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六章 凡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色微暗,禁秘塔后面的空地上聚着三个人,阴影里,十几尊前辈的雕像在周围静静默立。

    杨清音来回踱步,像是正在思考下一步战略的大将军,可她能指挥的不是军队,而是火球——她突然抬手向十几步以外的雕像发招,火球爆裂,打掉了庞山某位伟大道士的一条胳膊。

    道士生前就绝情弃欲,死后的雕像更不会因为晚辈的无礼而发怒,它默默地长出一条新手臂,与从前那只一模一样,连上面风吹日晒造成的裂纹都没有区别,掉在地上的泥胎则化为灰尘,被一阵风吹得无影无踪。

    杨清音横眉立目,却改变不了束手无策的现实,她可以尽情地折腾、随意地破坏,可是庞山,准确地说,庞山的申杨两家,就像这雕像一样,默默忍受表面的受损,事实上没有任何变化。

    小青桃缩手缩脚地坐在石墩上,对老娘的怒火很是害怕,却不肯就这么离开,留下来充当一位略显多余的见证者。

    慕行秋坐在小青桃对面,结束演练刚刚返回老祖峰不久他就被叫到这里。

    “他真那么说的?”杨清音怒气冲冲地问,“还提过孩子什么的?”

    慕行秋点点头,他已经将申忌夷的话原封不动地传达,也预料到了老娘的激烈反应,“他对你好像很满意。”

    “然后呢,他还说了什么?”杨清音的眉毛竖得更直了。

    “然后我们去找那匹黑狼,飞了一圈没发现它的踪迹,就跟五行科的人汇合,一块回来了。”

    杨清音气鼓鼓地不再吱声,低头寻思主意。

    小青桃探身过来轻声问:“那匹黑狼真的有问题吗?”

    慕行秋摇摇头,“可能只是我多心了,黑狼被夺走了妖丹,不可能再有任何妖力。”

    “可它咬死自己的孪生弟弟。还是挺怪的。”

    慕行秋也觉得怪,三年多了,漆无暇的妖丹正躺在他的箱子里,成为他即将炼制的法器最重要的材料之一,妖王就算不认亲情,为何等了这么久才动手?

    申忌夷认为这只是巧合,庞山极为广阔,两匹黑狼现在才遇上也属正常。

    小青桃与慕行秋低声交谈,她是五行科弟子,回来之后听说不少消息。“嘻嘻,五枚金魄,你可把五行科给赌穷了,他们正想办法给你凑齐呢。”

    杨清音突然在石桌上用力一拍,将正在交谈的两人吓了一跳,“那就只好这样了。”

    “怎样?”慕行秋莫名其妙地问。

    杨清音打量着他,“站起来让我瞧瞧——嗯,我还真没注意,你也长高了不少。相貌也还说得过去,而且是怪人一个,很对老娘的脾气。我决定了,咱们结凡缘吧。”

    慕行秋坚定地摇头。回答只有一个字,“不。”

    小青桃也摇头,“不行不行,还有芳芳呢?慕行秋不能跟你结凡缘。再说申忌夷真的挺不错的。修行、人品、相貌,样样……”

    “没你的事。”杨清音斥道,“我只是借他用用。又不是来真的,秦凌霜那边我自会跟她说清楚。其实事情明摆着,你们两个想要长久,就只能结道缘,把凡缘让给我有什么了不起的?”

    杨清音觉得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小事,可慕行秋和小青桃仍然反对,这让她有点恼火了,“就这么定了,你反对也没用,老娘明天就向外宣布,让你百口莫辩。”

    慕行秋只好跟也讲道理,“好吧,就算我同意,你父母也不会同意啊。”

    “笨蛋,咱们是假凡缘,到时候我就跟父母说,我爱上你了,必须斩断情丝度情劫,申家的小子可以再等个百八十年,等我到星落境界结道缘吧。然后,他肯定等不了,这事不就解决了吗?”

    杨清音觉得自己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仰头哈哈大笑数声,自顾离去,留下小青桃与慕行秋面面相觑。

    “老娘是在开玩笑吧?这种事怎么可能做假?老祖峰的道士一眼就看穿了……芳芳也不能同意啊。”

    “芳芳同意我也不同意。”

    两人互相望了一会,小青桃忍不住吃吃笑起来。

    “你笑什么?”

