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八章 脆弱的联合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妖身通常是隐藏起来的,有些妖族个头极大,妖身可能只有一两丈,也有一些妖常以小不点的形象示人,却是五丈以上的大妖,在没有辅助法器的情况下,判断妖身大小要凭妖气:妖气越弱通常妖身越强大。

    在无根岛附近出现的这只妖,身躯跟山一样庞大,妖气却微弱得几乎不可见,说明它绝对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大妖。

    “玄武!灭世玄武!天呐,它怎么出来了?”岛上有人尖声叫道。

    玄武露出海面的脊背越来高越来越大,上面沟壑纵横,像是一大片枯裂的土地,裂缝里却有鱼虾挣扎。它掀起的海浪高达十余丈,岛边的小船全都因此倾斜在半空中,三名吸气一重的小道士双手紧紧抓住船帮,嘴巴大张,说不出一个字来。

    慕行秋和芳芳同样惊诧莫名,但是没有那么慌乱,脚尖踩在船底缝隙中,仍然保持站姿,慕秋一手扶着葫芦,另一只手已经准备施法了。

    秃子在葫芦里撞得咚咚直响,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恐惧。

    无根岛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巨浪自动从它下面绕过去,在另一头继续肆虐。

    洪福天跑向岛中部的人群,大声喊:“岛上有棋山法术,大家不要惊慌!”

    他的这句提醒太及时了,因为有一些散修和妖族已经向岸边跑去,看样子是准备跳水逃生,闻言反应过来,无根岛的确受到保护。在岛上面,一般人甚至无力施法。

    “玄武斗不过棋山。”一名年老散修厉声大叫。像是陈述事实,又像是无力的幻想。

    洪福天速度很快,几步就跑到众人面前,这是经过他的劝说刚刚联合起来的散修与妖族,个个面露大难临头的惧色,全然没有道士们的镇定,“听我说!”他高举手臂,好让大家都看着自己。“玄武只是形体巨大,几乎不会妖术,咱们数量近千,完全可以打败它,只要……”

    海中玄武留给他的时间太少了,洪福天话音未落,就被人群后面的尖叫声打断。自己也忍不住抬头望去。

    一条巨蟒正从无根岛上方绕圈划过,看样是要将整座岛缠住。

    无根岛的形状狭长如梭,可毕竟是一座岛,中部最宽的地方大概有三里左右,正是人群聚焦的地方,那条巨蟒也选择缠绕这里。准备将小岛从中截断。

    这条巨蟒十分独特,遍布全身的不是鳞片,而是黑黢黢的甲片,像一只又粗又长的巨型穿山甲。

    “这是……玄武的尾巴!”

    人群崩溃了,即使玄武铁尾受到法术的阻碍。离地面还有六七丈距离,人群还是四散奔逃。牙山道士申忌夷的判断没准。这是一群来棋山避难的胆小之徒,所以洪福天之前能轻易地说服他们联合起来暂时不要离岛,可这种联合脆弱不堪,甚至不给他多说几句话的机会,几名身材高大的妖慌不择路向他跑来,似乎要将这位古神教的传教者撞进海里。

    最早跳海的几位先行者下场悲惨,巨浪翻涌的海面上突然出现数处旋涡,将他们都吸了进去,根本不分人类与妖族。

    大家这才明白,留在岛上果然是最安全的。

    “大家合力,咱们可以杀掉这只玄武!”洪福天仍在努力激励众人集中力量,却于事无补,没人听他的话,恰恰是那些半妖与非妖,对这只巨大无朋的兽妖充满了畏惧,许多妖甚至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哀声求饶。

    洪福天不肯接受失败,到处寻找尚且保持一线理智的同盟者。头顶的玄武铁尾越压越低,棋山道士加持的无形护罩似乎快要支持不住了,紧贴铁尾的空气正加速变幻颜色。洪福天在岛上来回扫视几遍,终于找到了一个榜样。

    “看!看这个人!”洪福天声嘶力竭地喊道,作为一名传教者,他非常清楚一个道理,有时候疯狂才能制止疯狂,“看他踩在巨浪之上!看他冲上了玄武脊背!看他手里的长鞭!这是古神派来的拯救者!”

    慌乱的人群终于稍稍稳定了一些,他们望向玄武背上的人影,然后疑惑地说:“这不是古神派来的拯救者,只是一名庞山道士。”

    “古神眼中并无差别,庞山道士一样能充当拯救者,瞧,又有一个人……”

    慕行秋从一开始考虑的就不是如何逃生,他有申忌夷安排的任务在身,要防止前方道士遭遇前后夹击,他也有着罕见的勇气,最初的震惊过后,被巨浪掀起的小船尚未落回原处,他已经制定了一个简单的计划,“带秃子去前方求助!”

