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一章 孤城之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断流城城守陈知味看着碗里的最后一口米饭,与自己的意志做斗争,神情坚忍不拔,艰难地将碗送到嘴边,以毅然决然的态度吞下这口饭,细长的脖子像蛇一样蠕动,终于咽了下去。

    他长出一口气,将碗筷放下,抬手擦去额上的细汗,露出欣喜的微笑,他胜利了,在这场与食物的较量中,他胜利了,坚持了自己的原则——绝不浪费一粒粮食,这也是他的为官之道,从小镇守备开始,他每到一处为官,都会大力推行节约并强调农耕,因此得到上司的赏识,一路升到城守的位置。

    在两名仆人的搀扶下,陈知味站起身,看着另外两名仆人将空荡荡的三碗五盘收走,越发志得意满。

    城守大人细手细脚,唯有肚子高高鼓起,像是长倒了的龟壳,陈知味对此颇为自豪,“民以食为天,我这里装着天哩。”

    大堂里,一群官吏正等候这位装着天的城守,没人敢在大人吃饭的时候打扰他,即使是天塌了——也有大人的肚皮装着呢。

    陈知味头不抬、眼不转,慢慢坐进正中间的椅子上,他的第二条为官之道就是处惊不变,有太多官吏就爱一惊一乍,目的无非是为了扰乱上司的判断,自己好从中混水摸鱼。

    他翻阅几份公文,猛然觉得气氛不太对劲儿,面前站的官吏似乎比往日要多,呼吸沉重、脚步不稳,每个人都一副急于说话却不敢开口的样子。

    这也是一场较量,陈知味抬起头,瘦削的脸上难以容纳威严,他改以嘲讽与不屑,先给下属官吏一个无声的警告:谁都别想欺骗他,更别想操控他。

    “什么事?不就是昨天地动了一下嘛,又没死人。”陈知味定下基调,这样就没人敢开口乱要东西了。

    官吏们互相望了一眼。居然没有争先恐后,而是让断流城都尉先说话,都尉还没开口,陈知味就挥手打断,“按顺序来,规矩就是规矩,用来执行。不是看着玩的。”

    都尉讪讪地退后,先让民、财、狱等官吏汇报情况。

    陈知味认真倾听,在一堆日常琐事中往来冲杀,准确无误地指出几个日期和数字错误,令当事官吏羞愧得不敢抬头。

    都尉是断流城守军的头目,按顺序排在第七位说话。平时他都没什么可汇报的,今天却急不可奈,“大人,今天早晨从西边来了一群难民,声称一股妖兵闯入了西介国,一路杀往都城,很可能会分兵……”

    “等等。难民?有多少人?”

    大人对数字是非常敏感的,都尉咽了咽口水,忐忑地说:“大概八九十人。”

    陈知味对“大概”这个词不太满意,但是他对武官不那么苛刻,继续问:“他们可是缺衣少食?可是无钱租房?”

    “呃……还好,他们在城西客栈租住,付的是现钱。”

    陈知味脸色一沉,“这算什么难民?十有八九又是妖言惑众。打算高价售卖商货,对这种人本官一清二楚,监视他们,三天之内必然运货进城,到时全都抓起来。”

    “是,大人明鉴。”都尉本来有一肚子话,这时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妖兵杀入西介国。”陈知味不屑地重复。“顶多是一些散兵游勇,边疆的玄符军就足以将他们杀光,奸商居然拿这种事吓唬百姓,真是愚蠢至极。”

    大堂内十几名官吏没一个人再敢吱声。他们都从各自的渠道听说了一些传闻,这时却只能频频点头,赞许大人眼光锐利明察秋毫。

    “妖兵的确杀来了。”大堂门口响起一个声音。

    众官吏转身,大惊失色地看着门口的两名青年男子,发现他们根本不是本城官吏,而是明显的外乡人。

    都尉身兼守卫衙门之职,居然无人通报就闯进来两个陌生人,这让他脸上无光,大步走去,厉声喝道:“大胆狂徒,谁放你们进来的?知不知道……”

    身后出乎意料地飞来一人,将都尉撞得脚步趔趄,原地转了一圈才勉强止步,然后他看到一个全然不同的城守大人。

    陈知味以官吏们从来没见过的灵敏与速度跑到门口,向一名青年跪下,喜出望外地叫了一声“殿下”,连磕几个头,再说话时声音都变得颤抖了,仿佛有满腔情感难以表达,“王子殿下大驾光临,下官……”

    辛幼陶得意地向慕行秋眨眨眼,提醒他这是另一个世界,更广大的世界,在这里王室才是至高无上的大人物,庞山道士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说。

    “想不到你还认得我。”辛幼陶的语气有些不太自然,他已经习惯了当道士,想要恢复从前的王子风度,还得适应一段时间。

    “当然认得。”陈知味抬起头已是泪眼婆娑,“想当年王子殿下加持神印,下官就在台下观看,殿下头顶圣光直迫云霄,群臣耸动山呼千岁,彼时场景下官历历在目。后来殿下以弱年参军,下官也曾出城门送行,得见殿下英姿勃发。再后听闻殿下拜仙人为师,下官每日祷告,企盼殿下早得大道重返京城,未想今日得见,殿下容颜未改,想是已然成仙……”

