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六章 望楼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色笼罩,慕行秋站在残破的望楼之上,通过高空中的一只鹰眼飞符观察极远方的情况。

    断流城年久失修,以西边的城墙为甚,一些缺口十来岁的孩子都能翻进翻出,望楼大都已经坍塌,只剩一座还在城头摇摇欲坠,士兵们都离它远远的,住在附近的居民每天都要看它几次,计算多久之后它就会倒掉。

    慕行秋没让士兵陪同,独自上楼,那张鹰眼飞符是符箓师刘鼎现写出来的,能在空中飞一两个时辰,可是只有配合无漏天目才能看得更远。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阴沉的夜晚,天空乌云密布,浓重得像是要整块掉下来,秋风飒飒,隐约带着一股恶意,似乎在窥探小城的情况,幕行秋并不怕冷,还是用披风将自己紧紧裹住。

    即使这样,极远极远处的一小团赤红火光仍然颇为显眼。鹰眼飞符配合无漏天目,能让慕行秋看得那座停下来的妖火之山,前进的力量没有了,燃烧得却更加旺盛,它就是妖族士兵眼中的麒麟,是实力的象征和胜利的保证。

    芳芳走到他身边,露出习惯性的微笑。

    目光突然从极远处那一点诡异的妖火转到近在咫尺的美好笑脸上,慕行秋一时难以适应,眼睛凝视着她,脑海中还残存着妖火的形象。

    “你一天没吃饭了。”芳芳说,手中托着油纸包裹的食物。

    慕行秋将妖火从脑中驱逐,接过食物,看到里面是两张素饼,“左流英肯放你出来?”

    芳芳稍耸下肩,“我没征求他的同意,也用不着,左流英无法分心,一切琐事都交给兰奇章处理,他不想让我走。可我不用非得听他的。”

    芳芳的语气有点不太高兴。

    “兰奇章又说结凡缘的事了?”

    芳芳点点头,“他还不死心,他说凡缘比较简单,作为一名道士喜欢上一个人是很容易的,那就是一道法术,施展出来就行,还说结缘之后不用做任何事情。因为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斩缘度情劫。”

    幕行秋没问芳芳是如何回答的,她来到望楼之上就已经说明一切,“道士的有些想法很怪,兰奇章肯定也是道门子弟。”

    “他是,吞烟道士一多半都是道门之后,等到星落境界。几乎看不到普通弟子。差别可能就在这些很怪的想法上。”

    道门家族将人之常情视若赘疣,这些赘疣就像身上的重担,行得越远越是负累,用最方便的手段把它们召出来顺手斩除,是自然不过的事,兰奇章如此,杨清音也不例外。

    “咱们怎么办呢?”慕行秋问。

    “咱们是普通弟子。就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吧。”

    芳芳也换上了凡俗的衣裙,头发梳成断流城最常见的发髻,脸上的微笑像是一层轻烟,任凭寒风吹拂,却不肯消散,在初秋的夜里显得分外单薄,又自有一股韧性在。

    慕行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或许什么都没想。只是做自己能做的事情,他走到芳芳身后,张开双臂,将她轻轻抱住,用披风把他们都裹在里面。

    单薄的身体有些僵硬,渐渐变得温暖而柔软。

    “妖火之山还在燃烧。”她说,也通过空中的魔眼飞符看到了极远处的情景。声音微微发颤,与恐惧无关。

    “嗯,它会一直燃烧下去,直到让整个世界充满不洁之气。我猜这是妖族的计划之一。”

    “九大道统不会让这种事发生,他们会阻止妖王漆无上。”

    “他们会的,咱们只需要保住祖师塔。”

    “因为咱们是普通弟子。”

    “嗯,咱们是普通弟子。”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只有寒风在耳边呼啸,妖火在极远方燃烧,身后的城池里偶尔响起某人的惊叫,或许是被妖兵屠城的噩梦所惊醒,也可能是被游浪的野狗吓到。

    “左流英将养神峰也带来了。”芳芳轻声说,身体几乎不用力地靠在慕行秋身上,“就在他的另一只袖子里,我看到了。”

    芳芳个子很高,慕行秋勉强能露出两只眼睛,嘴和鼻子几乎紧挨着她的头发,他嗅到一股极淡的香味,里面好像蕴含着大量的灵气,令他的内丹雀跃不已。

    “我还是能打过申庚。”慕行秋猜到左流英会带走养神峰,未必是为了里面的二三百名新弟子,而是不能丢弃祖师塔的分身,“念心法术对内丹要求不高。”

    芳芳什么也没说,两人已经互相明白心迹,再说任何一个字都属多余。

    风势突然猛烈起来,吹得披风猎猎作响,残破的望楼微微摇晃,随时都可能化成一堆瓦砾,上面的两人却站得稳稳当当,谁也没有提议离开,在妖族与凡俗的重重包围之中,这里是唯一的净土。