    无根岛离棋山太远,最近的道统力量就是前方正与蛟龙搏斗的申忌夷等人,得有人去将他们叫回来,芳芳应该做这件事。

    慕行秋则要试试这只山一样的灭世玄武到底是几丈妖身。

    他跳上第二拨涌来的巨浪之上,离无根岛十几丈之后,他脱离了棋山的保护与束缚,可以随意施法了。背后的紫纹剑自动飞出来,供主人踩在脚下,带着他直奔露出海面的巨大背脊。

    芳芳将葫芦推给最近的一名道士,“带着它,乘船去找申忌夷!”

    她跟在慕行秋身后,只相差十余步,她没有主法器,手里只有杨清音在牙山赠送的一枚铜印,可她是吸气六重的禁秘科道士,读过许多法术,踩水而行正是其中一种。

    两人一前一后几乎同时落在玄武背上。

    留在船上的三名道士虽然比岛上的散修、妖族都要镇定,却没有留下来参战的想法,立刻解开缆绳,一人控制小船躲避巨妖,一人扶着大葫芦,以为这是十分厉害的法器,另有一人负责寻路、指路。

    灭世玄武掀起的巨浪汹涌澎湃,小船随之上下起伏,好不容易驶出一段距离,三名道士心绪刚刚稳定一些,那只半人高的葫芦突然从中部打开,从里面跃出一只孤零零的头颅来,在海浪中连蹦带跳,迅速冲向玄武背脊。

    三名吸气一重的道士,没被灭世玄武吓倒,却因为这颗头颅而跌坐在船上,齐声叫喊“娘呀”。他们早知道葫芦中有东西,却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一颗能自由行动的头颅。

    慕行秋可不知道自己正被岛上众人瞩目,也不知道芳芳和秃子跟在身后,他眼里只有这个庞大的敌人,一落地就发招,他的五行法术太弱,除了御剑飞行,其它不值一用,对他来说最具威力的进攻手段还是念心科的咒语和率兽九变。

    他挥出了长鞭。

    五颜六色的鞭子骤然长至六七丈,抽在怪石嶙峋的背脊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带出一连串的闪电。

    玄武脊背略微下沉,很快向上挺得更高,水下传来一声低沉至极的吼叫,像是远在天边的号角声。

    电掣神行鞭对灭世玄武有作用,却不能对它造成足够大的伤害。

    “脊背是玄武防护最强的地方。”芳芳在身后说。

    慕行秋转身看着她,惊讶之色一闪而过,没再坚持让芳芳离开,“哪是它的弱点?”

    芳芳看过的书太多,但记忆又不像左流英那么牢固,咬着嘴唇想了一会,“在水下,它的脖子最软弱。”

    脊背起起伏伏,不停地制造海浪,慕行秋踩着紫纹剑,干脆拉住芳芳的手,一块向前方飞去,途中不停地挥甩长鞭,让玄武知道它并非没有对手。

    玄武发怒了,缠在无根岛上的铁尾更加用力,又下降一丈左右,终于压碎了包裹整座岛的无形护罩。

    粗圆的铁尾重重地砸在地面上,无根岛再也不能在惊涛骇浪中保持稳定了,发生天崩地裂般的剧烈震动,许多人被抛在空中又落在地上,刚刚被庞山道士激起的一点勇气消失了。

    洪福天第一个发现在岛上也能施法了,立刻拔出身后的法剑,向横在无根岛中间的铁尾射出数道法术。散修的法术不像道统那么内敛,绚丽的火线人人都能看得见。洪福天一边发招一边大叫,“古神护佑,我必不亡!”

    终于有一些散修和妖族明白逃跑是没用的,于是也向铁尾发招,嘴里喊着跟洪福天一样的话,心里却不肯定这能有多大作用。

    还有部分散修和妖族跳进小船,解绳想要远离战场,可棋山船只根本不受他们控制,不仅没有驶离无根岛,反而绕着灭世玄武转圈,示意胆怯的乘船者发起进攻。

    海面上一片混乱,水下的两名庞山道士一无所觉。

    慕行秋收起紫纹剑,右手继续挥舞长鞭,左手仍与芳芳紧紧握在一起,以防失散。芳芳的另一只手举着铜印,不停地施法,阻击湍流与漩涡。

    水下光线暗淡,长鞭带出的条条闪电因此越发清晰,慕行秋和芳芳运用天目,终于在极深的地方看到了一只细长的脖子和一颗蛇似的头颅,与巨大的身体相比,简直小得不可思议。

    两人谁也没有劝退对方,也没有考虑接下来的战斗会有多么危险,携手向目标突进,鞭子每挥一下都会变得更长,激起的闪电也更加炽烈。

    秃子晚了一步,他跳到脊背上时,上面已经没人了。

    “小秋哥、芳芳!你们去哪啦?”秃子边跑边叫,猛然间一缕头发被裂纹卡住,寸步难行。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