    城守大人滔滔不绝,一众官吏目瞪口呆,怎么也想不到平时严肃得不近人情的大人,拍起马屁来居然如此有水平,明明跟王子只见过两面,却表现得像是多年知交,不由得暗中点头,承认大人确有过人之处。

    失望的人是辛幼陶,他发现自己居然感受不到被奉承的快乐,就好像久不吃肉的人再尝荤腥只觉得恶心想吐,“好了好了。”他挥手示意城守起身,“我已经离开庞山了,这回出来是微服私访。”

    陈知味指着身后的一群官吏,低声说:“要将他们都关起来吗?”

    官吏们吓了一跳,没想到只是听说王子到来居然是这么大罪名,都尉带头,所有人一块跪下。

    “不用,让他们别乱说就行。”

    “是是。”陈知味躬身请王子往大堂里走。厉声对下属说:“王子进城的消息但凡泄漏一星半点,你们一块提头请罪吧。”

    辛幼陶还记得官场的规矩,几番谦让,还是由城守坐主位,陈知味亲自搬来一张椅子放在自己边上,敏锐地察觉到王子的随从不是一般人物,马上又搬来另一张椅子。两番忙碌,头上出了一层细汗,表情却是极为欢畅。

    辛幼陶与城守一来一往地打官腔,跪在下方的一群官吏大气不敢喘,慕行秋看得心急,轻轻咳了一声。

    本来不想立刻就亮出辛幼陶的王子身份。听说有一路妖军杀向了西介国都城,慕行秋改变了主意,万一援兵迟迟不到,他们得准备应对小股妖兵,为了不暴露庞山道士,迎战主力就得是断流城的玄符军。

    辛幼陶听到慕行秋的暗示,立刻端正脸色。“大队妖军的确进入了西介国,眼下正杀向都城,可能会有小股妖兵分掠各地,断流城可有准备?”

    陈知味的神情立刻凝重起来,“下官对此事早有耳闻,暗中戒备已久,兵马、粮草、器械皆已准备妥当,不敢说能挡住妖族千军万马。对付几十上百名妖兵还是绰绰有余的。”

    连慕行秋都佩服这位城守大人了,说谎说得一本正经,庞山前天夜里遭到偷袭,他居然“早有耳闻”。

    辛幼陶点点头,显得很满意,任何时候都不要当众拆穿谎言,这是官场规则之一。连王子也得遵守,“非常好,这位慕行秋是京城紫符军将军,随我一同微服私访。他对行军布阵很在行,城守大人若是需要的话,可以让他帮忙。”

    陈知味满脸惊讶,“原来阁下就是慕将军,幸会幸会,请慕将军原谅本官此前无礼。小小断流城,能由将军亲自指挥,正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黄都尉,从现在开始慕将军就是断流城主将,你立刻将全部兵马转交,以后在将军身边服侍,以效犬马之劳。”

    妖兵就要杀来,黄都尉巴不得有别人承担守城之责,马上磕头领命。

    慕行秋勉强应酬了几句,以查点兵马为借口告辞离去,留辛幼陶一个人应对陈知味。

    黄都尉颠颠地跟在慕将军身后,他拍马屁的功夫可比城守大人差远了,一句“英雄出少年”翻来覆去说了好几遍。

    来到城守府前院,慕行秋停住脚步,“断流城有多少兵马?”

    “各城玄符军皆有定数,断流城麒麟十匹,麒麟将二十人,战马一百匹,骑兵二百人,步兵五百人。”

    “符箓师呢?”慕行秋知道,没有符箓师的话,玄符军的战斗力会大打折扣。

    “按规定是五人。”

    慕行秋听出了话外之音,“我不要定数,要实数。”

    黄都尉往大堂的方向看了一眼,小声问:“妖兵真会来断流城吗?”

    “按我的估计,最早三天,最晚十天之内,妖兵必到。这回跟往常不一样,妖兵不只是为了抢掠财物,他们要占据领土,都城能不能守住都很难说。”

    去往万第山的弟子应该快有消息了,可即使万第山派来援助,左流英和祖师塔暂时也不能移动,还是要面对随时都会杀来的妖兵。

    黄都尉脸色一变,用更低的声音说:“实话实说,断流城的麒麟只剩一匹,战马不过五十匹,大都老弱,至于马步兵,实数总共三百人,能上战场的只有二百余人吧。五名符箓师眼下都不在营内,怎么也得两三天才能召回来。”

    东、西介国是友邦,断流城虽是边城却十分安全,几万年没遭遇过外敌进攻,守卫早已松弛不堪。

    慕行秋想了一会,“立刻派人召回符箓师,现在带我去查看士兵与器械。”

    慕行秋此时思考的不是如何击败妖兵保住断流城,而是怎么不露痕迹地坚持至少九天,只要能及时修复祖师塔,左流英立刻就能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

    一个谎话连篇的城守,一支残缺不全的军队,这就是慕行秋坚持至少九天的本钱。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