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五章 集 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大道统与海妖的战争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慕行秋与芳芳闲聊时的猜测接近事实,灭世玄武毁掉无根岛,是为了阻止横山与乱荆山互相支援,在这之后,它再也没有出现,大量海妖则向乱荆山南方的海岸线集结,少量海妖不停骚扰棋山。

    道统的应对策略也很简单,分派人手协防棋山,主动出击,将骚扰者尽可能歼灭,乱荆山的道士则按兵不动,等海妖集结完毕之后再进行决战。

    十几万年来,道统从未在大战中失利,这一次也不会例外,海妖数量众多,但是智慧比较低,有一些甚至不能上岸,这都是道统的优势。

    庞山五行科奉命前来棋山参与协防,顺便寻找失踪的两名弟子。

    慕行秋非常遗憾,他正好赶上战争告一段落,骚扰棋山的海妖损失巨大,越退越远,已有溃散的迹象,他与芳芳被送回棋山客栈,接连三四天平静无事。

    但棋山诸岛仍然充满了战争气氛,四三岛上分属各大道统的院落里住满了人,街道上尽是步履匆匆的道士,经常会有年轻的低等道士止步,一脸敬仰地望着某个刚刚经过的背影,兴奋至极地向同伴介绍这是某位声名显赫的斩妖师。

    昂贵的房费对道统弟子免掉了,受到棋山保护的散修与妖魔却享受不到丁点折扣,还受到了更加严密的监视,未经允许,不准离开客栈所在岛屿半步,每天只有一个时辰能够前往中五岛集市,也不再受到雇用参与除妖。

    棋山弟子大都住在外围岛屿,正中间的小岛充当集市,九大道统至宝之一的珍奇楼就建在这上面。

    慕行秋和芳芳去了两次,对集市非常满意,对珍奇楼却有点失望。

    这是一座非常古旧的三层木楼。就建在唯一码头的道路上,底层通透,供行人来往,二层住着坐阵集市的棋山弟子,三层供奉着自点燃那一刻起就从未熄灭过的油灯,据说集市上发生不公平的欺诈行为时,它会光芒骤盛。

    慕行秋特意观望了一会,结果什么都看不到。与祖师塔、洗剑池相比,珍奇楼实在有点寒酸。

    集市上的商品却一点没让他失望,应有尽有。足以令人挑花眼,将身上的钱眨眼花光。纯粹的金银和金魄、银魄都是可以接受的货币,以货易货也很常见。

    杨清音卖掉了她从家里带来的数十件老旧法器,共得七枚金魄一枚银魄,外加金银若干两,远远抵不上她在牙山洗法宝的花费。

    售卖的时候兴高采烈,过后她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对着珍奇楼发了一通牢骚,“什么公平灯。一点都不灵验,我明明被骗了,它也没有发光。”

    慕行秋和芳芳却发了一笔小财,灭世玄武的硬壳果然是一件宝贝。离开海水之后不到一个时辰,它就开始变得透明发黄,像是一整块巨大的琥珀。两人特意找人咨询过,得知这东西对炼制法器帮助不大。却是凡世王侯最喜爱的珍宝,于是将它卖掉,在集市上甚至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

    二十枚金魄,一位长得有些像是妖族的家伙出了最高价,在交出十分之一的税之后,两人共得十八金魄,足够购买更好的炼器材料。

    杨清音、辛幼陶、小青桃各有家族支持,身上都带着足够的金钱,相形之下,沈昊成了穷人,他舅舅只是一名西介城商人,拿不出那么多黄金、白银,于是另外想了一个办法——将外甥租给龙宾会。

    “等我达到餐霞境界之后,每年要去西介城龙宾会待三天,帮助他们给符箓加持法力,一共十年。舅舅将我卖了一个好价钱,五枚金魄。”

    最好的符箓需要法术加持,龙宾会本身养着一批修行者,与九大道统也有固定的联系,但是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于是只能私下里寻求道士的帮助。大部分道士一心修行,与龙宾会毫无联系,也没有商人舅舅从中牵线搭桥,沈昊对他们来说弥足珍贵。

    辛幼陶觉得他吃亏了,“价格最少应该翻倍,不过你现在还只是吸气三重,今后能不能达到餐霞境界还很难说,估计就是这个原因,龙宾会不肯出大价钱。”

    王子说话仍然尖刻,沈昊却没有生气,慕行秋不在这几天,两人已经结成好友,直接原因是在一次战斗中沈昊替辛幼陶挡住了一团妖火,杨清音对此很是不屑,“那团妖火根本没有威胁,就算烧到身上也死不了。”

