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五章 无根之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棋山西南角的狭长小岛没有按序号命名,它拥有一个独特的名字——无根岛,因为它像巨船一样悬浮在海面上,能够根据棋山道士的安排驶向任意方位。

    慕行秋等人刚踏上无根岛没多久,这艘小岛巨船就开动了,许多人没有准备,差点因此摔倒,惹来阵阵嘲笑,另外一些人显然对岛船非常熟悉。

    岛上到处都是人,明显地分为几大区域,道统弟子数量最少,大概四五十人,占据东北角,小声交谈,客气地互相施礼。

    散修数量众多,差不多有四五百,男女混杂,不再严格分开,嘴里大叫大嚷,对迎战海妖非常兴奋。

    再往西竟然是妖魔,数量比散修还要多,大部分是面目狰狞的半妖,少量看上去与人类无异的非妖,甚至还有高大魁梧的兽妖,头上双角直立,身上长着浓厚的毛发,外面披裹不伦不类的衣裳,低头与身边的伙伴交谈,与野兽无异的脸上露出沉思的神情,即使远远望去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慕行秋一眼就看见了身材高桃的芳芳,从人群中挤过去,低声说:“棋山连妖魔也保护?”

    杨清音就站在芳芳身边,不停地向西边遥望,“这就是棋山的规矩,只要能登岛,就算是一只小虾米他们也会提供保护,我还以为是传说,原来是真的,怪不得这里能汇集天下宝物与材料,啧啧,上回炼制法器的时候我就应该来这里。都说牙山道士是商人,原来跟棋山根本比不了。”

    她的声音不算小,附近的道士听见这番话,都对她侧目而视。

    申忌夷走到杨清音身后,笑着接口:“棋山道士可不是商人,他们只提供保护与市场。自己从来不卖东西,他们是守护者,还是雇用者,瞧,这岛上一位棋山道士也没有,所有人都是受雇杀妖来领取奖赏的。”

    杨清音脸上立刻由晴转阴,哼了一声,假装没听到他的声音。

    “咱们也被雇用了?”小青桃眨着眼睛,“我连价钱还没谈过呢。”

    “呵呵,价钱全看你能带回去什么样的妖丹。”申忌夷扫了一眼。发现庞山弟子对这件事很感兴趣,解释道:“一丈妖的妖丹价值百两银,两丈妖价值三百两,三丈妖六百两,四丈妖一枚银魄,五丈妖一枚金魄,五丈以上比较稀有,价值另算。”

    “妖王漆无上是十丈妖,他弟弟漆无暇是六丈妖。他们的妖丹能值多少?”辛幼陶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据我所知,六丈妖最少值十枚金魄,十丈妖嘛,千枚以上。”申忌夷的回答引来一片惊诧声。无根岛上的道统弟子大都跟慕行秋等人一样,是来看热闹的,听牙山道士这么一介绍,心思不禁有些活动。

    “慕行秋。你把漆无暇的妖丹带来了吗?”辛幼陶的眼睛更亮了。

    慕行秋点点头,还没开口回答,身后的葫芦咚咚地响。那是秃子在里面撞击的声音,慕行秋回手拍了两下,“是你的,没人抢。”

    当初漆无暇的妖丹被秃子吞在嘴里带走,事后宗师没有收走,当时的参与者一致认为这枚妖丹应该属于秃子,却不知道它这么值钱。

    申忌夷摇头而笑,“必须是新鲜的妖丹才行,棋山可不会为在其它地方被杀的妖魔付钱,不过六丈妖的妖丹当材料也能卖五六枚金魄。”

    价值一下子少了一半,葫芦里传里沉闷的一声响,秃子再也不发声了。

    岛船向南方越驶越远,虽然看不见海妖的踪影,可是没有浓雾遮蔽,广阔无垠的大洋展现在眼前,许多道士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色,发出连串的赞叹,对他们来说,美景加杀妖,这是一次完美的旅程。

    辛幼陶对风光不感兴趣,低头寻思了一会,指着另一边的妖魔,“那里不是有许多新鲜的妖丹吗?”

    申忌夷摇头,正要开口,杨清音已经抢着回答:“你没听说过棋山约法三章吗?‘杀者杀,伤者伤,无金者逐’,只要那些妖魔还在棋山的岛上,谁敢动他们一下?”

