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们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五十年了,牙山道士从来没放松对杜防风的监视,从早到晚,至少有一个人盯着这位窃水大盗的住处,将所有与其交往的客人都调查一遍,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申忌夷居然没听说过洪福天的名字,更不知道他与杜防风有过接触。

    如果确有其事,这又是牙山道统的一件耻辱。

    “你能代表平等道人?”申忌夷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他托梦给你了?”

    几名道士发出笑声,他们跟申忌夷一样,觉得这位头上系着红飘带的年轻散修是在撒谎。

    洪福天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在一群道统弟子面前略显矮小,浓眉大眼,神情认真得有些过分,和他的整个装扮一致,都有一种在戏台上表演的夸张感觉。

    而且他是一名认真的戏子,即使观众发出阵阵笑声,仍然沉浸在角色的喜怒哀乐之中。他努力挺直身子,等笑声歇止,说:“平等道人没有托梦给我,是古神将我们联系在一起,他愿意向古神献出一切,而我……”

    申忌夷冷冷地打断道:“杜防风想献出什么都可以,但有一样,洗剑池水归牙山所有,任何人休想染指。”

    洪福天轻轻摇头,“魔破虚空,乾坤颠覆,牙山还舍不得区区一点洗剑池水?瞧这岛上上,难得有道统,有散修,有妖族,此时若能齐心协力,未来也可共同迎战魔族……”

    别人听到这些话倒没什么,慕行秋心中却是一动。几年前庞山宗师宁七卫曾经对他说过千年之内魔族必然重返人间,还说过对这件事在意的人很少。即使在九大道统内部,也只有少数人在做准备,没想到在棋山岛船之上竟能听到一名散修说出类似的话。

    “你想得太远了。”申忌夷又一次打断他的话,目光在两名妖族身上扫了一眼,“你们都很幸运,没机会赶上道魔大战,去杀妖夺丹吧,别想魔族。也别想洗剑池水。”

    “妖族也是有智慧的生灵。”洪福天后退一步,站在两名散修和两名半妖中间,“他们跟人类一样痛恨并戒备魔族,妖与魔并非一家,更不应该统称在一起,道统若能放开眼界……”

    道统与妖族进行了十几万年的战争,想让双方尽弃前嫌可不容易。在棋山避难的妖族或许愿意息止干戈,道统弟子却一点也没有这种想法,就连最具反叛想法的杨清音,原本决定当众与申忌夷唱反调,这时也不吱声了,反而跟大家一样。以鄙视和不信任的目光看着洪福天。

    “说到放开眼界,瞧,海妖已经杀来了。”申忌夷向远方抬了抬下巴。

    众人放眼望去,道统弟子们最先发现异常,没多久。岛上的散修和妖族也看到了,那是一大片乌云似的东西。贴着海面向棋山横扫而来,因为距离过于遥远,看上去速度并不快,但是占据了几乎整条天际线,气势极为壮大。

    洪福天却不在意,“今天我们不会杀妖,我们要与妖族和解,我要劝说海妖退去,从此不再进攻棋山。”

    “你们?散修和妖魔?”

    “准确地说是妖族,不是妖魔,而且我希望道统弟子也能加入‘我们’,天下生灵共迎破魔之日,今天或许就是一个开始。”

    申忌夷忍不住笑了,回头看了一眼数十名道统弟子,“抱歉,今天道统很忙,没工夫加入‘你们’,既然散修和妖族无意阻挡海妖,只好由我们出手,你们仍然可以享受棋山的保护,但是小心一点,不要离开无根岛。”

    洪福天还要劝说,申忌夷手中已经多了一根铁尺,那是他的主法器,平时隐藏不现,“诸位道友,散修与妖族临阵退缩——这种倒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你们可愿随我出海一同斩杀来犯海妖?”

    无根岛上的数十名道士原本都是来看热闹的,基本是吸气境界的弟子,就属申忌夷修行最高,他一呼吁,谁也不会显出胆怯来,无论之前有没有与妖族战斗的经验,都齐声高呼“愿意”,许多道士甚至颇为兴奋,觉得今天没有白来。

    岛船也有码头,栓着三五十条小船,申忌夷带头走过去,各大道统的弟子紧随其后。

    杨清音走过洪福天的身边,不屑地说:“还以为你是不守王法的人物,原来是名胆小鬼。”

    辛幼陶在后面不客气地补充道:“没准是跟海妖里应外合呢。”

    洪福天摇头,大声说:“道统是天下精英,如果你们肯将目光往下瞧一瞧,就会清楚看到你们一直以来的错误,单靠道统的力量是不可能与魔族抗衡的,团结世间所有智慧生灵的力量……”

