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九章 牙山道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位宗师一闪而过,根本没在鸿山停留,他们只是在此中转,即刻前往乱荆山。大多数人只来得及看到自己最熟悉的身影,事后议论纷纷的时候,却都声称自己看清楚了九个人。

    “祖师看上去真是苍老,他为什么不让自己变得年轻一些呢?”

    “其实也没有那么老,说真的,你看清他长什么模样了吗?”

    鸿山瞬息台附近的人群重新排队等待,谈论的焦点很快从九位宗师身上转到南方的妖族异动。

    杨清音对这件事非常在意,可让她恼怒的是,掌握最多信息的人居然是申忌夷,他来自牙山五行科,身兼庞山都教,能够即时了解天下妖魔的动向。

    “三天前各位宗师齐聚望山,共同查看镇魔钟的情况,这么快就转往乱荆山,说明魔族那边没有问题。南方海妖痴心妄想进攻乱荆山,看来是没有接受妖王漆无上的教训……”

    杨清音不耐烦了,转向慕行秋,大声说:“你前几天不是刚见过漆无上吗?没准这是他的阴谋,将九位宗师都引到南方去,他好趁机逃亡,你说呢?”

    慕行秋的确觉得他见过的黑狼有些怪异,但是从来没想过妖王还有本事指挥天下妖魔,尴尬地嗯了一声,没有多接口。杨清音却滔滔不绝地猜测下去,将申忌夷的声音完全盖下去。

    在她的描述中,这是一个惊天大阴谋。借着南方海妖大乱,妖王漆无上将逃回群妖之地。通过种种谁也没有听说过的残忍妖术重新恢复力量,然后向某一个道统发起进攻,“望山,他要进攻望山,妖族想打破镇魔钟,将魔族全都放出来,然后整个天下就布满了魔种,妖魔的力量由此大增。”

    她的猜测引起不少人的兴趣。但是没谁认真对待,全当作等待瞬息台传送时的玩笑,申忌夷一直礼貌地保持微笑,等杨清音终于闭嘴,他抬手鼓掌,“一针见血,听你这么一说。我真觉得这次的海妖作乱有点不同寻常。”

    杨清音冷着脸,“我在胡说八道,你居然当真,说明你头脑简单。你若是心里不以为然,只是嘴上附和,说明你是谄媚之徒。甚至不配当一名道士。”

    周围的人都在窃笑,申忌夷张口结舌,好在轮到他们使用瞬息台,将他从难堪之中解救出来。

    杨清音为此得意洋洋,慕行秋悄悄观察却得出另一种结论:申忌夷怕是对杨清音更感兴趣了。

    前后不过两刻钟。一行人从圣符皇朝西北方的庞山来到了东北的牙山,横跨万里之遥。

    牙山没有高大的主峰。群峰林立,如同一排排刺向天空的牙齿,因此得名。

    牙山瞬息台位于数座小峰中间,面积与庞山差不多,感觉上却显逼仄狭小,杨清音其实来过一次,可她仍做出初次到访的样子,四周望了一眼,撇嘴道:“怪不得牙山道士小家子气,瞧他们选的地方就不好。”

    “小家子气”的牙山,对客人非常热情,先是跑过十余名道士,迎接申忌夷返家,然后与客人们一一施礼相见,其中一名年青道士几年前曾经去过养神峰祖师塔存想传承,认得慕行秋和沈昊,此番重逢,一眼就互相认出来,都感到非常亲切。

    牙山的欢迎队伍中也有女道士,很快就与秦凌霜、小青桃熟络起来,离开瞬息台没有多远,杨清音也被对方的热情所折服,觉得不能因为申忌夷一个人而得罪整个牙山,于是也跟着有说有笑。

    鸿山只是中转站,作为几名庞山弟子炼器游历的第一站,牙山的确是一个良好的开端。申忌夷在本道统地位颇高,人缘也很好,各科道士都有人过来相见,就连醉心于修行的兰奇章,也找到了两三位知音,滔滔不绝地谈论起各大道统禁秘科的异同,大有秉烛夜谈的架势。

    秃子没有必要隐藏了,从葫芦里出来,很快就成为牙山道士的宠爱,被带着到处观赏,比在庞山老祖峰还要自在。

    牙山道士的装扮与庞山差不多,只是头上的簪子非金即玉,材质都很珍贵,更多的不同体现在住处和气质上,牙山没有高大建筑,房屋无不依峰而建,形态各异,几乎没有一样的,就连普通弟子的标准房间也各有特点,而且面积都很大,里面的摆设也颇为丰富,相形之下,庞山的住处就像是阴暗的储物间。

    牙山道士的个性与庞山更是差别极大,都特别擅长与人结交,当天的晚饭还没吃,庞山的客人们已经喜欢上这里的氛围,沈昊、辛幼陶甚至分别跟几名牙山弟子结成“生死之交”。

    慕行秋因为表现得过于冷淡,尤其不愿意提及念心科,很快就失去了牙山道士的喜欢,独自一人留在宽畅的客房里,倒也自在清静。

    辛幼陶找机会脱身,进客房私下劝告慕行秋,“这是广结人脉的大好机会,你应该珍惜,瞧,就连兰奇章都知道和人聊天。你是念心科唯一弟子,大家对这件事还是挺感兴趣的。”

