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七章 扭曲的报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五十岁的杜防风正值盛年,看上去只有二十八九岁,作为一名散修,他既没有长命千岁的渴求,也没有斩妖除魔的斗志,只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在有限的生命里尽情享受,修行的唯一目的就是能经受得起这些享受。

    直到他遇见乱荆山道士风如晦。

    那时的风如晦不是慕行秋记忆中又矮又胖的老太婆,而是在皇京艳压群芳的乱荆山女道士,她是龙宾会的贵客,极少公开露面,名声却已传遍天下。

    杜防风那时另有名字,正在皇京结交王公贵族,其中包括龙宾会几位大符箓师,因此有机会见到这位名满天下的女道士,这一面就耗费了他半生光阴。

    游戏人间的散修自信满满地走上去自我介绍,用字斟句酌的华丽语言表达了倾慕之情,却只换来一句话,时至今日,那声音还在梦中令他羞愧难当。

    “你是散修?”风如晦只说了这四个字。

    事实上,风如晦态度和蔼,对散修并无特别反应,既没有蔑视,也没有尊崇,只是按照礼仪敷衍了一句,杜防风当时甚至有点洋洋自得,觉得这位美艳道士或许对自己有意,直到归家独处,酒意退去,夜风袭人,他才突然明白,一切都是错觉,对方只是施放了一个简单至极的法术,甚至不是专门针对他的。

    人世间最大的羞辱不是咒骂与拳头,也不是阴谋与算计,而是彻底的无视与冷漠。杜防风当时费尽心机展示自己的风采,与朋友们热情交谈,引得众人哈哈笑,他的每一次转身、每一口饮酒、每一个眼神与嘴角的牵动都是有备而发,熟悉他的人已经看出端倪,低声开起了玩笑。

    结果风如晦根本没注意到有这样一个人。

    杜防风回到家里才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那些所谓的朋友不仅没有劝止,反而火上浇油,令他的表演更夸张一些,然后暗中看热闹。

    果不其然,第二天的贵族圈里就已经流传着他的笑话,都说乱荆山的司命鼎里又要多一副自愿送进去的魂魄。

    享受生活的原则之一就是不可被生活享受,杜防风曾经花费整整三十年时间用心修行,比九大道统的道士还要刻苦,为的就是挣脱弱者身份,能够与最有权势的人结交。确保自己不受冷酷条文的束缚,结果他发现自己所得到的一切都是水中之月。

    杜防风将自己的遭遇视为奇耻大辱,甚至改名“防风”。他离开皇京,周游天下,寄情于山水,还是无法摆脱心中的羞辱感,在梦中,风如晦的声音渐渐发生变化,不再是毫无感情的敷衍。有时居高临下,有时风情万种,总而言之,都配得上杜防风自己设定的“身份”。

    做梦可以暂时自我欺骗。醒来之后却是更深的羞辱感,杜防风的爱意变成了恨意,数年之后,他下定决心要做一件轰动天下的大事。令九大道统当然也包括风如晦,对自己刮目相看。

    最直接的报复手段当然是破坏乱荆山司命鼎,可乱荆山从来不接待道统以外的客人。散修想混进去难如登天,几家道统都是如此,只有两家例外,一个是棋山,昂贵的避难所,到处都是人,防卫森严,另一个是牙山,洗剑池对外开放,只要交钱就能靠近牙山镇山之宝。

    杜防风最大的优势就是,牙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乱荆山的一名女道士无意中惹下的怨恨居然会报应在他们身上。

    杜防风自此成为牙山的常客,四处收购老旧法器,在牙山洗过之后再送到棋山售卖,这样的生意一做就是五年,期间小小地发了一笔财,他的初衷却从未改变。

    最终他盗走一瓶洗剑池水,逃到了棋山,等到牙山道士追上门来,他只提了一个要求:“让风如晦来,我会将水瓶亲手交给她,然后任你们处置。”

    散修杜防风失策了,道统不接受胁迫,尤其不接受带有私人恩怨的胁迫,牙山道士有的是耐心,根本没去向乱荆山求助,就这么与他在棋山耗着,等待死亡来结束一切。

    牙山眼看就要获得胜利。

    “我以为九大道统是一回事,没想到家家都是那么骄傲,从不开口求助。没错,战争的时候你们互相帮助,和平的时候互相接待,可一切都要事前写在协议之内,任何意外的求助都是不可接受,因此也是不可能发生的。唉,我在棋山住了十年才明白这个道理。”

