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六章 真实的想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被看不见的东西打了一下,道士们的反应与普通人截然不同。

    普通人大多会惊恐、会惶惑,将责任归于鬼神,吓得跪地乞求,也可能会有个别胆大的人不以为意,骂一句就当没事一样;道士不相信鬼神,他们就是“鬼神”,既不会恐惧也不会毫无反应,他们相信内丹和法术,知道所谓的“看不见”只是看的方法不对。

    申忌夷挨了一下打,促不及防,正中右眼,虽然没留下伤痕,却也向后退了一步才勉强稳住身形,立刻亮出隐藏的铁尺与明镜,转身的工夫,将天目和各类明目法术全用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无所见。

    他的行为在其他人看来十分古怪,除了慕行秋,谁也看不到幼魔,他们呆呆地看着牙山道士莫名其妙地后退、转圈,甚至还亮出了法器。

    “你疯了吗?”杨清音问。

    星山道士金百炼反应更快一些,右手捏出法诀,背后的法剑嗡嗡鸣叫,目光也在警惕地四处巡视——结果他是第二个挨打的人,额头上挨了一脚,整个人向后仰倒,好在法力更为深厚,脚步没有移动。

    “真幻,是真幻!”金百炼怒声道,目光盯向慕行秋,背后的法剑鸣声更响。

    申忌夷也已明白过来,目光扫来扫去,“慕行秋,你这是什么意思?”

    其他道士都退在墙边,给争斗双方和看不见的真幻腾出地方。

    慕行秋其实比谁都要惊讶,上一次幼魔现身对芳芳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兴趣,这回居然出手打人了,而且还能打中对方,这都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他微微耸肩,“这不是我的意思,真幻七天出现一次,你们赶上了。我控制不了它。”

    慕行秋此时此刻的确控制不了幼魔的行为,但他知道幼魔执行的是他的想法。申忌夷与金百炼威逼利诱,已经令慕行秋心生怒意,他本人能很好地掩饰住,幼魔却不会掩饰,它带着寄居之所眼下的情绪,讨厌谁就打谁。

    星山金百炼的经验丰富一些,一直监视着慕行秋的目光,猛地伸出手,抓的正是幼魔所在的地方。

    幼魔一直在两名道士面前来回飘动。手掌抓来,从它身上穿过,扑了个空,它却更加恼怒,使出率兽九变的拳法,对申、金二人一顿拳打脚踢,只招呼脸部,速度快如疾风骤雨。

    申忌夷和金百炼与看不见的对手搏斗,很快就落入下风。无论怎么躲避都会挨打,屋子狭小,两人互相妨碍,更显狼狈不堪。

    “召回去。把真幻召回去!”金百炼厉声道。

    “你还想不想得到牙山的帮助了?”申忌夷也已恼羞成怒,正如杨清音所说,五家道统的弟子都在场,自己却像被蜜蜂追赶的孩子一样躲无可躲。这是有生之年从未有过的狼狈。

    “住手,别打了……瞧,它不听我的话。”又过了一会儿。慕行秋觉得差不多了,假装突然想起来,“马上退出房间,真幻追不出去,它不能离我太远。”

    原本死活不肯先行离开的两人,这时争先恐后地跑出去,站在门口的杨清音急忙闪身让开,她早就忍不住了,这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有意思,可我记得它从前不能打人来着。”

    “它大概是长大了。”慕行秋看着还在施展拳法的幼魔,隐约觉得不妥,“你们还是都出去吧,它好像……”

    不用他把话说完,剩下的召山道士和棋山道士杨青元丢下一句“告辞”,急忙跑出房间,杨清音不敢保证真幻会对自己印象良好,也退出去,芳芳向慕行秋点下头,随后离开。

    只剩下秃子又蹦又跳,他虽然一直生活在慕行秋身边,对幼魔的了解却非常少,直到今天才对它产生兴趣,“我是小秋哥最好的朋友,快出来,咱们……”

    幼魔一拳击在秃子额角,头颅哎呦一声翻着跟头飞出房间,被守在外面的芳芳接住了。

    今晚的幼魔十分反常,像是失控了一般,先是打人,外人都走了它接着练起拳来,一遍又一遍,速度越来越快,慕行秋开始还想办法阻止,渐渐地看得入迷,一句话也不说了。

    一直以来,幼魔的行为都与慕行秋息息相关,从未超出他的能力界限,拳法更是与他一模一样,都是率兽九变第七层,可是这一次,它超越了慕行秋,在拳法中加入了凤隐、熊舞两种吐纳之法。

    幼魔实现了拔魔洞内念心传人所谓的幻境第一层,一心一用,幻化出九条手臂,同时施展不同吐纳之法的率兽九变。

    它突破了境界,欢欣雀跃,嘴里冒出一连串的咔嗒声,甚至具有了某种韵律。

    噗的一声,它消失了,留下震惊的慕行秋。

    好一会,外面的杨清音的问:“它回去了吗?”

