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三章 借麒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清音站在客栈院子里,抬头望天,一脸的不服气,“他还没走,真想来一个火球把他射下来。”

    慕行秋刚走进来,也抬头望天,“他在观察。”

    “观察什么?”

    “观察这座城里的人是否惊慌失措。”

    “那他肯定会满意,这些凡人的胆子小得可怜,一听说妖兵真要打来,没完没了地叫嚷,就这么一会工夫,咱们的左邻右舍已经跑光了,刚才店主跑来,说是要将客栈整个卖掉,我才犹豫了一会他就跑了。现在,这座客栈完全属于咱们了,嘿,没人打扰,也没人做饭。”

    慕行秋露出微笑,屋子里的其他人听到声音也都走出来,愤怒地望着那只还在高空盘旋的飞妖。

    “这是好事。”慕行秋抬高声音,“整个断流城已经乱成一片,大量居民向东介国逃亡,如此一来,妖族就会以为这是一座普通的小城,很可能会推迟进攻。”

    道理大家都明白,可情感上还是难以接受,一只飞妖就在头顶盘旋,他们却不能出手,老祖峰被攻破才两天,近四百名庞山道士殉难,幸存的弟子们不可能无动于衷。

    “咱们选择了保护祖师塔。”慕行秋稍微加重了语气,“不要逞一时之气,坏了大事。”

    杨清音哼了一声,觉得这句话主要是针对自己的,她的确非常想施展法术,于是迈步进屋,其他人也都陆续散开,只有沈昊留下来,“明天万第山可能就有回音了,那里的高等道士用不了多久就能来到这里。”

    “那样最好,但是别抱太大希望。”

    “为什么?你也怀疑其他道统要夺取祖师塔?”

    “妖族的进攻声势浩大,我担心万第山自身难保,分不出精力保护祖师塔。”

    “最好还是宗师从乱荆山赶回来。庞山被毁,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这时没准正在到处寻找祖师塔下落。”沈昊停顿片刻,压低声音说:“你不觉得奇怪?”

    “奇怪什么?”

    “他好像一点都不急于见宗师。”沈昊指向东厢最边上的一间房,那是左流英的住处,禁止任何人靠近,为了消除噪音。甚至施了一层普通人看不见的防护罩,在高空盘旋的只是普通飞妖,否则的话光是这道法术就足以令庞山道士们暴露无遗。

    “谁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慕行秋早已放弃对左流英做出评判,这位与众不同的注神道士即使在道统家族当中也属于另类,他就像是一种与人类完全不同的生物,空有一副十七八岁的俊美面容。所思所想与人类没有半点相似。

    “没想到你这么相信他。”沈昊感到意外,他还记得当年慕行秋对左流英是非常厌恶的,“你变了,野林镇的小秋虽然冲动,但是充满热情,现在的慕行秋……你跟高等道士一样无情,庞山倒掉了。就算宗师和祖师塔还在,老祖峰也没有了,那些道士也都活不过来,可你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沈昊有些愤慨,他知道这样的指责并不公平,但他心里憋着气,必须宣泄出来。

    “如果需要,我会热情的。”慕行秋盯着沈昊那双细长的眼睛。两人从小就互相不服气,总是争来争去,这几年他占据上风,但争斗远远没有结束,“现在咱们的任务就是保证不让妖族发现祖师塔的下落。明天万第山有回信最好不过,可咱们只能照着没有援兵到来的情况做准备。从决定逃亡的那一刻起,咱们就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今后几天也还得是这样。”

    沈昊的目光变得凶恶,好像又要像小时候那样扑上来与慕行秋厮打,但他已经不是小孩子,戒律科的修行对他产生了脱胎换骨的影响。“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现在不是互相猜疑的时候,让我帮你吧,我还欠着你一个人情呢。”

    慕行秋笑了,两人曾经打过赌,看谁先到达吸气三重境界,沈昊输了,赌注是不管慕行秋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一年多了,慕行秋还没为此开过口,“这个人情我要留着,可不想浪费在祖师塔上。”

    沈昊也笑了,然后他问:“左流英的助手是兰奇章,为什么把芳芳也拉进去?”

    左流英正在屋子里一刻不停地修复祖师塔,兰奇章、曾拂和芳芳都被叫了进去,已经两天一夜,只有芳芳和曾拂偶尔出来,另外两人不吃不喝。

    “她也是禁秘科弟子。”

    沈昊拉住慕行秋的胳膊,认真地说:“我听到一些传闻,说兰奇章要与芳芳结凡缘,杨清音正努力撮合这件事。”

    “那又怎样?”慕行秋耸耸肩,他从来没将此当回事。

    沈昊显得颇为惊讶,很快冷静下来,“反正这是你的事。接下来你要做什么?我不想就这么闲着。”

    “我要向左流英借那三头麒麟。”

    “啊?”沈昊更惊讶了。

    “断流城守军不堪一击,最关键的是他们害怕妖兵,不敢出城迎战,我得想办法让他们增强信心。”

    一手示弱,一手备战,慕行秋用不着真当过将军也明白这个道理。

    “麒麟有这个作用?”

