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九章 老娘的法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万第山之行终是无惊无险,专心于铜铁与太阴之火的道士们对真幻与卷轴不感兴趣,慕行秋领回百宝囊,里面的东西一样未少,卷轴上的血滴也还在。

    三人与伙伴们在一片雕像群中汇合,慕行秋的大剑引来不少关注,就连一些路过的万第山道士都过来围观,有人赞叹,也有人觉得好笑,毕竟极少有道士使用这样巨大的法器。

    “大而无当,你这柄剑就叫‘无当剑’好了,哈哈。”杨清音离开不熄炉之后仍然兴致勃勃地嘲笑它。

    在她的带动下,其他人也都不会嘴下留情。

    “宝物啊,绝对是宝物,送到身材高大的玄符军将士手里,拿到战场上横扫一片,不如卖给他们算了,肯定能赚一大笔钱。”辛幼陶张开双臂比拟剑的长度,然后打量小青桃,“比你还要高点。”

    小青桃的个子不高,却没有矮到这种程度,横了辛幼陶一眼,也笑着说:“小秋哥,这柄剑今后你是要抗着还是背着啊,真可惜你把大葫芦扔在棋山了,它们倒是一对儿。”

    连越长大越沉稳的沈昊也开起了玩笑,“都说法器随主人,连你炼得法剑也要当头儿啊。”

    只有秃子真心喜欢这柄剑,在上面来回跑了两圈,“越大越好!”

    对大家的嘲讽,慕行秋一律笑纳,轻轻掂了一下,“我觉得不错,重量、大小都合适,以后用它御剑飞行的时候。不需要变大了。”

    众人大笑。申忌夷和金百炼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微笑不语。

    杨清音笑得最开心。过了一会她发现情形不对劲儿,目光扫来扫去,最后落在小青桃脸上,“你们在笑什么?”

    “小秋哥的剑啊。”小青桃的笑容非常坦然,可她犯了一个错误,不由自主地向芳芳身边靠近一步。

    杨清音脸色突变,质问几名围观的万第山弟子:“谁在乱嚼舌头?”

    “不是我。”几名弟子一块摇头否认,匆匆告辞离去。

    杨清音反而不在乎了。“一件失败的法器而已,想笑就笑吧。”

    几个人都低头尽量憋住笑意,慕行秋越发不解,直问小青桃:“杨清音几年前到底炼出什么法器了?”

    小青桃躲在芳芳身后,脸色微红,憋笑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我、我说不出口。”

    慕行秋询问的目光转到辛幼陶和沈昊身上。这两人已经忍不住笑了,可是全都摇头不肯说出答案。

    唯一能做出回答的就是秃子了,也只有他一直没笑,反而疑惑地看着伙伴们,“有什么可笑的,老娘不就是造了一个男孩下面的东西嘛。我从前还用泥巴捏过一个呢。”

    芳芳脸红了,慕行秋差点将手中捧着的大剑和秃子一块扔出去。

    杨清音撇撇嘴,一副毫不在意地样子,斜眼瞧了瞧了不远处的申忌夷,大声说:“这有什么。书上说那东西‘固精守神’,是性命之本。说得很重要——书上还画着图形,我瞧着跟如意有点像,就想铁如意倒是不常见,于是就照着样子存想了一个,其实我想要的是如意,谁知道出来之后竟然会是那东西?”

    众人笑得更响亮了,秃子还是不笑,反而垂头丧气,“我的没有了,就剩下脑袋,整个身子都没有了。”

    “然后呢?那也算一件法器,你带走了?”慕行秋笑着问。

    “刚出炉就被销毁了,还没来得及送去染魔,不算法器,唉,我连碰都没碰着一下。”大家笑得太过分了,杨清音从坦然变得恼怒,指着芳芳,“这里数你看书最多,说实话,你在道书里难道没见过这东西的图形和文字?看到的时候一点也不好奇?”

    芳芳没想到问题会落在自己头上,脸更红了,只是摇头不肯回答。

    杨清音得意地说:“瞧,秦凌霜也看过,只是不好意思承认而已。修行嘛,最后都得像左流英那样,男女不分,还在乎这点小小的区别?书上明目张胆地记载着,难道我非得偷偷摸摸假装没看过?小青桃,看你笑的古怪样子就知道你也一样看到过。你们都是一群虚伪的家伙。”

    小青桃吓了一跳,完全躲在芳芳身后。

    申忌夷走过来,神情恢复到平日的随和,好像根本没听到这边的谈话,微笑道:“出发去望山吗?快的话今天就能完成染魔,你们的法器就算炼制完成了。”

