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三章 棋山的客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棋山是一连串海岛的统称,总共四十五座,分成东西五行南北九列,分布得极有规律,因此得名棋山。

    在九大道统当中棋山位置最为偏南,远离大陆三千多里,从圣符皇朝的两大港口——浮海城和云洋城——可以乘船直达此地,顺风的时候十余天可到,这是大多数人来棋山的主要方式。

    道统弟子则有更简单方便的方式,经由瞬息台,只需要在鸿山中转一次,片刻工夫就能跨越数万里的距离,来到棋山中三岛。中三岛即第三行第三列岛屿,棋山诸岛都用这方法命名,清晰明了。

    还有一种人,既不能从港口登船,也没有资格使用瞬息台,就得另辟蹊径,或乘小船,或走水下,或飞天上,总之都要绕行更远更危险的路线,悄悄进入棋山的领域。

    他们来棋山主要不是为了买卖奇珍异宝,而是为了寻求保护,在修行者当中众所周知,位置偏远的棋山道统,不仅拥有修行界最大的集市,还向任何踏上岛屿的外来者提供保护,对于某些人来说,棋山就是天下唯一的避难所。

    平等道人杜防风,五十多年前就是从水下游了三千里路,在一九岛上岸,全身湿透,衣服上沾满了搭路的贝壳和海藻,头发里困住几条小鱼,皮肤惨白,了无生气,整个人像是昏头昏脑的淹死鬼,因为没认清时间与路线,才会在大白天出现在陆地上。

    他身后拖着一只大铁箱。由一根铁链连在他的右脚踝上,上面附着的贝类更多。棱角皆无,变成怪里怪气的石头。

    令所有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整整三千里路,杜防风几乎没施过法术,偶尔浮上水面透口气,大部分时间都是依靠最基础的闭气之法在水下行走。

    “我有至宝。”他对第一批围上来的好奇者说,眼神空洞,似乎根本就没看清任何人。此后整整三天三夜,他对所有靠近的人都只说这四个字,“我有至宝。”

    没人看见他的至宝,但是当他撬开铁箱之后,许多人都看到了里面黄灿灿的金魄和黑油油的银魄,在棋山,这就是畅行无阻的通行证和安全无虞的理由。

    杜防风在棋山四二岛上的客栈寓居。在同一个房间里一住就是五十年零六个月,耗尽了财富与时间,他今年一百一十六岁,对一名散修来说,已算是风烛残年,据说他的铁箱子也快要见底了。

    不过他仍然是棋山最传奇的客人之一。因为他有至宝。

    他在棋山上岸之后一个月,大陆上的传言跟来了,原来就是这位平等道人,胆大包天,居然从牙山洗剑池盗走了一瓶水。当时的牙山洗剑池还没像现在这样守卫森严。不允许外人靠近,但是该有的防御一样不少。居然被偷走一瓶池水而毫无察觉,实是奇耻大辱。

    不依赖法术在水下行走三千里已算是一件了不起的本事,能从九大道统之一的牙山偷走池水,更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以至于消息刚传来时没人当真,直到成批的牙山道士找上门来,众人才终于相信这位上岸时狼狈不堪的平等道人,真的做出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可他到底如何从牙山成功盗水,一直是个秘密,他从来不炫耀,牙山道士们也从来不提。

    “五十一年前我还没出生呢。”申忌夷如此告诉庞山弟子,“我知道的就之些,还不敢保证都准确,比如说杜防风是不是真的在水下走了三千里,也有一种说法,他在云洋城正常乘船,快到棋山时才跳下水,以此躲避检查。”

    庞山一行人上午到达棋山,入住四三岛的客栈,对他们来说,这是一次轻松至极的旅程,只在鸿山瞬息台排队时耽搁了一点时间,刚刚吐出高山之上的清洌空气,就吸进一股略带咸味的海风。

    申忌夷介绍杜防风的措词算是十分客气了,没有因为自己是牙山道士而对他怀有太多的偏见,“我知道的就这是这些,哦,还有,杜防风在棋山快要待不下去了,咱们若是在这里多留几天,没准能赶上他公开拍卖那瓶洗剑池水。”

    “一定要多待几天。”杨清音很少跟申忌夷说话,这回却没管住自己的嘴,发现大家的目光都在看着自己,她解释道:“看个热闹嘛,这种事几百年也未必能遇上一次。”

    申忌夷笑着起身告辞,他要去见一直留驻棋山监视杜防风的几位同门道友,或许是从杨清音过于兴奋的声音里猜到了什么,他说:“九大道统几十年前就达成协议,除了牙山,绝不参与收购洗剑池水,更不会采取其它手段争抢,我想你们是知道的吧?”

