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记得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等人正要向山顶飞去,被路边草丛里的声音吸引过去了。

    小道士躺在草地上,望着空中横亘的白烟,突然感到一阵心酸,死亡突如其来,他还没有做好准备,这让他备感羞辱,他深深地呼吸,然后轻声念诵学过的宁神经文,希望借此找回修行者的平静。

    他看到几张熟悉的面孔,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这让他更感羞辱,“帮帮我,七姐,帮帮我。”他哀求道,泪水模糊了双眼,空中的白烟一下子粗大了几倍,“道法无边,不是吗?帮帮我,庞山有的是灵丹妙药,还有那些了不起的道士,他们什么都不用也能让我恢复如初,对不对?”

    几名庞山弟子无言以对,怜悯地瞧着看门小道士,他胸前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往外涌出的不是鲜血,而是一股白烟,正努力上升,要与空中那股更粗大的白烟汇合。

    小道士是杨氏家族的一员,叫杨清音七姐,并非她的亲弟弟。

    “七姐,你为什么不说话?走近一些,帮我……”

    杨清音挣脱小青桃的阻拦,跪在地上,轻轻将小道士眼窝里的泪水擦掉,严肃地说:“别傻了,道法无边,却非无所不能,你知道很清楚。为什么要哭?咱们从一出生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我……我……还没下过山。”

    “外面也就是那样,全都是人,肮脏拥挤。老祖峰才是天下最好的地方,我宁愿永远留在这里。”

    小道士无力地笑了两声。“那我就永远留在这儿了。”他想了一会,神情渐渐镇定,“我的内丹只有吸气二重,对庞山也有用吗?”

    “哪怕是刚刚凝成的内丹也有用,不只是对庞山,而是对九大道统有用。”

    小道士屏住呼吸,却没能成功,“我使不上劲儿。”

    “我帮你。”

    小青桃轻声提醒:“白烟有毒。”

    杨清音点点头。右手按在小道士下丹田的位置上,缓缓输入一股法力,小道士自己也在努力,片刻之后,从嘴里吐出一枚淡黄色的内丹,浮在嘴上几寸的地方。

    “道火不熄。”杨清音说,伸手握住内丹。倏地站起身,“山顶瞬息台需要帮助。”说罢第一个御剑升起,避开那股白烟,向山顶快速飞去。

    其他人紧紧跟在她身后,谁也没再看小道士一眼,小道士也不再乞求他人的关注与帮助。他交出内丹,发现死亡无声无息,一点没不像想象中那样可怕。

    小道士的整个身体发出一层微光,胸前的伤口不再向外冒白烟。

    不只是他,整个老祖峰台院都在发出微光。建筑、植物、雕像,连空中飘浮的灰尘都在发光。庞山经营十几万年的山峰,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正在做出强大的反应,束缚住了横亘上空的白烟,不让它扩散。

    顶着巨大骷髅的塔人也没有急于战斗,缓慢地迈动脚步,双手攫取白烟,大口吞吃。

    峰巅的狼妖站立不动,仰头朝向天空,似乎在发出嗥叫,却没有一点声音,白烟从它的身体里穿过,划向老祖峰的另一面。

    塔人的肩膀上、身体各层、脚后全都是人,数百名庞山道士正借助它的掩护,向狼妖发出重重法术。

    金木水火土,数不尽的五行法术像漫天的烟花一样飞向狼妖,绝大部分飞不到地方就坠向地面,只有寥寥十余道法术能击中目标,却没有造成严重伤害。

    杨清音等人立刻降落在塔身上,用他们刚刚炼成的法器施放法术,马上就明白为什么庞山道士进攻乏力了。

    那股白烟像是一块磁石,吸引着五行法术向它飞去,越近法力越弱,最终无力地下坠,只有个别高等道士的法术才能继续飞行,蕴含的法力却所剩无几。

    “走得再近一些!”杨清音大叫,不明白骷髅塔人为何还在慢悠悠地迈步。

    “不可以!”塔身下层有人喊道:“先消除不洁之气。”

    杨清音明白了,继续施放火球,白烟虽然能减弱法术的力量,但是自身也会受损,只是不知道要多少法术才能耗尽这股粗大的白烟。

    慕行秋是极少数没参加战斗的人,御剑绕着骷髅塔人飞行,大声呼喊芳芳的名字,却一直得不到回应,快要升到塔人肩膀高度的时候,沈昊冲他喊道:“这里没有禁秘科弟子!”

    关心则乱,慕行秋这才注意到,骷髅塔人身上装载着庞山各科弟子,唯独没有禁秘科的人。

    他继续上升,躲过塔人的巨手和大嘴,来到骷髅左眼处,大声问:“禁秘科弟子在哪?”

    戒律科首座杨熙是留守庞山的两位首座之一,也是骷髅塔人的操纵者和战斗的指挥者,根本没空搭理一名普通弟子,一挥手,慕行秋摔下十几丈才勉强停住。

    一名有些眼熟的道士冲他喊道:“物祖堂,禁秘科都在物祖堂。”

    慕行秋道了声谢,向物祖堂的方向飞去。沈昊追上来,“我跟你一块去,这东西还要吗?”

