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三章 叫化子与将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庞山道士们需要的奇迹,以极为独特的面貌出现,许多人一开始甚至没认出来。

    这天上午,十几名士兵站成一排,身上衣甲残破,只有三个人手里握着兵器,其他人赤手空拳,他们一路狂奔,刚刚来到断流城,自愿加入守军。

    “有谁跟妖兵打过仗?”慕行秋问,他仍然是“将军”,满城军民都这么称呼他,觉得这比“仙人”更加亲切。

    士兵们互相看看,谁也没吱声。

    慕行秋心里轻叹一声,这些天来新加入的士兵都是这样,从来没参加过战争,守城官员听说妖兵杀来先自逃亡,守城将士自然也随之一哄而散,他们年轻而健壮,对即将参加的战斗却没有充分准备,只知道城里有仙人保护,非常安全。

    曾经与妖兵正面接触并侥幸活下来的士兵都跑了,将断流城当作路过之地,头也不回地过桥奔向东介国,留下的只是一片恐惧。

    恐惧就是妖族的先锋军,逃亡者回忆起妖兵的强大与凶残,脸上无不惊恐失色,“根本没法打。”他们边走边说,“尤其是那些异兽,横冲直撞,人力抵挡不住。”

    庞山道士们正努力与这股无不处在的恐惧对抗:杨清音接连击杀两名在高空盘旋的飞妖,但她遇到一个难题,绝大多数普通人只能看到杀妖的结果,却看不到她发出的火球,五行法术的低调这时反而成了一个缺点;辛幼陶再次换上俗世的衣裳,每日在入城的难民当中奔波慰问,劝说逃难的士兵留下;沈昊等人每天都要向新到的士兵展示强大的力量,提升他们的信心。

    慕行秋此时最需要的是一名真正的将军,经验丰富,懂得排兵布阵,能够充分发挥断流城守军的实力。

    军营门口响起一片喧闹声,来了一群意外的人。

    “慕行秋!”营外一个熟悉的声音高声叫出他的名字。“慕行秋,是我啊,你可别当上将军忘记故人!”

    那是一名穿着破烂衣裳的叫化子,脸上污浊不堪,看不出本来面貌,围在他身边的数十几人都跟他差不多,连日涌来的难民当中,数这一批最为凄惨。

    慕行秋抛下新兵,几乎是跳到军营门口,命令士兵放行。一把将那名大胆的叫化子抓住,惊喜万分,“你……怎么……你逃出来了,哈哈,你逃出来了!你也逃出来了!”

    守门士兵面面相觑,慕将军倒是从来不摆架子,可也从来没如此失态,竟至于有些语无伦次。

    叫化子咧嘴而笑,“可不是逃出来了。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啊,回头看见老祖峰……”

    “进来说。”慕行秋抓住叫化子的手,连日来的忧闷一扫而空。自从老祖峰遇袭以来,他从来没这么高兴过,一边走一边冲分散在军营各处的道士们大叫:“沈昊、杨清音,大家快过来。瞧瞧谁来了!”

    一群叫化子笑得更开心了,被慕行秋握手的人抬手擦去脸上的污物,露出几分本来面目。用更大的声音喊道:“对,瞧瞧谁还活着。”

    三、四十名致用所的弟子,在大良沈休明的带领下,一路辗转,终于来到断流城,野林镇的沈通幽、慕飞黄、赵大易都在其中。

    庞山道士们全都聚过来,其中数人跟致用弟子不熟,放在从前心里还怀有轻视之意,可是今日重逢却令所有人喜出望外,小青桃扑上来,抱住沈休明大哭,两人因为二良沈休唯而存在已久的芥蒂,突然间变得一点都不重要。

    军营里的士兵都看呆了,在他们的想象中,仙人可不会做出如此欣喜若狂的举动。

    辛幼陶将大家带到军营正堂,禁止外人进入,互相问话,吵闹不休,最后冷静下来,听沈休明讲述他们的逃亡经历。

    那天夜里,致用所接到老祖峰香炉传音发出的警报,众人惊慌失措,只有少数人听从命令立刻向南方逃亡,其他弟子犹豫不决,以为老祖峰肯定能解决危机,这些人的遭遇沈休明无从得知,他是最先逃亡的一拨人。

    他们先是逃到仙人集,在那里稍作停留,发现镜湖村火势越来越大,于是顺着官道重新上路,很快追上仙人集的居民,混在一起逃往百丈城。

    那天清晨,逃亡路上的众人听到身后传来巨响,脚下的道路像海中小船一样起伏不停,回头望去,发现一座庞大无比的火山正缓慢向前移动,经过的地方正是老祖峰。

    逃难人群因此四分五裂,致用所弟子仍然聚在一起,也不知道该往哪里逃,只是尽量远离那座火山。

    他们先是奔往西介国都城,以为那里最安全,谁想正与妖兵进攻的方向重叠,路途上数度遇险,甚至与一小股妖兵发生了战斗,很快他们改变方向往东南方逃亡,不敢靠近任何城池,只能在荒野中行进,最后全成了叫化子的模样。

