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七章 炼器队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兰奇章曾经以为自己会和左流英一样,永远不必经历情劫,可他七十余岁才达到吞烟境界,修行速度比一般道士快得多,跟禁秘塔顶层的首座却没法比,于是他想,或许自己也需要一段凡缘。

    道劫不是好事,可一旦度劫成功,通常会让一名停滞不前的道士突飞猛进。

    崩劫、情劫,道劫多种多样,但每一样都是可遇不可求,兰奇章也是道门子弟,虽然不如申杨两家显赫古老,但也是出生在老祖峰,从小就为正式修行做准备,他极少下山,跟同门弟子的交往也不多,充当秦凌霜的护持者,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与某名女子频繁接触。

    “我是一名禁秘科道士。”兰奇章的回答非常正式,大大减少了胡闹的气氛,“两年前开始钻研碎丹之术,眼下已经小有所成……”

    “这些我们都知道。”杨清音及时阻止兰奇章的长篇大论,“生生死死,好不容易凝成的内丹为什么会碎裂?碎裂的时候又为什么会产生强大无比的力量?唉呀,这个问题已经研究几万年了,你少研究两年也不是多大的事。你还是回答现在的问题吧。喏,秦凌霜就站在你面前,看着她,说出你的真实想法,你是吞烟道士,可不能撒谎。”

    芳芳没吱声,好像也很想知道答案,但她的目光只盯着门口的慕行秋。

    “修行之路艰难险阻——”兰奇章还是不肯直接回答,杨清音也没办法了,叹了口气,听他说下去,“稍一分心即入歧途,分心之念即是道劫。凡缘也好,道缘也罢,皆是分心。皆为情劫,结缘之初便要做好斩情度劫的准备。”

    七十几岁,对一名道士来说,这只是人生中年的开始,未来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兰奇章微微昂起头,以非常正式的语气说:“我已经做好与秦凌霜道友共同度劫的准备。”

    现场陷入安静,秃子低声问:“兰道士说完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慕行秋没有开口,杨清音长长吐出一口气,“也就是说你喜欢秦凌霜喽?”

    “如果你一定要用凡人的语言来描述这种情感。是,我喜欢秦凌霜道友,愿意与她结凡缘、度情劫……”

    “啊唔……”秃子突然发出野猫一样的怒吼,从慕行秋肩上跳到地面上,以极快地速度向兰奇章扑去,上下牙齿撞得咯咯直响。

    兰奇章没动,一颗头颅可威胁不到他。

    其他三人同时出招阻拦,得手的是芳芳,“过来。”话音未落。她已经将秃子的发髻握在手里,“你得讲礼貌。”

    秃子挣扎两次没有成功,转向芳芳,“这个兰道士是坏人。居然敢喜欢你。”

    “喜欢一个人是好事啊。”芳芳微笑着说。

    “可你不喜欢他啊,你明明喜欢小秋哥。”

    “那你也不能上去咬人,这是礼貌。”

    秃子没被说服,但也没有争辩。而是转了半圈,恶狠狠地盯着兰奇章,似乎随时还会再做出扑人的动作。

    杨清音双手一拍。“好了,第一步解决了。秦凌霜,你愿意与兰奇章结凡缘吗?”

    芳芳刚一张嘴,杨清音忙又补充道:“先说明,我知道你喜欢慕行秋,我现在的做法也是为你们好,事实摆在眼前,凡缘、道缘你只能选一个,凡缘可以造假,你只要想办法喜欢上兰奇章就行了,哪怕只有一天,斩断就算度劫了。当然,最好你跟兰奇章一块斩凡缘,这样才公平。道缘等得久,持续得也久,那可是星落境界,就算是左流英也要近一百年才能结束星落进至注神。你们两个想要天长地久,就应该追求道缘,把凡缘交给别人。”

    芳芳向杨清音点下头,感谢她的介绍,然后对兰奇章说:“我很感谢这些年来你对我的帮助,但是我做不到,我没办法跟你结凡缘。”

    兰奇章微微躬身,表示理解,他是吞烟境界的道士,不会效仿普通男子那样为情所困,他感到遗憾,仅此而已。

    第二步不那么顺利,杨清音皱起眉头,“那你是要跟慕行秋结凡缘吗?不用管我,我会想别的办法。”

    芳芳望着慕行秋,脸上渐渐浮现出奇怪的微笑,好像此时此刻的场景全然是一场玩笑,又好像隐藏着只有两人才知道的小秘密,“我还没有想好。”

    杨清音发出一连串的怪声,“哎哎呀呀,我的大美女,你来庞山已经好几年了,看过的书比我这个从小在老祖峰长大的人还要多,凡缘、道缘这点破事你应该非常了解,怎么还这样犹豫不决?”