    没有道士回头,洪福天的这番话在散修和妖族听来或许颇为顺耳,对道统弟子却丝毫没有吸引力,很多人都跟辛幼陶一样怀疑此人心怀鬼胎。

    一共四十七名道统弟子,分乘十二条船,虽然未经推举,申忌夷很自然地成为领袖,他不仅修行境界最高,还是五行科弟子,杀妖经验极为丰富,没有任何弟子能跟他竞争。

    申忌夷也充分显示出自己的优势,快速排兵布阵,三条船载有各大道统五行科弟子,组成进攻第一线,另有三条船排在第二线,上面的弟子虽不是五行科的人,却都拥有一件主法器,第三线五条船则载着杨清音、辛幼陶这样既非五行科也没有主法器的弟子。

    杨清音更希望冲在前面,但她毕竟是道门之女,平时飞扬跋扈,到了战场上却服从命令,没有多说一句,很自然地将自己任命为第三线的指挥者,安排各船的任务,这也得到了申忌夷的默认。

    最后一条船留在无根岛岸边,载有五名道士,任务是看守剩余的船只,阻止岛上的散修和妖族改变主意突然登船。

    “提防这些人,不要让他们与海妖形成合力。”申忌夷大声说,不在意自己的话被岛上的人听到,“这些船都经过棋山道士施法,更听从你们的命令。”

    阵形安排好了,慕行秋是唯一感到不满的人,他举手说:“我有紫纹剑。”

    他应该被排在第二线的三条船上,可他被留在最后方,提防一群看上去无意离开岛屿的散修与妖族。

    “这里需要你,盯住古神教的洪福天,他不简单。”申忌夷微笑道,示意众人出发,船只自动驶向远方的乌云。

    沈昊站在第三线的一条船上,转身兴奋地叫道:“夺得妖丹,肯定有你们一份!”

    慕行秋更希望亲自上阵,可他懂得分寸,这种时候得听从命令,只好冲远去的道士挥挥手,转身看着自己船上的人。

    芳芳也被留下了,她是禁秘科弟子,修行境界虽然不低,却没学过几招五行法术,不上前线情有可愿,另外三人都是刚刚吸气一重的弟子,甚至没资格炼制法器,来棋山完全是为了游玩,更有理由留下来。

    慕行秋坐在船头轻轻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受到了忽视。

    芳芳站在他身边,轻声笑道:“你就那么喜欢打架吗?”

    “我不是喜欢打架,我是觉得不该浪费……你做的电掣神行鞭。”慕行秋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候压低了声音,同船的另外三名道士正遥望远去的船队,没在意他的话。

    “总有机会。”芳芳的声音也低下来,突然又抬高声音,“这群海妖很特别啊”

    慕行秋立刻站起身,也向南方望去,虽然距离还很遥远,但他已经能看清那片乌云更多的细节:那不是乌云,而是一团飞速移动的水汽,中间夹杂着数不尽的深灰色飞鱼,正是它们的鳞片形成类似乌云的颜色。

    “海妖在哪呢?”慕行秋诧异地问,飞鱼成群结队,虽然壮观而又诡异,但是妖气并不浓重,即使他以超常视力观看,也觉得不像是大妖。

    “这是水形海妖,现在分散开,待会就能合成数只大妖。”芳芳看得书多,立刻认出了海妖的底细。

    “哦,跟狼妖漆无暇一样。”

    芳芳没有参与几年前的那场战斗,只听慕行秋详细描述过,想了想,“不完全一样,狼的数量再多,力量的主人仍然是漆无暇,不会集中在随便某只狼身上,这是罕见的法术,我在书上都没看到过。水形海妖没有这样的主导者,而且它们最后会合体,不只是贡献力量。”

    慕行秋点点头,望着海啸般的飞鱼与道统弟子越来越近,心中不禁兴奋起来。

    “妖丹,谁有妖丹谁就是海妖的主导者。”

    船上五名道士同时转身,发现洪福天独自站在岸边,似乎还没有死心,仍想劝说几人。数量众多的散修与妖族这时在远处混成了一团,相互交谈,真有联合的意思。

    “嗯。”慕行秋冷淡地应了一声,他对古神教印象不佳,这位年轻散修颇有当年梅婆婆的固执劲儿,让他很不喜欢。

    洪福天却不在意,抬手遮在眉头,“这群海妖不是来进攻棋山的。”

    “你怎么知道,海妖告诉你了?”慕行秋更不相信他了。

    “海妖有自己的表达方式,仔细看,海妖分明在说它们是来寻求保护的,因为……因为……”洪福天似乎在费力地分辨晦涩文字,“它们身后有追赶者,藏在水下,非常强大。那些道统弟子有危险,你应该提醒他们。”

    慕行秋上下打量洪福天,搞不明白他到底有何用意。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