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七章 冲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停了,天边露出微光,八十多名妖兵与一百多名玄符军在官道上相遇。

    六名庞山弟子并驾停在第一排,相隔数十步才是黄都尉率领的真正玄符军骑兵,两者中间站着孤零零的符箓师刘鼎。

    慕行秋本想直接开战,刘鼎却把他叫住了,按照惯例,玄符军在开战之前要进行一整套的仪式,其中最重要的内容是一张接一张地祭烧纸符,在短时间内强化符箓兵甲的威力,并增加杀戮的意志。

    如果战士们真有杀戮意志的话。

    前排的六名道士不受低级符箓的影响,后面的百名士兵却只想着不要被杀,而没有杀妖的想法,他们远远地看到了,对面走来的真是一群活生生的妖魔。

    妖兵没有坐骑,八十余人步行逼近,也不排队,走在最前面的是头目,身后簇拥着普通妖兵。

    妖兵个个身材高大,披戴的盔甲全是兽皮、兽骨、兽角一类的东西,手里的兵器也差不多,锤、棒占大多数,看上去又大又重,敲碎铁石轻而易举。

    玄符军士兵摸摸头顶的符箓头盔,觉得一点都不保险。

    妖兵头目是个实打实的巨怪,身高至少相当于两名成年人类,头上戴着不知什么动物的骸骨,两只硕大的长角直刺天空,令他倍显高大。他长着一副黝黑多毛的脸孔,眼窝深陷,步伐缓慢而稳重,一步却相当于普通人的四五步。

    巨怪右手握着一只与他的身材相配的大骨爪,左手拎着一串圆圆的东西。

    相隔两里左右,妖兵停住了,巨怪头目冷笑数声,扬起左臂将手里的东西抛过来,他的力气跟投石器一样大,那串东西高高飞起,越过第一排人类的头顶,准确落在后面的人群中。

    五颗人类头颅。脸上凝固着死前一刹那的极度惊骇,以此警告人类一方:妖兵不可战胜。

    士兵们一下子慌了,黄都尉捂着嘴差点吐出来,他参加过战争,但那是十几年以前的事情了,而且头颅被割下来当成战利品的是妖兵,而不是人类。

    许多士兵要不是吓呆了早就拨马逃跑了。就在这时,符箓师刘鼎将手中一张纸符举在空中化成灰烬,完成了战前仪式,“无坚不摧!无敌不破!前进,战士!用敌人的鲜血浸染大地,用敌人的心脏祭奠圣符!前进。战士!”

    玄符军士兵感到一阵寒风擦身掠过,他们仍然害怕,连刀枪都握不稳,但他们还是拍马前行,好像身后有更恐怖的力量催逼着他们。

    沈昊回头望了一眼,“这个符箓师还有点用,士兵们跟上来了。咱们可以进攻了。”

    “不急,妖兵有话要说。”

    那只在空中盘旋的飞妖降落在地面,一手标枪一手小盾,仰头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张嘴口吐人言:“至高无上之普天大妖王传令,顽抗者死、躲避者死、逃亡者死、不敬者死、自傲者死,只有四肢着地的人类才能获得赦免!”

    被符箓催动的士兵停住了,对妖族的恐惧还是占据了上风。

    巨怪举起骨爪。嗓音沙哑粗粝,像是被火烧过一样,故意用人类的语言大声说:“兄弟们,早餐送上门来了,渴了有血,饿了有肉,上吧!”

    妖兵齐声大吼。跟着头目向前行进,逐渐加快速度。

    断流城仅存的这只毛麒麟从来没上过战场,不安地原地踏步,跟后面的玄符军士兵一样恐惧。

    慕行秋小声对身边的道士们说:“宁可让妖兵逃走。也不要显露法力。”

    他伸手抚摸毛麒麟的脖子,把它当成马匹对待,然后右手竖起长枪,大声喊道:“冲锋,玄符军!战胜恐惧,战胜那些血肉之躯!”

    慕行秋第一个冲出去,毛麒麟多少有些麒麟血统,加速比一般的马要快,它从骑乘者身上感受到强大的意志,恐惧一下子消失了多半,扬起长角的头颅,发出狼一般的吼叫,即使是对它最熟悉的黄都尉都没有听见过,证明它的确不是普通鹿种。

    这一声吼叫终于激起玄符军士兵的斗志,符箓的作用重新占据上风,士兵们举起手中的刀枪,催马前进,追赶而不是跟随前面的六人。

    符箓师刘鼎留在原地,他是辅助者而不是战士,将继续祭烧纸符为前线战士鼓劲儿,他只担心一件事,符箓兵甲本来就不多,而且都是低等货,只能用一次,沾上妖血就会失去符箓之力变成普通的兵甲,只凭慕将军几个人可不够,后面的玄符军士兵若不肯奋勇杀敌,这一仗还是会惨败。

    两支军队中间的飞妖腾空飞起,一边盘旋一边厉声鸣叫,给己方妖兵助威。

    慕行秋骑着毛麒麟跑在最前面,目光紧盯着敌人最前列的巨怪头目,心无所想,把这场战斗当成小时候的打架。

    还在野林镇的时候,他就明白一个道理,穷孩子通常不敢跟富孩子动手,即使力量占优势也不敢,可是每次只要小秋哥第一个冲上去,其他穷孩子就会随之一拥而上。

    他不怕妖兵,不完全因为自己是庞山道士,随时都可以施法自保,他的斗志来自从小就有的坚韧与骄傲,即使与对方力量悬殊他也不认输,迎战一群妖兵只是牛刀小试而已。

    他甚至不在意身后是不是真有士兵跟随,该做的、能做的他都做了,他不是真正的将军,没有更多激励士兵的手段,唯有身先士卒,还有一点咒语。

    慕行秋喊出“冲锋”两个字时,心里悄悄念了咒语,念心科以幻术为主,他学过的几十条咒语当中颇有几条与鼓动情绪有关,他以为自己永远也用不上,没想到居然会有带领人类士兵冲向妖兵的这一天。

