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四章 杀尽海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飞跋是一个谎话连篇的半妖,说得多了,有时候连他自己也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他捧着卷轴,好像在献上一件了不起的至宝,再也不提这是妖族飞皇的家谱了。

    “这里面藏着异史君的所有秘密,我是唯一取得他信任的随从,所以……”飞跋突然想起什么,“不是所有秘密,其实这就是异史君用魔族文字写的一点东西……一点感想,不过里面记载了他在道统安插内应的详细经过。”

    慕行秋从飞跋手里夺走卷轴,展开观看,上面写满奇怪的符号,像是一只只手舞足蹈的小妖在草原上列阵。不过飞跋说得没错,卷轴的质地非常细密,非纸非帛,慕行秋认不出来,转身将它递给芳芳。

    芳芳看了一会,“我不认识,禁秘塔里有魔族古籍,但是只有吞烟境界的道士才能查看。”

    慕行秋接过卷轴,没有还给飞跋,握在手里说:“你认识这上面的字?”

    飞跋摇摇头,伸手想要拿回卷轴,中途又缩了回去,谄笑道:“可我知道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异史君动笔的时候总是自言自语,我听得很清楚,它可以证明我说的没错。”

    飞跋贬低卷轴的重要性,慕行秋反而觉得这东西或许真藏着秘密,故意暂时忽视那句“我听得很清楚”,将卷轴塞入腰间的百宝囊里,轻轻一拍,“先放在我这里。”

    飞跋显然吃了一惊,欲言又止,眼珠转来转去,“放在你那里当然很好,你比我厉害,能保护它。但是等咱们到了棋山,见到了某位宗师,我可能需要它来证明一些事情……”

    “到时候我可能会还给你。”慕行秋特意强调“可能”两个字。他现在更确定了,飞跋一见面就将它拿出来冒充家谱,其实是欲盖弥彰的做法,“关于道统内应,你还听到什么?内应有几个?是妖?是道士?还是别的东西?”

    “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飞跋马上回道,发现道士神情不满,支支吾吾地补充道:“还有一点,听异史君的意思,我猜内应肯定藏在陆地上的六大道统内部,三座海岛都没问题。”

    九大道统当中。棋山、星山、召山位于海上,飞跋先将这三家排除在外,然后就不肯多说了,总是推脱自己没听清、记得不牢,需要看看卷轴上的记载,可是又声称自己不懂魔族文字,说法前后矛盾,他却不以为意,好像根本没注意到这一点。

    慕行秋正想继续逼问。芳芳突然说:“前方有船。”

    慕行秋望去,天边确有一个黑点,心里不禁纳闷,茫茫大海。连续几天都没遇见船只,今天却一连碰到两只,不知道这回是人是妖。

    他解下壳船上的道袍,恢复正常大小之后穿在身上。虽然已有破损,起码还是道袍的样子。芳芳走过来,帮他整理衣襟。然后与他并肩站立。

    飞跋什么也没看见,在两人身后伏在硬壳上,一会瑟瑟发抖,一会抬头满怀怨恨地瞥一眼庞山道士。

    黑点逐渐变大,慕行秋使用天目已能大致看清,“是一群海妖,恐怕得打一架了。”

    他立刻退回壳船后部,取下长鞭,芳芳则负责控制壳船的行进方向。

    听说来了一群海妖,飞跋立刻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向远方望去,却只能勉强看见一个模糊不清的黑点,“不用非得打架吧,绕过去不行吗?没准他们根本没发现咱们呢。”

    慕行秋没有理睬半妖,他看得很清楚,知道这一战是躲不过的,对方速度要比壳船快得多,而且他是庞山道士,绝不能在妖族面前逃跑。

    飞跋一直在伸长脖子观望,看得越来越清晰,惊恐地大叫:“那是……那是一大群海妖,你们打不过的……唔唔,快调头逃走吧。”

    那的确是一大群海妖,围绕着一艘大船或飞或游,速度极快地向壳船逼近。

    慕行秋和芳芳不语,只是遥望观察。

    飞跋突然明白自己是半妖,用不着害怕,于是纵声大笑,“哈哈,庞山小道士,我的援兵到了,你们可要倒霉了。话不多说,把魔文卷交出来,我替你们求情,饶你们不死,如若不然……”

    “不然怎样?”慕行秋淡淡地说,没有回头。

    “你们不知道妖族是怎么对付道士的吗?”飞跋恶狠狠地说,小眼发光,“他们会一刻不停地折磨你们,拔舌、挖眼、敲齿、剖腹、断指、火烧、水浸……总而言之,一直到你们忍受不住吐出内丹才会结束,整个过程可能持续好几天。快把魔文卷还给我,我能免除你们的痛苦。”

