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四章 妖后的记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庞山弟子们这回在鸿山无需排队等候,还没看清周围景象就被传到老祖峰。

    老祖峰瞬息台共有五名道士看守,一人笑着迎上来,“这么快就回来啦,还以为你得在外面玩几个月。”

    道士笑脸相迎的是杨清音,慕行秋四处望了一眼,“庞山一切都好吧?”

    道士一愣,“呃……还好吧,没什么大事。”

    几人离开瞬息台,小青桃低声笑道:“小秋哥,你把人家吓坏了,他还以为你是首座呢。”

    慕行秋尴尬地笑了笑,他是一名低等道士,的确没资格询问庞山的整体情况,看守瞬息台的道士也回答不了这样的问题。

    过了一座碧玉雕成的小桥,几个人要各回本科,于是互相告别,沈昊说:“回来也好,咱们又可以安心修行了,在外面跑来跑去实在浪费时间。”

    杨清音的心还没有安定下来,“没关系,等望山和乱荆山开战了,咱们再出去。”

    大家的热情都不是很高,敷衍了几句分手离去。

    慕行秋、秃子和芳芳一块回禁秘塔,进门之后芳芳止住脚步,转身问:“你还坚持之前的看法吗?”

    慕行秋看着神情严肃的芳芳,缓缓点头。

    “那就不要放弃。”芳芳伸出右手,“把卷轴给我,我去见左首座,让他再看看。道法无边,妖术大概也有诸多可能,望山禁秘科的道士或许错了。”

    慕行秋感到一股暖意从心底油然而生。犹豫片刻,从百宝囊里取出卷轴。“我去找漆无上,或许错的真是我。”

    “那就证明它,别埋在心里。”芳芳露出一丝微笑,接过卷轴转身上楼。

    秃子一直萎靡不振,这时兴奋起来,“小秋哥带着我,我可好久没飞过啦。”

    慕行秋带着秃子匆匆跑出禁秘塔,刚拐过一个弯。就看见辛幼陶迎面跑来。

    “哈,我就知道你不死心。”辛幼陶得意地说。

    “你来做什么?”慕行秋惊讶地问。

    “帮忙啊。”辛幼陶走到慕行秋近前,低声说:“我跟沈昊说有几枚金魄、银魄落在你这里了。嘿嘿,你要去找漆无上吧?”

    “嗯,我得把事情弄清楚,就算错了,也要错得明明白白。”慕行秋继续向台院门口走去。

    “我就佩服你这股劲儿。要是我,宁愿埋在心里,谁也不告诉,反正这也不是我的责任。”

    慕行秋停下,“你相信我的猜测?”

    辛幼陶长长地嗯了一声,“怎么说呢。我相信你这个人,但是你做出的是猜测,在结果出来之前,我就将它当成猜测来看。”

    这是一个圆滑而又合理的回答,慕行秋笑了。“有道理,待会咱们兵分两路。黑毛、独眼,那就是漆无上了。”

    “没问题,我也正想找机会试试王孙如意呢,道统哪都好,就是限制……”辛幼陶一脸愕然,“你怎么也来了?”

    沈昊晃晃手中的破军如意,笑着说:“我也想出台院试试新法器,不可以吗?”

    辛幼陶不好意思地嘿嘿两声,“我还以为你对这事不感兴趣。”

    沈昊收敛笑容,“说句实话,小秋,我觉得你的猜测太过头了,不过我愿意帮你找妖王,大战在即,没准还有妖族记得漆无上,早除隐患也好。”

    “谢谢。”慕行秋加快脚步,身后跟着两名伙伴。

    到了台院门口,他们遇到第一个问题——大门紧闭,两边的院墙虽然全由植物组成,但是都有禁制法术,想跳过去是不可能的。

    慕行秋在门上敲了两下,一名年轻的小道士从远处慢悠悠地走过来,脸上表情不太高兴,好像香甜的睡眠受到了打扰,“大白天的,不安心修行,跑门口做什么?”

    “我们要出去一趟,麻烦道友开下门。”

    小道士摇头,“不行,现在不比平时了,首座有令,任何人未经允许不准进出台院,你们有允许吗?”

    “哪位首座的命令?”辛幼陶问。

    “哪位?不管哪位首座的命令你们都得服从,赶快走吧。”

    三人缠住小道士说好话,他却尽忠职守,只是摇头,不肯开门。

    杨清音和小青桃就是这时一块跑来的,“马上开门,我有急事!”杨清音边跑边叫。

    小道士认得杨清音,“你怎么回来了?什么急事?有首座的允许吗?”

    杨清音刷从身后拔出剖雪剑,“这就是允许。”

    小道士脸色都白了,“别胡来,就算你是……”

    杨清音要对付的不是他,跑到台院门前,用力向门闩砍去。

    直到砍了三下,小道士才反应过来,急忙跑过去阻止,“别砍了,我给你开门,只允许你一个人出去,待会你得自己向首座解释……”

    门开了,五个人加一颗头颅嗖嗖地蹿出去,小道士根本来不及阻止,只好无奈地关上门,去向首座报告此事。

    杨清音第一个御剑升空,兴奋地欢呼一声,“感觉真好!早知这样,当初我就不应该胡乱造法器。”

    其他人也都各自御器飞起,除了慕行秋,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尝试,跟杨清音一样兴奋,小青桃晃了几下才站稳,“芳芳怎么没来?”

