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二章 飘浮的树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望山的夜深了,客舍建在高耸的峭壁上,慕行秋站在窗前向外遥望,整座山谷尽收眼底,所见景色令他惊叹不已。

    森林上空飘浮着无数的小小亮点,像是萤火虫,却懂得排列队形,从几十只到上万只都有,组成或长或短的细线,蜿蜒曲折,如果不经过长久的观察对比,几乎看不到它们在移动,偶尔有两条细线撞在一起,就会极快地重新排列成一条更长的细线。

    慕行秋看了好一会,在道统待得越久,看到的奇妙事物就越多。他知道,如果换做普通人,此时只能看到一片黑黢黢的森林,他很好奇,像左流英那样的注神道士又会看到什么呢?据说禁秘科首座非常喜欢灵兽,想必就是因为看到的更多。

    他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法剑,手指在上面轻轻摩挲,不忍离开。

    望山道士没有收走这柄剑,按他们的说法,魔种一旦被注入法器之后就已经死亡,化成一条敏感的通道,接纳中丹田绛宫传递过来的法术,并将其放大。

    “初期的道士曾经希望炼制一件伟大的法器,将魔种全部杀死,后来发现不可能做到,只好改为给每件主法器染魔,可魔种是杀不尽的,十几万年了,它几乎没有减少。”望山道士当时发出感慨,“留着这柄法剑吧,六品三级,算是非常不错了,能容纳这么多魔种,它或许还有特异之处。”

    在客舍里,庞山弟子们研究了好一会。谁也没发现它到底有何特异之处。

    “六品三级,的确够好了。”杨清音最在意这件事。想不通慕行秋的法剑品级为何比自己的高出这么多,“真奇怪,你和秦凌霜的材料差不多,为什么你的品级……是不是你偷偷往里面加好东西了?”

    芳芳在剑身上轻轻敲了两下,大剑发出沉闷的嗡声,没传出多远就消失了,“它好像……它好像还没有吃饱。”

    “哈,那可是足够魔王级别的魔种。”沈昊惊讶地说。

    二更过后。伙伴们各自回房休息,秃子又进入休眠状态,一缕头发仍然缠在剑柄上,他没有资格炼制法器,将慕行秋的大剑看作归两人共同所有。

    慕行秋还是没给大剑起名字,因为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柄剑随时都会被高等道士夺走。不是望山道士也可能是庞山道士,他们会给出不容置疑的理由,既然如此,起名字就是在浪费感情。

    他现在就已经有点舍不得了。慕行秋没问过其他人染魔的过程,对他来说,那的确是一次难忘的经历。中丹田绛宫里的法力不停地向剑身内流动,绕行一圈之后再返回原处,法剑成为持有者的一部分,甚至加入法力的大周天运行。

    慕行秋没告诉任何人,他在染魔的过程中默念咒语了。梅传安留下的五字咒语是慕行秋加入念心科的起因。从一开始就有人告诉他咒语不可信,然后高等道士们信誓旦旦地声称咒语比不上五行法术。受这些说法的影响。慕行秋一直以来都怀着警惕之意使用咒语,但幼魔抢先达到第一层幻境,让慕行秋明白了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现在他决定去除这层警惕。

    六品三级的法器、对魔种的超强容纳能力,这似乎都是咒语的功效。慕行秋有点后悔没在拔魔洞里将咒语的事情问清楚,但他可不后悔拒绝女传人的邀请,回想起来,他越发肯定念心科囚犯是想利用他逃出监狱,而不是传承法术。

    身后有微风拂过,慕行秋转身,左手按在剑柄上,右手握住鞭子。

    望山禁秘科首座周契走到窗前,与慕行秋并肩站立,指着森林上空光点组成的条条细线,“那是星云树的种子,望山已经没有地方让它们落地生根,它们只能在天空中飘浮。”

    “为什么不让它们飞到外面去?”

    “外面是冰雪,是潜藏的妖族,是魔族留下的不洁之气,树种能感受到危险,宁愿在这里飘来飘去也不愿意出去。星云树寿命极长,至少五千年,偶尔一棵死亡腾出空间,这些漂浮的树种就会聚在一起互相残杀,它们会释放出更强烈的光芒,试图用热力将周围的同类杀死。那是一副奇妙壮丽的景象,天空明亮得如同沙漠中的盛夏,战败的种子成片飘落,像残花一样。我们收集这些种子,当作制作丹药的重要材料,你可能听过它的名字——星华飞英。”

    慕行秋点点头,他在养神峰听丹药科都教讲过课,多少有点印象,星华飞英是一味很珍贵的丹药材料,低于星落境界的道士甚至用不上。

    周契将卷轴放在桌子上,顺手在法剑上面摸了一下,秃子像是感觉到什么,跳了一下,却没有醒来。

    “果然是一柄独特的法剑,让我想起念心科的一些记载。”

