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六章 盗水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作为一名普通的散修,一百多岁的杜防风已近风烛残年,但是从外观上却一点也没有显示出来,他的身材并不高大,依然挺得笔直,跟青年一样浓密的头发梳成标准的道士样式,插着一根质地极佳的玉簪,身上穿着凡俗贵族式的轻软长袍,鞋头各镶着一颗耀眼的明珠。

    这跟慕行秋预想中的洗剑池大盗完全不同。

    在棋山受困五十余年,时时刻刻受到牙山道士的监视,不敢踏出岛屿一步,担负着昂贵的房费,这一切都足以将一名意志强大的人击垮,却好像是杜防风最喜欢、最惬意的生活,他住的房子虽然跟四二岛上的其它建筑一样破旧,里面却装饰得舒适雅致,好像与世无争的隐士居所。

    慕行秋站在不大的客厅里,脚下踩着暄软华贵的地毯,居然有一点紧张。这种紧张来源于出人意料的反差与好奇,好像回家之后突然发现全屋子的陌生人与父母站在一起时的那种感觉。

    “坐吧,年轻人。”杜防风微笑着说,转身卧在一张躺椅上,在腿上盖了一张薄毯,挺拔的身姿立刻显出一丝颓废,“原谅我的无礼,为了维持外表的容貌,几乎耗费掉我所有的法力,自然也就没有办法保持身体的健康,我这双腿跟瓷器一样脆弱,得小心对待。”

    杜防风算不上美男子,肤色微黑,眼睛不够大,鼻子也不够挺,却有着一种极度自信的迷人气质,在其他男人看来或许有一点装模作样,觉得他为老不尊,在某些女人眼里却足以忽略这位百岁老者的年龄。

    慕行秋原本是来欣赏大盗风采的,没想到眼中所见却是这样一个人,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于是坐在杜防风对面的一张软椅上。“是你要买魔文卷轴?”

    “是的。”杜防风淡淡说道,似乎对卷轴不太感兴趣,目光一直不离慕行秋,“你跟我想象得不太一样。”

    慕行秋微微一愣,因为这正是他对杜防风的想法,而且他也不觉得自己会提前给予对方印象,“你只要想象我是一名普通的庞山道士就行了。”

    杜防风笑了两声,看了一眼门口的洪福天,又道:“我能看一眼你的魔文卷吗?”

    慕行秋从怀中取出卷轴,洪福天走过来。替他传递给杜防风,然后坐在慕行秋身边的椅子上,“在谈交易之前,我想先跟你说几句。”

    慕行秋点点头,在路上他已经感觉到这位非妖散修有话要说。

    杜防风对着灯光仔细观赏古老的卷轴,对两人的交谈毫不关心。

    “待会你尽可以将咱们之间的谈话原封不动地说给牙山道士,但是我可以保证没人能偷听到这里的声音,这既是棋山道统的保证,也是平等道人五十年来早已确认无误的事情。”

    慕行秋再次点头。没有意外的话,他的确得将此次拜访的详细告诉申忌夷,这是道统之间该有的互相帮助,他不会因为两名散修而背弃。

    “战争开始了。”洪福天的语气总是过于正式和庄重。虽然用在战争这种事情上并无不妥,还是令人感到突兀。

    “我知道,这不会是道统和妖族的第一次战争,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慕行秋说。纳闷为什么自己会被洪福天选中。

    “道统和妖族有着共同的敌人,双方应该联合而不是拼个你死我活。”

    慕行秋瞥了一眼杜防风,“你这是在浪费时间。我只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庞山道士,甚至没资格参与这场战争,更不用说阻止战争,让道统和妖族联合,绝无可能。”

    “任何事情在开始的时候都是不可能。”洪福天的神情变得热切起来,让慕行秋一下子想起梅婆婆,“道统十几万年前击败魔族也是从不可能开始的。我知道你的身份,没想过要让战争今天就结束,我只想……埋下一粒种子。”

    “种子?”