    “趁他们离岛的时候。”辛幼陶小声争辩,但他也知道,这些妖魔肯定不会离岛半步。

    “这么说待会杀妖的主力就是这些散修喽?”小青桃个子矮,问话的时候要抬起头,两只又圆又大的眼睛眨个不停,似乎这个最简单不过的问题里也充满了她对牙山道士的敬仰。

    慕行秋觉得怪异,向芳芳瞧了一眼,发现她正低头抿嘴偷笑,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肯定是杨清音的主意。

    申忌夷没觉出异样,和蔼地说:“没有五丈以上的大妖,道统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手的,散修的确是离岛杀妖的主力,但也别小瞧那些妖魔,他们在岛上也有办法夺取妖丹。”

    妖魔杀妖魔,听上去有些怪异,望向岛船另一头的目光更多了。

    岛船中部的数百名散修中间发生了一阵骚乱,虽然没人动手,但是叫嚷的声音突然提高不少。

    申忌夷显然不是第一次见识这种事,轻轻哼了一声,“散修总是不讲记性,每次都是这样,还没开打就开始争赏,等到发现敌人强大的时候,跑得比谁都快。”

    杨清音不喜欢申忌夷自以为是的语气,大声说:“那可不一定,散修也不是同一个人教出来的,肯定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人胆小,就有人胆大。”

    申忌夷是不会被几句话惹恼的,脸上仍然挂着微笑,“天下散修成千上万,各有性格,可是住在棋山还愿意受雇杀妖的只有一种人。”

    “哪种人?”杨清音忍不住扭头问道,话一出口就后悔了,马上又转回头。

    “在大陆上惹下麻烦,但是又贪生怕死的人。散修住在棋岛每天要交一枚银魄,不是走投无路,谁也不会常年躲在这里,像这种人,你能指望他们勇猛杀妖吗?”

    杨清音明知申忌夷说得没错,却不肯承认,仰着头假装没听见。

    慕行秋开口问:“杜防风也在这里吗?”

    申忌夷的微笑有点僵硬,“不在,他付得起租金,从来不参加杀妖。”

    散修中间的骚乱很快就平息了,杨清音学着申忌夷的语气轻哼一声,什么也没有说。

    这伙散修与申忌夷的评判的确有点不一样,不仅没有为杀妖争赏吵得不可开交,居然还在极短的时间内选出一位领袖来。

    那是一名年轻男子,紧身打扮,身后背着长剑,头发像道统弟子一样梳起高髻,但是没插簪子,而是以一条鲜红色的带子扎住,带子两端垂在脑后一尺有余,看上去很扎眼还有点可笑,他像是要上台表演的武师,而不是即将杀妖的修士。

    “这人是很有名的散修吗?那么多人都听他的。”小青桃好奇地问。

    无所不知的申忌夷这回没有吱声,他也不认识这名年轻人。

    “洪福天。”道士们中间一个声音说,众人回头,发现是那名健谈的鸿山道士,“他叫洪福天,是应国散修,最爱行侠仗义,经常被官府追捕,大概因此到棋山避难来了。”

    “行侠仗义还要被官府追捕?”杨清音觉得难以置信。

    “我是这么听说的。”鸿山道士耸耸肩,鸿山道统位于应国北境,可他跟绝大多数道统弟子一样,对散修所知甚少,能叫出名字已经算是了不起。

    杨清音转向辛幼陶,“你们官府都是这样吗?专抓行侠仗义的人?”

    辛幼陶是西介国王子,与应国距离遥远,他从来没去过,更不了解该国的情况,被问得一愣,“这个……国有国法,洪神天未必真是行侠仗义,没准是坐地分赃的大盗呢,散修不守王法,各国都不喜欢。”

    杨清音没再追问下去,可是“不守王法”四个字却有点打动了她。

    那名鸿山道士突然又开口了,“想起来了,洪福天是因为传播古神教受到官府追捕的。”

    辛幼陶长长地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什么行侠仗义,原来是邪教的人,让他逃掉真是可惜。”

    几名庞山弟子都对数年前古神教的梅婆婆被漆无暇利用一事记忆犹新,就连杨清音也不再为洪福天辩解了。

    洪福天精力充沛,说服了众多修散,又跑到妖魔那边摇唇鼓舌,令道统弟子们惊讶万分的是,他居然获得不小的成功,几百名妖魔冲他不停点头。

    道士们都拥有超常的听力,但是谁都不屑于偷听一名散修说话。

    然后他往回走,身后跟着两名人身兽头的半妖,散修们发出欢呼,站出两人,也跟在洪福天身后,继续向岛船的这一头行走。

    看样子他还想来劝说九大道统的弟子一块杀妖。

    “不自量力。”申忌夷说出了大部分道士的心声,对他们来说,散修就像是一群拙劣的模仿者,远远地当玩笑观看还可以,并肩战斗是绝不可能的。

    慕行秋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觉得申忌夷犯了一个错误,他不该当着杨清音的面说这句话。

    洪神天走过来,身后跟着两名散修、两名妖魔,他站在数十名道士面前,熟练地行以道统之礼,一开口就让大家吃了一惊,“我代表平等道人而来,有几句话要对大家说。”

    申忌夷神色骤变,杨清音却露出了笑容。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