    可辛幼陶还是感受到了战斗情谊,甚至愿意与沈昊分享自己的金魄,沈昊谨慎地谢绝了,他已经欠龙宾会的一笔债,绝不想再有亏欠。

    回到棋山的第三天,慕行秋和芳芳被叫去见杨宝贞。

    庞山五行科是协防棋山的主力,共派来各级道士四十多名,带队者正是杨宝贞,她将半妖飞跋视为宝物的魔文卷交给了慕行秋,“棋山禁秘科读懂了上面的文字,这的确是以魔族文字写成,是一篇颠倒黑白的妖族史传,没有任何秘密,但卷轴本身是用早已灭绝的七星魔蛛的蛛丝制成,非常罕见,或许有人出钱购买。半妖是你们两人抓来的,这就是你们的战利品。”

    杨宝贞的丈夫入魔,一个儿子曾经思过五年,一个儿子流落凡间,永远不能再回庞山老祖峰,这几件事都与慕行秋有关,她却一点也没有显示出情绪变化,完全是公事公办的模样。

    慕行秋很佩服这名女道士,因为他知道杨宝贞其实非常憎恨他。

    “飞跋说的是实话吗?道统里有妖族内应?”

    作为一名低等道士,慕行秋其实没有资格问这种话,所以杨宝贞回答得也很敷衍,“我们对他使用了控心术,他的记忆非常混乱,而且分不清想象与真实,但是通过他,我们对异史君的了解更多了一些。”

    慕行秋不肯就这么结束谈话。“我觉得妖王漆无上很可疑,庞山有人监视他吗?”

    “庞山在做许多事情。”杨宝贞用明显的逐客语气说。

    离开客厅之后,慕行秋对芳芳说:“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咱们就像是庞山的客人,虽然在那里修行,自称是庞山道士,但是没资格参与那里的‘事情’?”

    芳芳这回没有笑,而是仔细想了一会,“庞山的目的大概是让咱们专心修行。”

    慕行秋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控心术能挖出一个人的全部记忆,不管飞跋心里藏着多少秘密,高等道士们已经了若指掌,实在不需要他来操心。

    杨清音等人正等着他们,“待会咱们去逛夜市,买最后一点材料,明天就走。棋山这边没什么战斗了,咱们得尽快炼制法器,还能赶上乱荆山的决战。”

    夜市与白天稍有区别。商品几乎没变,可买卖双方都喜欢用各种方式将自己的脸遮起来,交易过程也比较简单,经常是三言两语就结束。偶尔会有人用很低的价钱买到好东西。

    这算是公平交易,珍奇楼上的油灯不会因此发出光芒。

    妖族最喜欢夜市,夜色与兜帽可以减少他们与道士的接触,那些长年住在棋山的妖族。就是依靠夜市才能付得起高昂的房费。

    辛幼陶详细打听过,“群妖之地和深海之内有不少特产,除了妖魔。一般人根本得不到,比如魔铃草就只在极北之地生长,是丹药科的重要原料之一,拿到棋山能卖个好价钱,然后用来购买道统制造的法器,双方互通有无。”

    杨清音大为后悔,早知如此她带来的那些法器就应该拿到夜市上售卖。

    棋山毕竟是九大道统之一,大部分妖族不喜欢来这里抛头露面,因此总是通过种种办法将货物运到棋山,然后委托常住于此的妖商转卖。这是一个复杂而隐秘的生意链条,棋山只管收取十分之一的税,并禁止中五岛以外的私下交易,除此之外再不过问。

    棋山是一家奇特的道统,除了看守瞬息台的几个人,慕行秋在岛上几乎没见过棋山道士,与海妖展开的战争,也是其他道统的道士充当主力,中五岛上也只有珍奇楼二层有几名道士坐阵,极少下楼,慕行秋一个也没见着。

    珍奇楼之外,中五岛上没有其它建筑,这里从来不会有恶劣天气,卖家就站在路边,身前支起摊子,或是直接将商品摆在地上。有些体积庞大的东西,只好放在船上,买主沿岸比较。

    慕行秋已经买过材料,他这回是要将魔文卷卖掉。

    他来得晚了一点,在岛上走了一圈才找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他带着秃子站在那里等候买主,杨清音等人则继续闲逛,除了法器材料,他们还要购买一些好玩的东西。

    岛上很黑,对于道士来说这不算问题,散修与妖族也各有办法,慕行秋看到不少发亮的眼睛,射出的光能让主人看清商品。

    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遮住面孔,也没有大声叫卖,秃子很高兴代劳,向每个路过者兜售魔文卷,不少人被他吸引过来,一名妖族甚至很认真地打听这颗头颅的价钱,被秃子骂跑了。

    有人记得这名道士曾经卖出过一块玄武硬壳,因此过来询问,可是对魔文卷感兴趣的人不多,它虽然罕见却没有特别之处,一名身份不明的商人查看半天,只肯出一枚银魄购买,慕行秋拒绝了。

    一个时辰之后,杨清音等人转回来,都买了一大堆东西,准备回客栈休息,慕行秋也不想卖了,跟大家一块前往码头。

    在路上,他却撞见一位主动找过来的买主。

    非妖洪福天代表平等道人杜防风要高价购买这张魔文卷,唯一的要求是慕行秋得送货上门。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