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一章 念心传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百宝囊外表干干净净,里面的魔文卷轴却沾上了一滴血迹。

    慕行秋探身看了一眼四名已进入存想状态的同伴,心中疑惑,将卷轴打开一半,查看杜防风在上面留下的文字。妖族的手段的确越来越高深莫测,连道统都无法识破,杜防风在棋山集市自爆就是一例,隔着百宝囊留下一滴血也不会太难。

    令慕行秋疑惑的是,杜防风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收起卷轴,决定保守这个秘密,等到炼制完法器重回庞山之后,他会将一切真相告知林飒,这是道统之中他唯一相信的人。

    做出决定之后,他将装有卷轴的百宝囊放在一边,终于能不受干扰地存想了。

    拔魔洞是道统的监狱,在此存想的目的就是参观里面的悲惨景象,从而更加坚定地遵守道统戒律。

    残杀同道、勾结妖魔、祸害凡世,这是被关进拔魔洞的三大罪状,进入存想状态之前,慕行秋忍不住想起申庚,这个杀死二良的道门子弟,已经结束五年思过,正在养神峰里修行,可没有被送到这里来。

    当然,二良没有凝丹,严格来说不算“同道”,只是一个人,也达不到祸害凡世的程度,而且那是都教组织的一场比武,孟元侯被判负有最大的责任,在庞山老祖峰看来,悲剧不属于“残杀同道”的范围,可是慕行秋永远忘不掉当时的场景,他从申庚的眼睛里看到的全是残忍无情。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排除杂念。

    他将看到与拔魔洞一模一样的幻象,据说这里是规模比较小而且受道统控制的虚空之地。此番“参观”不仅能了解道统叛逆者的下场,还可能感受一下魔族的遭遇。

    眼前灰蒙蒙一片,好像在下着毛毛细雨,四周绝对寂静,连心跳的声音都没有。前方不远处透着一片朦胧的弱光,慕行秋迈步走去,他知道这是幻象,也知道自己不会遇到危险。所以心中没有胆怯,只是好奇地想看看监狱全貌。

    他在书中看过介绍,拔魔洞分为三大区域:无声之地令人自怜、无遮之地令人曝晒、无我之地令人魂飞。

    作为一名参观者,慕行秋在无声之地没有产生特别感受,可他很不喜欢这种连天目都穿不透的灰暗,加快脚步向有光亮的地方跑去。

    看似很近的路程却花了很长时间才跑完,既然身处幻象。大概连“很久”都是虚假的感受,念心科最擅长幻术,可是资料稀缺,慕行秋练了几年也只是初级水平,立刻对拔魔洞的神奇心生钦佩。

    阳光直射下来,明知都是幻象。慕行秋还是忍心不住抬手遮眼,马上发现这根本没有用,光芒来自四面八方,即使紧闭双眼用手遮挡,还是感到耀眼和刺眼。这里比无声之地更难忍受,他迫不及待地向前跑。希望快点到达无我之地。

    他好像失足突然跌进了深潭,眼前越来越黑,身子不由自主地翻转,不停地翻转,无论他如何努力集中意志也无法恢复平衡,好一会他才明白过来,他控制不住身体是因为根本没有身体。

    这是一次参观,慕行秋如是安慰自己,任由思绪来回翻转,终于产生脚踏实地的感觉,从脚尖开始,他又恢复了整个身体的感觉。

    他站在光滑的白玉地板上,光线柔和,鸟鸣啁啾,低头看去,身体四肢一样不缺。

    对拔魔洞的参观即将结束,让参观者稍微感受到这里的悲惨心生畏惧即可,不需要过于真实的体验,前方不远是一道门,推开之后就能回到壁龛里。

    慕行秋吸进一口清新的空气,还好,星山对于存想拔魔洞的弟子不算太严苛,但也足够让道士们印象深刻,出来之后想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绝不要被关在这种地方,第二个想法则是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被关进去?

    慕行秋向门口走去,他很高兴即将回到真实的洞穴里。

    “留步。”一个声音说。

    慕行秋止住脚步,回头望去,确定声音来自那片他刚刚走出来的黑幕当中。在他事先的了解中,参观拔魔洞可没有这一项内容。

    “你不好奇吗?”那个声音问道,是一名女子。

    “好奇什么?”

    “你学了那么久的念心幻术,却一直没有登堂入室。”

    慕行秋心中一震,“你是谁?”

