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三章 异史君的仆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妖有一个了不起的名字——飞跋。

    “妖族三大姓,飞姓居首,我的家族存在了至少一百万年,比人类要久远得多,与魔族几乎同时,我的祖先可不是魔族的奴仆,而是他们的盟友,飞族妖皇有一千多代。如今飞姓后裔不多了,我就是其中一个,我给你们看家谱。”

    飞跋有着老鼠一般的长相,尖嘴猴腮,目光躲躲闪闪,脸上总是似笑非笑,既要讨得对方的欢心,又想得到真心实意的尊重。他吃掉五条鱼干,喝光了仅剩的一点淡水,一开口就吹嘘自己的悠远家史。

    慕行秋很不喜欢这个半妖,甚至有点后悔给他食物和水了,飞跋明显只在不清醒的状态下才肯说实话。

    “我在问庞山的事情。”慕行秋说,他们抛掉了木筏,正乘着玄武硬壳继续向西南行进。

    “看我的家谱。”飞跋从怀里掏出半尺高的破旧卷轴,小心翼翼地摊开,自顾说下去,“这不是你们人类造出来的普通纸张,是上古魔族留下来的宝物,比冰面还要细密,能写下极小的字……”

    慕行秋抬头看了一眼守在边上的芳芳,一把夺过卷轴,抬高声音说:“我不关心你是谁,你的祖先是谁,你说过‘庞山要倒掉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过吗?我当时又饿又渴、昏头胀脑,说什么都有可能,别太当真,我就是胡说八道。”飞跋笑嘻嘻地说。他的左腿失去的时间还不太长,很不习惯接上来的木棍。所以一直坐在硬壳上面,伸手摸了几下,“这是……这是玳瑁壳吗?真是太大了,我从来没见过……”

    慕行秋双手拎起半妖,将他送到壳船边上,把卷轴塞还他怀里,说:“自己跳下去吧?”

    “啊?我不会游泳。”

    “你是飞皇后裔,命令海妖帮你。”

    “呵呵。你在开玩笑吧?这里连座荒岛都没有,哪来的海妖?”

    “那就是你的事了,我是庞山道士,与妖族势不两立,救你一命原非我的本意,既然你已经清醒,就请自觅生路。我帮不了你。”

    芳芳站在飞跋身后,听见慕行秋一本正经地发出威胁,忍不住抿嘴偷笑,目光却一刻也不离开他。

    飞跋抱住慕行秋的大腿,“千万别扔下我,带我去见庞山宗师。或者任意一位宗师,我有重要秘密,足够让你立一大功。”

    作为一名半妖,飞跋并无特殊的本事,力量也与普通人无异。慕行秋估计他的妖身大只有几尺,于是轻轻挣脱纠缠。“我只是一名普通道士,没资格替你引见宗师,有功劳也立不了。”

    “你只要带我去棋山就行。”飞跋露出谄媚至极的笑容,一点也不知道这样的神情只会令自己更加受人讨厌,“其它事情我会自己想办法,我若得到好处,绝不会忘了你……们两位。”

    慕行秋抬头假装想了想,“不行,棋山哪是随便能进的地方?我把你带进去,人家还以为我跟妖族勾结呢。”说罢一脚将半妖踢进海里。

    飞跋在水中手忙脚乱地奋力挣扎,嘴里大叫:“救命!救命!我不会游泳……”

    芳芳有点吃惊,小声问:“真不管他了?”

    慕行秋笑着眨下眼睛,表示他自有分寸,这毕竟不是战争时期,那个半妖似乎藏着秘密,慕行秋不会让他就这么死去。

    壳船越驶越远,在水中起伏的飞跋真的害怕了,海洋无边无际,即使坐在船上都令人眼晕,浸在其中更是让他恐慌万分,“救我!”他高举双臂,喝下好几口海水,“我什么都说,真的,什么都说!”

    慕行秋取下长鞭,用力甩出,卷起半妖,将他拽回壳船上。

    飞跋连吐几大口水,双手死死抠住硬壳边缘,全身蜷成一团,嘴里发出呜呜的悲泣,像一条受到伤害的狗。

    慕行秋对半妖可没有太多同情,轻轻踢了他一脚,“我等你说话呢。”

    飞跋剧烈地抖了一下,惊恐得不敢抬头,但还是颤声说起自己的悲惨遭遇,听得芳芳都有些同情他了,慕行秋却有一种直觉,半妖的恐惧一半是真,一半却是表演,弱小或许就是他的特殊本事,他指望用这种方式求得生路。

    “我是妖族飞皇后裔。”飞跋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开头,张嘴就来,“出生在舍身国小南山,父亲是当地守官,母亲是当朝公主,七岁的时候我被强盗掳至群妖之地……”

    慕行秋皱起眉头,“七岁就被掳走,你哪来的家谱?”

