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四章 火光中的半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念念不忘那只黑狼,他的确没有发现丁点妖气的存在,可黑狼当时唯独盯着他,眼中情绪丰富得不像是普通动物,这让他的心里总有一股不安难以消除。

    他身边经验丰富的道士们都不觉得黑狼有异,就连牙山的申忌夷,眼看着黑狼消失,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慕行秋轻轻吐出一口气,尽力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去除,事情就是这样,身处于一个团队之中,他不能因为固执己见而与所有人背道而驰,黑狼再特异,也终归是一匹普通的狼,在道士们手中如同遇见猫的老鼠,毫无反抗之力。

    田阡陌抬手示意止步,然后转过身来,沉默地盯着慕行秋,这是他在三年思过时几乎每天都会看见的面孔,他自己在山洞里度日如年经历风霜的改造,对方却只是更高更成熟一些,容貌几无变化。

    其他人没有跟上来,这是两人第一次单独相处。

    “你很得意吧?”田阡陌问。

    “杀死两只小妖而已,有什么可得意的?”莫行秋迎视对面的两道目光,从前他就不怕这个人,现在更不怕了。

    “嘿,没错,那只是两只小妖,若在平时,甚至不值得庞山派出道士,交给诸侯国的军队就行了。说到底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演练,咱们试过法术了,你想不想再换一种战法?”

    “你是引路人,这种事由你决定。”

    田阡陌的目光几经变化,过了一会才说:“我决定……咱们不用法术,只凭拳脚除掉剩下的几只妖魔。”

    “你说‘咱们’?”

    “当然,我怎么可能让你独自上阵?九大道统唯一的念心科弟子,万一有事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田阡陌阴阳怪气的腔调又有点恢复当年的模样了,“就咱们两人,都不用法术。面对面,亲手杀死妖魔,就像……当年你做过的那样。”

    慕行秋当年并没有杀死漆无暇,但他与伙伴们的确与狼妖徒手搏斗过。

    “好。”他说,停顿片刻,问:“这算是打赌还是新战法?”

    “都算,道士们也有近身战法。”

    慕行秋知道田阡陌的说法是在故意误导,道统以法术为尊,即使被迫进行近身战斗,核心手段仍是法术。而且要尽快远离敌人。不过他不在乎,事实上他对自己的拳脚功夫比对法术更自信。

    “这就开始吗?”

    “既然是打赌,就得有输赢标准和赌注。”

    “你说。”

    “前方二十里有三只妖魔,谁消灭其中两只谁就赢,赌注嘛,我赢了,要你的紫纹剑,你赢了,我送你五枚金魄。价值足以抵得上你的剑。”

    田阡陌没有撒谎,五枚金魄的确能买到一柄紫纹剑,甚至还有富余。

    “你有五枚金魄?”慕行秋必须提出这样的疑问,金魄难得。有些道士终其一生也未必能拥有几枚,田阡陌并非道门子弟,也不是世俗大家成员,不像是豪富之人。

    “敢跟你打赌。我自然有这个本钱。”田阡陌冷淡地说,“只要你能赢到手。”

    “好,先杀两妖者赢。”慕行秋正准备炼制自己的主法器。的确需要金魄。

    “即使是不小心使用了法术也算输。”田阡陌补充道。

    两人互视一会,以眼神暗中较劲,然后同时转身,朝不同方向出发。

    道士的寿命比普通人长得多,大部分时间用来修炼,法力越来越深厚,眼界也会越来越宽广,唯有心志发展不平衡,慕行秋十九岁,田阡陌二十几岁,争强好胜的心却还是如少年般热烈。

    田阡陌明知念心科以咒语和拳术见长,仍敢提出这样的打赌,自然是心中有数。慕行秋回头望了一眼,正好看见田阡陌嗖地跃上一块巨岩,顷刻间消失在乱石之中,身手之敏捷与三年多以前判若两人。

    三年思过,没有高等道士护持,意味着三年不敢存想修行,田阡陌将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锻炼拳脚,现在的他跟慕行秋一样,炼体胜过五行法术。

    慕行秋在乱石与灌木丛中猫腰前进,偶尔抬头望一眼妖气所在,二十里路程很快就走完了。

    那是三只半妖,身体四肢跟人类几无二致,穿着破烂的兽皮外衣,腿边放着长刀长枪,像是一伙与同伴走散的强盗,但他们长相与人类却是差别巨大,无不青面獠牙,头发有如鬃毛,束成一捧,高高耸起,仿佛头盔上的缨饰。