    “魔文卷里藏着什么,你这么想要回去?”慕行秋仍然不回头。

    “哈哈,笨蛋,魔文卷里记载着异史君多年以来找回来的上古妖术,等我学成了,就是天下无敌的大妖……”飞跋突然捂住嘴巴,发现自己说得太多了,“不是不是,那是异史君写成的妖族历史,跟你们人类完全没有关系,快交出来。”

    “寻找上古妖术、记录妖族历史,这位异史君的爱好跟禁秘科有点相似。”慕行秋对芳芳说。

    “可不是,我对他倒有点好奇了。”

    更好奇的是飞跋,目光在两名道士之间转来转去,不明白他们为何一点都不害怕,“你们不怕海妖吗?那可是一大群,成百上千、成千上万,你们连飞行都不会,一看就是吸气境界的小道士……”

    “海妖是不少,可道士也不少啊。”慕行秋说。

    飞跋一愣,用木腿支撑身体,脖子抻得更长一些,向远处遥望,随着距离缩短,他终于看清了形势,唔的一声哀鸣,倒在地上缩成一团。

    海妖的数量的确不少,水上水下总有四五百只,似乎正围着那艘大船发起进攻。

    飞跋又站起来,“大船遭到海妖围攻,很快就会沉没,海妖胜利之后马上就会过来追杀你们两个,所以……”

    “你还想要回魔文卷?”慕行秋回身向海水挥甩一鞭,加快壳船的速度。

    飞跋身子一晃,不敢像刚才那么狂妄了,“我的意思是说有备无患,眼下海妖与大船胜负未分,咱们不用急着赶过去,远远看清战况再说,可进可退岂不甚好?至于魔文卷……那是很普通的东西,只不过纸张年头久些而已,我原想到棋山之后将它卖掉,换点房钱,听说棋山卖什么的都有,没准有人会对魔族纸张感兴趣……”

    自从见面以来,关于卷轴他已经提供了好几种说法,慕行秋打定主意留下它了。

    “哎呀,我瞧形势对你们不利啊。”飞跋看了一会,声调又有点提上来了,“海妖个个奋勇战斗,没有一个逃亡,说明他们占据优势,你们两个过去也改变不了战况。当然,你们想送死,我阻止不了,可是魔文卷是我家传之宝,乃飞皇遗物,异史君研究多年都不得其法,你们也看不懂,还是还给我吧。咦,海妖为什么……”

    距离更近了,飞跋终于看清楚真实战况,原来不是海妖围攻大船,而是大船在歼灭海妖,他听到各种刺耳的声音,还有暗昧不明的法术,海妖一只只被杀,却逃不出一个无形的圈子。

    慕行秋和芳芳看到的场面更加清晰,大船上至少有五十名道士,正互相配合发出一道道绚丽至极的五行法术:熊熊火焰在庞大的冰山上燃烧,成片的粗大圆木从天而降,厚实的土墙圈住了妖族,鸟群一般的利刃闪着寒光来回穿梭……,但所有法术持续的时间都不长,仿佛一副副转瞬即逝的海市蜃楼。

    大部分海妖都是级别不高的人形半妖,甚至看不清道士法术的具体形态就成批地死亡,潜,潜不得,飞,飞不动,只有少数海妖似乎能躲过五行法术,却也只是勉强招架,同样逃不出道士们制造的无形包围圈。

    船上明显有高等道士坐阵,慕行秋甚至不好意思参战,他的长鞭在强大的五行法术面前,有点拿不出手。

    飞跋终于明白这场战斗的胜负根本没有悬念,立刻倒下,匍匐在两名道士的脚边,“饶我一命,我有秘密要交待,异史君要灭掉九大道统,他有一整套的计划……”

    慕行秋与芳芳都没理睬脚边的半妖,只是看着战场,心中涌动道统弟子才有的骄傲感,对修行的热情越发高涨,慕行秋又一次希望自己当初没被念心科选中。

    战斗已近尾声,海面飘浮着大量妖尸,船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慕行秋、秦凌霜,你们两个好自在啊。”

    “是老娘。”慕行秋低声说。

    “杨清音。”芳芳大声回道,“遇见你们太好了,我们已经在海上漂流好几天了。”

    船上突然飞出一件东西来,速度奇快,也不管战场上仍有海妖顽抗,直接穿越而过,直扑慕行秋而来。

    秃子狠狠撞在慕行秋胸上,随后攀上他的肩膀,在他身上一通乱咬,恼怒地大声说:“让你跑,让你不带着我,让你这么多天不回来找我……”

    慕行秋笑着接受秃子的“惩罚”,“我们这不是回来了。”

    船上又传来一个冷酷的声音,“杀尽海妖,一个不留。”

    慕行秋抬头望去,只见五行科杨宝贞正停在半空中,向全体道士发出命令。

    于是他知道,道统与海妖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