    “没事了,你们进来吧。”

    杨清音小心地迈步进屋,身后是芳芳,秃子立在芳芳肩膀上,神情警惕,小声说:“它的脾气可真不好。”

    “它不是故意踢你的,你自己撞在它拳头上了。”慕行秋笑着说。

    “要是换了别人,肯定会主动收回拳头。”秃子还是很不高兴,“大家都说我可爱……”

    发现屋内已无异常,杨清音松了口气,转身说:“你再小也有十来岁了,真幻才几岁而已,比你小,自然也比你可爱。”

    秃子被说得哑口无言。

    芳芳注意到慕行秋的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好奇地问:“什么事这么高兴?”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们说过的念心科十一层幻境吗?”

    “那是念心科骗你的。”杨清音马上说,“五行法术才是道统正途,这是十三万年的定论。”

    “这是定论,可我想要尝试一下念心科的道路,可能不是‘正途’,但也未必就是绝路。”

    杨清音吃了一惊,“你真相信那些囚徒的鬼话啦,难道你也要……滥结凡缘、道缘?”

    慕行秋笑着摇头,“当然不会,我只修行拳法和咒语。”他深吸一口气,“我是念心科唯一弟子,可是三心二意,对本科功法没有信心,这是我的错。十一层幻境是真是假?刚听到的时候我跟你们一样心存怀疑,可幼魔告诉我真相,原来我已经心动,既然如此,我又何必犹豫不决呢?”

    “你的意思是你本来犹豫,是幼魔说你早已心动?”杨清音听糊涂了。

    “幼魔没有说,它用行为显示了我的最真实想法。”

    幼魔抢先练至幻境第一层,这是最明确不过的证据。慕行秋终于醒悟,他的犹豫来自道统的教育,其实他已经决定在念心科的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

    杨清音转向芳芳,“我听不懂了,你来说几句。”

    芳芳盯着慕行秋,她具有幼魔的本事,几乎能猜到他的一切心事,现在却有点拿不准,“在拔魔洞里,念心传人明显是想害你。”

    “没错,可她未必句句都是谎言。”

    “十一层幻境仍可能是她编造出来的,还可能是一种陷阱,让你不知不觉跳进去,就好像她们需要一个人在拔魔洞里使用念心法术,而不是五行法术。”

    “很有可能。”慕行秋嘴角上扬,一点也不担心,“除了所谓的正途,所有的道路都可能通向陷阱,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就只能退出念心科,承认过去几年的努力全是白费。我不想这样,我要继续走下去,那怕这条路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是正确的,我也要走下去。禁秘科的研究不就是这样吗?只要有一点可能,就有人愿意花费一生去研究,比如碎丹之术,它更像绝路一条,兰道士却锲而不舍。正途当然是好的,可如果人人都走在正途上,今天的道统跟十三万年前有什么区别?”

    芳芳露出微笑,“我支持你。”

    杨清音却露出疑惑之色,“你又来了,在致用所的时候你就爱讲这种似是而非的大道理,骗得大家跟你一块修逆天之术,这几年老实不少,现在又变回去了。”

    慕行秋大笑,“这几年我一直不够坚定,总担心念心科法术比不上五行法术,今后被你们越落越远,可我现在不担心了。”

    “随你便。”杨清音略显恼怒,就像几年前她第一次听说慕行秋要在致用所继续修行时一样,“念心法术厉不厉害,过两三年就清楚了。在致用所算你对了,这次未必还正确,到时候要是被老娘的火球打得没有还手之力,你可别后悔。”

    “我不后悔。”

    杨清音想说什么又止住,无奈地叹了口气,“看你的本事吧,反正你修的是逆天之术,走的路注定跟别人不一样,念心科虽然名声不好,怎么也是道统十八科之一,再不正还能偏到哪去?”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杨清音退后一步,站在芳芳身边,警惕地说:“放眼九大道统,我们两个也是第一等人物,你想结凡缘,只能挑一个,我是假意的,芳芳是真心的。你想学念心科传人挨个结缘可不成。”

    芳芳脸色微红,秃子跳到她另一边的肩膀上,离杨清音远一些,用极小声地说:“我觉得挺好。”

    慕行秋摇头,“和那无关,我想让你帮我练习完整的率兽九变。”

    慕行秋的率兽九变是第七层,还有凤隐、熊舞两种心法没能融合进去,这恰恰是杨清音当年学过的拳法。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