    飞跋又剧烈地抖了一下,像是没听到人类的提问,继续往下说:“我给不少大妖当过随从,辗转到了妖卫漆无暇帐下。”

    慕行秋向芳芳使个眼色,表示小小的意外。

    飞跋不知道这两名庞山道士认得漆无暇,解释道:“漆无暇是妖王漆无上的孪生弟弟,也是他的护卫之一,妖王妖后被俘,漆无暇去向异史君求助,作为惯例,送给异史君十名小妖,其中就包括我。”

    飞跋终于说到慕行秋感兴趣的内容,情绪却崩溃了,伏在硬壳呜呜咽咽地哭起来,慕行秋听得极不耐烦,在芳芳的暗示下,才没有抬脚踢过去。

    飞跋哭了好一会,抬起头,脸上尽是鼻涕眼泪,他用袖子胡乱擦了一下,检查怀中的家谱,发现还在,心中稍安,冲人类挤出讨好的笑容,“请道士大人原谅我一时失态,苦命妖满怀伤心事,自从七岁被掳,我就没有过过好日子,唉,飞皇后裔沦落腥臭之地……”

    慕行秋稍稍瞪眼,“说说这位异史君吧,他是什么妖?藏着什么野心?”

    飞跋急忙继续说正题,“异史君大人天资聪颖、落落不俗,半岁能言,三岁能诵,五岁擅思,七岁答疑解惑,十岁立志重建妖族大业,大人以为,妖族之衰……”

    这显然是飞跋平时吹捧异史君的谀词,熟练至极,脱口而出根本止不住,足足一刻钟才告结束,词藻华丽,内容却极简单,慕行秋听明白两件事:“异史君今年三千岁了,一直在钻研妖族历史,想要找回那些失传已久的强大妖术。”

    飞跋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很自然地转为崇敬,这大概是他从前背诵谀词之后的固定神情。

    慕行秋与芳芳互视一眼,都对这个半妖失去了信任,远古时期,道士们的寿命的确很长,服日芒者甚至长达五六千年,可是随着道统强盛,寿命却在缩短,最后一位服日芒道士只活了四千年,如今的九大道统,只有极少数人达到服月芒境界,活得最久的一位也不过一千多年。

    能活三千年的老妖,即使是真的,也该名扬天下,绝不会在道统默默无闻。

    慕行秋没有对此逼问,这不是他关心的问题,飞跋只是小妖,看上去也不像是特别了解真相,“漆无暇把你送给异史君,差不多是三年半以前的事了。”

    “正是正是。”飞跋简直是欢呼雀跃了,好像这个时间对他来说是了不起的大事。

    “漆无暇已经死了。”

    “真遗憾。”飞跋的语气里没有任何遗憾的意思,反而有点洋洋自得,“在异史君大人的随从当中,我活的时间最长……”

    “活的时间最长?难道这个异史君吃人吗?”

    慕行秋随口一问,飞跋的身子却抖得更加剧烈,将头埋在双臂中间,发出呜呜的声音,既像是哭泣,又像是在求饶。

    “他被吓坏了。”芳芳的同情更明显了。

    慕行秋撇撇嘴,“你的左腿就是被异史君吃掉的?”

    飞跋再次抬头,脸色白得几乎透明,一手按在代替左腿的木棍上,用沙哑的低声小心翼翼地说:“这是奖赏,异史君说我服侍了这么久,理应得到奖赏。”

    “奖给你一根棍子?”

    “不是,棍子是我自己装上的。”飞跋左右看了看,声音更低了,“异史君吃掉了我的左腿,这就是奖赏,他说过些日子会再吃我另一条腿,作为最高奖赏。我……我挺喜欢这条右腿,所以就找机会逃了出来,陆路都被九大道统封死了,我只好自己造了一只木筏,泛海南下,可是海洋太大,我带的食物和水不够……”

    异史君显然是一名残忍霸道的大妖,将自己的仆从都给吃掉,但是作为妖族,这算不上最残忍的行为,慕行秋仍然没被打动,“你还没说到庞山呢。”

    “啊?”飞跋茫然地想了一会,“对对,庞山。我在逃出异史君的住处之前,曾经接待过一群大妖,都是妖身九丈以上的大妖,至少有一百名,他们来向异史君寻求教诲,同样献上一百名各类小妖。异史君很高兴,当场就吃掉了五十名。然后他说妖族就要兴起了,他在道统内部安插了内应,大家做好准备,内应很快就会采取行动,到时候妖族就能重新夺回妖族故地啦。”

    “内应?异史君说是庞山道统?”

    “我……我不太确定,你当时自称庞山弟子,我就随口说庞山了,但我说的都是实话,至少一家道统里有妖族内应。”

    慕行秋半信半疑,目光瞧向芳芳,“如果是庞山的话,内应不是那些被夺走内丹的大妖,就是……”

    就是那些备受怀疑的非妖。

    慕行秋说不出口,但是更不相信飞跋了。

    飞跋看出庞山道士的疑惑,从怀里再次掏出那卷家谱,肯定地说:“我有证据。”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