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八章 鸿山瞬息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炼制法器的第一步,得先收集足够的材料。

    “管青铁一斤一两,小黄铜三两三钱,雪底炭两斤,紫陌神泥一瓶,银魄五枚,南海贝粉三钱,群芳屑二钱,妖丹一枚,这是免费给你们的炼器材料,足够炼制一柄一品三级的花纹剑,运气好的话,甚至能造出一品九级的紫纹剑。”

    洪炉科的一名高大道士向前来领取材料的同门弟子做介绍,每交出一份都要在包裹上面摩挲几下,好像十分舍不得。

    “好好珍惜,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在九大道统当中,庞山免费提供的材料最大方,光是一瓶紫陌神泥,就需要神工科一名道士花费至少十天时间,小心点,瓷瓶里只要进去一点空气,神泥很快就会凝固,到时候可就没用了。”

    一共十几名弟子,全都小心翼翼捧着材料包裹,似乎法器已经成形,正处于最脆弱的阶段。

    “自己炼制的法器品级未必多高,但肯定是最顺手的。”道士继续介绍,他站在老祖峰台院一座偏远高庭的门口,背后是紧闭的铜门,里面时不时传出低沉的轰隆声,像是一头老年巨龙在喘息。

    道士看到一名熟人,“咦,杨清音,你来做什么?你好几年前已经领过材料了,今天没有你的份。”

    杨清音是洪炉科弟子,有传言说她曾经炼制过“与众不同”的法器,惹怒了尊长,被撵到致用所,但那柄法器到底是什么,洪炉科和她本人都不透露,别人也无从知晓。

    “嘿嘿。”杨清音一手按在桌子上,“我这回要炼更好的法器,跟他们一样的材料就别给我了,我要更好的。练不出三品以上的法器,回来之后我就把你扔在炉子里炼掉。”

    道士一脸严肃,像是要发怒,已经领到材料的弟子们都没走,等着看热闹,谁知那道士突然变脸露出笑容,从身后捧出一只更大些的包裹交给杨清音,引出议论声一片。

    道士看着杨清音,却没有马上松手,“你向首座承诺过什么?”

    杨清音不太情愿地说:“炼一柄普通的法剑。绝不突发奇想。”

    道士点点头,这才松手将材料包裹交给杨清音,然后大声对其他人说:“别弄错,她是洪炉科弟子,而且为这些材料交过钱,所有弟子都一个待遇,免费材料就一次。”

    道士向杨清音挤挤眼睛,夹起桌子,从小门回洪炉科。

    领材料的弟子们散去。慕行秋、芳芳、杨清音三人到了禁秘塔后面的空地,立刻打开包裹查看自己的材料,前两人的东西一模一样,杨清音的每样材料都要多一点。五枚银魄之外还有一枚金魄,妖丹也很独特,不是常见的鳞片,而是一颗干枯的心脏。

    心脏萎缩到只有黄杏大小。坚硬无比,杨清音拿在手里抛了两下,“挺沉。不知是什么妖魔的遗物,估计是一只五丈妖。”

    没一会儿,辛幼陶、沈昊和小青桃也到了,他们三人不喜欢用剑,准备制造玉器,因此要从神工科领取材料,小青桃急急忙忙地在石桌上摊开包裹,与洪炉科的材料进行对比。

    紫陌神泥、银魄、南海贝粉、群芳屑、妖丹等物都是一样的,玉器用不着铜铁炭,代之以一块尚未打磨的璞玉。

    杨清音撇撇嘴,“早跟你们说过,庞山神工科没好玉,你们还不信,瞧瞧这些玉,顶多能造出来一品二级的法器。”

    三人都不在意,他们都喜欢玉器,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家里都有钱,就连沈昊,背后也有一个愿意为他筹措资金的舅舅。

    “咱们规划一下路线吧。”小青桃兴奋得坐不住,“不管怎么说也得先去一趟棋山,那里有天下最大的珍宝集市,我要买最好的材料,换掉这块璞玉。”

    这也是大多数自炼法器者的做法,从道统只能领到最基础的材料,若想拥有一件强大的法器,必须到棋山购买更好的材料。

    小青桃简直闭不上自己的嘴,“法器分九品,每一品又分九级,一共九九八十一个等级,听说宗师的龙纹剑也才是五品法器,普通道士有一件二品法器就很了不起了,我希望……”

    每个人都有希望,好几个希望碰在一起就成为乱糟糟的一团,杨清音在桌子上连拍几下,“停停,棋山肯定是要去的,但不一定非得马上去,慕行秋、秦凌霜,你们两个的意见呢?”

    两人互视一眼,慕行秋说:“我希望能先去牙山。”

    “去牙山做什么?”杨清音马上警惕起来,申忌夷就是牙山道士。

    “牙山洗剑池能洗去法器上面的私人印记,我有几件东西想要洗一下,没准能在棋山卖出去呢。”

    沈昊瞪大双眼,“光凭五行科输给你的五枚金魄,你就是咱们这一批弟子当中最有钱的人啦,还要卖东西?”