    杜防风的讲述曲折动人,却无法掩饰情感的扭曲,不管是作为道统弟子还是普通人,慕行秋都觉得这个人完全不可理喻,就为了吸引一点注意,居然浪费五十多年。

    “你到底是怎么盗走池水的?”慕行秋对杜防风的情感没有兴趣,只想问明白这个困扰众人多年的问题。

    杜防风微微一笑,闭目养神,过了一会睁眼平淡地说:“非常简单,我每个月至少去一趟牙山,每次都选不同日期的不同时间,然后仔细观察,对牙山进出路径的防范手段了若指掌,发现盗水容易,想带出牙山却是难上加难。可是我运气好,居然赶上牙山选举宗师这种千年难遇的大事,许多法器都被调走。我灌了一瓶水,走出牙山,没有受到任何盘问。听说牙山现在不允许外人靠近洗剑池,只能由牙山道士代为洗器,这都是我的错。”

    杜防风脸上也没有认错的意思,反而露出一点优越感,在冷漠骄傲的道统面前,他终于得到了关注。他从袖子里取出一只七寸高的水晶瓶,放在桌上魔文卷的旁边,“瞧,就是这东西。”

    瓶里的水少得不够一个人解渴,杜防风就这么随意地拿出来,一点也没有将它当成至宝的意思,“我等一个人六十年,牙山等我五十年,我们算是同病相怜了。”

    “你跟我说这些,是因为我认识风如晦?”慕行秋问。

    “嗯,我躲在棋山足不出岛,但是消息灵通。我烂在这里,风如晦过得也不好,听说她与庞山道士宁七卫结了凡缘,宁七卫为了争夺宗师之位,居然提前斩断凡缘,哈哈,这就是报应。”

    道士若与普通人结凡缘,随时可断,甚至不用亲自出面,可以找人代替,只要心中有一份感情即可,道士之间结凡缘就比较复杂了,一般来说,双方都会约定好同时斩缘,以免给另一方造成伤害。

    宁七卫想必是急于进入星落境界,所以违背约定提前斩缘,事实证明他是成功的,因为他在三十多年前夺得宗师之位,当时已是注神境界,修行可以说是突飞猛进,这对他力压申杨两家的高等道士肯定帮助巨大。

    风如晦自然成为牺牲品。

    慕行秋回忆他印象中的风婆婆,实在找不出多少她伤心的证据,不过他有一点感觉,宗师宁七卫谈及风如晦的时候似乎心有中愧。

    杜防风一直关注风如晦的动向,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她的任何消息,几年前他才听说风如晦多年来隐居在西介国边疆小镇,因为魔种入侵,她又回到了乱荆山。

    “风如晦想要报复宁七卫,可惜没有成功。”杜防风叹了口气,觉得非常遗憾。

    “风如晦在野林镇只是隐居,什么都没做。而且,你只见过她一面吧?”

    “可我对她的了解比任何人都多。”杜防风眼睛发亮,像是病人的回光返照,“她跟我一样,无法忍受羞辱。宁七卫提前斩断凡缘,不仅伤了她的心,也让她在道统之中成为笑柄,她绝不会默默忍受。可惜,她的计划没能成功。她必有计划,却被魔种入侵打断了,她毕竟是一名道士,一旦涉及到魔种,只能选择让步。”

    一切都是杜防风的猜测,他却以肯定的语气说出来,“野林镇,魔种生道根,一共九个人进入庞山,你们的名字我都知道。没事的时候我总在想风如晦的计划到底是为什么呢?却总是一无所得。”

    慕行秋知道,风如晦是最早发现芳芳有灵骨道根的人,她想用最不起眼的方式将芳芳送到西介城,然后再转到乱荆山,可惜中途发生变故,芳芳与野林镇的少年们被带到了庞山。

    慕行秋觉得风如晦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道统势力之争,而与私人恩怨无关,看样子她也已经斩断凡缘,一直心存愧疚的反而是宁七卫。

    他不会对散修说这些话,只是问:“为什么找我?棋山有三个野林镇的人。”

    “是洪福天,他选中你,觉得你与众不同。”杜防风露出微笑,“我对你了解不多,不能做出判断。可我相信洪福天,虽然道妖联手的愿望十分可笑,但他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杜防风的神情突然严肃起来,“我想托你带一封信给风如晦。”

    慕行秋摇摇头,“我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着她。”

    “那就一辈子都不用转交,我只有一个要求,如果你能见到风如晦,就将信交给她,起码提一下我的名字。作为报答,我会送你几件宝物,而且——我会透露一点异史君的情况,很巧,我曾经亲眼见过他,一位伟大的半妖,事实上,就是他复活了古神教。”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