    “我在想你跟老娘其实也挺般配的,从前在致用所的时候……”

    慕行秋起身就走,小青桃在后面大声道:“对不起,我不乱说了,老娘胡乱想出的主意,肯定行不通……”

    慕行秋也这么觉得,即使不用控心术,高等道士也有许多办法看清两名吸气道士的真实想法,杨清音想以假凡缘骗过自己的父母和申忌夷,一点成功的可能性也没有。

    时间还早,芳芳肯定仍在修行,慕行秋回到禁秘塔二层自己的住处,打算休息一会就去五层看书。

    这里与整个禁秘塔一样,没有灯烛,墙壁散发出自然柔和的光芒,可以根据居住者的意愿改变强度。屋子不大,非常整洁,一桌一床一箱差不多占据了近一半地方。

    秃子立在桌面上,神情木然,像是在睁眼睡觉,又像是已经失去生命。慕行秋对此习以为常,也不搭理他,打开箱子,取出里面的几件物品,算计炼制法器还缺少哪些材料。

    秃子叹了口气,没有得到反应,又叹了一口气。

    慕行秋心中暗笑,转过身,装出疑惑的样子,“怎么了,有人欺负你?”

    “我连人都见不着,哪来的人欺负啊?”

    “那就好。”

    秃子的形态实在过于怪异,慕行秋将他带进老祖峰禁秘塔时曾经向林飒等人承诺过,不会让他到处乱飞,因此三年多了,秃子大部分时间都留在二层,甚至没怎么去过塔上的高层,更不用说台院了。

    每个月一次下山去看望大良沈休明,是他最快乐最自由的时候。难怪他会觉得无聊,即使房间装满了镜子。也没法让他高兴起来。

    “一点都不好。”秃子耍脾气了,一直以来他都非常理解慕行秋的做法,可这一回他有点忍不住了。

    “哪不好?”

    “你们都要去炼制法器,一去不知多久,剩我一个人……”秃子打量整个房间,“住在跟坟墓一样的房间里,唉,生不如死,唉,生不如死。”

    “谁说会剩你一个人?”

    秃子立刻用头发将自己支起两尺高。瞪大双眼,“你是说我也能跟着去吗?”

    “只要我去,你就会跟着去。”慕行秋肯定地说,事实上,他这回要跟大家一块遍游九大道统炼制法器,一半的原因正是秃子。

    秃子被申准炼成了传音香炉,作为一件法器,他的活力正逐渐减少,刚上山时秃子可没有这么老实。总是想方设法跑出去,若是能吓到某名道士,会让他整天乐不可支。

    最近一年以来,他自愿留在房内的时间越来越长。失去了许多兴趣,只有下山经过牧马谷的时候才显出十足的活力来。

    秃子知道自己能传音,将这当成一件好玩的本事,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法器。甚至没注意到自己越来越愿意一动不动地装死,而且装得非常像。

    慕行秋希望能留住秃子的生命,虽然那是依靠魔种才得以残存的极少一部分生命。但秃子本人过得很快乐,既无怨念也无悲伤,就凭这一点,慕行秋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变成冷冰冰的法器。

    以五行科见长的庞山道统没有办法延长秃子的生命,慕行秋希望能在其他道统找到良方。

    秃子只怕自己会被一个人留下,听说可以跟慕行秋一块出山,高兴极了,连蹦带跳,对着镜子挤眉弄眼,“我得好好收拾一下……”

    起码在这个时候,他一点也不像是将死之人。

    慕行秋整理完箱子,要去五层琅環福地看书,秃子难得地恢复了兴趣,“小秋哥,带我一块去,给我找一本图画多的书,上回那本《四方妖魔录》就挺有意思。”

    普通道士在老祖峰台院无法飞行,更不用说秃子了,慕行秋将他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带着他出门,秃子自能保持平衡,兴奋地低声自语,“我要出门啦,秃子要下山啦,我是庞山弟子慕松玄,斩妖除魔最在行……”

    出乎慕行秋的意料,五层藏书阁里居然有人。

    芳芳站在一张书桌边上,脸上似笑非笑,隔桌站着她的护持者兰奇章,神情严肃,还有一丝疑惑,在两人前面,杨清音焦急地走来走去。

    “你怎么才来?等你半天了。”

    “等我?”慕行秋不记得自己跟她约过在这里见面。

    “当然,咱们都是干脆利索的人,做事不用拖泥带水,就在这儿把话说清楚吧。”

    “我已经说过不同意……”慕行秋看向芳芳,示意这绝不是自己的主意。

    芳芳嘴角微微动了一下,表示自己什么都明白。

    杨清音举手打断慕行秋,转向兰奇章,“你喜欢秦凌霜,对吧?”

    “喜欢有许多种意思,你指的是哪一种?而且你没有权利干扰别人的修行,这里是禁秘科……”

    “少修行一天影响不了什么。”杨清音不耐烦地又挥了手,“我知道你爱较真,但也不用装糊涂,喜欢就是爱的意思,是想结凡缘的意思。我再问一遍,你喜欢秦凌霜吗?”

    兰奇章张口结舌。

    慕行秋本来觉得杨清音做事太鲁莽,可他早就注意到这位吞烟道士对芳芳的关切异乎寻常,因此也望向他,想知道从他嘴里会说出怎样的答案。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