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又见黑狼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学会五行之金法术,将一股虚无法力变成真实利刃时的震撼感觉。

    那种感觉与念诵咒语时的麻酥截然不同:下丹田处的内丹本来就一刻不停地旋转,这时转得更快,带动整个人产生一种足不沾地飞升感,充沛的法力如同水银一般瞬间传到中丹田绛宫,在这里依照泥丸宫的存想而变幻形态,但这时它还是虚无的,得经过一到若干次法诀指引,才会在施法者体外的某一处地方凝聚成形。

    这有点像是幼魔由烟雾转变成实体的过程,只是更快更决绝,一丁点的拖泥带水也会令法术失败或失控,越高级的法术其存想过程和法诀越复杂,但不管怎样都得在瞬间完成。

    如果有主法器,中间还会多一道程序,绛宫的法力在法器内部引起反应,经此之后成形的法术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强化,比如紫纹剑就能增强二三成的力量。

    慕行秋喜欢这种感觉。

    三道百步刃准确中妖魔,在他身上留下三条清晰的伤口,鲜血染红了浓厚的毛发,钢刃消失了。

    妖魔却没有倒下,他们在抵抗法术和忍受伤痛方面比人类坚韧得多,发出一声更高亢的怒吼,将一只手中的巨大石块扔过来。

    慕行秋在空中轻巧地躲过,离敌人更近,只有四五十步,连续两次施法,六道钢刃分批射出去,全都击中同一个地方。

    他一点也不慌张,这是他第一次纯以法术迎战妖魔,却像经验丰富的老手一样镇定自若,根本没去想养神峰都教是怎么传授的,一切水到渠成,跟一场普通的打架没有两样。

    长毛怪的另一条胳膊被斩断了,鲜血喷涌。仿佛又长出了一条红色的臂膀,尚且生存的黑狼掉在岩石上,四肢乱蹬,一时间却挣脱不掉那条毛茸茸的胳膊。

    长毛怪的吼叫声震得地面都在发抖,他个头虽大,实力却不强,看样子只是妖身一丈左右的小妖。

    慕行秋绕着长毛怪飞行一圈,不停地以百步刃发起进攻,手段虽然单一,却很见效。高大妖魔浑身鲜血淋漓,单手扔出几块石头之后,吼叫声骤停,重重地倒在乱石中间。

    慕行秋降落在数十步之外一块高耸的岩石顶上,观察死去的长毛怪。

    可是更能引起他注意的却是尸体旁边的黑狼。

    黑狼终于挣脱了断臂的掌握,缩头夹尾地想要逃跑,猛然间从附近一处隐蔽的石缝里蹿出另一只黑狼,一口咬住第一匹黑狼的咽喉,头部猛甩。很快就将猎物咬断了气。

    第二匹黑狼抬起头,看着数十步之外的青年道士,空洞的左眼了无生气,右眼里却充满了杀机。利齿微露,发出威胁的低吼。

    后面的三名道士赶到,停在空中,没有检查尸体。而是一块看着主攻者。

    慕行秋明白他们的意思,除妖过程还没有完成,可他既无明镜。也无铜铃,难以检测妖尸和黑狼是否暗藏玄机,他拒绝向三人求助,重新御剑飞起,绕着尸体飞了两圈,黑狼的独眼一直盯着他。

    慕行秋突然降落,加速向妖尸飞去,同时施法射出百步刃,目标却是那头警惕的黑狼。

    三名道士互相看了一眼,全都露出鄙视的微笑,可接下来的场景就让他们对这名念心科弟子刮目相看了。

    妖尸里果然有异,就在慕行秋逼近一丈有余的那一刻,妖魔水桶般的肚子猛然爆裂,喷出大量鲜血,直奔大意的敌人和射向黑狼的三道利刃。

    不洁之血会对道士的法术产生种种不利影响,利刃经过血幕之后速度大幅降低,黑狼得以撒腿逃跑,避开致命一击。

    可慕行秋并未大意,早有准备,在空中一个急转弯,绕过喷涌而出的鲜血,接连不断地向妖尸腹部发射利刃。

    躲藏的第二只妖魔跳出来了,身高不过两尺,赤身无衣,背后却生有一对薄如蝉翼、形状也有点像是蝉翼的翅膀,小手握着一根骨头似的棍棒,挡开利刃,展翅向北方飞逃。

    牙山道士申忌夷带着田阡陌飞来了,另外三人不能再作壁上观,纷纷施法,或摇动铜铃,或发招拦截,年纪最大的次攻道士甚至伸出手,隔空取物,将黑狼的一条后腿抓在手里。

    会飞的小妖听到铃声,立刻放慢速度,抱头摇晃,嘴里发出尖厉的叫声,像是某种语言,慕行秋一句也听不懂,只猜测那是诅咒。

    四十岁道士在黑狼身上打量几眼,随手就要将它扔出。

    慕行秋急忙开口阻止,“等等,那只狼……”