    “玄符军里有麒麟将,数量非常少,但是对士气影响很大,断流城只剩一头麒麟,所以我想把庞山那三头借来用用,当作王室圣兽,到时候你、我和辛幼陶就要当麒麟将了。”

    沈昊明白慕行秋的想法,却不抱太大希望,“你想想,老祖峰近四百名道士,无数奇珍异宝,左流英能带走却没有带走,偏偏对这三头麒麟另眼相看,想借出来可不容易。”

    慕行秋笑了笑,“试试就知道了。”

    他走到左流英的住处,用天目找到无形护罩,伸手在上面轻轻按了两下。

    没一会,芳芳从房间里走出来,冲两人微笑,轻声问:“有事吗?”

    慕行秋指向天空,“妖族的使者已经来下战书了。我要借左流英的三头麒麟用用。”

    芳芳点点头,转身进去了。

    沈昊在旁边看着,突然明白慕行秋为什么不把兰奇章放在心上,他与芳芳已经互相理解到如此深的程度,简单一两句话就能明白对方的全部想法。他低下头,忍住心中的一声叹息。

    再出来的是兰奇章,严肃地打量着两名青年道士。“你们想用麒麟鼓舞士气?”

    慕行秋点点头,“是这样。”

    “最好的选择是不让妖族注意到这座小城。”

    “当然,麒麟是为最坏的结果做准备的,我希望永远也用不到它们。”

    “你可以带走麒麟,但是你必须保证,不能让麒麟掉一枚鳞片。”

    “我保证。”

    “你知道怎么喂养麒麟吗?”

    “我喂过马。”

    “完全不一样。麒麟喜欢吃水果和嫩草,必须泡在水里,每天早晨要喂它们金屑和银屑。”

    “金屑和银屑?”

    兰奇章递给慕行秋一只布袋,“都在这里,不要太多,喂一把就好,小麒麟要更少一些。”

    “好。我记下了。”

    兰奇章转身回屋,芳芳没再出来。

    三头麒麟就住在隔壁房间里,享受与道士们一样的待遇,只是不能随便出屋,一名小道士负责看护与喂养,他早已厌烦,听说慕行秋要将它们带走,非常高兴地离开了。

    沈昊可不高兴。“借麒麟是为了保护祖师塔,兰奇章那副样子倒像是咱们在求他似的。”

    “那是左流英的样子,他肯同意就不错啦。”

    麒麟比普通马还要高大一些,站在屋子里更显庞大,作为禁秘科首座最喜欢的灵兽,它们的长相可够凶恶的,巨齿黄眼。鼻孔里发出的粗重喘气声像是一种威胁。小麒麟认得慕行秋,迈蹄走来,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舔了一下表示亲近,留下一道亮晶晶的湿痕。沈昊站在门口。努力控制自己的脸不露出厌恶的神情。

    慕行秋笑着用袖子擦去脸上的口水,顺着鳞片生长的方向轻轻抚摸小麒麟的脖子,整个过程中两只成年麒麟都在密切监视着。

    “来吧,是你们显露威风的时候了,看你们是不是比战马要厉害一些。”

    入夜之后,高空中的那只飞妖离开断流城,慕行秋和沈昊带着三头麒麟前往城内的军营,街道上寂静无人,城内居民不是已经逃到东介国,就是紧闭门户绝不上街。

    “没有道统,整个人类都会被妖族征服。”沈昊哼了一声,“可笑的是,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统的存在。”

    军营里倒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斗志好像颇高,可是仔细听一会就会知道士兵们早已被吓得不知所措,更关心逃亡路线而不是迎战方向。

    黄都尉正努力弹压士兵的骚动,看到慕将军到来,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再看到他身后的三头麒麟,更是喜出望外,两眼放光,大声吼道:“快瞧啊,都城来的麒麟,以一敌百,你们还有什么可怕的?”

    士兵们围上来,发出惊叹声,“这就是王室麒麟吗?真是……真是……”

    三头麒麟高傲地扬着头,不允许两名道士以外的任何人靠得太近,好像它们才是巡视兵营的将军。

    慕行秋觉得不太对劲儿,这些士兵就像是没见过麒麟似的,“断流城不是还剩一头麒麟吗?在哪?”

    士兵们不好意思地让开路,露出身后的一只动物。

    “这明明是一头鹿。”慕行秋诧异地说。

    “这也是麒麟,叫‘毛麒麟’,瞧,它身上长着鳞片。”黄都尉拨开动物身上的一片黄毛,露出一块像是疤又像是鳞片的东西。

    在真正的麒麟面前,断流城的“两不像”瑟瑟发抖、屎尿齐流,黄都尉急忙命人将它牵走。

    断流城没什么可提供的了,慕行秋站在小麒麟身边,面朝一群慌张不安的玄符军士兵,说:“你们无处可逃,这是妖族与人类的战争,十二诸侯国和圣符皇朝都会被卷入战火。”

    扑通几声,一片士兵坐倒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