    慕行秋笑了笑,但他还是做不到,在庞山经历的种种事情,加上林飒临行前的劝告,都令他时时刻刻心怀一丝警惕,面对牙山道士的热情迟迟不肯做出回应。

    “知道牙山怎么说你吗?”辛幼陶执着于改造慕行秋的性格,“说你孤傲、自视过高、不通人情。走路要有两条腿,修行只是其中一条,人脉就算不是另一条腿,也相当于一条胳膊,甩得好能让你走得更稳。”

    辛幼陶被一名“生死之交”叫走了,杨清音大步走进房间,坐在一张椅子上,给自己倒了杯水。“牙山道士真不愧是商人,他们对赚钱的热情比修行更高。”

    “商人?”慕行秋没听过这种说法。

    “九大道统私底下互有评价。”杨清音探身过来。稍微压低声音,“大家对牙山的一致评介就是他们太在意利用洗剑池赚钱了,永远赚不够,恨不得用金魄、银魄铺地板。”

    “这样不会影响修行吗?”

    “所以在牙山最受重视的就是丹药科,这里的道士在星落境界之前修行进展都很快,靠的就是吃药,大把吃药,当饭吃。”杨清音撇撇嘴。“可是星落境界之后丹药的助益就没有多大了,九大道统的宗师,就数牙山宗师的境界最低,据说才是注神一重。”

    杨清音喜欢夸大其辞,慕行秋听完一笑,没太当真,“庞山呢?其他道统对庞山是什么评价?”

    “古板。”杨清音倒是不避讳。“庞山道士有名的古板,比如你,说不上几句话,人家就能猜出来你是庞山来的。”

    慕行秋倒没觉得自己有多古板,但是跟牙山道士相比,他的确不够活泼。“辛幼陶、沈昊他们都不古板。”

    “那是跟你比。”杨清音站起身,“他们两个被一群牙山道士玩弄于股掌之间,还自鸣得意呢。”

    杨清音迈步要走,慕行秋叫住她,“我要找申忌夷帮个忙。希望你不会在意。”

    杨清音想了一会,“是给慕松玄洗印记的事吧?”

    老祖峰上几乎没有她不知道的事情。慕行秋点点头,“秃子不是普通的法器,我不能随随便便就去洗印记,得找一个有把握的人。”

    “随你便。”杨清音眯起双眼盯着慕行秋,“我发现你特别喜欢多管闲事,一点都不像道士,有时候挺让人厌恶,有时候又挺可爱。哈哈。”

    慕行秋真怕她再提起结凡缘的事,好在老娘大笑之后就离开了,这才是游历的第一天,她还不准备施展手段。

    晚饭之前沈昊和辛幼陶都回来了,显得不是很高兴,原来那些“生死之交”真的只讲生死,两人希望洗几件法器,居然遭到无情的拒绝,理由都是一样的:洗剑池归牙山所有,身为普通弟子,他们自己都没有权力免费使用,更不用说外人。

    “骗子。”辛幼陶恼怒地给新朋友下定义,“全身挂满了法器,居然说自己没权力使用洗剑池,牙山尽是骗子。”

    “咱们在养神峰的时候一月一次存想祖师,可是也没权力把外人带进去,都是一样的。”慕行秋觉得辛幼陶的反应过激了。

    “那不一样,起码……起码我不会撒谎啊。”

    虽然有这样的小小波折,牙山之行还是令人愉快的,道士们没有聚餐的习惯,所以晚饭还是单独吃,全是素菜,但是烹饪技术极为高超,谁也不能说牙山在这方面吝啬。

    饭后慕行秋一个人在外面闲逛,看到辛幼陶与沈昊又跟牙山道士们恢复了友情,两人互相吹捧,表现得颇为亲密,一点也不像彼此厌恶的对手。

    更远处,芳芳、杨清音、小青桃正在一群女道士的引导下绕峰欣赏美景,秃子在人群中跳来跳去,难得地保持了整整半天的兴奋劲。

    只有兰奇章不见踪影,他被几名道士带走,前去参观牙山禁秘科。

    慕行秋绕了一圈,天色渐晚,回到客房时,发现他寻找的人就在自己屋里。

    申忌夷正仔细观察那只半人高的葫芦,“这是很久以前流行过的法器,现在几乎没人用了,你为什么不用百宝囊、乾坤袋什么的?装的东西更多,也方便携带。”

    “我有一只百宝囊。”慕行秋拍拍小腹,这本是李越池的遗物,归大良沈休明所有,被他带来了,“可是上面有上一位使用者的印记,我只能取出东西,不能往里存放。”

    “洗剑池能解决你的问题。”

    “听说洗一次法器要三枚银魄,我已经准备好了。而且我还要洗一件特别的法器。”

    申忌夷露出习惯性的微笑,“特别的法器?”

    “慕松玄,那颗头颅,他被炼成了传音香炉。”

    申忌夷露出愕然的神情,“够特别。”停顿片刻,他问:“你希望我提供帮助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

    “当然愿意,不过——帮助都是相互的。”

    申忌夷眨眨眼睛,慕行秋能猜到这位牙山道士需要的帮助是什么。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