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召山宝镜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快下来!”一名星山道士发出命令。

    慕行秋一把抓起身边的百宝囊,跳下壁龛,从两名道士中间匆匆跑过,与门口的伙伴们汇合。

    芳芳等人面露惊慌,显然不明所以。

    慕行秋刚想开口说话,那名带路道士将五人向外面推去,“存想结束,你们可以回去了,快快,别耽误正事。”

    “可是……”慕行秋想说出自己的遭遇,给星山一个提醒。

    “没什么可是的,让你走就走,这里是星山,不是庞山。”道士很生气,不客气地将客人撵出去,跟在后面监督他们一块回高大的收星塔。

    杨清音和秃子也是满脸惊讶,正要开口询问,塔内的星山道士已经催他们赶快离开了。别人还能忍受,杨清音却最受不了这种事情,停在瞬息台边缘不肯动,“等等,先告诉我刚才那阵晃动是怎么回事?以后有人问起来,我可不能说我在现场,但是一无所知。”

    杨氏是道统最大的家族之一,成员遍布九大道统,星山道士有人认得杨清音,上前止住同门弟子,快速说:“真不巧,拔魔洞发生异常,这种事以前也有过,关在里面的囚犯不死心,总想闯出来,拔魔洞和收星塔就会同时震动。不是什么大事,加强禁制就好了。”

    “不是大事,你们着急撵我们走?”杨清音不满地说。

    “呵呵,虽然不是大事,可也够我们忙一阵的,没人接待你们,所以……”

    杨清音走上瞬息台,没再多问,道士松了口气,示意其他同门准备施法将客人送走。

    庞山弟子已经站好。此前带路的道士突然开口问:“你们在拔魔洞里没遇到怪事吧?”

    五人一块摇头,其中也包括慕行秋。走在寒风刺骨的回程上,他更清醒了,明白一个道理:如果还想顺利离开星山,他在拔魔洞里的经历就不能向星山道士泄露,而应该回庞山告诉左流英和宗师宁七卫。

    进入念心科是一个错误,好在没有酿成更坏的结果,慕行秋心有余悸。

    再一次回到鸿山,慕行秋的想法又动摇了,左流英和宁七卫知晓真相之后。更简单的做法不是保护他的安全,而是夺走内丹,永绝后患。

    而且黑幕中女声关于十一层幻境的说法不像是随口瞎编的,果真如此的话——慕行秋不禁怦然心动。

    念心咒语比不上五行法术,这是九大道统的公认真理之一,慕行秋听到的说法却截然相反。

    时间已是下午,想要再次使用鸿山瞬息台,仍要排队,队伍比上午稍短一些。杨清音打量慕行秋。问:“你怎么回事,脸上阴晴不停的。”

    慕行秋吐出一口气,“没什么……刚结束拔魔洞存想就看到一群虎视眈眈的星山道士,有点没缓过劲儿来。”

    辛幼陶等人连连点头。与慕行秋深有同感,“吓坏我了,还以星山要把我关在里面。”

    秃子在慕行秋肩上蹦蹦跳跳,“看到什么了。快告诉我,让我也经历一次。”

    “在塔里我不是给你讲过了吗?”杨清音说。

    “你讲得不吓人,不好玩。”在收星塔里对老娘百依百顺。一回到慕行秋肩上,秃子的口味就变得挑剔了。

    于是刚刚做过存想的五人分别讲了一段自己的经历,其实大同小异,都是三大区域,只是各自的感受稍有不同,只有慕行秋最后一段经历与众不同,他却不能说。

    秃子最后判定小青桃讲得最精彩,笑嘻嘻地说:“就得这样,有惊有吓有转折。”

    队伍中的其他道士也插口说了几句,对秃子很感兴趣,慕行秋从庞山出发之前还担心秃子会引起不必要的骚乱,现在看来完全是多虑了。

    话题很快又转回棋山,平等道人杜防风最后时刻的自爆可给牙山带来不少麻烦,正在乱荆山聚会议事的宗师亲自出面,得到棋山的许可,解除中五岛的禁制,牙山道士可以使用更强大的法器收回沾到众人身上的灵力。

    “七到十天才能结束,期间留在集市上的所有人都要免除费用,这笔账最后都会落在牙山头上。真是的,杜防风一名散修而已,跟牙山能有多大怨仇?”队伍中一名老年道士说,走上瞬息台仍困惑不解地摇头。

    “牙山怎么知道洗剑池的灵力全都吸回去了呢?集市上那么多人,没准谁就带走一滴血迹。”这又是一件令慕行秋心中发虚的事,在他的百宝囊里就藏着一滴血。

    “牙山自有办法,他们对洗剑池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就好像咱们庞山的祖师塔,缺一粒灰尘也会惊动老祖峰上的人。”杨清音一边说一边走上瞬息台,告诉鸿山道士他们的目的地,“我们要去召山。”

