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一章 枯萎的枝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炼制法器是一个极广泛的领域,涉及洪炉、神工、漱玉诸科,其中许多事情是其他各科弟子弄不清楚的,小青桃就很疑惑,抱着自己的星陨如意,“法器越大需要的魔种越多吗?”

    望山的带路道士笑着摇头,“当然不是,法器所需要的魔种只和炼制时的存想有关,说明此人意志坚定,轻易不受外界影响,所以需要更多的魔种才能完美控制法器。”

    小青桃看着星陨如意上面掠过的小红点,有点失望地说:“也就是说我们的意志都不够坚定。”

    带路道士发出笑声,杨清音抢着回答:“意志过于坚定的人,很难与道火融合,修行的时候困难重重,反过来的人,容易接受道火,但是易入歧途。所谓意志是一条微妙的线,不是说哪个方向就更好,同样法器里的魔种也不是越多越好,全看最适合你的是什么,所以自己炼制的主法器总是最顺手的。”

    道士连连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小青桃等人释然,不再觉得自己的法器低人一等了。

    慕行秋将秃子交给芳芳,自己早已坐在地上,双手捧着大剑,等候古树根部的嫩枝伸过来,心里居然有一点小小的紧张。

    这柄又长又大的法剑虽然颇遭嘲笑,他自己其实是满意的,喜欢那种沉甸甸的感觉,反正他决定今后专修念心法术,对五行法术的接触将会越来越少,法剑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让他能够御剑飞行。大一点没什么不好。

    嫩枝在剑身上缠绕三圈,猛地一拽。大剑差点脱手而出,慕行秋急忙用双手紧紧握住,抬头疑惑地看着带路道士,无声地询问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

    道士脸上也露出惊奇之色,“握紧就好,别太用力,导魔新芽就这一条,弄断了你可负不起责任。”

    “别管导魔新芽了。它为什么要夺慕行秋的法剑?这种事以前出现过吗?”杨清音问。

    带路道士却只关心那条嫩枝,弯腰在绷紧的枝条上轻轻碰了一下,马上直起身,紧张地展臂,“退后,都退后!这位道友,请你坚持一下。总之不要弄断导魔新芽,我马上找人来。”

    其他人退出十步以外,带路道士匆匆跑到另一棵树前,伸手按着树干,小声在说什么。

    “跟咱们的传音香炉差不多。”杨清音说,目光随后转到慕行秋身上。“肯定是法剑吸的魔种太多了。”

    一名长须道士从森林里走出来,他显然是一名高等道士,不受望山禁制的影响,能够从很远的地方瞬间来到这里,他站在庞山弟子们身边。盯着慕行秋望了一会,说:“把百宝囊摘下来。”

    慕行秋双手紧握法剑。实在腾不出手,芳芳走过去,帮他摘下腰间的百宝囊,随即退回原处。

    导魔新芽的拉扯之力慢慢减弱,绷得也不那么紧了。

    慕行秋暗自松了口气,知道惹麻烦的又是魔文卷轴。

    长须道士也是这么想的,顺手从芳芳手里拿走百宝囊,打开之后从里面掏出卷轴,那点禁制对他来说更加不值一提。他展开卷轴瞧了一会,“就是它的问题,我要查看一下。”说罢转身走进森林,转眼消失不见,没给任何人反对的机会。

    慕行秋专心为法剑染魔,不能说话,杨清音疑惑地望着长须道士消失的方向,“他是谁?”

    带路道士崇敬地回答:“这是望山禁秘科首座周契,注神第四重,修行境界在望山排在第八位,他可不常现身,今天能亲自来解决问题,是你们的运气。”

    望山道统的高等道士最多,周氏是与申、杨两家齐名的古老道统家族之一,杨清音知道周契这个名字,在额头拍了一下,“老娘上当啦,姓周的专门来抢卷轴。”

    杨清音自称“老娘”,带路道士就吓了一跳,听她指控首座抢卷轴,又吓了一跳,“你可别乱说,周首座会抢一名吸气道士的东西?你们的法器再好也不过是三四品而已,比一般道士好点,在我们望山也不过是寻常之物。”

    杨清音没理他,看着芳芳,“望山到底比星山、牙山道士聪明,事先一点不露口风,比万第山更聪明,明知道慕行秋有卷轴,却没有让他先交出来,直到在镇魔钟这里惹出意外才名正言顺地搜走。唉,咱们真是笨,居然没料到这一招。”

    带路道士面红耳赤,“你们这帮庞山弟子真是不知好歹,周首座过来帮忙,居然受到这样猜疑,不就是一张卷轴吗?我保证……”

    “你保证什么?那是一张魔族留传下来的卷轴,上面写有魔文,在星山拔魔洞差点引来一群囚犯。镇魔钟不归禁秘科管理,周契一呼即至,你觉是是什么原因?”