    杨清音哼了一声不做回答,兰奇章跟首座左流英一样,对许多小事记得清清楚楚,立刻说:“道统第三十七代祖师五百八十六年七月初六,九大道统各派一位首座在牙山聚会,达成一致意见,永不参与抢夺被盗的洗剑池水,如有必要,还要群策群力,确保池水物归原主。只有棋山表示不能违背保护原则,只要平等道人还住在岛上客栈里,就必须保证他的安全。”

    申忌夷向兰奇章表示感谢,退出房间。

    兰奇章咳了一声,在众人当中数他年纪最大、修行最高,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做出表率,也有权力做出决定,“想要购买法器材料,棋山算是最全的了,可是价格也比较贵,我建议大家买一两样主要材料也就可以了。再好的法器也是辅助,咱们还是应该尽快返回庞山继续修行,我想在这里停留三天足够了。唉,在牙山就待得太久,超出了预期……”

    “哎呀。三天可有点少,但是兰道友说得也没错。咱们这就去集市看看行情吧。”杨清音居然没有坚持多留几天,甚至向兰奇章发出邀请,“你要不要跟我们一块逛逛啊,别白来一趟,你也可以再炼制一件法器嘛。”

    兰奇章严肃地摇摇头,“我有一柄二品七级的铁尺,足够用了。棋山全是岛屿,没什么可逛的。我要回房间修行。秦道友,你已经耽误好几天午后修行了,今天……”

    “今天也可以再耽误一次。”杨清音不耐烦了,挥手轰撵兰奇章,“你不喜欢逛街,快去存想修行吧,顺便多研究一会碎丹之术。没准突破就在今天呢。”

    兰奇章一边往外走,一边认真地解释,“我刚刚看完前人关于碎丹的大量记载,离自己取得成就还远着呢,而且不在禁秘塔,许多测试也无法进行。不过禁秘一科偶尔也有灵光一闪的时候,我还差着火候,但是……”

    杨清音重重地关上房门,长长吐出一口气,“真后悔邀请他来了。秦凌霜,他这么啰嗦。你平时修行怎么受得了?”

    秦凌霜跟大家一样,这种时候可不想待在屋子里修行,笑着说:“他总是守在门外,平时没这么多话的。”

    杨清音将屋子里的几个人瞧了一遍,对沈昊和辛幼陶说:“你们两个先去逛街吧,那么多钱,留在手里干嘛?”

    两人同时骄傲地哼了一声,起身要往外走,慕行秋急忙将他们叫住,秃子正在葫芦里呼呼大睡,他可不想单独留在三名女道士中间,“沈昊和辛幼陶都能帮上忙,让他们留下吧。”

    杨清音盯着两人看了一会,直到他们流露出明显的不满,才说:“好吧,你们留下,但是嘴要严一点。”

    辛幼陶和沈昊更加不满,可是前者看了一眼慕行秋,后者望了一眼秦凌霜,心里又都好奇,于是不太情愿地坐下,含糊答应不乱说。

    小青桃莫名其妙,“帮什么忙?咱们不就是来买材料吗?”

    “买材料是小事。”杨清音拍拍腰上的乾坤袋,“卖掉这里面的几十件法器,足够大家买最好的材料。可是我想要棋山最值钱的一件宝物。”

    除了慕行秋,其他几人面面相觑,沈昊明白她的意思,疑惑地说:“你想要杜防风手里的池水?”

    “正是。”

    沈昊笑了,“不可能,第一,九大道统已有互助的协议,咱们是庞山弟子,绝不能做背信弃义的事,第二,这里是棋山,再有本事的人也不敢动手硬抢,何况咱们只是几个吸气道士而已,第三,就算赶上杜防风售卖宝物,咱们也买不起,买到了也带不走。”

    “你说完了?”杨清音冷淡地问。

    “说完了。”沈昊忍不住又加上一句,“你这完全是在胡闹。”

    “我说下我的计划,到时候愿意跟老娘胡闹的留下,不愿意的走人,别泄密就行。”

    沈昊不吱声了,辛幼陶更不会吱声,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

    “杜防风这事我早就听说过。”杨清音等了一会才继续说下去,“九大道统其实没有齐心协力的想法,牙山想要回池水,棋山只想从中尽可能榨取金魄,另外几家道统在看热闹。据我所知,杜防风的钱快要花光了,付不起房费就会被撵出棋山诸岛。”

    “他不是要拍卖宝物吗?”小青桃说。

    “哈,他要是能卖出去,早就卖掉了,怎么可能等五十年?九大道统不好意思公开得罪牙山,普通散修即使有钱买下,就像沈昊说的,也带不出棋山。”

    “那你就更没机会啦。”沈昊不客气地说。

    “笨蛋,听我说完。杜防风已经走投无路,我听说他正策划一次暗中逃亡,想要另寻栖身之才,所谓拍卖不过是障眼法。所以咱们要是运气好的话,没准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抢走宝物,带回庞山。”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