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章 斗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知味心里充满了恐惧,他居然绑架了王子殿下,即使这是王上已经不喜欢的儿子,甚至破天荒将其送进道统,但他的行为仍是再明显不过的背叛与大逆不道。

    为了掩饰这种恐惧,他必须将王子定为十恶不赦的罪人。

    “你身为王室子孙,竟然背叛西介国!”陈知味声嘶力竭,脖子以上青筋毕露,在他面前,两名庞山道士被细长的花蛇所缠绕,蛇头就在他们眼前晃来晃去,“你将庞山的利益置于西介国之上,都城最危急的时候,你不想着保卫王上与臣民,却带着一群小道士跑来断流城争权夺势!王室刚刚移驾,尚且下落不明,你就心急火燎地想当摄政王!可你瞒不过我,几句话我就诈出你的野心。”

    辛幼陶耸耸肩,“看来还是老狐狸比较厉害,你既非王室,也非符箓师,身上居然也有祭火神印,瞧这两条小蛇,活灵活现的,一看就是高级符箓化出来的。”

    符箓等级众多,低级的谁都能使用,高级些的就必须身负祭火神印才能发挥效力。

    王子与“将军”过于镇定,陈知味慌张起来,后退一步,撞在椅子上差点摔倒,又退了两步才重新稳住,双手抬起重重拍了两下。

    一群人从后堂走出来,全都穿着皮甲皮盔,手里握持长剑,快速将两名道士包围。

    慕行秋认得这些人,虽然他们的面容大部分被皮盔遮掩,他还是从紧张的步伐和躲闪的目光中认出今天早晨跟随自己一块战斗的玄符军士兵,总共十五人。

    他向包裹得最严密的黄都尉点点头,停在他眼前一尺的蛇头也跟着点了两下。

    黄都尉大吃一惊,手里的剑举得更高一些,脚步却不由自主地后退。

    陈知味伸手拦住胆怯的都尉,大声说:“不用怕。王子已经背叛了王室,这个人根本不是什么紫符军将军,只是一名普通的道士而已,他们的法术被彩龙符困住了,你们的盔甲和长剑也是专门用来对付法术的。”

    陈知味一边说一边在士兵的帮助下穿上全套盔甲,慕行秋和辛幼陶对这套盔甲都很眼熟,那是百洗银魄甲和龙睛盔,西介国最好的法术防御盔甲。

    “你这是僭越。”辛幼陶说。

    “这不是僭越,这是信任,我的祭火神印和盔甲、符箓都来自王上的赏赐。”陈知味手里又扬起一张纸符。“乖乖坐在椅子上,你是王子,我不杀你,只是把你囚禁起来等王上亲自发落,至于这位慕将军,犯下的是死罪,绝不能宽赦。”

    辛幼陶看着慕行秋,“抱歉,你受到惩罚比我重。咱们怎么办?”

    “你能施法吗?”

    “有点困难。这条小花蛇还挺厉害。”

    “那就让我来多管闲事吧,但是你得记住我救了你一次。”

    “哈哈,你变聪明了。”辛幼陶笑得很开心,因为他知道彩龙符困住的是五行法术。对天下唯一的念心科弟子却无效。

    念心科失传已久,没有符箓师再针对咒语和拳法写符箓。

    慕行秋随时能用电掣神行鞭杀死身上的花蛇和环绕四周的士兵,但他决定先试试别的招数,那也是念心科的法术。他只用过极少几次,对普通人的效果还不错,对那些心怀犹豫的人效果更佳。

    “今天早晨。咱们还在一起并肩战斗。”慕行秋对士兵们开口了。

    辛幼陶惊讶地看着他,却没有出言干涉。

    这句话产生了一点效果,士兵们互相瞧了一眼,但是没人接口,也没人乱动。陈知味哈哈大笑,“你是假冒的将军,明明会法术却不肯用,哄骗玄符军将士替你卖命。”

    慕行秋没理睬城守,继续说下去,“我叫慕行秋,是一名庞山道士,来自边疆的野林镇,十二岁之前也是西介国人。城守大人说得没错,我会法术,但我没有使用,我选择与你们一块冲锋陷阵,而且我冲在最前面,你们都曾经亲眼看到我杀死妖兵,我也看到你们浴血奋战,没有一个人退缩。”

    士兵们心动了,今天早晨的战斗取得最终胜利时,他们对这位“慕将军”的崇敬达到了最高点,现在听到这些话又恢复了大部分,人人都在想,即使这位将军是假的又怎么样?他带领大家打败了妖兵,守住了断流城,那个时候城守大人或许正在往肚子里拼命塞早餐。

    “妖言惑众,别听他的妖言惑众!”陈知味厉声说,他心里对慕行秋从未产生敬仰之心,因此也不会受到念心法术的影响,“他今天让你们尝到一点甜头,明天就让你们去送死,大股妖兵马上就要杀到了,十个慕将军也挡不住。快动手,杀死假将军,重重有赏。”

    有一名士兵向前迈出一步,马上又后退两步,像是做了错事一样忸怩不安。

    陈知味一推黄都尉,“还想活着当都尉,就执行本官的命令。”

    黄都尉身子一颤,双手握剑,一步一停走向慕行秋。

    “你们愿意去东介国乞求庇护吗?”慕行秋问,目光紧盯着黄都尉,他是本城玄符军头目,一举一动都有示范作用,“从此不再是西介国玄符军,重新建立军功,重新获取信任,当一名被人指指点点的叛国者。站在我身边的是你们的王子,危急时刻他采取了不寻常的手段,难道仅仅因为这个原因你们就要背叛他?”