    两人心有灵犀,轮流控制空中的鹰眼飞符,用天目观察远方的情况,休息的时候就细细体会对方身体的温热。

    芳芳最先发现异常,“妖兵到了。”

    慕行秋用天目望去,一只飞妖正逼近飞符,这只飞妖与众不同,不只有人类的双臂,还有人类的头颅,但他舍不得自己的利喙,仍然予以保留,头发不多,根根直立,眼睛像夜枭一样发出异光,这让他的样貌非常恐怖。

    慕行秋正想观察地面上的情况,飞妖张嘴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一股强大的声波将飞符击穿,一下子失去了符箓之力,成为一张随风飘荡的废纸。

    “通知辛幼陶,他们都在军营里。”慕行秋随手解开披风留给芳芳,自己御剑飞出望楼,现在是夜晚,那只飞妖看样子也不是大妖,看不破道士的法术。

    芳芳下楼,沿着城墙快速向东边的军营跑去。

    就在两人身后,望楼晃了几下,终于完成一生的使命,轰然坍塌,只是夜风狂啸。居然没被任何人听见它的最后的响声。

    慕行秋在低空飞行,左手握着一截蜡烛,那是兰奇章分发的法器。这里的每名道士都收到了一整套法器,全是老祖峰收藏的高品级法器,一般情况下,吸气道士买不起也用不上,危急时刻也就不在乎是否浪费了。不过兰奇章说得很清楚,一旦祖师塔安全,所有法器都得交还。

    蜡烛的火苗不受狂风影响,只指向最近的妖族。慕行秋一边飞一边用天目寻找那只飞妖的位置。

    他看到了,飞妖就在断流城数里之外徘徊,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从下面监视自己。

    风势太大。飞妖也有点承受不住,向城里望了一会,突然转身向西飞去,两只巨大的翅膀不停地扇动,对抗迎面而来的狂风。

    慕行秋更加确认这只是一只普通的兽妖,在妖族大军眼里,断流城肯定非常不起眼。不值得动用大规模军力。

    示敌以弱的计划成功了,慕行秋松了口气,天亮就是第六天了,万第山那边理应传来消息,再坚持四天,左流英可能会修复祖师塔,带着弟子们继续转移。

    至于断流城,慕行秋会建议所有人逃亡。他只能做到这一步。

    他在低空继续跟踪飞妖,甚至有点感谢狂风与乌云,靠着它们的掩护,他才能不露痕迹地施法。

    飞妖开始降低高度,慕行秋则上升,他从古书中学过几十条念心咒语,其中有隐身咒。虽然躲不过大妖的眼睛,瞒住普通妖兵还是没有问题。

    断流城西边数十里有一片丘陵,一群妖兵就藏身其中。妖兵离断流城居然如此之近,慕行秋佩服这样的速度。但是并不意外,城内的玄符军们全都拒绝出城巡逻,被敌人悄悄杀到近前也属正常。

    妖兵头目是一只身躯高大的半妖,与飞妖斥候交谈片刻,然后转身向士兵们演讲。他说的是妖族语言,慕行秋一句也听不懂,但是从效果判断,这番演讲相当成功,头目每说几句,妖兵们就高举兵器大吼,声音甚至盖过了呼啸的狂风。

    慕行秋看得够了,调转方向飞回断流城。

    军营内已经乱成一团,妖兵果真到来的消息像是一根针,轻易戳穿了玄符军好不容易膨胀起来的信心,士兵们又有丢掉兵器的倾向,黄都尉弹压不住,辛幼陶自恃身份不肯对士兵开口,沈昊等人瞧不起这些惊慌失措的凡俗士兵,只有杨清音骑着麒麟痛斥众人胆小,士兵们害怕她,信心却没有恢复多少。

    芳芳回客栈去了,她和几名女道士要留在祖师塔附近以防万一。

    慕行秋降落在城墙上面,匆匆跑下来,大声说:“妖兵停在四十里以外,地面八十一名,飞妖一名,大家准备迎战。”

    慕行秋没给士兵们询问的机会,立刻分派任务,杨清音和辛幼陶留在城内,防止偷袭并照顾三头麒麟,其他六名男道士全都出城迎战,慕行秋骑上了那头毛麒麟,其他人骑马,穿上全套盔甲,手持长枪,看上去与玄符军没有半点区别。

    符箓师刘鼎和一百名之前精选出来的士兵全体出战。

    黄都尉终于找到机会问了一句,“将军大人不乘麒麟吗?”

    “这才是第一战,麒麟要留着对付更强大的敌人。”

    麒麟是用来鼓舞士气的,慕行秋可不想太早引来妖军的重视,“握紧你们的刀枪。”慕行秋骑在温顺的毛麒麟背上,右手高举着长枪,身后背着尚未起名的大剑,“如果我们死了,你们可以转身逃命;如果我们没死,还在冲锋,请跟紧一些,我们将向你们证明,妖兵的身躯一样会被长枪刺穿!”

    慕行秋带头,沈昊等人随后,一行人驰入街道,直奔西城门。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