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九章 困难的选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清楚记得,老祖峰上的左流英只用一道光就夺去大执法师申准的魔念,轻而易举,申准几无还手之力,身为庞山境界最高的道士,左流英拥有不可思议的实力,普通弟子甚至无法对他加以准确的衡量。

    没飞出多远,慕行秋遇上二十多名禁秘科道士,大多数人擦肩而过时向他点头,只有林飒停下来。芳芳不在其中。

    “终于轮到禁秘科参战了,我还以为自己这身肥肉没有用武之地呢。”林飒笑着说。

    林飒比左流英要亲切得多,慕行秋立刻说:“孟都教提醒我说……”

    “他感觉到了?”林飒收起笑容。

    慕行秋微微一愣,“是。”

    “老孟思过还真有效果。妖族学会不少新法术,那是妖火之山,威力巨大,左流英估计老祖峰十有八九挡不住。”

    慕行秋又是一惊,“孟都教建议……撤退。”

    “不用隐讳,撤退就是逃跑嘛。嗯……左流英正需要帮手,你再找几个人一块去找他。”

    “左流英需要吸气道士?”

    “一些杂事,餐霞以上的道士去做就太浪费了,所以我们上战场,你们去帮忙。”

    “那你们……”慕行秋突然明白了,左流英的想法跟孟元侯一样,而这群禁秘科道士是抱着必死之心参战的,“为什么不一起……逃走?道统与妖族打了十几万年,用不着争这一次的胜负。”

    林飒再度露出微笑。“我从十一岁加入庞山道统,在这里生活了八九十年。对从前的家已经没有印象,老祖峰才是我真正的家——”他突然笑出声来,“哈,这也算是一劫吧?我离不开老祖峰,我们这些人都不行,我们不能忍受妖族杀来的时候老祖峰居然无人抵抗。”

    慕行秋悬在空中没动,林飒换上严肃的表情,“你相信孟元侯吗?”

    “相信。”

    “那就去多找些相信你的道士。一块去见左流英。”

    “可是……”

    林飒准备飞走了,他已经能看见横扫一切的妖火之山,“嘿,别以为我们是在找死,机会再少也是机会,没准我们能挡住那个大家伙,将妖兵一举歼灭呢。到时候我们就是庞山道统的大英雄。你们是贪生怕死之徒——哈哈,别担心,有左流英罩着,谁也不会怪罪到你们头上。”

    林飒突然加速,踩着铁尺飞到了峰顶,与道士们站在一起。首座杨熙下令反攻的声音响遍整个庞山。

    慕行秋飞到老祖峰西侧。他熟识的人都在这里,他发现自己要做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欺骗信任自己的伙伴们一块逃走。

    “我需要人手!”慕行秋大声说,他在做正确的事情,而不是获取荣誉。

    “瞧见那个大家伙了吗?”杨清音兴奋地说,侧翼的飞妖已经被杀灭殆尽。她的注意力全被妖火之山吸引住了,“我敢保证这就是妖族的最后绝招。打败它咱们就获胜了……你说什么?需要人手做什么?”

    “禁秘科需要帮手,吸气道士就行。”

    杨清音已经看到后赶来的禁秘科道士,小声说:“抢功。”但她是道门之女,不管平时多么叛逆,在战时总是比普通弟子更多配合精神,“要多少人?”

    “越多越好。”

    杨清音皱眉,“这算什么?左流英不知道这边正是关键时刻吗?好吧,你带走二十人,留五个给我。”

    “你得跟我走。”慕行秋低声说,看着杨清音惊讶的神情,补充道:“左流英需要一个指挥者,只能由你来。”

    杨清音又望了一眼正在逼近的妖火之山,有点恼火地答应:“好吧。”

    二十余名吸气道士飞离山顶,路上又增加几名,到物祖堂时共有三十多人。

    左流英站在庭院里,身边是两名女侍,身后是三头麒麟,两侧站着八名道士,芳芳也在其中,禁秘科人丁不旺,低等道士就这些,唯一的吞烟道士是兰奇章。

    众道士降落,杨清音疑惑地左右看看,“人来了,说吧,要做什么?”

    左流英不会说话,可他连目光都没有移动,望向北方,好像能穿透山峰。道士们正莫名其妙,女侍曾拂上前一步,替禁秘科首座说:“老祖峰即将被毁,你们都面临一次选择。”

    庭院里一片安静,北方的雷声、妖山滚动的轰鸣、峰顶的叫喊因此倍显清晰,大部分人都看着杨清音,杨清音则瞧着慕行秋,“开什么玩笑?咱们就要打赢了。”

    女侍曾拂仍在传递左流英的声音:“妖火之山暗藏玄机,就凭峰顶的那些道士是挡不住的,你们……”

    杨清音愤怒了,“谁说挡不住?就算妖火之山比想象得强大,还有祖师塔呢。左流英,用祖师塔,你要是不愿意,就交给杨熙,一下子就能将妖火之山击得粉碎。”

    祖师塔记录历代注神以上道士,并帮助九大道统的新弟子们选择自己最适合的传承,许多人都不知道它也具有强大的法力,但杨清音这么说,大家都相信。

    曾拂微笑着摇摇头,“祖师塔今天不能用。”突然她加快了语速,“时间不多了,你们可以做出选择,所有人都可以选择,去参加山顶的战斗,或者跟我走。”