    黄都尉停下了,离慕行秋只有几步距离,伸出剑就能刺中,可他一步也迈不动,手中的剑高高举起无法落下。

    “我是城守,王上亲封的城守,王子算什么?他早就被王上放弃,根本没资格再称王子,他就是一名庞山道士,不用犹豫,把他们一块杀了,所有责任由我承担!”陈知味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从一开始就不该承认王子的身份。

    黄都尉还是没动,一名士兵开口说:“可他毕竟还是王族后裔,王室也从来没正式宣布过他有罪,那就是还承认他是王子。”

    “我是王子。”辛幼陶平淡地说,他看出慕行秋的用意,很清楚自己在这场语言、人心的战斗中只起辅助作用,“我在庞山学道是为了有朝一日加入龙宾会成为一名大符箓师。”

    “这是战争,这是毁灭。”慕行秋的声音变得低沉,隐隐带有一丝命令的意味,战斗已近尾声。他要发起最后一击,“平时的那一套已经失去作用,你们若想在乱世中存活,就得自己选择道路。他就是你们的王子,我就是你们的将军。现在,听我的命令,擒住陈知味!”

    命令的意味越来越明显,最后一句已是不容置疑,士兵们接受“慕将军”的指挥才几天工夫。却像是跟随他征战多年的亲兵,立刻转身面朝城守大人,心中没有一点左右为难,他们愿意执行而不是被迫执行。

    陈知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明明是一群听话的士兵,就在不久之前还向他下跪效忠,居然因为一名假冒将军的几句话就临阵反戈。

    “疯了,你们都疯了。”陈知味步步后退。知道在语言的较量上自己已经一败涂地,双手连挥,祭出四张纸符。先是一尊硬墩墩的铁人挡在身前,随后出现一刀两剑分别从空中刺向辛幼陶、慕行秋和黄都尉,与此同时,两人身上的花蛇也发起进攻。

    陈知味相信,只要这三个人死了,士兵们还是会拜倒在自己面前。

    慕行秋出手了,他可以用念心科的幻术争取已经对他存有好感的人,却不能改变从一开始就怀有杀机的敌人。

    色彩缤纷的长鞭从慕行秋右袖里钻出,比两条花蛇更花哨,速度也更快,蛇嘴刚刚张开,分叉的信子才吐出几寸长,鞭梢已经从蛇头下方穿过,两条花蛇瞬间化成清烟消失。

    长鞭在空中游走自如,接连刺穿一刀两剑,从人群头顶掠过,击碎铁人,缠在陈知味的脖子上,百洗银魄甲和龙睛盔都对它毫无反应。

    慕行秋轻轻一拽,长鞭带着城守大人飞到大堂中间,鞭子缩回衣袖,陈知味重重摔在地上,肚皮朝上,惊恐地大叫:“这是妖术!这是妖……”

    士兵们一拥而上,掏出绳子将他牢牢捆住,城守大人全身的盔甲对这些纯粹的肢体力量仍然没有反应。

    辛幼陶忍住了施法的冲动,他是王子,在这种时候应该显示的是从容与大度,“剥光他的衣裳,搜走一切,把他和他的亲信全关进后院。看来他藏着不少好东西,让他把府内所有的符箓与盔甲都交出来,如果顽抗,黄都尉,你知道该怎么办。”

    “是,殿下放心,我一定让这个大肚皮老乌龟把一切都交出来。”黄都尉兴奋地说,对折磨这位苛刻的上司很感兴趣。

    陈知味仍在大叫“妖术”,士兵们用破布堵住他的嘴,押向后院。

    “好了,爱管闲事的慕将军,现在你身上又多了一层重担。”辛幼陶微笑着说,“这些士兵死心塌地追随你,你总不至于把他们抛下不管吧?”

    “左流英让我做决定,那就是要死守断流城了,我不会抛下任何人,走,咱们去给申忌夷一个回答。”

    辛幼陶点点头,突然冒出一句,“左流英、断流城,你不觉得……有点别扭吗?”

    “念心科从来不将语言当回事。”慕行秋狡黠地眨眨眼,大步向外面走去。

    慕行秋心情愉悦,不只是因为牛刀小试打败了敌人,更因为他找到了提升念心幻术的方法。

    在道统内部,对五行法术的境界有着极为细致的划分,弟子们心中有数,每前进一小步都会得到指点,本人了然于胸,只有慕行秋走在一片迷雾之中,从来不知道自己练到了什么程度,庞山的道士们,即使是致用所弟子,都对幻术具有强大的抵抗能力,刚刚起步的低浅幻术在他们身上毫无作用。

    在普通人身上,幻术生效了,慕行秋能感受到一点一滴的变化,他终于找到合适的对手,能够感觉到自己在进步。

    隐约之间,他看到一条可供攀登的阶梯。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