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五章 坠崖的道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申忌夷收回遥望东北方的目光,笑着说:“牙山道统有一个习惯,经常会捉弄一下第一次参加除妖演练的弟子,庞山也是这样吗?”

    三名道士互视一眼,古云极冷淡地点下头,他不是养神峰弟子,用不着讨好一名外来的都教,“开个小玩笑,慕行秋道友过于骄傲,给他一点教训,对他日后的修行也有好处。”

    “没错。”申忌夷深表赞同,“凝丹道士都是天之骄子,经年累月的修行,难免自视过高,生出狂傲之心,如果是像左流英这样的奇才也就算了,普通弟子还是早一点去除傲气为好。”

    道士们都笑了,对这位都教顿生好感,左流英法力深厚,是庞山道统修行境界最高的道士,可他偏偏是禁秘科首座,私下里拿他开个小玩笑,一直是庞山五行科弟子们的喜好。

    “那三名半妖都是选好的。”古云极做出解释,这位都教毕竟是外人,不能让他觉得庞山内斗严重,“其中一个会妖火附身术,以慕行秋道友的四重境界,很容易就能将其击杀,只不过会输掉一场赌局而已。”

    申忌夷没有细问赌局是什么,轻轻叹了口气,“想当初我第一次参加演练的时候才十六岁,师兄们竟然给我准备了一只皮囊妖,唉,那可真是一场噩梦——我到现在也忘不了那只妖的模样。”

    三名道士笑得更大声了,他们都知道皮囊妖为何物,那是艳丽至极的女妖,专以魅术迷惑众生,与她们相比。乱荆山女道士就像大家闺秀一样端庄。当然,魅术对道士基本没用,但在内心深处,没有哪名道士敢说自己对这些女妖毫无感觉。

    申忌夷敢于公开承认这一点,更得庞山道士的欢心了。

    “牙山比我们会玩。”古云极越来越喜欢这位比自己年轻得多的餐霞道士。“我们不过小小吓唬一下慕行秋,还得感谢你把他交换过来,要不然我们也没有这个机会。”

    “小事一桩,我得感谢庞山五行科的道友,给我看热闹的机会。”

    将慕行秋交换队伍原是几位五行科餐霞道士的任务,他们临时让给了申忌夷。古云极等人对他本存有一丝警惕,这时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申忌夷又向东北方望了一眼,他能辨出妖气强弱,却看不到乱石背后的情景,用很随意地口吻说:“你们有没有想过,万一慕行秋赢得赌局呢?”

    古云极脸色微变。坚定地说:“不可能,那只半妖的妖火虽然不是很强大,但是一名吸气道士不用法术绝对打不过。只要他用一招法术,他就输了,不仅会输掉紫纹剑,连出山炼制法器的机会也得不到。”

    申忌夷脸上依然微笑,牙山针对新人的“玩笑”可没有这么认真的时候。“我是说万一,听说这个慕行秋很是特别,中断多年的念心科唯一弟子,光是这个名头就够响亮啦。念心科以拳法见长,没准他学到什么特别的东西呢。”

    “拳法不敌咒语,咒语不敌五行法术,这是道统十几万年以来的公论。”古云极有些不耐烦了,他不愿意在一个简单的事情上多做解释,“他的那套率兽九变是以锻骨拳为基础的拳法,能有多大威力?”

    申忌夷呵呵笑了两声。“没错,这么一说更应该给慕行秋一个教训了,要不然他还以为九大道统没有慧眼识珠之人,竟然让一科如此厉害的传承中断了。”

    牙山道士成功维系了庞山弟子对他的好印象,没有再做质疑。

    古云极却没有忘掉他刚才的疑问。过了好一会突然开口道:“万一他赢了,五行科凑五枚金魄给他就是。”

    他不相信五行科会输,五行科上上下下知晓这场赌局的人,都不相信会输,他们仔细调查过这名念心科弟子,甚至找到慕行秋从前的熟人,详细了解他所学的率兽九变,最后得出结论,这是一套普通的拳法,组成拳阵或有奇效,单人修炼没有多大威力。

    当然,他们从禁秘科打听不到任何实质内容,只知道慕行秋每天都在看书、练拳,每七天一次去给左流英表演真幻。

    数十里之外,田阡陌就是这么想的,他早就防备着妖火附身术,得以及时退到安全位置,三年的思过也没能掩饰住心中的兴奋,甚至大喊了一声“用法术”。他只盯着身处险境的慕行秋,全未注意到自己也被盯上了。

    被踢倒在地的半妖一跃而起,死死抱住田阡陌,向悬崖边上滚去。

    田阡陌临危慌乱,这是他多少年来都没有改掉的毛病,促不及防被扑倒,心中大惊,想都没想,接连射出数枚木刺,不过他总算记得几年前在致用所不小心射中自己的教训,没有再用木落之术,而是从手心向上发射木刺。

    半妖的身体被射出四五个窟窿,可他还在滚动,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活着击败敌人,就是想一块跌下悬崖。