    “我是要帮助你的人。”黑幕当中伸出一只手来,只到手肘部分,开始是黑色,很快变得白晰如雪,与白玉地板不遑多让,手心向上,五指微弯,手中一无所有,仍显得不堪重负,柔若无骨,似乎随时都会垂下,“‘一念之威,万敌心动’,念心法术的精髓,你还没有领悟呢。”

    “你是念心科传人?”慕行秋更加惊讶,随后他的反应是集中意志与黑幕中的声音对抗,凭他对道统的了解,这绝不会是什么好事,没准是星山道士们玩的花招,他们大概也跟牙山一样,对真幻很感兴趣。

    “我是念心传人,我要传你真正的念心之术,不是道统书籍中记载的只言片语,而是强大得令他们胆战心惊的幻术,就是因为念心科鹤立鸡群,我们才会被关进拔魔洞,而你总是受到监视,得不到信任。”

    祖师塔上共有二十九位念心科传人,名字全都隐藏不现,禁秘塔的藏书当中也从无相关记载,慕行秋甚至无法询问对方是哪位传人,他想到的是另一个问题:“你们?念心科这么厉害,你们怎么还会被囚禁?”

    “呵呵,因为在九大道统里除了法术还有阴谋诡计。过来,让我看看你的率兽九变已经学到什么程度了?”

    慕行秋没动。“你们早就应该死了。”虽然他不知道二十九位女传人的姓名,但他知道念心科中断已久。即使是服日芒的道士也活不了这么久。

    黑幕里传出悲戚的笑声,倒是与慕行记忆中的那些面容相符合,“死亡?拔魔洞就是死亡,怎么会允许我们再死一次?被关在这里是一种惩罚,永无止境。”

    慕行秋更不肯过去了,他对念心科本来就无好感,被迫无奈才加入这一科,女声中隐藏的恨意令他更无亲近之感。“你想利用我逃出拔魔洞,还是想通过我报仇?”

    “唉,你才是吸气境界的小道士,有什么本事能让我利用?我只是不希望看到念心之术断绝,魔族即将反攻,道统十八科不该少了念心科。”

    当年宗师宁七卫郑重说起千年之内魔族必将重返人间时,慕行秋还觉得自己受到了特别待遇。没想到这趟出门到处都能听到这句话,不仅半妖洪福天时刻挂在嘴上,连被囚禁多年的念心传人居然也拿它说事。

    “你选错人了。”慕行秋反而退了一步,“当初你们就不应该选我,我对念心科和幻术根本不感兴趣,率兽九变——以后我不练也罢。”

    女声温柔地笑了。手臂伸出得更长了一点,“你对掌控天下不感兴趣吗?你对独步道统不感兴趣吗?你有这个实力,因为你经受住了咒语的威力,在你前面的那个人疯掉了,而你没有。这意味着你天生适合幻术……”

    “疯掉……你是说梅传安?你们故意让他学会五字咒语?”

    “不只是他,还有许多人。可是有人法力太强,不为所动,有人意志太弱,不敢习诵,有人深陷太深,坠入魔途,而你是独一无二的,你,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一点都没有错。来,让我向你展示幻术的真谛,用不了多久,你就能超越九大道统,他们已经衰落了,还将继续衰落……”

    女声越说越激动,五根手指如同杨柳一般随风摇动,像是召唤,又像是乞求。

    慕行秋中邪似地迈近了一步,那五根手指摆动得越发柔和,“来吧,只有你和念心科才是道统未来的希望,有朝一日,你将击败魔族,成为世界的拯救者……”

    又走了一步,慕行秋突然摇头退后,“想教幻术,告诉我就行,用不着我走过去。”

    “谨慎的道士,你有普通人难以企及的意志力,这是好事,念心科没有看错人。”手臂慢慢缩回,最后只剩下手掌部分,“好吧,让我说给你听,那是……。”

    手臂出人意料地暴出延长,像蛇一样直扑十几步之外的目标。

    慕行秋早有警惕,反应也够快,翻身后跃,可那只手掌还是飞快地冲到了身前不到半尺的地方,原本柔若无骨的手掌此时看起来像刀剑一样锋利。

    一根手指,抵住了继续来袭的掌心。

    这根手指从慕行秋身上伸出来,却不属于他,慕行秋惊讶得险些叫出声,镇定之后很快明白过来,这又是禁秘科首座的功劳。

    左流英出现了,就像在牙山那样,只是成形更快,一尺高的小人,盘膝坐在空中,双手捏出不同的法诀,挡住了那只细长的手臂。

    “雕虫小技。”女声喝道,手掌猛地向前一推,小小的左流英布满了裂痕,显然无法抵抗对方的攻势。

    但慕行秋还是得到一点时间,转身向门口跑去,不管现在的幻象是不是存想拔魔洞一部分内容,他都要摆脱掉。

    门没开,他重重地撞在门上,没有丝毫反应,去拉门环,还是不起作用。

    身后噗的一声响,慕行秋转过身,发现挡在他前面的左流英消失了。

    手掌慢慢逼近,后面的手臂越伸越长,“完美。”女声透着欣喜,“你是一位完美的传人。”

    离慕行秋只有不到三尺,手掌突然停住了,声音也变得警惕了,甚至有些惊恐,“你带着什么?你身上怎么会……”

    慕行秋没吱声,他看到一个小黑点从右手边升起,最后变得跟指甲一般大小,通体黑色,模样像是一只小妖,形象却不甚清晰。

    这不是小妖,而是卷轴里的一个魔文字符。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