    “钱不怕多。”慕行秋笑着说,他其实是想知道牙山洗剑池能不能去掉秃子的印记,让他活得更久一些,但他不能在这大家面前明说,以防有人不小心说漏了嘴,秃子知道自己的情况会伤心。

    杨清音的心思也活动了,“对啊,在牙山洗法器,拿到棋山去卖,然后再买更好的材料……真是的,为什么我上次炼制法器的时候没想到呢?我家里的老旧法器有一堆。”

    这就是道门子弟的优势,王子辛幼陶可以向姐姐要来许多金银财宝,却没有法器可以倒卖。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沈昊想起来自己还有一面李越池留下的铜镜,也想洗去印记,但他不想卖掉,而是决定留下自用。

    次日上午,一行人聚在峰顶瞬息台,准备出发。

    牙山道士申忌夷很快就取得大部分人的欢心,明确表示欢迎大家前往牙山,自愿充当导游,他与兰奇章一见如故,都对这次游历充满期待。

    只有杨清音对申忌夷不理不睬。摆出一副“你敢过来说话我就敢当场发作”的架势,她成功了,申忌夷除了向她点下头,一句话也没说。

    如何安置秃子的头颅是一件麻烦事,最后是杨清音找来一只极大的葫芦,差不多有半人高,将秃子装在里面,凿了一个孔眼,供他向外窥望。

    葫芦的历史颇为久远,上面附着的法力早已消失殆尽。慕行秋背在身后,倒也显得威风凛凛。

    秃子对新家很是满意,唯一的遗憾是他的那些镜子不能带在身边,直到小青桃告诉他,大家早晚会去召山,那里有天下至宝大光明通鉴宝镜,秃子才重新高兴起来。

    要出山炼制法器的弟子不少,还有一些人身兼要务,大家得排队使用瞬息台。

    九大道统都有瞬息台。传送距离不过数百里,只有鸿山瞬息台能够通达天下,是连接九大道统的核心枢纽,不管慕行秋他们要去哪一处道统。都得先传送到鸿山,然后再传送至目的地。

    排队的过程中,林飒过来送行,他的内伤快要好了。即将开始修行,因此心情不错,将慕行秋拉到僻静处叮嘱:“法器毕竟是身外之物。品级再高也抵不上辛苦修行,不要在这方面浪费太多精力,早去早回。在外游历要小心,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首先都要想对方是不是对你的真幻感兴趣。道统之内倒不至于发生强取豪夺这种事,可是玩弄一些小小的诡计还是有可能的……”

    慕行秋一个劲儿地点头,快要轮到他们这一队人使用瞬息台,他才急忙告辞。

    站在瞬息台上,杨清音说:“林飒对你可真是呵护备至,都有点不像一名道士了。”

    经过几年的相处,慕行秋对林飒如今只有感激,他身后的兰奇章开口道:“林飒道友这几年不能修行,寄情于训练新弟子也属正常,不过万事有度,尤其是道士……”

    在兰奇章眼里,一切事情都与修行有关,正当他唠叨的时候,瞬息台周围的云雾开始加速旋转,将众人同时传走。

    那股令人不舒服的极速飞升感觉很快结束,一行人站在一座更大的瞬息台上,面积是庞山的几倍,立在四角的铜鼎也更大。

    周围的景物与人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庞山弟子们之前就都听说过鸿山以奇高闻名,果不其然,除了四鼎吞吐的云雾,在他们头顶压着没有一丝云的蓝天,似乎触手可及,空气过于稀薄,即使是修行已久的道士,也要几次调整呼吸之后才能适应过来。

    兰奇章未受影响,还在继续阐述“有度”之道,一群陌生的道士冲上来,催促众人赶快离开。

    九大道统同气连枝,鸿山道士的态度可有点不太友好。

    杨清音很纳闷,“这是干嘛?几年没来,鸿山变得这么小气了?不过就是中转一下,又不住你们、吃你们的。”

    一名鸿山道士笑道:“诸位道友见谅,并非鸿山不近人情,实在是事情赶巧,九大道统的宗师马上就要由望山传到这里,再去往乱荆山,大家只好让一让了。”

    这是一个充足的理由,就连杨清音也说不出什么。

    瞬息台外面已经站着不少道士,各大道统都有,正兴奋地议论着,他们都对这次意外的耽搁不以为意,反而很高兴能见到九位宗师,哪怕只是一瞥,对大多数普通道士来说,这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还从来没见过第三十七代祖师呢。”杨清音也来了兴致,“上次炼制法器,他们根本就没让我去望山。”

    道统祖师通常由宗师兼任,一个时代只有一位,见他一面可不容易。

    数十名道士驻足引望,很快就有传言说,九位宗师齐聚一堂是有原因的,妖族罕见地在上一次战争结束没多久就重新集结,只是这一回的战场将由北面的群妖之地改为南方的乱荆山。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