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三章 分割之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祝大家中秋快乐。)

    慕行秋将伙伴们都给叫醒了,几人睡眼惺忪地浏览卷轴上的文字,轮流看完之后疑惑不解地抬头看着他。

    严格来说,这算不上一种法术,书写者简略地论述“魔种永传”的道理,声称魔种像某些植物的根块一样,切下的任何一部分都能长出更大的魔种,因此只要有一点魔种存在,就能永传不灭。

    “这个魔种跟道火倒是有一点相似。”小青桃开口打破沉默,“都是永传不灭。”

    “不一样。”沈昊是戒律科弟子,对此非常较真,“道火不增不减,世间唯一,修行者给道火添薪加柴,分享道火的余温,但是道火并不因此增强或变弱,道火不熄是不可熄、不能熄。瞧魔种的意思还是有可能被彻底消灭掉的,只要将它全部杀死,别留一点‘根块’就行。”

    众人点头,他们还只是低等道士,对道火本源的高深奥义接触较少,但是都觉得沈昊分析得有道理。

    杨清音望了一眼外面的黑夜,“你把我们叫醒,就是为了看这个?”

    慕行秋说:“往下看,后面还有魔种分割之法。”

    “看过了,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法术,魔种本来就是这样嘛,不过这上面说分割的时候会非常痛苦,还是挺让我高兴的。”杨清音具有道门子弟最基本的是非观,对魔种充满憎恶。

    慕行秋指着卷轴,“仔细瞧。写这段文字的卷轴左右两边各有一条线。”

    几人凑上来看了看,辛幼陶说:“这是……阳光晒出来的痕迹。说明有人长时间专门查看这一段文字,所以这一块比较旧。”

    “杜防风写的字就在这一段的上面……小秋哥,你想和我们说什么?”小青桃跟其他人一块看着慕行秋,还是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慕行秋脑子里有一点混乱,他已经得出结论,却没有清晰完整的证据,这更像是灵光一闪的直觉,他得努力组织语言。“是异史君,他肯定专门研究过魔种分割之法,而且据此创造出新法术。”

    “什么新法术?”辛幼陶茫然地问。

    “妖丹。”芳芳第一个明白了慕行秋的猜测,“异史君创造出了妖丹的分割之法。”

    慕行秋在桌上重重一拍,震得秃子蹦起来,吓了大家一跳,然后他语速极快地说:“对。妖丹分割!想一想,如果某只妖将自己的妖丹分割下来——哪怕只是一小块,然后假装被俘,妖丹被夺,其实他还藏着一小块妖丹,凭此能够恢复全部实力。”

    发现大家还是不懂。他加重语气,“这只妖就是妖族在道统的内应啊,漆无上是躲在庞山的内应,北妖真正准备进攻的不是望山,而是咱们庞山!”

    伙伴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杨清音开口,“有几个问题。第一,你的想法太跳跃了,前后缺少关联,卷轴存在几十万年了,看过的人无数,仔细阅读的人就一定是异史君?然后他就一定创造出妖丹分割之法?道统与妖族一直在进行战争,从来没人听说过这种法术。第二,就算你的猜测全都正确,那又怎样?漆无上不过是一只十丈大妖,勉强相当于星落道士,庞山星落道士不下三五十位,只要还有几位坐阵,他恢复妖丹也是送死。”

    杨清音的质疑正中慕行秋整个猜测的软肋,他坐回椅子,手指在桌面上敲来敲去,“妖族精心策划了这场大战,海妖、北妖全体出动,背后都有异史君的影子。异史君熟悉妖族历史,他想开战,必然不会忽略最近几万年的事情,所以两万年前妖族以冰山作为掩护进攻望山失败,他肯定知道,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而且——”

    慕行秋陷入沉思,眼光放得更开之后,他觉得事实变得更清晰了。

    其他人却不明所以,杨清音在桌上重重敲了一下,“喂,而且什么?现在可是四更天,我们都是付出睡眠的代价来听你胡说八道的。”

    “而且是异史君重塑了古神教,洪福天到处宣传道妖联合,为的就是应对魔族入侵,那么受异史君操控的北妖要急于打破镇魔钟就说不过去了,所以,这是一次佯攻,目的是掩饰真正的进攻方向。”

    “如果洪福天骗人呢,真想要道妖联合,异史君为什么还要攻打道统?”杨清音不留情面地指出漏洞。

    “因为……道统太强大了。”幕行秋给出答案,“现在的道统不可能与妖族联合,所以异史君要显示妖族的力量,灭道统的威风,方法就是击溃一家道统,他选择的是庞山。”

    “嗯,先假设你的说法是正确的,异史君创造出妖丹分割之法,你怎么肯定就是漆无上学会了呢?各家道统这些年活捉的大妖不少,妖王也有,都被夺走妖丹扔在群山之间,都可能是你所谓的内应。”