    他的率兽九变还没有练成,连幻境第一层都没达到,咒语的威力其实没有多大,但是在特殊的环境下,在符箓的帮助下,却产生奇效。

    沈昊等道士跟着他,百名玄符军士兵也跟着他。齐声喊“杀”,只要慕将军不倒,他们就不会丧失斗志。

    两里的距离很快就消失了,慕行秋选中了妖兵头目,那只巨怪也选中了人类将领,他吼叫着,粗壮的双脚踏在地上砰砰直响。相隔还有十几步,他抛出了手中的骨爪。

    骨爪末端连着铁链,另一头系在巨怪的手臂上。

    巨怪用妖族语言喊出一声,大概是“中”的意思,他的脚步没有放慢,冲着毛麒麟扑来。似乎要将它直接撞飞。

    慕行秋穿着不太习惯的黑色盗甲,大部分面孔都藏在盔罩后面,但是并不影响视力,他看到硕大的骨爪向自己飞来,他不会枪法,就是最简单的一招,直接挺枪向骨爪刺去。

    长枪接近两人的高度。铁枪头长达两尺,枪杆是木制的,但是经过符箓加持之后变得跟铁一样坚硬,只要别沾上妖血,能保持很长时间。

    符箓长枪与骨爪相遇,巨怪头目纵身跃起,这算不上招式,只是他的习惯打法。抛出骨爪,然后把自己也当成兵器冲向敌人。

    迄今为止,他还没有遇到过对手,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动作,令他在妖族当中赢得了尊敬与赏识,成为一支小队的头目。

    “噗!”的一声,巨怪眼睁睁看着骨爪被刺穿了。长枪挂着他的兵器迎面刺来,他怒吼一声,没有采取任何躲避措施,他要为它报仇。

    慕行秋是一名道士。经过多年的存想修行,一遍遍被灌输法术的重要性——就连念心咒语和拳法也是法术的一种,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更喜欢这种刀来枪往的战斗,敌人的面目越狰狞,他的斗志越激昂。

    长枪继续前进,刺进巨怪的骨甲,穿透了他的心脏,带着沉重的躯体和骨爪又跑出十余步,才在妖血的浸染下,不堪重负从中折断。

    后面的妖兵一愣,怎么也想不到头目这么容易就死掉了,但他们不会退却,反而生出了愤慨与复仇之意,吼叫声更响亮了。

    慕行秋扔掉半截枪柄,拔出身后的大剑,对一件法器来说,它显得过大过重,在一场兵刃相交的战斗中,它却最合适不过。

    慕行秋冲进妖兵群中,第一剑就将一名妖兵砍为两段,剑锋所向披靡,他几乎感觉不到一丁点的阻力。

    两军相接,几名道士冲出一条狭窄的通道,后面的玄符军士兵终于完全相信慕将军的话:妖兵也是血肉之躯。

    实际的接触感觉跟想象得不太一样,慕将军等人轻易就能将妖兵刺个窟窿,他们的兵器迎上坚硬的骨甲却感到手臂发麻,但妖兵的防护面积很小,仍有大面积裸露的地方,刀枪能够劈刺出鲜血,甚至能杀死他们。

    毛麒麟太高,大剑还是显得短,慕行秋干脆跳到地面,在毛麒麟臀部拍了一下,让它跑出战场,自己则双手握剑,在妖兵群中大力挥砍。

    他是战士,在这场战斗之后,再也没有玄符军士兵怀疑这名年纪轻轻的家伙是怎么当成将军的,等他们知道慕将军其实是道士时,很长时间都很不敢相信,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他无所畏惧地战斗,疯狂的架势竟然更像妖魔而不是人类。

    妖兵溃散了,在西介国最东南方一座不起眼的小城之外,妖族军队经历了他们攻破庞山以来的第一场战败,只是在当时以及以后很长时间内,胜负双方都没有注意到这场战斗的重要性。

    空中一支标枪射来,慕行秋转身刚要拨开,发现它已经被一杆长枪挡住,沈昊骑在马上向他点点头,他的长枪还在,他杀了好几名妖兵,只是不像慕行秋那么用尽全力。

    沈昊点头不只是打招呼,还是一种致意,眼前的慕行秋让他心生一丝恐惧,却也无比敬佩。

    地面上的妖兵已经伤亡过半,只剩少数几名慌不择路地向野地里逃蹿,玄符军士兵呐喊着紧追不放,不让妖兵逃掉。

    只有那只飞妖得以顺利逃离,嘴里发出古怪的叫声,不知是鸟鸣还是妖语。

    “要除掉他吗?”沈昊问,几名道士都能杀死飞妖,但是必须施法。

    浑身浴血的慕行秋用了很大的努力控制住心中的杀戮,“不用,让他回去报信吧,说断流城有一小群不肯逃跑的玄符军。”

    天空中一道火光闪过,飞妖直直跌落。

    一名道士从东北方飞来。

    援兵到了,却不是慕行秋最希望的时机。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