    田阡陌感到身体在急速下坠,心中更加慌乱,他没有主法器,飞不起来,双臂被半妖抱住,一时间竟然挣脱不掉。

    换在平时,他一招就能推开半妖,在最危急的时刻,他却只剩下不到一半力量。

    耳边风声呼啸,田阡陌甚至忘了尖叫,只感到一种心灰意冷的恐惧。

    突然间,下坠停止了。

    慕行秋及时甩出鞭子,电掣神行鞭瞬间暴长至七八长,远远超过他平时练习的长度。

    另一侧,身体与长枪都被火焰笼罩的半妖怒吼着发起进攻,鼻孔里喷出股股浓烟。

    慕行秋右手握鞭,左手却没有施法,多年来的念心科修行,令他将拳法和咒语当成本能。这也是他三年零四个月以来第一次向敌人施展率兽九变,此前唯一的对手就是都教林飒。

    林飒身受重伤。不得不中止修行,但他的餐霞境界没有变,应对一名吸气四重的弟子绰绰有余,就算慕行秋学过最厉害的五行法术,照样不是对手。

    因此慕行秋对自己的实力并无准确估计。左手一拳尽其所能同时使用虎踞、豹突、狮吼之法。

    半妖刚迈出一步,手中长枪离目标还差着三尺有余,全身突然数道闪电缠绕,转瞬即逝,对他却是致命打击。

    火焰消失了,半妖持枪僵立。嘴巴仍然大张着,没有吼声发出。

    半妖像是死了,慕行秋连退数步,右臂同时用力,将田阡陌和抱着他的半妖尸体都拽了上来。

    田阡陌大难不死,终于恢复更多力量。推开身上的尸体,起身看着道袍上的血污,感到阵阵恶心,然后他抬头看着僵立的持枪半妖和慕行秋。

    世上最难堪的事情之一就是被仇人所救,田阡陌惊怒羞愧,喘着粗气,好一会才勉强开口说话。声音沙哑,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你赢了。”

    “我用上了咒语和鞭子,严格来说这都是法术,念心科的法术。”慕行秋纠正道。

    田阡陌摇摇头,看着对方手里的鞭子,如果是在平时,他一定会开口嘲笑这鞭子的艳丽与不合常规——道士们通常用剑、尺、如意当作主法器,从来没听说过有人用鞭子——可恰恰是这条鞭子救了他一命。

    “我用法术比你更早,还没跌下去我就用了。”田阡陌指着地上的半妖尸体。上面的几个窟窿就是使用法术的证明,“你赢了。”隔了一会他不甘心地加上一句,“总是你赢。”

    “可能我的运气比较好。”慕行秋心里其实有一点后怕,这只是一场演练,尚且会发生意外。发生在群妖之地的大战不知该有多少意想不到的危险,“可以结束了吧?”

    田阡陌点点头,用微颤的手掏出明镜,在一立一躺两具妖尸上照射,确认没有隐患之后,又由慕行秋施展御剑术,到悬崖下面检查第三具尸体。

    三只半妖的妖丹太弱小,不值得一割。

    古云极远远望见慕行秋带着田阡陌飞回来,心里就先咯噔一声,待到发现田阡陌身上满是血污,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申忌夷神情不变,抢先飞起迎上去,“慕行秋,有件事我想跟你谈谈。”

    慕行秋降到地面放下田阡陌,再次升起,跟着申忌夷一块向远处飞去,他还记得杨清音交待的任务,也想跟这位牙山道士谈一谈。

    两人落到一片乱石后面,申忌夷仔细打量慕行秋,微笑道:“你跟杨清音很熟吧?”

    慕行秋没料到会先开口提起这件事,“还行吧,我们在致用所认识的,挺熟。”

    “很好,她好像不太愿意跟我交谈,所以请你帮我给她带句话,我要跟你们一块去炼制法器。”

    慕行秋愣了一会,“你是都教……”

    “没关系,我这种水平,庞山五行科随便就能找人代替。告诉她,我希望借这次机会与她增进了解。”

    “可是……可是,你一点也没听说过她是什么样的人吗?”

    “听说过许多。”申忌夷点点头,似乎一点也不在意,“我更关心我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据我目前所知,她应该不会生出软弱无能的后代。”

    慕行秋敢保证,等他传达这些话,老娘会更厌恶这个人,“好吧,我会告诉她,但她未必会同意你跟我们一块去。”

    “她会同意的。”申忌夷肯定地说。

    远处传来古云极愤怒的斥责声。

    “你把庞山五行科得罪得更厉害了。”申忌夷露出笑容,以一名外人来说,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我没有选择。”慕行秋平淡地说,“也不在乎这种事。”

    申忌夷大笑数声,“不愧是念心科弟子。”

    “你了解念心科?”慕行秋疑惑地问,说来可笑,他是念心科唯一的弟子,可是上至宗师、首座,下至林飒这样的餐霞道士,从来没人向他明确说明这一科到底为何不受喜欢,芳芳从浩如烟海的书籍中也找不到清晰的说法。

    申忌夷回避了他的问题,“那匹黑狼,的确有点古怪,想跟我再去找找它吗?”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