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五章 麒麟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祖峰被毁的第五天,断流城没有等来支援的道士,也没有看见攻城的妖兵,只迎来大量难民,他们带来各种各样的消息以及恐慌。

    并非没有好消息,那座横扫一切的妖火之山终于停下了,离西介国都城相差二三百里,成群的妖兵将西介城团团包围,发起强大的攻势,都城失守只是早晚的事。

    妖军胜券在握,开始分兵掠地,其中一股甚至深入圣符皇朝,显示出妖族并吞天下的野心。

    西介国各城之间原有飞符传信,从这一天开始彻底中断。

    难民一边传布惊人的消息,一边涌向对岸的东介国,断流城更是乱成一团,城守陈知味每天在王子面前表忠心三到五次,甚至自告奋勇出城死战,可他的肚子太大,连甲衣都穿不上,辛幼陶虚与委蛇,将全城守卫之责都交给慕行秋。

    慕行秋将几名男道士拉到军营,与士兵们一块训练,只是方向正好相反,对士兵得不停地鼓劲儿,激发他们的斗志,道士则要习惯刀枪,暂时忘记法术,好在他们都已开窍通关,体质比普通人要强得多,与一般妖兵相比也能占据上风。

    秃子被留在客栈内,他不愿意可也没办法,他的出现足以将满营士兵全都吓跑,“慕将军”甚至没机会做出解释。

    即使这样,还是不停有士兵逃走,两三天工夫就少了好几十人,剩下的士兵也是个个胆战心惊,每时每刻都在盯着正在训练的麒麟、将军和他的亲兵,以此维持信心。

    结果出问题的就是那三头麒麟,它们根本不允许普通人靠近,至于几名道士,可以接近但不能触摸——只有慕行秋可以轻抚小麒麟,但是休想骑上去,连安放鞍鞯都不行。公麒麟用明确无误的肢体语言发出警告:就算是道士也不能把它们当成驮兽。

    断流城唯一的毛麒麟倒是非常温驯,慕行秋问过辛幼陶,王子声称这种非常像鹿的动物的确是麒麟的一支,“麒麟不好养,除了九大道统,也就是各国王室和皇室还拥有一些纯种麒麟,普通城池的麒麟都是杂交后代。力量、速度比普通马要强一些,已经不错了。”

    毛麒麟不敢靠近纯种麒麟,离得老远也显得畏畏缩缩,靠它鼓舞士气是不可能的。

    事情陷入僵局,士兵们甚至对慕将军一行人产生怀疑,“这位将军不像有本事的人。不管训练,不排阵型,不显武艺,只会说,瞧他那副弱不轻风的样子,永远也骑不上麒麟。”

    慕行秋听在耳中,知道自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首先他向客栈里的道士们求助,左流英是最了解麒麟的人,通过兰奇章说:“麒麟是骄傲的灵兽,它们不愿意谁也不能勉强。”

    有过驯服锦尾马的经历,慕行秋相信麒麟也可以骑乘,自己只是没找到窍门,左流英知道也不会说出来。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人,要依靠一群吸气道士的保护,提供的帮助却少得可怜。

    芳芳帮不上多少忙,禁秘塔的藏书室跟着老祖峰一块被毁,离开书籍,她也束手无策,但她根据记忆说:“麒麟可以骑。我记得很清楚,曾经有道士专以麒麟为坐骑。”

    杨清音也有这个印象,但她对女道士不许参战很不高兴,“我们可以用幻术变化成男子啊。庞山都不嫌弃女道士,怎么到慕将军这里就不行呢?”

    “幻术可能会被妖兵看破,那样的话断流城就将受到关注。”

    “哼。”杨清音不喜欢这种示敌以弱的战术,但她承认慕行秋的策略没有错,“麒麟嘛,当然可以骑,怎么骑我就不知道了,那东西在几万年前风行一时,可是太张扬,道士们越来越低调,骑乘灵兽的人也就少了。”

    慕行秋正无计可施,小青桃提出一种可能,“芙蓉山没有麒麟,可是有许多灵兽的传说,我听说,只是听说而已,麒麟通常不喜欢男子,如果是女道士的话,它们没准能接受。”

    慕行秋感到难以置信,“这是误传吧?麒麟会有这种怪脾气?”

    “是不是真的,让我们去试试不就知道了。”杨清音不放弃任何参战的机会。

    时间紧迫,慕行秋没有选择,只好同意,但是要来全套的符箓盔甲,让杨清音和小青桃穿上。

    一同前往军营的时候,慕行秋问小青桃:“芙蓉山有消息吗?”

    小青桃摇摇头,芙蓉山也在西介国境内,是非妖聚居之地,“非妖比普通人更害怕妖兵,我想他们应该早就逃走了,没关系,以后总能再见面,就是将来不知道怎么和族叔说子函、子俊的事。”

    小青桃的两个堂弟自愿留在老祖峰,与众多庞山弟子共存亡,慕行秋不能像对待玄符军士兵那样敷衍回答,所以他寻思了一会才说:“庞山应该以裴家兄弟为荣。”

    小青桃露出微笑,“我想也是。”

    天色微暗,军营里的士兵仍在进行临阵磨枪似的训练,看到许多人手握长枪却连稻草人都刺不透,杨清音连连摇头,小声说:“你就想靠这些人挡住妖兵?”