    半妖大都是舍身国子民,跟人类王国一样,那里也有杀人越货的狂徒,受到追捕就逃到群妖之地,与纯正的妖魔为伍,成为道统的敌人。

    半妖大都没有妖丹,只是膂力强大一些,全靠数量众多才能对道士造成一些困扰,但这三只半妖的妖气数十里之外就能被发现,显然有点本事。

    慕行秋藏身在一堆岩石后面观察了一会,发现这场打赌的输赢关键不在于身手好坏,而是速度快慢,谁先出招谁就能先达成目标,慢一步的人可能连一只半妖都杀不死。

    但他没有急于出手,人生中见过的第一位五行科道士李越池给他留下太深刻的印象,虽然他在外人眼里不免有些鲁莽,骨子里却非常谨慎。

    那三名半妖确有不同寻常之处,他们坐在一处悬崖边上,生起一堆火,在烧烤兔子一类的小动物,大吃大嚼,兵器就扔在地上,没有一点紧迫之情。

    他们是为了配合庞山道统的除妖演练而被捉到这里来的,居然没有一丝恐惧之意,好像早已看破生死,只想在最后一段时光里吃个痛快。

    或者他们设下了击杀敌人的陷阱——悬崖边上并没有壮丽的风光,坐在那里吃喝很是古怪。

    慕行秋继续观察,没有发现异常,没过多久他就不得不采取行动了,因为他看到田阡陌正从另一个方向迅速接近三只半妖,甚至没有隐藏行踪。

    半妖一直在用本族语言高声谈论,很快也发现了正在靠近的敌人,其中一妖站起身,用人类语言大声说:“庞山的假娘儿终于来啦,欢迎!”

    道士们不分男女全都身穿蓝袍头上插簪,半妖因此称男道士为“假娘儿”,慕行秋第一次听到这种称呼,撇撇嘴,跳出藏身之地,加快速度接近目标。

    另两只半妖也站起身,扔掉手中没吃完的食物,抓起地上的刀枪,准备迎敌。

    “啧啧,庞山真是无人可用了,派出两个小假娘儿。”半妖继续挑衅,手里轻轻摇动五六尺长的大刀,“真是倒霉,老子居然要跟无名之辈动手。”

    田阡陌抢先到达,喝道:“庞山道士田阡陌,让你们知道无名之辈是谁!”

    “老子……”半妖想报出自己的名字,可田阡陌已经杀到,他只得闭嘴,挥刀迎战,雪白的刀身蓦然发出绿光,果然并非普通半妖,从群妖之地学到了一些妖术。

    田阡陌虽然急于赢得打赌,但也不肯以身试险,中途转向,足尖在附近的岩石上一点,再次改变方向,攻向第二名半妖,半妖手持长枪舞出一片绿光,却连敌人的衣角都没碰着。

    田阡陌数次换招,眨眼工夫已对三只半妖各出一招,直到这时慕行秋才赶到,他在途中仍在不停观察,确认附近没有更多妖魔埋伏才加入战团。

    三只半妖武力不弱,兵器上的绿色显然是某种妖毒,两名道士不用法术纯以力斗,片刻间也不能将他们杀死。

    两只半妖迎敌,第三只半妖却在信口开河:“庞山没人了吗?居然派两个不会法术的小娘儿出来战斗,哈哈,古神将亡道统,这就是预兆!弟兄们,使出全力,就当咱们是第一拨攻进庞山的先锋,就算死在这里,以后也有妖军替咱们报仇……”

    这只半妖不怎么出手,嘴里却唠叨不停,将道统贬得一文不值,两名青年道士虽因打赌而不肯施法,这时也被激怒,不再浪费时间试探,各出狠招。

    田阡陌一脚踢飞了敌人手中的长刀,第二脚正中半妖脑门,半妖向后仰倒,厉声惨叫,眼见活不了多久了。

    慕行秋严格遵守约定,不用法术,连咒语都没有默念,全凭速度冲到敌人近前,一拳将他击飞,直落悬崖,更没有活路了。

    只剩第三只半妖,谁杀死他谁就赢得赌局。

    半妖可不会等死,就在两名道士出狠招的一刹那,他举起手中长枪,用力刺向脚边的火堆,大声呼喊:“九山将倾,妖族必兴!”

    已经快要熄灭的篝火瞬间暴长到数丈高,将半妖吞没其中,他没有被烧死,甚至没感到灼痛,舞动带火长枪,划出一条飘浮在半空中的火圈。

    一直显得非常冒进的田阡陌撤退得非常及时,似乎早就料到半妖会有这一招,火圈未到,他已经后跃十几步,成功脱离战团。

    慕行为第一次参加除妖演练,经验还是太少,他被留在火圈之内,与火妖单独面对。

    “用法术!”田阡陌大声提醒,这回他终于将胜利牢牢握住,可他高估了自己刚才那一脚的力量,没有注意到被他踢倒的半妖正向自己爬来。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