    召山是九大道统第三座仙岛,拥有宝物大光明通鉴宝镜,能助弟子远离心魔,还能给玉制法器增加极为必要的一点灵光。

    辛幼陶、沈昊、小青桃三人就要在这里炼制他们的主法器。

    召山漱玉科将为他们提供服务,只收取低廉的费用,这是一生中只此一次的机会,算是体现道统情谊,也是感谢庞山免费让道统新弟子存想祖师塔。

    杨清音对炼制过程不感兴趣,于是拉着芳芳去参观著名的大光明通鉴宝镜,秃子早就等不及了,慕行秋于是也跟着去,几人根据路上的指示自行前往,不用召山道士带路。

    上午经历过棋山杜防风自爆,下午遭遇拔魔洞危机,召山之行的轻松随意显得难能可贵,这是一座风光极美的西海小岛,到处都种满了奇花异草,连道门之女杨清音也没见过几种,反倒是芳芳凭借对书本的记忆能说出大部分名字。

    整座岛最大的特点就是光线柔和,虽然也有日升日落,却从来没有纯粹的黑夜也没有灼热的白昼,即使是正午时分也可以抬头直视空中的太阳。

    他们到的时候已是黄昏,一轮巨大的红日垂在海面之上。照得一大片海洋红艳如同枫林,光是这样的景色就足以令三人驻足观赏。

    秃子在三人肩上蹦来蹦去,不停地催促:“快走啊,这有什么好看的?”

    岛上的道路跟庞山老祖峰台院一样,曲曲折折,偶一转弯,或许就能见到小小院落隐藏在比人还高的花丛之中,可他们一路上遇见的道士极少。

    “召山全是隐士。”杨清音介绍道,“住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也不愿意四处乱走。”

    “‘大光明’宝镜。有多大?”秃子心痒难耐,只关心镜子的问题,“它是不是天下照得最清楚的镜子?能同时照到后面吗?我要不要再洗个脸?”

    宝镜位于岛中部,与各家道统对镇山之宝的严密防护相比,召山可算是松懈至极,居然只有一些奇特的花木充当守卫,一名道士的身影也看不见。

    两株花木枝叶交错挡住入口,杨清音咳了两声,正式通报:“庞山弟子杨清音。”

    秃子抢着说:“庞山弟子慕松玄。”

    慕行秋和芳芳也分别报出姓名。枝叶分开,露出里面的一块空地,大光明通鉴宝镜就立在正中间。

    第一眼望去,一心寻求大镜子的秃子可有点失望。那就是一面三尺高一尺宽的椭圆形镜子,镶在一块丈余高的嶙峋石块当中,离地大约四五尺。

    “据说石头里裹着一整块宝玉,除了当初镶嵌镜子的人。别人谁也没见过。”杨清音低声说。

    走在这里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压低声音,此地的光线更加柔和,夕阳好像被捕捉到一只网里。只能一点一点地流出来,置身其中者伸手就能将这些光线抓在手里。

    秃子叹了口气,镜子令他感到失望,再美的景色也弥补不了,“就是这样吗?它真不配叫宝镜。”

    杨清音冲他嘘了一声,指着石中宝镜,“照一下就知道了。”

    三人站在宝镜前方,秃子立在慕行秋头上摇摆不定,很快安静下来,慢慢地双眼越睁越大,嘴巴也张开了,满心赞叹却又哑口无言。

    一刻钟之后,几人离开。

    三名正常的弟子都照见了自己的内丹。

    “我的内丹好像有点急躁,旋转得时快时慢,偶尔还会跳一下,跟秃子一样。”杨清音说。

    “我的内丹有点模糊。”芳芳略显疑惑,“好像没擦净一样,我想我的进展太快了一点。”

    两人看向慕行秋。

    “我的内丹挺普通的。”这是慕行秋唯一的感受,“淡黄色,不大不小,旋转得不快也不慢——我觉得宝镜在敷衍我。”

    杨清音和芳芳都笑了,作为一件法器,宝镜是不会有敷衍这种行为的。

    三人都很好奇秃子看到了什么,他早就等着他们发问,立刻兴致勃勃地说起来,他看到的不是内丹,而是自己的头颅,“像山那么大,真的,每根头发都跟树一样粗,我连头发上的分叉和灰尘都看得清清楚楚,唉,真得好好洗头了。喂,老娘,你想不想偷走镜子啊,我绝对支持你。”

    三人走到海边,召山客舍就建在这里,杨清音和芳芳带着秃子去海边闲逛,慕行秋以练拳为借口留在房间里,终于有机会打开百宝囊查看里面的卷轴。

    上面的那滴血迹还在,展开之后,杜防风留下的字迹原样未动,可是异史君写下的魔文没有了,它们都被念心传人杀死在拔魔洞里。

    魔文为什么会跑出来保护自己,慕行秋想不出原因,他刚要合上卷轴,突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上面的奇怪之处。

    他举起卷轴,对着无处不在的召山光线,微微眯起双眼仔细观看,致密如冰的卷轴上隐约还有字迹,虽然对魔文一无所知,慕行仍敢肯定,这些隐讳的文字与之前那些完全不同。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