    “我希望妖兵轻视断流城,不要太快杀到。”慕行秋吹响口哨唤来三头麒麟。

    小麒麟当先跑来,它似乎并不介意慕行秋骑在自己背上,是它的父母不允许,它们正在培养独生子的骄傲感。

    小青桃声音柔嫩,低声呼唤,两头成年麒麟眼中的戒备少了一些,但还是不让人类太放肆。杨清音等急了,摘掉头上的头盔,解开发髻,披着头发大声说:“老娘是女人,你们是麒麟,骑你们是为了保护庞山的祖师塔,让不让骑痛快一点,别逼我出手。”

    杨清音这一声将远处的士兵吸引住了,他们全都停止训练,呆呆地向这边遥望。

    她的一通威胁居然生效了,稍微矮小一些的母麒麟走过来。围着杨清音不停嗅闻,似乎对她很感兴趣也很满意。

    同样满意的是杨清音,张开双臂,哈哈大笑,“原来麒麟这么可爱,想起来了,我小时候被它顶过一次。现在向我赔礼道歉来了。”

    慕行秋立刻将鞍鞯递过去,杨清音伸欲接,马上又缩了回去,“它不喜欢这东西,我能感觉到,哈。原来我还有这种本事。”

    杨清音在母麒麟脖子上轻轻摩挲,突然抱住她的脖子,纵身而起,在空中转了半圈,稳稳骑在母麒麟背上。

    远处的士兵齐声叫好。

    杨清音反倒莫名其妙,不明白自己的普通一跃有什么特别的。

    旁边的公麒麟发出厚重的低吼,露出两排利齿。它们虽然主要以水果和嫩草为食,牙齿却更像龙鳄而不是牛马。

    母麒麟不安地挪动脚步,低着头左右摇晃。

    军营里一片安静,道士与士兵全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

    杨清音紧紧贴在母麒麟的脖子上,轻声安抚,在它的角根处搔挠。片刻之后,母麒麟安静下来,转向公麒麟。制止它再露出凶相。

    杨清音慢慢坐直,“我成功了,小青桃说得没错,麒麟更喜欢女骑士,说实话,它背上全是鳞片,骑着可不太舒服。”

    小青桃已经试过了。不论大小麒麟,全都断然拒绝她的抚摸,因此非常惊讶,“它不是喜欢女骑士。而是因为跟你从小就认识,所以才会信任你,觉得很安全。”

    “那就没办法了,这种事可遇不可求。”杨清音得意至极,几日来的愁云惨雾一扫而空,“来,让咱们跑一圈!”

    母麒麟似乎听懂了她的话,猛地蹿出去,四蹄踩过的地方居然冒出四团火,虽然转瞬即逝,还是将大家吓了一跳,远处观望的士兵又有人扔掉了手中的兵器。

    麒麟的奔跑速度出人意料,比吸气道士御器飞行要快,转弯时极为灵活,几乎不减速度,偶尔兴之所至,就在地面留下几小团火,军营不算小,没多久它就驮着杨清音跑了一圈返回原地。

    杨清音兴奋极了,差一点就要施法在空中翻几个跟头,强行忍住,大声宣布:“我的好宝贝,今后你就属于我了,就算左流英亲自来要,我也不还。”

    慕行秋正想提醒杨清音不要暴露自己从来没骑过麒麟的真相,军营里突然响起阵阵欢呼。

    与一心只想隐藏实力的庞山道士们不同,断流城玄符军正寻找一切己方能与妖兵一战的证据,四蹄冒火的麒麟就是一个,这比慕将军的演讲和许诺更有效果。

    断流城第一名麒麟将诞生了,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逃兵数量大幅减少。

    慕行秋心直痒痒,先向公麒麟施以道统之礼,然后走到小麒麟身边。

    杨清音高兴地说:“拍马屁是没用的,小青桃说得对,除非从小就认识……”

    她的话还没说完,慕行秋已经翻身骑在小麒麟背上,对面的公麒麟虽然目露警惕,却没有干涉。

    “这是怎么回事?”杨清音惊讶地问。

    “麒麟认得小时候的你,我却认识小时候的麒麟。”慕行秋笑道,小麒麟还是幼兽的时候就曾经在物祖堂庭院里咬过他的腿,而慕行秋当时也意外地能够穿透老祖峰的法术看到它。

    小麒麟早已跃跃欲试,不等慕行秋发话就蹿了出去,顺着同样的路线跑了一圈,速度更快,只是不太稳当,慕行秋要不是体质比普通道士都要强,几步就会被甩下来。

    小麒麟还不过瘾,又跑了一圈,这回自己选择路线,与谨慎的父母不一样,它很喜欢人群,叫声越是响亮它的速度越快,甚至从一群士兵头顶一跃而过,不过它还太年轻,蹄子下面没有留下火。

    第二名麒麟将诞生了。再没人能骑上公麒麟,可是这已经足够,玄符军士兵举起兵器纵声狂呼,第一次对迎战妖兵产生真正牢固的信心。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