    “嗯,这个世界掌握在九大道统手里,大多数凡人对此毫无感受,普通的道士可能也没有多少了解。道统掌握着最强大的力量,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道统远远没有掌握全部力量,总有那么一天,道统会想到与妖族联合,愿意借助普通凡人的力量,到时候你很可能已经不是普通的庞山道士了,我希望你会记得:联合的意愿一直都有,道统只需要伸出手。”

    慕行秋寻思了一会,“好,我记住了。”他希望这样一来就可以结束交谈。

    洪福天露出微笑,起身大声说:“我就知道你能接受我的说法,几天前我注意观察过,几十名道士当中只有少数人对散修和妖族没有投以鄙视的目光,你是其中一个。等到我听过飞跋的讲述,对此就更加肯定了,你是一个偏见很少的人……”

    “等等,你见过飞跋?”慕行秋以为棋山道士会将这名半妖关押起来。

    “是,棋山给予他三个月的避难期,然后他就得交租金了,他正想方设法筹钱,到处说自己有一张魔文卷被抢走了。”洪福天扫了一眼杜防风手里的东西,“不过大家都告诉他,棋山之外道妖势不两立,魔文卷被抢走很正常。”

    “我知道。”慕行秋可不需要别人告诉他这些事,飞跋是半妖,是他救活并抓住的俘虏,连杨宝贞都认可卷轴是他与芳芳的战利品。

    “而且魔文卷帮不了他多大忙。”杜防风开口了,将卷轴放在身边的小桌上,“这的确是一张非常古老的魔纸,是用七星魔蛛的蛛丝织成的,可惜,被一名笨蛋在上面写上了字,他以为用魔文就能令这张纸更值钱,其实是暴殄天物,原本值几枚金魄的东西,现在只能卖三四枚银魄吧,还得遇上懂行的人。”

    洪福天嗯了一声,对这件小事不怎么在意,继续对慕行秋说:“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能告诉其他道士,比如牙山道士,飞跋比殷胜千可信得多。”

    “蛟龙之王?”慕行秋错过了战争最激烈的几天,对许多事情了解得不多。

    “是他。殷胜千现在是棋山道统的座上宾,我原以来他也是为联合而来,后来才发现他是骗子,他提供海妖的情报,将会把道统的力量牵制在南方,可规模更大的进攻必然来自北方,群妖之地现在正聚集一只前所未有的庞大妖军。”

    “飞跋告诉你这些?”

    “飞跋说了一些,还有其他的消息来源,散修与妖族的来往更多一些,在棋山,我们受得待遇也是一样的。飞跋说道统里有内应,这倒是一个新情况。”

    “道统了解这些事情,而且一清二楚。”慕行秋谨慎地没有提及控心术一事,他是来听,可不是来说的,即使他掌握的信息少得可怜,也不会透露给一名信仰古神教的散修。

    其实他感到有一点奇怪,洪福天居然没像梅婆婆那样频繁提及古神,也没有亮出雕像。

    “那就好。”洪福天准备告辞了,向外面走去,“希望你能记住我的话,散修的寿命只比凡人长一点,我可能活不到魔族重返人间的那一刻,你却有可能,所以请记住我的话,联合的意愿总是存在的。”

    “好。”慕行秋简短地回道,已经有点后悔来这里了。

    洪福天想起一件事,在脑门上轻轻一拍,“鸿山,是鸿山道统。”

    “鸿山怎么了?”

    “北妖真正要进攻的是鸿山,飞跋所说的内应估计也藏在鸿山。因为鸿山瞬息台的存在,九大道统才能形成一个互相援助的整体,毁掉瞬息台就能将各家道统孤立,这就是北妖的阴谋。我猜如此。”

    “谢谢提醒。”慕行秋表现得对这条消息一点都不意外。

    洪福天大概早就与杜防风商量好了,点下头退出房间,留两人单独交谈。

    杜防风拍拍桌上的卷轴,“建议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卖不出好价钱。”

    “好。”慕行秋没有起身拿回魔文卷,他知道杜防风还有话要说,所谓的交易只是一个借口。

    杜防风挪动一下身子,重新在腿上铺好薄毯,像是弱不禁风的病人,却没有龙钟老态,“五十一年,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近一半的生涯都要在这座小房子里度过,我一直当它是临时居所,甚至没怎么收拾。”

    慕行秋觉得自己就算有钱有闲,也收拾不出这样的屋子,光是墙上的诸多字画,他就看不出哪好,放眼望去,许多摆设他甚至叫不出名字也不知道用途,“这里不错,比道统弟子的住处要好多了。”

    “呵呵,道士绝情灭欲,不讲究世俗享受,因此寿命悠长,大部分散修却舍不得这些美好的东西,结果只能比普通人多活几十年而已,这就是有得有失,这就是平等。”

    杜防风自号平等道人,即是源于这种想法,他叹了口气,似乎有点后悔自己的选择,然后他说:“五十一年,我被一瓶水拖累了半生,她却视而不见,这就是不平等,五十一年在她眼里实在不值一提。”

    “谁?”慕行秋听得莫名其妙。

    “乱荆山的风如晦,我等她很久了,她却从来没有露面,你是我最后的希望。”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