    “走?去哪?”杨清音的语气咄咄逼人,她不喜欢刚刚听到的这些话。

    “暂时不能说。”

    “我要留下,把祖师塔也留下,我要去交给杨熙,他会判断能不能用。”

    曾拂再次摇头,“祖师塔必须带走,庞山的希望不能全留在一个地方。”

    峰顶传来杨熙的声音。他已经下令对妖火之山发起进攻了。

    杨清音御剑飞起,“好吧。带祖师塔去安全的地方,等老祖峰安然无恙,你们再把它带回来。”

    在她之前,已有十余名弟子飞向峰顶,其中甚至包括几名禁秘科弟子。

    杨清音看着慕行秋,脸上冷若冰霜。

    “请留下。”慕行秋说,他相信的不是左流英,而是思过洞穴里的孟元侯。“逃跑比战斗更难,让咱们做困难的事情吧。”

    杨清音在犹豫,芳芳走过来,“祖师塔也需要你。”

    峰顶欢呼声四起,又有几名弟子御器飞走,没有法器的人向山上跑去,小青桃叫住了她的两名堂弟。

    裴子函扭头说:“你留下。总得有非妖弟子守在战场。”

    就是这句话让杨清音落回地面,她十分勉强地说:“我留下是因为祖师塔。”

    “咱们都是因为祖师塔。”曾拂说。

    另一名女侍突然走出来,向左流英施礼,冲曾拂笑了笑,“请照顾好首座。”说罢转身向庭院外面走去,她没有内丹。连跳跃墙壁的本事都没有,只能顺着路径上山。

    左流英不为所动,除了通过曾拂说了几句话,他的目光从来没因为任何人的离去而移动。

    “咱们……就这么等在这儿吗?”辛幼陶问,跟大多数人一样。他有点迷糊了。

    兰奇章开口了,他是留在左流英身边的唯一非吸气道士。“首座在选择路线,他要等最后一刻出发,防止被妖族跟踪。”

    听说是最后一刻才出发,杨清音稍微安心一些,但是低声对慕行秋说:“等着瞧吧,不会有最后一刻的,咱们只是白白错过一场大战,以后被人笑话。”

    “我宁愿被人笑话。”慕行秋说的是实话,虽然修行之路并不平坦,频繁遭到怀疑,他还是对庞山道统产生了感情,不希望老祖峰遭到灭顶之灾。

    杨清音明白他的意思,轻哼一声没再说话,盯着峰顶骷髅塔人的一举一动。

    致用所应该已经得到通知,大良他们想必已经逃离,慕行秋扫视一遍,庭院里共有二十人,他问沈昊:“管金吾呢?”

    管金吾也是野林镇的人,去年才被选入明镜科。

    “他不会飞行,留在禁秘塔里了。”沈昊说,他很纠结,正在指挥战斗的杨熙是戒律科首座,他这名戒律科弟子却留在后方,颇为不敬。

    “我去去就回来,别等我。”慕行秋将秃子扔给芳芳,御剑飞向峰顶,身后跟着杨清音的呵斥,但她没有动。

    妖火之山距离老祖峰只有数十里了,无比庞大,几乎相当于两座老祖峰,千疮百孔,不停地往外喷射火焰和烟雾,速度也变慢了,但是方向丝毫未变。

    杨熙发出的阴阳巨龙绕着妖山飞行,每一口都能咬下一大块来。

    管金吾正站在十六层塔内,双手举着一面铜镜,虽然照不了多远,他却非常认真。

    火光映在每一个人脸上,妖山越来越近,道士们却没有一点危机迫近的紧张感,他们全身心地投入战斗,毫无惧意。

    “跟我走。”慕行秋浮在空中向管金吾伸出手臂。

    “不!”管金吾满脸兴奋,“我要留在这里,我击落了至少二十只标枪,你去帮别人吧。”

    慕行秋升起高度,最后看了一眼骷髅头顶的杨熙,他是高等道士,应该更早感受到危险,此时却是一脸严肃,看不出任何想法。

    “别在这里碍事。”杨熙头也不转地说,“去做你该做的事情。”

    他知道了,他知道自己挡不住妖火之山,知道左流英和祖师塔不会相助,而这必有理由,但他没有下令退却,这是一场道妖之战,即使占败,庞山道统也要保持尊严。

    禁秘科弟子飞在最前线,与十几名思过道士并肩,林飒壮硕的身躯颇为显眼,他像凡间的武师一样吼叫,抛出一连串的冰块。

    慕行秋飞向物祖堂,在他身后响起巨大的爆裂声,那是老祖峰北面的小山被碾平的声音。庭院里,左流英展开双臂,宽大的袍袖贯满了风,形成两个大大的圆洞,麒麟、人,庭院里的一切都在迅速变小,被吸进袖子里。

    好几个人在喊慕行秋的名字,左流英仍然面无表情,他所谓的最后时刻到了,他不会等待任何后来者。

    老祖峰发出第一次剧烈颤抖时,慕行秋飞进庭院,瞬间被卷入风洞,随后眼前一黑,看不到外面的景象,也看不到周围的人。

    只要庞山还在就永不下山,这是左流英当年立下的誓言,他遵守了。

    他停顿三次,袖子里的人与麒麟翻滚出来。

    庞山弟子们抬头望去,老祖峰已不可见,他们身处一片荒野里,身边景物与庞山全然不同。

    转过身,他们看到一座城池,一座孤零零的依河而建的城池。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