    “我就是念心科弟子。”

    “我知道。说实话,我佩服宁七卫和左流英的胆识,居然真的允许一名普通弟子进入念心科,这是一次冒险,失败的可能远远高于成功。”

    慕行秋想了一会,有些生硬地说:“初代三祖燃起道火决定与魔族抗争时,失败的可能比这还要高吧。”

    “你说得对,道统不应该害怕失败,禁秘科尤其不该如此。”周契是一名注神道士,轻易不会被激怒,“我想说的是念心科兴盛的时候就好大喜功,她们声称念心法术见效快、功力深,甚至在九层道果之外又弄出一套十一层的幻境体系,比道果高出两层,好像这样一来就能压过其他十七科。”

    “九大道统没给念心科证明的机会。”

    “呵呵,自称最强大的法术。却需要更弱的法门提供证明机会,你觉得合理吗?初代三祖可没要求魔族给予机会。他们浴血奋战,硬生生从不可能当中创造出可能。念心科没成功,因为她们只是想出体系,却从来没有人达到最后两层境界。”

    慕行秋一时语塞,注神道士的法力体现在方方面面,不仅辩才更佳,声音本身就具有极强的说服力,低等道士根本无从抗拒。周契在镇魔钟附近拿走卷轴的时候,连杨清音都无法提出反对,只能事后抱怨。

    此时此刻,慕行秋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连心中早已做出的决定都有点动摇,念心传人在拔魔洞里说过的话像是再明显不过的谎言。

    他深深地呼吸三次,终于重新掌控自己的心意。“这么说来,十一层幻境确有其事了?”

    周契微微一愣,他没有刻意施展强大的控心法术,可是一名吸气四重的弟子能够不为所动,仍是非常罕见的事情,“你的意志足够坚定。有意思。很有意思,念心科对内丹和法器的依赖都不深,你却造出这样一件六品三级的法剑来,有什么用呢?”

    “用它御剑飞行。”

    “飞行之术不下百余种,御器占据大半。六品法器如果只用来飞行。谁多人会说你是暴殄天物。”周契伸手又在剑身上摸了一下,“吸纳如此之多的魔种。此器大有用途,可惜与你无关。”

    “什么用途?”在一名立场不明的注神道士面前显露出好奇是不谨慎的,慕行秋明知如此还是忍不住发问。

    “乱荆山会喜欢它,她们很少用剑,但是这一柄例外。”

    “用来拘魂研魄?”慕行秋还记得乱荆山都教孙玉露讲过的灯烛科功课。

    周契没有回答,他好像觉得说得够多了,指着桌上的卷轴,“此物有异,本不应留在你手中,但你是庞山弟子,我无权处置,我建议你离开望山之后立刻回庞山,将它交给左流英。”

    “好的。”慕行秋没有意见,卷轴带来太多麻烦,他已经不想留在身边,更不想替杜防风转送给风如晦,那不是一次正式的承诺,慕行秋用不着非得遵守。

    “我自作主张让牙山道士将卷轴上面的血滴吸走了,那本来就是他们的东西。”

    “我也是这么想的。”慕行秋早就想交出血滴,是牙山道士迟迟不肯动手。

    周契似乎还有话要说,看着桌上的卷轴,好一会才开口,“我把卷轴上的旧文破译出来了,本来觉得你不应该看,直接带回庞山交给左流英即可,现在看来我管得过宽了。”

    望山禁秘科首座在卷轴上轻拂一下,转身离去,眨眼消失在门口,慕行秋甚至没机会开口询问。

    周契在卷轴上施放了禁制,临走时却又将它解除。

    慕行秋盯着卷轴犹豫了许久,终于伸手将它展开。

    异史君写在上面的魔文尽数毁于拔魔洞,露出一层隐约的魔文,此时还在,仍然含糊不清,可是字列之间多了极小的文字,与魔文一一对应,这就是周契破译的结果了。

    慕行秋细细读了一遍,发现这是几种上古魔族的法术,怪不得周契不想让他看,想必是害怕他经受不住诱惑,直到确信他的意志足够坚定,才解除卷轴的禁制。

    其实看了也无妨,魔族法术与道统法术有着根本性的区别,极难学会,而且这几项法术都很怪,没什么实际用途。

    慕行秋看了一眼还在休眠的秃子,心想没准可以让他练一下,秃子对自己不能修行道术一直耿耿于怀,学几项魔族法术算是安慰,就是不知道安全与否,这种事只能询问左流英了。

    慕行秋正准备休息,脑子里突然生出一个念头,重新打开卷轴,反复阅读其中一项法术,掩卷细思,恍然心惊。

    夜过三更,窗外成千上万飘浮的星云树种更加明亮。

    “只能是这样。”慕行秋喃喃自语,相信他弄清了妖族的计划,甚至猜出妖族在道统安插的内应是谁。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