相信任甚至以性命相托吗?”

    “因为老兵们一起生活一起征战,有着兄弟一般的感情。”沈昊马上做出回答。

    潘巨富摇摇头,“根本不是这样,我们互相信任跟兄弟之情无关。”他说,希望自己的话能对这些年轻道士产生一点作用,“因为我们互相了解彼此的实力,所以才会互相依仗互相配合,为了是尽可能地活下去。抱着必死的心能让你们更勇敢,但是只有时刻想着保护身边的那个人,你们才是一支军队。”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