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不熄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万第山不熄炉的火焰是冷的,熔炉很正常,差不多两人高,与凡炉的唯一区别是没有风箱,炉中之火看上去也很正常,站在附近却感受不到一丝热气,慕行秋和芳芳事前已经有所了解,还是感到十分诡异。

    “别以为感觉不到热气就伸手去碰,实际上它比凡火热几倍,瞬间灰飞烟灭,谁也救不了你们。”一名监炉道士郑重警告,然后以敬仰的语气说:“这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太阴之火,不灭不熄,熔融万物,不属自然,不在五行,是最接近道火本源的圣火。”

    杨清音收敛自己一贯的蛮横作风,眼中神情比监炉道士还要虔诚,“太阴之火,当初我就是因为它才选择洪炉科的,可是父母不允许我离开庞山,唉,真想盗走一把火。”她看了一眼变得警惕的道士,“可我不会这么做,太阴之火独一无二,分开即成凡火,与洗剑池水正好相反,我知道这个道理。”

    监炉道士满意地点点头,要求三人拿出炼器材料,杨清音捧着包裹,用极为罕见的哀求语气说:“我自己动手行不行?我也是洪炉科弟子啊。”

    道士犹豫了一下挥挥手,准许她自由行动,接过另外两人的材料,打开之后不住点头,“有钱人,真是有钱人,母青铁、紫铜、雪底炭、紫陌神泥、金魄、银魄、千年贝粉、群芳精华、妖丹,都是六丈妖丹?”

    慕行秋和芳芳笑着点头,灭世玄武的硬壳给他们带来一笔不小的财富。能够更新大部分材料,杜防风赠送的妖丹也派上了用场。

    道士将包裹放下。搓着手说:“要是炼不出四品甚至五品的法器,真是浪费这些材料,等你们在望山给法器染魔之后,一定要告诉我最终结果。”

    圆形的不熄炉共有七个入口,可以同时炼制七只法器,监炉道士又叫来一人当帮手,先放入雪底炭,能够略微增加一些热度。炭自身的一部分也会融入法剑当中,接着是母青铁,它是法剑的主体材料,再往后依次是紫铜、金魄和银魄、贝粉,每次只加一点,这些东西令法剑具有特殊能力。

    “紫铜相当于上丹田泥丸,金魄、银魄相当于中丹田绛宫。你们有金魄,作用会更好一些,贝粉相当于下丹田,七个时辰之后加入妖丹做剑柄,最后撒上群芳精华,让法剑更好看一点。裹上紫陌神泥,你们就可以带走了。材料上佳,熔炼的时候都觉得精神百倍。”监炉道士一边工作一边赞叹。

    不熄炉另一边,杨清音正神情严肃地一样一样添加材料,她的东西也都不错。只有妖丹稍差一些,中间等候的时候她说:“别太早高兴。材料上佳,炼出的法器品级未必就高,还得看锻造师的技术,更重要的是法器持有者本人的存想。嘿嘿,炼器存想跟普通存想不太一样,你们可比不过我。”

    一个时辰之后,材料都已送入熔炉,三名庞山弟子要开始存想了。

    不熄炉位于庞山核心的洞府里,存想地点却在外面更高一层的小洞里,杨清音轻车熟路,先跑了上去,监炉道士带着另外两人跟在后面。

    上层是一圈环形廊道,内侧有七座小洞,正好对应下面的不熄炉七个入口。

    “炼器存想其实并不复杂。”监炉道士介绍,杨清音这时已经入洞存想了,“首先正常进入存想状态,然后努力想象法剑的模样,这一步很关键,此时意志不坚,很可能会连累法剑的材料分布不均,影响最终的品级。切记切记,除了法剑,什么都不要想,你可以随时中断存想,出来走一走,但是不要乱想,尤其不要杨清音上次那样乱想。”

    监炉道士也没说杨清音到底炼出了什么古怪法器,指点两人进入对应的小洞之后,自行离去,到下层看护不熄炉。

    慕行秋的存想不太顺利,他倒是没有胡思乱想,可存想持续的时间不长,不到半个时辰就清醒了,出来在环廊中走了一圈,看到芳芳和杨清音仍在存想,洞口被一层隐隐发光的薄膜封闭,表明两人的存想极深,不受外界影响。

    他明白自己在担心什么,牙山和星山的道士就等在外面,万第山会不会也在觊觎他的真幻?存放魔文卷轴的百宝囊此刻也在万第山道士手里,虽说百宝囊不对外人开放,但是在高等道士手里,这点禁制不值一提。

    绕行第二圈之后,慕行秋摒除思虑,疑心无助于解决问题,只会干扰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他重新进入小洞,端正坐姿,重新进入存想状态。