    “我们都不急,你急什么?”杨清音话是这么说,还是希望尽快看到裂泥之后法剑的真实模样,于是带头向山顶走去,与申忌夷拉开距离之后,小声说:“他比你们还要虚伪,越虚伪的人越容易到达修行尽头。”

    “那也不用真实到……那种程度吧?”小青桃敢说话了,脸色粉红,全是因为笑得太厉害了。

    杨清音伸手将秃子抓过来放在自己肩膀上,“还是秃子有赤子之心,他要是修行,肯定比你们都有前途。”

    秃子笑逐颜开,“是啊是阿,我肯定有前途。唉,都说道法无边,为什么就不能给我造个身体呢?老娘……”

    “闭嘴。”杨清音斥道,不让他再说下去。

    万第山一行,大家心情都很好,又转回鸿山排上长长的队伍时也没人出声抱怨,他们只是疑惑今天使用瞬息台中转的道士怎么如此之多。

    “至少排着一百人。”辛幼陶离开队伍看了一眼。

    “不用问,肯定又要给宗师们让路了,他们从来不用排队。”杨清音虽然没有抱怨,但是对宗师的特权还是很有意见。

    “这回不是宗师。”最后面的申忌夷开口了。

    “那是谁?”

    申忌夷笑而不语。

    杨清音最厌恶这种表情,低声对肩上的秃子说:“虚伪。”秃子立刻大声重复道:“虚伪。”

    申忌夷笑道:“告诉你们一点内情也无妨,这场道妖之战规模不小,绝对是近万年来最大的一场。妖族释放重重迷雾,道统可不会乖乖上当,咱们有准备。”

    申忌夷还是没有说得太清楚,但是大家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九大道统正在频繁调动力量,以应对妖族的种种诡计。

    慕行秋放心不少,其实他只是一名吸气四重的小道士,根本没资格挂念道妖之间的大战,可他凑巧从半妖飞跋和非妖洪福天那里听来一些消息,心里总是驱之不去,听说道统上层其实一直在戒备,他终于能将心事丢掉了。

    他知道的信息只是冰山一角,宗师和首座们掌握着全局,有他们在,小道士们唯一的任务就是炼制出完美的法器,然后专心修行。

    慕行秋有时候也对自己的爱管闲事和爱操心的性格感到可笑,可这就是他的一部分,想丢也丢不掉,在野林镇就是这样,到了庞山还是这样。

    鸿山瞬息台上人影闪动,传送的速度极快,不等看清相貌,上面的人已经消失了,但是人影之多还是引起一片议论。

    “那么多高等道士,至少三百人,这是要去哪啊?乱荆山吗?海妖没那么强大吧?”

    “肯定不是乱荆山,而是别的地方,估计北妖也要开战了,这回真是前所未有的大战啊。”

    排队的道士大多境界不高,或者不属于擅长除妖的道科,因此只能猜来猜去,几大道统都被猜到了,却一直没有定论。

    申忌夷似乎是队伍中极少数知道内情的人,但他只是微笑,不肯开口透露更多信息。

    等了一个多时辰,庞山弟子终于在午时之前到达了望山。

    九大道统当中,只有望山位于群妖之地以北的极寒区域,与其他几家道统的距离都很远,守卫着对抗魔族最重要的一件法器——镇魔钟。

    望山是一大片山谷,却一点也不寒冷,放眼望去,尽是初秋景象,繁茂的森林五颜六色,大部分建筑都造在错落有致的悬崖峭壁之上,由大量石梯、木梯、软梯相连,光是在这里走路就能增强体质。

    望山的光与西海召山相似,无论白天黑夜,到处都有软和的光芒,即使是在最隐秘的地方也没有阴影存在。

    在这里没有人带路可不行,庞山弟子从一间极大的石室里走出来,跟随一名望山道士在峭壁上行走了好一会才进入谷底森林。

    镇魔钟位于森林中间,被树木遮掩,即使站在最高的悬崖上也看不见。

    带路道士一路介绍经过的建筑,尤其是祖师居住的诵经阁,九大道统当代唯一的祖师出身于望山,这是极北道统的骄傲,诵经阁远远瞧去倒是没什么特异之处,只是位置很高,孤零零的一座阁子,上下左右没有其它建筑。

    “祖师诵经的时候,阁子会放出宁神之光和安神之声,此时存想,效果会翻倍。”望山道士颇为得意,“可惜祖师这些天都在乱荆山,你们是体会不到了。不过你们还算幸运,刚刚错过望山最忙的时候,再过几天,可能连镇魔种都不能用了……”

    大家只是在听,慕行秋却一下了明白过来,“原来北妖真正要进攻的是望山,他们想打破镇魔钟提前放出魔族,高等道士刚才从鸿山转来的就是这里!”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