    带路道士恼羞成怒,“我保证望山不会拿走你们的卷轴不还,待会染魔结束……”他本想下逐客令,想起这几个人暂时不能走,急忙改换说法,“我就去禁秘给你们把卷轴要回来。”

    他才只是吸气境界的道士,怕是连禁秘科首座周契的面都见不着,但他这么说了,杨清音也不再纠缠,只是低声埋怨自己反应太慢,刚才就不应该让周契将卷轴带走。

    友好气氛一下子消失了,几人尴尬地站着,谁也不看谁,当慕行秋终于结束染魔站起身时,全都松了一口气。

    慕行秋觉得杨清音的猜测一点也没错,望山禁秘科就是在设计拿走卷轴,可他现在不是特别在乎,全被手中的法剑吸引住了。

    其他人也都围上来,就连对庞山心生不满的带路道士也忍不住发出赞叹,“真是一柄好剑。起码是六品吧。”

    去掉神泥之后的法剑仍然又长又宽,剑刃白得像雪。剑脊黑似浓墨,上面的淡淡纹路与导魔新芽倒有几分相似,从剑锷处向剑尖延伸,每隔一小段距离就分出一条卷曲的新枝,消失在雪白剑刃处。

    “正面九枝,背面……十一枝,好剑,真是好剑。”带路道士赞不绝口。

    “一定要起个好名字。”杨清音有点羡慕。因为这柄法剑的品级比她的还高。

    慕行秋已经想了一会,实在不擅长这种事,目光瞧向芳芳,芳芳用手指在剑身上轻轻拂过,摇摇头,“不行,我也起不出好名字。”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出主意。总是达不成一致,望山道士听了一会,突然发现异常,走到古树边弯腰查看,猛地转身,发出一声又惊又怒的吼叫:

    “这、这是怎么回事?”

    庞山弟子们惊诧转身。看到带路道士双手捧着软绵绵的导魔新芽,浑身打着哆嗦,枝条失去了生长自如的能力,甚至无法保持直立,眼看就要枯死了。

    众人大吃一惊。慕行秋尤其意外,“我什么都没做。”

    “导魔新芽不可能无缘无故变成这样!”带路道士悲愤至极。拿准了这就是庞山弟子造成的恶果。

    杨清音冷笑一声,“这就叫自作自受。无缘无故?你把周首座再叫来吧,问他是不是无缘无故?”

    带路道士一愣,警告众人留在原地不要动,又跑向传音古树。

    “真是卷轴的影响吗?”小青桃胆怯地问,她最怕在道统里惹麻烦。

    “这不明摆着吗?”杨清音摊开双臂,“卷轴是魔族遗物,在哪都惹麻烦,见了镇魔种就跟见到亲人一样,当然兴奋啦。”

    “卷轴在召山没惹麻烦。”慕行秋提醒道,在召山宝镜面前,卷轴没有任何特异反应。

    “那这回也是它惹的麻烦。”杨清音抬高了声音,抬手指着慕行秋,“要不然就是你的问题,你接触过的魔王又清醒了。”

    慕行秋一笑置之,知道杨清音只是在开玩笑。

    三名望山高等道士很快赶到,其中却没有禁秘科首座周契,杨清音不屑地撇撇嘴,表示自己的猜得果然没错。

    道士们看了一眼慕行秋,立刻去查看导魔新芽,低声商量几句,一名道士起身对慕行秋说:“我要查看一下你的法剑。”

    杨清音不屑地哼了一声,忍了又忍,没能忍住,“还来这招啊,你们干脆把慕行秋带走得了,反正这里是你们的地盘,用不着一件一件地从他身上抢东西。”

    带路道士走过来,语气生硬地介绍,“这位是望山诵经科的钱小尧道友,这些……是庞山弟子,这位是慕行秋道友。”

    杨清音被有意忽略,正要开口,慕行秋用目光示意她别再逞强,这里是望山,事关半死不活的导魔新芽,就算是有庞山首座在场,恐怕结果也是如此,因此没必要浪费时间发生争执。

    他右手握着剑柄,左手托着剑身,“请查看。”

    秃子突然从芳芳肩上跳到慕行秋肩上,分出一缕头发也缠在剑柄上,脸上神情严肃,凶狠地瞪着望山道士。

    钱小尧一点也不小,是一面身材偏瘦的中年道士,先是微微一愣,随后露出微笑,道声谢,亮出一面铜镜来,虽然不大,但是边缘部分雕饰精美,显然是一件难道的宝物。

    秃子眼睛一亮,向前倾倒,缠在剑柄上的头发也放松了,后面的杨清音轻轻咳了一声,秃子才反应过来,急忙恢复正常,哼了两声,移开目光,躲避镜子对他专用的“魔力”。

    钱小尧用铜镜慢慢照射剑身,时间几乎和染魔一样长,然后他收起铜镜,向同伴们微微点头,对慕行秋说:“你的法剑吸纳了不少魔种。”

    “万第山洪炉科也是这么说的。”慕行秋不明白这怎么突然间成了问题。

    “魔种多一点根本不是什么大事。”杨清音补充道,显得很懂行。

    钱小尧连连点头,“你们说得都对,可是这柄剑吸纳的魔种还是太多了,万倍于正常水平,足够形成一只魔王,我敢保证,至少五万年来,从来没有法器对魔种的吸引力如此之大。”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