    褐鹿仍被沈昊抗在肩上,受到秃子的控制,目光温顺,对发生在周围的激烈战斗毫无所知。

    “带着它。”慕行秋从沈昊肩上接过褐鹿。

    物祖堂在老祖峰另一面,两人绕飞过去,发现那股白烟正好从物祖堂上空经过,庭院里,一群道士正在集中施法,用一层防护罩将白烟托起数丈,不让它触碰到物祖堂的任何东西。

    芳芳在里面,冲着飞来的两人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继续专心施法,她身后站着兰奇章,旁边是林飒。都手握法器仰头对抗上空的白烟。

    慕行秋和沈昊无法进入防护罩,于是大声问:“需要我们做什么?”

    林飒开口了。“去帮助其他人,让狼妖离开山顶,我们在保护祖师塔。”

    养神峰祖师塔只是分身,它的本体很小,慕行秋从来没见过,悄然明白过来,一直没露面的左流英是在护佑祖师塔。

    慕行秋点点头,原路飞向山峰另一面的骷髅塔人。半路上生出一个念头,转而向山顶飞去。

    “你要干嘛?”沈昊在后面惊惶叫道。

    “你去禁秘塔。”慕行秋放慢速度,转身说:“我要试试漆无上是不是还记得它。”

    沈昊大吃一惊,山顶的狼妖显然在进行某种妖术仪式,数百名庞山道士和骷髅塔人都不敢靠近,慕行秋抗着一只与普通动物无异的褐鹿,竟然试图去唤起狼妖的记忆。

    “小秋……”沈昊叫声刚出。慕行秋已经飞远了,他想了一会,还是决定去禁秘塔通知其他人,以免道士们将同道当成妖族给击落下来。

    慕行秋突然感到阻力重重,他离狼妖已经不远,白烟在这里对法术的影响也变得更加明显。他的御剑术不那么得心应手了,不仅速度严重下降,身体也摇来晃去。

    凭他的修行,远远不足以摆脱限制,于是后退一段距离。猛地向上飞行,远远超过白烟的高度之后。飞临狼妖头顶,绕行小半圈,正对着它的那只独眼。

    硕大的狼妖像是老祖峰突然长出来的雕像,呈半蹲的姿势,正好将瞬息台掩在肚皮下面,又长又密的黑毛如同成片的芦苇在随风摆动,偶尔被法术击中,黑毛或被烧焦或被斩落,可狼妖一点也不在意,继续仰头,冲着北方无声地发出召唤。

    “秃子,可以下来了。”

    秃子立刻解开束在褐鹿脖子上的几缕头发,灵活地落在慕行秋另一边的肩膀上。

    褐鹿恢复意识,发现自己正悬在空中,立刻发出惊恐的叫声。

    “漆无上!”慕行秋用法术发出笼罩全山的叫声,希望引起狼妖的注意。

    骷髅塔人上面的道士们吃惊地望着天空,与巨大的狼妖相比,御剑飞行的道士与褐鹿显得如此渺小,大多数观者甚至看不到秃子。

    “他疯了吗?”首座杨熙发怒,庞山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居然还有弟子不听指挥四处乱飞。

    “那只褐鹿是妖后。”沈昊用最快的速度飞回来,提醒大家一名道士正飞向狼妖,还没来得及解释理由。

    “愚蠢,妖王无情,怎么会在意一只动物?”杨熙控制着骷髅塔人继续吞吃白烟,向全塔道士下令:“继续攻击狼妖,让它知道庞山的厉害!”

    数百道法术向山顶射去,但是都避开空中的道士。

    “白烟变弱啦!”一名道士兴奋地大叫。所有道士都感觉到了,他们发出的五行法术更加有力,越来越多的法术摆脱白烟的吸引直接击中狼妖的身体。

    慕行秋没有放弃,双手举起褐鹿,冲着狼妖大叫:“漆无上,记得吗?这是妖后,你有一块妖丹碎片还藏在它的体内,你不想收回去吗?”

    狼妖慢慢闭上嘴巴,微微低头,用唯一的眼睛盯着面前的小人与褐鹿,一圈圈灰黑相间的眼珠像是一道通往未知之久的门户。

    “我记得你。”狼妖开口了,低沉的声音与北方的雷鸣遥相呼应,猛地向上跃起,身体瞬间化成粗大的黑烟,仿佛长着狼头的黑龙,冲天而起,在高空调转方向,张开巨口,扑向渺小的道士与褐鹿。

    横亘老祖峰的白烟骤然变细,砰的一声消失无踪,骷髅塔人大步走向山顶,道士们看得清清楚楚,瞬息台已成碎块,四角的铜鼎倾斜倒地。

    所有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庞山孤立无援了,只能依靠少数高等道士和大量吸气道士迎战狼妖。

    山下的镜湖村已是一片火海,从北方飞来十几只包裹着火球的庞然大物,离老祖峰越来越近。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狼妖一口吞下了空中的道士与褐鹿。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