    “她去见左流英了。”慕行秋感谢伙伴们的出手相助,可是也有点疑惑,尤其是对杨清音,“你们知道要做什么吧?”

    “不是出来试试新法器吗?”杨清音认真地说,然后哈哈大笑,“找狼妖漆无上呗,顺便巡视一下庞山周围有没有隐藏的妖魔。”

    小青桃半恼半笑,“好啊。你们都装作不感兴趣,居然想撇下我和老娘偷偷出来。”

    秃子在几个人中间穿插飞行。“是你们装得太像了,咱们快出发吧,待会又要被抓回去了。”

    慕行秋知道时间紧张,快速分派任务,“上次见到漆无上是在北面数百里的山区里,咱们分成两路,然后每隔三十里分出一个人向北面巡视,如果有人发现漆无上。就向天空发射法术。”

    “咦,还没推举你当头儿呢,就开始发布命令了?”杨清音话是这么说,还是拉着小青桃向西飞去,其他三人和秃子则往东飞。

    东飞三十里之后,沈昊转而向北,再过三十里。辛幼陶离队,慕行秋带着秃子继续飞行,很快到了牧马谷上空。

    “不去看看枣红马?”秃子飞累了,又落在小秋肩上,向下方俯视。

    数十匹锦尾马正在悠闲地吃草,枣红马也在其中。身边跟着白色母马和它们的头生子,一匹纯正的小锦尾马。母马又怀孕了,尚未生产。

    “待会再下去。”慕行秋继续飞行,开始向北方荒凉的山区偏移,偶尔遇见大型灵兽。就让秃子下去查看它的记忆,看看有没有漆无上的踪影。

    灵兽的思维简单而模糊。秃子转述的时候也是前言不搭后语,但慕行秋还是大致听懂了,妖王漆无上在灵兽聚集的山区里逡巡了很长时间,几个月以前才转向北方。

    一匹普通的狼在这种地方可没办法称王称霸,好几只灵兽的记忆中都有踢、顶、追、咬独眼黑狼的场景。

    慕行秋继续向东飞,直到望见大良沈休明的花圃才转而向北,心中的焦躁感觉越来越强烈,漆无上明显还在寻找妖后的下落,他已经咬死了漆无暇,已经得到新妖丹了吗?

    北部山区更加荒凉,尽是光秃秃的山峰,只在个别地方长有低矮的灌木,慕行秋时不时动用天目和超常耳力,发现即使是荒凉之地的动物也不少,只是没有漆无上的踪迹。而且普通动物的记忆更加简单,提供不了多少线索。

    作为一名只有吸气四重的道士,慕行秋御剑飞行的速度比奔马还要稍慢一点,胜在能够长久飞行,不用停下休息,即使这样,巡视数百里之后,天也快要黑了。

    夜间意味着要更频繁地运用天目才能进行搜索,效率低下,也更疲惫,慕行秋转向西飞,打算找回同伴,结束这次行动。

    远处的天空中升起一团光,经久不散,在空中形成树的模样,慕行秋心中大喜,看样子是沈昊发现了狼妖漆无上的下落。

    沈昊的位置正好在五人中间,慕行秋因为过于偏东,到达得最晚,还没降落就看到四人围着一只动物,不是独眼黑狼,而是独眼褐鹿。

    “我没找到妖王,但是找到了妖后。”沈昊抬头对匆匆降落的慕行秋说:“我觉得应该让你过来看看。”

    “嗯,找到她也很好。”慕行秋收起法器,打量褐鹿。

    它看上去没有一丝特别之处,除了有些跛足,跟普通的鹿一样,对周围的道士全然不以为意,伸长脖子,耐心地啃食灌木上的嫩叶。

    “妖王妖后被夺丹之前,道士们应该用过控心术吧?”慕行秋问。

    回答他的是小青桃,“据我所知不会,控心术使用不当会引起反噬,五行科法师对大妖向来谨慎,轻易不用冒险的法术。”

    “夺丹之后它们就被扔进山区。”辛幼陶补充道,当时夺丹的场景他们都还记得。

    慕行秋还没开口,秃子就已经跳到褐鹿头上,三缕头发缠在它的脖子上,很快就将它控制住。

    “嗯,它记得有几块青草肥美的地方,但是都有危险,不能进入。”秃子开口了,沉默了一会接着说:“它不喜欢跟其它的鹿为伍,因为……不知道因为什么。”

    “漆无上呢?有没有妖王的记忆?”杨清音问。

    “等等,它脑子里东西太乱,我得慢慢梳理……”秃子呆了一会,“真复杂,它非常害怕被吃掉,可是总有什么东西驱使它去寻找猛兽,它又希望被吃掉,这样就能结束屈辱……一头鹿也会感到屈辱吗?”

    几人一块看着慕行秋,原本不到三分的相信,现在增加到了五六分。

    “漆无上还没有取回妖丹,这是好事。”慕行秋说,“把它带回去,找人检查一下,妖丹碎片再小,也应该有迹可寻吧?”

    杨清音等人点头同意。

    秃子突然又说话了,用的却不是自己的声音,而是芳芳焦急而慌乱的声音,“老祖峰遇袭!”她在大叫,“狼妖攻进来了!”

    (本卷结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