    在他的想象中,法剑长三尺左右,剑身上有古朴的紫色纹路,跟他丢失的那柄紫纹剑有点相似。

    存想会影响法器的形状,但想象与真实极少会完全相同,它也是炼制法器的材料之一,与其它材料融合到什么程度谁也无法提前预计。

    这一次存想比较持久,慕行秋睁开双眼,觉得至少过去了两个时辰,芳芳和杨清音仍在洞中存想,他在环廊中绕行一圈,感觉无法马上再度存想,于是顺着石阶走到下面的炉室里。

    太阴之火仍在炉中燃烧,开炉炼制了好几个时辰,室内的温度却没有提高,旁边只剩下监炉道士一个人,痴痴地望着不熄炉,像是在与它无声交谈。听到脚步声,他扭过头微笑,有点突兀地说:“最初的太阴之火只有巴掌大小,经过十万多年的法术加持才成长到今天这么大。”

    “即使在九大道统这也是奇迹。”慕行秋由衷赞道。

    “奇迹,的确是奇迹。不过最近三千年来,它没再增长过,似乎还有一点萎缩。”

    “一切终有尽头。”慕行秋随口说,他对太阴之火了解颇少。

    监炉道士摇头,“有尽头就不是太阴之火了,可能是因为万第山衰落了,还活着的注神道士只有三个人,更高的一个也没有,一万年前,万第山还有一位服月芒道士呢,如今我们的宗师甚至不是洪炉科道士,这也是极为罕见的事情。”

    道士们从不吝于批评自家道统,对首座和宗师也不像普通人对尊长那样恭敬,慕行秋对此早有体会,不过他对万第山很陌生,甚至不知道这名监炉道士的姓名,实在无言以对,只好尴尬地保持沉默。

    监炉道士自顾说下去,“要不然就是不熄炉感受到魔族的异动,它的本事可不只是炼制法器,它有生命。”

    道士连声音都变得轻柔了,好像听他说话的不是庞山弟子,而是对面的炉火。

    “很多人都说魔族可能会在千年之内破虚而出。”慕行秋总算能接上一句话。

    “因为相关的迹象太多了,太阴之火只是其中一个。”

    慕行秋突然生出好奇之心,问:“我听过几种应对魔族的想法,有人希望培养出更多高等道士,有人希望联合诸方势力,包括妖族……”

    慕行秋还没说完,监炉道士就在摇头了,“都不行,服日芒道士一半靠努力一半靠天分,近一万年都没有产生过的人物,谁敢保证未来一千年之内就会出现?即使出现也不过一两位,抗衡不过整个魔族。至于联合妖族更是可笑,你瞧妖族的动乱越来越频繁,就是因为听说了魔族的消息,他们迫不及待地想重新当魔族的奴隶呢。”

    “你有更好的办法?”

    监炉道士再次转身,严厉的目光中映照着熊熊炉火,“没有办法,只能再像十三万年前一样,再次迎接长久战争。九大道统都应该做好逃亡的准备,给最珍贵的宝物寻找藏身之地。道统为何衰落?因为承平日久,嘴上说得再响,心里其实毫无压力。道统如何复兴?只有灭亡近在眼前,才能出现初代三祖那样的伟大道士。做好准备,到时候十之八九的道士可能都会被魔族消灭,剩下的极少数人就是存留下来的火种。道火不熄,哪怕只剩一个人,终究还是会再度燃放。”

    慕行秋躬身致意,倒不是同意对方的说法,而是敬佩这些已经在思考道魔之战的人。

    道士笑了,“希望我的这些废话不会影响到你的法器——管它呢,没准你会因此炼出斩魔之剑。”

    两人互施道统之礼,慕行秋重回上层存想,这一次他坚持到了最后。

    整整七个时辰,外面已是清晨,三名庞山弟子走出小洞,互相点头,谁也没说话,顺序走到下层。

    三名道士以紫陌神泥筑成范模,熔水灌入,自动成形,妖丹软化变成剑柄,整只剑都被裹在泥中,丝毫不露,只能看见大致形状。

    杨清音炼制出一柄两尺出头的短剑,她捧在手里掂了两下,笑道:“它肯定长得像我。”

    芳芳的法剑细长,杨清音说:“你的法剑也像你。”

    慕行秋接过裹泥法剑,眉头微皱,“跟我想象得不太一样。”

    杨清音哈哈大笑,“或许它预示着你以后的模样——跟林飒一样,是个又高又壮的大胖子。”

    芳芳也忍不住笑了。

    慕行秋手里捧着的剑长接近四尺,宽三寸有余,不像是道士常用的法剑,倒像是玄符军冲锋陷阵的砍杀兵器。

    监炉道士微笑说:“这就是你所需要的法剑,不太常见,但是绝对适合你,裂泥之时你就会喜欢上它。”

    道士用手指在泥体表面轻轻拂过,寻思了一会,“它需要的魔种比其它法器大概都要多一些。”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