    直到几天前,他们才听说断流城有一群道士守城,于是一路日夜兼程赶来,等到听说王子和慕将军的名号,立刻知道这是谁了。

    欢喜过后是悲伤,老祖峰没了,数百名道士战死,致用所、镜湖村、仙人集都已被夷为平地,死伤者更多。

    沈昊打破沉默,拍拍沈休明的肩膀,“你们一路过来,居然能躲过妖兵,真是个奇迹。”

    致用所弟子大都很小就被送到庞山,从来没离开过,对外面的世界了解甚少,能安全行走几千里,的确很不容易。

    沈休明等人都没有邀功,而是自动让开,“要不是有潘三爷,我们怕是早就迷失方向撞上妖兵了。”

    潘三爷比任何人都更像是叫化子,苍老疲惫的脸上露出微笑,“跟妖兵打过仗,多少有点经验,而且我对西介国也比较熟。王子殿下,老祖峰遇袭那天晚上我给你写过信,不知道你收到没有。”

    “没有,当时太乱。飞符估计也到不了老祖峰上面。你活着就好。”辛幼陶的兴奋劲儿早过去了,一看到人群中的老兵他就想起姐姐,因此一直没打招呼。

    潘三爷猜到王子的心事,“我在路上接到过公主的一封信。”

    辛幼陶一步跃到老兵身前,“我姐姐……说什么了?”

    “那时都城还没有失守,公主说妖兵锋芒正劲不可力敌,她决定带人撤出都城,去向各大诸侯国和圣符皇朝求助,让我随时注意消息与她汇合。殿下恕罪,路上太危险。我将信毁了。”

    辛幼陶长出一口气,激动地看着慕行秋,“我姐姐还活着,还活着!她比整个西介国王室加在一起还要聪明,知道避敌锋芒、以退为进,跟左流英一样……”

    慕行秋发现人群中还有一位熟人,逃亡者当中就数他的衣裳还算整洁,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张灵生的目光躲躲闪闪,低声说:“慕……慕将军。”

    “别这么叫我。这里所有人都是庞山弟子,潘三爷都是。”

    “我只是一名老兵,可担不起‘庞山弟子’四个字。”潘三爷笑着说。

    客栈肯定住不下这些人,辛幼陶知道姐姐提前离开了都城。心里十分高兴,立刻出去给大家安排住处和饮食,几名女弟子则帮助张灵生照顾婴儿。那天夜里实在太乱,张灵生与妻子走散。全凭着心中的父爱才坚持走下来,几乎耗尽了多年修行的老底,的确需要一些帮助。

    几名野林镇少年围在一起。说起留在老祖峰的管金吾全都伤心不已,沈休明说:“断流城不是正招募士兵吗?让我们加入吧,虽然我们没当过兵也没打过仗,但是好歹修行过几年,总比普通人强些吧。”

    慕飞黄等人本来就要加入玄符军,就等王子炼制法器之后写一封推荐信,因此也很踊跃。

    慕行秋正需要补充力量,当然不会拒绝,但这些致用所弟子仍然不能解决眼下最紧迫的问题——断流城玄符军没有合格的指挥官。

    直到这时,慕行秋的目光才再一次转向潘三爷,这是一位老兵,作战经验丰富,带领一群年轻人穿越妖兵占据的领土来到断流城,最关键的是他得到公主的赏识,甚至在逃亡路上接到过她的信。

    慕行秋只见过一次公主,此后有过若干次书信来往,对她的见识与眼光都非常钦佩。

    趁着沈昊向几名野林镇少年介绍情况,慕行秋走到老兵面前,郑重地说:“断流城需要一位真正的将军。”

    “我是兵,不是将军,人一多我就手忙脚乱。”

    “那不是问题,你觉得自己能指挥多少人?”

    老兵寻思了一会,“八、九百人?顶多一千,再多我的眼睛都不够用了。”

    慕行秋大笑,引得众人侧目,潘三爷略显不满,“慕道士,不用这么瞧不起人吧?我早说了自己是兵,不是将军。”

    “不不,你就是我在找的将军。断流城目前只有三百多名士兵,你指挥得了吧?”

    潘三爷也不谦虚,努着嘴又寻思一会,“还有军粮让我吃上几顿饱饭吧?”

    “有。”

    “我要王子本人的任命书,上面起码得有一枚官印。”

    “那是肯定的。”

    “哈哈。”潘三爷笑了两声,“谁能想到我潘巨富退役多年,居然还能当上将军,就算死在战场上也值了。”

    “一千名妖兵正向断流城杀来,潘将军,我们不想输不想死,只想赢。”

    “一千名妖兵?看来我这位潘将军得费点心思了。”老兵肮脏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已经有了几分将军的气质。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