    “我没见过其他的大妖,可漆无上绝对与众不同。”慕行秋仔细回想自己与漆无上的两次接触,“他没有完全变成狼,心中仍然存有一线清明,他的行为都有目的,与普通狼不完全一样。”

    杨清音不吱声了,辛幼陶开口,“我觉得老娘那句话有道理,就算漆无上恢复妖丹,也没办法在庞山兴风作浪,两三位星落道士就能将他捕杀,何况按照惯例,道统任何时候都会有至少一位注神道士坐阵。”

    “漆无暇把妖丹放在别人身上,道统没料到;杜防风能在棋山自爆,道统也没料到——异史君创造的妖术肯定不只这一项,必有其它招术,只是一直隐藏着,道统还不了解,等到战争开始才让道统大吃一惊。”

    慕行秋将异史君看得如此之重要。伙伴们都有点难以接受,谁也不吱声。好一会之后,小青桃不太确定地说:“没准道统早知道这些事情,并且已经做好准备。”

    “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事关庞山道统的安危,咱们有责任确认真相。”

    “啊,你真爱管闲事,比宗师想得还多。”杨清音叹道。

    慕行秋的确“爱管闲事”。可是只有他近距离接触过妖王漆无上,只有他接二连三听到异史君的消息,他越想越觉得这两者之间存在联系。

    “我可以去见望山禁秘科道友,询问妖丹分割之法的可能。”芳芳突然开口,慕行秋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在一片质疑当中,唯有她表露出支持。给予他许多信心。

    “意志坚定……”杨清音又叹了口气,“原来就是死心眼的意思,好吧,我去找一下五行科首座申继先,问问他庞山有没有准备。”

    其他人帮不上忙,只能出言安慰。因为慕行秋有点过于兴奋了,“庞山道士没准已经将漆无上杀死了。”“或者拿他当诱饵。”“可能内应不是他,而是鸿山抓去的某只大妖。”

    慕行秋劝伙伴们去休息,自己坐在窗前,眼看着太阳渐渐升起。怀疑这也是望山的法术之一,外面的冰雪世界可能仍是一片黑暗。

    星云树的种子还在空中飘浮。但它们的那点光亮一进白昼就被“吞没”得干干净净,跟不存在一样。

    秃子立在桌子上,小声问:“如果庞山没了,咱们还是庞山弟子吗?”

    “野林镇没了,咱们不还是野林镇人士?”慕行秋笑着说,“咱们永远都是庞山弟子。”

    “就是,咱们的名字写在庞山弟子簿上面呢。”秃子高兴了,也向外面望去,“其实我觉得道统和妖族联合起来挺好的啊,那些妖蠢蠢的,挺好打交道。大妖不好,漆无暇那样的大妖最不好。”

    提起漆无暇,慕行秋心中一动,转身对恰好走进来的芳芳说:“我想明白了:漆无上将妖丹分割,但是没有藏在自己体内,而是转移到……妖后和他弟弟漆无暇体内,所以他才会在牧马谷试图咬死妖后,他想取回妖丹,结果被我阻止……漆无上跟妖后走失了,一直等了几年,才找到弟弟漆无暇,终于咬死他取回了妖丹碎片。就是这样!”

    慕行秋觉得自己又看到一点真相,芳芳却给他浇了一盆凉水,“我没见着首座周契,但是一位禁秘科的道友提醒我,妖丹本质上更接近道统的内丹,与魔种差别极大,即使魔种可分割,妖丹也不能。”

    刚刚看到的一点光明又暗淡下去,慕行秋知道芳芳不会随便拿来一种说法应付他,必然是自己也觉得很有道理。

    “妖丹与魔种不同……”

    “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东西,妖丹与内丹一样,稍有破损就会整个毁掉。”

    小青桃等人也走进来,一块闲聊,等杨清音回来,虽然谁也没有多说什么,但是脸上的同情表明他们都认为慕行秋这回错了。

    快到中午杨清音才回来,一进屋就抱怨,“庞山弟子想在望山求见自家的五行科首座居然这么麻烦,望山的人死活不肯替我通报,非得让我闹一场才行。”

    大家不想知道老娘是怎么闹的,辛幼陶问:“最后还是见着申继先了?”

    “当然,他把我好一顿数落,不过也回答了我的问题。”杨清音看着慕行秋沉默了一会,“九大道统都有戒备,不只是乱荆山、棋山和望山,庞山虽然留的人不多,但是有左流英亲自坐阵,就算真有十丈大妖藏在庞山,也只是送死去了——跟我之前说过的一样。”

    慕行秋无话可说。

    杨清音撇撇嘴,“不过咱们可以回庞山了,申继先说咱们太能闹事,命令咱们立刻回去,中途不准停留,也不准与其他道统的弟子说话。”

    “回庞山喽!”秃子欢呼一声。

    慕行秋也想回庞山,他知道自己弄错了一些细节,那种强烈的感觉却没有变:漆无上必是妖族内应。

    他宁肯回庞山自投罗网,也不想留在外面猜来猜去了。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