    慕行秋明白了芳芳脸上笑容的含义,因为他这时的感受与想法与她一模一样,“这不是犹豫。”他说,将几人的目光都引到自己身上,“逆小天顺大道,不管是结缘还是度劫,都应该随性所至,这种事情是不应该提前设计的。”

    屋子里再度陷入安静,过了好一会,杨清音微微摇头,“真不应该把念心科放在禁秘塔里,连你说话都变得玄虚了。要是没有精心设计,老祖峰上的所有道士差不多都会入魔。”

    兰奇章却对慕行秋的话表示认同,“既然这样,秦凌霜应该上楼继续修行。”

    杨清音可没这么容易放弃,抬手在额头上轻轻一拍,又想出一个主意来,“你们两个不是要‘随性所至’吗?好,兰奇章,你也跟我们一块去炼制法器。”

    “五十二年前我就已经炼制过法器。”

    “难道只有我一个头脑清醒吗?”杨清音略显恼怒,“跟法器无关,秦凌霜和慕行秋对结哪种缘还拿不准,咱们就帮他们弄清状况。你呢,想办法让秦凌霜喜欢上你,结凡缘、度情劫。我呢,哈哈,小事一桩,慕行秋就交给我好了。”

    慕行秋刚要开口,杨清音冲他伸手。“还没轮到你说话。”

    兰奇章想了想,“这倒也是个办法,修行之路虽说要自愿前进,谁也推动不得,可是有人引路终归是一件好事,想当初……”

    “兰奇章,把你的道理留到以后再说吧,你同意了?”

    “同意。”

    “好,就这么定了,你跟我们一块周游九大道统。大家增进感情,让这个两个糊涂虫清醒过来,既入道统,就应该把一切事情都提前计算清楚,怎么能两眼一摸黑地看着来呢?”

    慕行秋再也忍不住了,大声说:“我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干脆你们两个结凡缘得了,所有问题现在就能得到解决。”

    杨清音与兰奇章互视片刻,同时大笑。杨清音也就算了,没人跟她说话,她自己偶尔也会无缘无故地发出笑声,兰奇章的举止却显得很怪异。他向来温文尔雅,一心向道,三句话不离修行,居然也笑成这样。实在令慕行秋摸不着头脑。

    兰奇章边摇头边向往走,经过慕行秋身边,扭头对秦凌霜说:“今天的修行还差一个时辰两刻钟。”

    “我待会就上去。”

    兰奇章身影消失。杨清音的笑声才告终结,向秦凌霜点下头,也迈步向外走去,在慕行秋面前停了一会,冷笑道:“我可给过你简单的选择,现在——你想不喜欢我是不可能的,哈哈。”

    望着杨清音的背影,秃子有点糊涂了,“今天的老娘可真怪,想找人喜欢她还不容易,我就挺喜欢她,愿意帮忙啊。”

    芳芳将头颅放在桌子上,微微耸了下双肩,“只有道统里才会有这样的怪人,看来咱们也只好随遇而安了。”

    “他们笑什么?”慕行秋还是没明白过来,“他们两个随便安排别人的凡缘、道缘,自己就不能在一起吗?”

    “可能因为他们都是道门子弟,相互间过于了解,以至于无法结缘吧。”芳芳稍稍后倾,靠在桌子上,“有时候我觉得他们跟……妖魔一样陌生,他们轻易就能看穿的事情,咱们看不穿,他们觉得无需解释的事情,咱们一头雾水。”

    慕行秋笑了,觉得什么都不必担心,“可他们也有犯错的时候,而且错得一塌糊涂。对了,你打算炼制什么法器?禁秘科弟子好像喜欢用铁尺。”

    “我喜欢剑,像——”

    “李越池那样!”两人同时说出这句话,他们都记得那个夜晚,一名五行法师从天而降,将一群野林镇的孩子从蛇妖的血口之下救出来。

    “谁是李越池?你们总提起他。”秃子发问,当时他也在场,却一点记忆也没有。

    两人简单地讲了一遍那天的事情,芳芳告辞,她要继续修行,小秋埋头看书,秃子在桌子上跑来跑去,努力重塑他被蛇妖控制的场景,不过在他的幻想中,是自己挣脱了控制并打败敌人。

    炼制法器的队伍就这样扩大了,慕行秋、秦凌霜、杨清音、沈昊、小青桃、辛幼陶之外,又多了兰奇章和申忌夷,再加上一颗兴致勃勃的头颅,这不是庞山本年度最大的一支炼器队伍,却足以称得上最奇怪。

    杨清音无法阻止申忌夷的加入,但她总算没将自己的计划大肆宣扬,其他人对兰奇章只是感到意外,谁也不知道他另有目的。

    出发之前忙忙碌碌,慕行秋没将老娘的主意太当真,将演练过程中遇见的黑狼也忘得干干净净,五行科果然送来五枚金魄,这就是他最大的收获。

    九大道统各有镇山之宝,庞山祖师塔、牙山洗剑池、鸿山瞬息台、万第山不熄炉、乱荆山司命鼎、望山镇魔钟、星山拔魔洞、棋山珍奇楼、召山大光明通鉴宝镜,几名庞山弟子做好了准备,要在炼制法器的过程中全都见识一遍。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