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章 互相帮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色降临,牙山变了一副模样。

    正在群峰之间行走的客人们,突然发现腰身以下漫溢着浓重的白色岚雾,里面闪烁着点点微光,与天上繁星一一对应,游走其间,仿佛置身于奇异的湖泊之中,岚雾凝聚不散,甚至可以用双手掬起,放在哪里它就停在哪里,像是一群被困在网中的萤火虫。

    牙山的道士们面带微笑,之前故意对此只字不提,等到客人都对这些岚雾产生兴趣,他们才以此景再寻常不过的语气说:“天河之岚,笼罩方圆三百里,正好是牙山道统的范围,据说此雾灵气充沛,十分有助于修行,我们倒没有察觉。”

    杨清音向秦凌霜和小青桃眨眨眼,大声说:“肯定有助于修行啊,这么浓的雾,非得时时使用天目才看清道路,每天晚上出来溜达一圈,牙山道士的眼力肯定特别强大。”

    陪行的女道士们神色尴尬,再也不提这里的岚雾了。

    秃子的头颅在这里却是如鱼得水,张着嘴跑来跑去,吞吃雾里的灵气,直到再也吃不下了,跳回杨清音的肩膀上,着力称赞这里的环境比庞山好。

    没一会,他就被杨清音扔到了秦凌霜肩上。

    牙山房间的门窗都很宽大,总是敞开着,慕行秋也看到了外面的天河之岚,奇怪的是,那些岚雾像是害羞的客人,只停留屋外,不肯逾界半步。

    “帮助都是相互的。”慕行秋重复这句话,也露出微笑。“不知道我能向道友提供什么帮助?”

    “帮助不急于一时,你心里记着这件事就好。”申忌夷客气地说。

    “着急的不是牙山。是我,我愿意付出金魄、银魄,也愿意提供帮助,但我不想拖到以后,更不想在修行的时候还想着自己欠着别人一个大大的人情。”

    申忌夷仰头大笑数声,又来了一句“不愧是庞山道士”,然后说:“你的确可以帮我一个忙,甚至帮牙山一个忙。为了以示感激,牙山洗剑池随便你用,而且会有人向你提供最可靠的意见。”

    “我可以帮牙山一个忙,但是很遗憾,我不能帮你。”

    申忌夷微微一怔,虽然只大了四五岁,但他一直以为自己比面前这位庞山小道士成熟老练得多。餐霞境界和都教身份,光凭这两点,就足以令年纪比他大得多的道士汗颜,可慕行秋,吸气四重的道士,居然在以平等的语气与他谈判。

    “念心科传承中断多年。果然不会随便选择弟子。”申忌夷明白,自己在杀妖演练期间对慕行秋形成的印象并不完整,“你能帮牙山什么?或者还能帮我什么?”

    慕行秋犹豫一会才开口,虽然条件最好由对方先提出来,但他不想浪费时间。“牙山对真幻感兴趣,你……”

    “我对杨清音感兴趣。可你宁愿交出真幻,也不想帮我争取杨清音的好感?”

    “真幻是我的,杨清音是朋友,我不能拿朋友送人情。还有一点,就算我愿意,也没有办法交出真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给牙山禁秘科一次机会,让他们检测,能看到什么,是他们的事。”

    申忌夷又是一阵大笑,声音远远传出,震得外面的天河之岚微微颤动。

    “洗剑池是牙山镇山之宝,如同庞山的祖师塔,你只肯帮这么一点小忙,却要换取随意使用洗剑池的权力吗?”

    慕行秋笑了一下,突然想起几年前西介国公主说过的话:你该庆幸自己还有被利用的价值,希望你能好好使用这些价值,而不是抱着它们自怨自艾。

    两人只见过那一面,可他对公主印象深刻,对这番话尤其不会忘记,她说得没错,他的确应该感到庆幸,否则的话,他就得在放弃秃子和出卖朋友之间做选择。

    林飒叮嘱他提防外人,这更证明真幻是有利用价值的。

    “我看见那几名牙山禁秘科弟子了。”他说,一点也没因为对方的大笑而露出恼意。

    申忌夷收敛大笑,改以兴致盎然的微笑,这是他的习惯表情,进可攻退可守,不管接下来变成什么表情都不会特别突兀,刚才的那次进攻被对手轻易避开,他决定还是采取谨慎一些的战术,“跟兰奇章道友交谈的那三个人?”

    “嗯。”

    “他们怎么了?”

    “他们的修行境界显然很高,我猜应该是星落。三名星落道士跟一名吞烟道士热情交谈,这可有点不合常理,就算牙山再热情待客也不至于如此。可能是我太自大,我觉得他们三个真正想找的人是我。”

    一切都有迹可循,热情的牙山道士一见面就对念心科表露出好奇,想引逗念心科唯一弟子开口畅谈,慕行秋猜测,只要自己滔滔不绝,那三名星落道士就会趁势加入交谈,他们一直在等待,直到慕行秋表现得太冷淡,才邀请兰奇章前去参观牙山禁秘科。

    申忌夷的微笑向困惑与惊奇的方向稍做变化,“你能认出星落境界?”

    “牙山道士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过来的,他们三个对你可不太热情,所以我想,必然是修行境界上差别过大的原因吧。”

    申忌夷又一次大笑,这回的笑声里没有讥讽,纯粹是佩服,“好吧,但我做不了主,宗师不在,就是几位首座掌管事务,我得去问问他们。你是一个聪明人,希望不至于对牙山产生坏印象。”

    “牙山好客,令我们一行人宾至如归,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有坏印象?”

    申忌夷向外面走去,突然止步说:“你错了,是一名星落,两名吞烟。九大道统的禁秘科道士无不恃才傲物,跟境界关系不大。”

    申忌夷离去了,慕行秋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回想自己刚才的表现,他抓住了牙山的真正意图,这一点是好的,但也有缺憾,他表现得过于急躁,几乎是主动透露了一切,如果是公主,肯定会做得更好,不露痕迹。

    或许就是这一点急躁令牙山并不急于“互相帮助”,当天晚上申忌夷没再出现,伙伴们陆续回来,称赞牙山的美景,讨论两大道统的异同之处,然后各回房间休息。

    接下来两天,庞山客人受到的待遇都没有变,除了几外紧要所在,他们几乎逛遍了整个牙山道统,发现这里不仅山峰众多,池塘也不少,里面的水也各有特点,或清澈见底,或流光异彩,或水汽蒸腾,有一潭水是黑色的,居说里面住着一条龙,几百年才出来一次,庞山的客人是赶不上了。

    作为优待,八名客人可以一枚银魄的优惠价格洗一件法器,据说这还是申忌夷全力争取的结果。

    大家各洗了一件,李越池留下的明镜终于能用了,这让沈昊非常高兴,虽然有牙山道士委婉地告诉他这面镜子的品级很差,他仍然决定留下自用。

    慕行秋洗的是百宝囊,这样他的许多东西都能放在里面了。

    芳芳当初得到的是一盏油灯,被辛幼陶带走,下落不明,杨清音觉得不能白白浪费打折的机会,所以送给芳芳一枚老旧铜印。

    杨清音带来数十件老旧法器,装在一只乾坤袋里,全拿去洗了一遍,总共花了十枚金魄加六枚银魄,第一件的价格是一枚银魄,剩下的都是三枚银魄。她立下誓言,一定要在棋山将这笔花费都赚回来,不过看牙山道士的神情,这个愿望似乎不太容易达成。

    客人们都没见着洗剑池是什么模样,法器交给牙山道士,由他们洗完之后再物归原主,据说从前的规矩不是这样的,直到几十年前发生了一次窃水事件,牙山才禁止任何外人接近洗剑池。

    慕行秋没将秃子送去洗印记,在庞山他得到过提醒,秃子既是法器也是活物,贸然洗去印记可能带来不可预估的致命影响。

    他在等申忌夷的回话,只有对洗剑池了若指掌的牙山高等道士,甚至得是首座级别,或许才能找到办法安全地洗去印记,而这是金魄买不到的待遇。

    申忌夷每天都会来陪伴客人,但他从来不提第一晚的交谈,好像那件事已经过去,牙山对一名庞山道士提出的交易丝毫不感兴趣。

    慕行秋耐心等待,决心不再犯急躁的错误。

    杨清音等不下去了,牙山再好客也是修行之地,除了独特的山水与建筑,没什么好玩的东西,她现在只想着一件事:快点去棋山卖法器。

    牙山道士像商人,可真正的集市不在这里,而是棋山。

    几名女道士想尽办法安抚挽留杨清音,慕行秋看在眼里,心里更踏实了。

    做客牙山的第三天下午,慕行秋又是一个人独自留在房间里,申忌夷来访。

    “请见谅,几名首座得出一致意见可不容易,而且你也知道,高等道士总是不紧不慢,几天对他们来说只是一瞬间。牙山愿意帮你洗去慕松玄的印记,并保证其安全,作为回报,你要在真幻出现的时候接受一次检查。”

    “很巧,今晚二更就是真幻出现的时候。”慕行秋明知牙山早已调查清楚,等的就是这天才给回话,却没有表露出来。

    “天一黑我会过来带你和慕松玄去洗剑池,然后再做真幻检查。”申忌夷微笑道,既然交易达成,牙山愿意大度一些,先行提供帮助,“道法无边,总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我得事先提醒你,牙山会全力保慕松玄的安全,但不能保证一点意外也不出。”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