    “很普通。”四十岁道士冷淡地说,轻轻一抛,黑狼飞出一里多,落在乱石堆中再没有出现,“你还有一只妖没杀。”

    慕行秋转身追上蝉翼妖。

    除了那对翅膀,小妖完全是几岁儿童的相貌,胖乎乎的四肢和肥嘟嘟脸颊分外惹人喜爱,捂着双耳拒听铃声,更像是闹脾气的小孩子。

    大多数人都不会对这样的小东西下杀手,道士们却经过教育,知道这是有名的内噬妖,专门藏在体格壮大的妖魔体内,逼迫宿主杀戮其他妖魔和人类,吞吃猎物的脑浆。

    慕行秋看过内噬妖的图像和介绍,因此只是稍作犹豫,立刻发出多道法术,将其斩杀。蝉翼妖被铃声震得神智半失,根本没有能力阻挡进攻。

    田阡陌落地,以明镜照射一圈,收起法器宣布除妖结束。一名道士割取妖丹,随后五人在妖尸附近找一块干净些的地方聚合,总结并检讨刚刚结束的行动,申忌夷站在边上,仍然不怎么说话。

    四十岁道士虽然只是次攻,但是经验丰富,所以不客气地第一个发言:“慕行秋道友第一次参加演练,表现不错,不过有几次重大失误,第一。向妖尸俯冲过于冒险,不是咱们庞山道统除妖的风格,第二,判断发生失误,对一匹普通的狼给予过多关注,差点放过真正的妖魔。那只蝉翼妖看上去很小,妖身可能有两丈。”

    几人轮流发言,都在指责新人的失误。慕行秋安静地听着,轮到他发言时也不想客气了,“我觉得古云极道友犯了一个错误。”

    古云极就是那名四十岁的道士。在小队中年纪最大、修行最高、经验最丰富,虽然称不上天才,但是在五行科还是颇受尊重的,听到这话脸色微沉,“哦,没想到慕行秋道友眼光如此毒辣,说说吧,我犯了什么错误?”

    “那匹黑狼并不普通,它是妖王漆无上退化而成。”虽然两匹黑狼长得几乎一样。慕行秋还是认出了细微差别,尤其是漆无上的个头更小一些。

    “当年我参与过围捕妖王。”古云极冷冷地说,“亲眼看着它被老祖峰夺走妖丹。你想说什么?妖王还残存着几分妖力不成?”

    五行科道士们齐声冷笑,慕行秋却坚持自己的看法。“漆无上咬死了自己的孪生弟弟漆无暇,还跟两只妖魔混在一起,我觉得……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

    “我觉得漆无上在控制这两只妖魔,咱们应该把它找回来。它跑不远。”

    道士们不只是冷笑,而是大笑了,田阡陌说:“慕行秋道友。你想得太多了,东北方还有一伙妖魔,咱们可没有时间追捕一匹普通的黑狼。”

    “黑狼绝不普通,它认得弟弟,还能控制两只妖魔。”

    古云极不耐烦了,厉声道:“两匹黑狼明显是妖魔抓来的猎物,何来黑狼控制妖魔一说?狼性残忍,它咬死受伤的弟弟,正说明妖王已完全退化成兽,而且——你觉得我的眼光差到这种地步,会放过一匹妖气缠身的狼吗?”

    慕行秋忍了又忍,还是驳道:“当年漆无暇分离妖丹潜入庞山咫尺之外,也没有被发现。”

    田阡陌当时也在现场,而且就是因为这件事而被处以三年思过的惩罚,仰头干笑数声,“原来如此,你以为妖魔还在处心积虑地夺取你的……真幻吗?这只是一次例行演练,此地的妖魔都是五行科随机捉来的,难道你觉得五行科在陷害你吗?”

    “我不怀疑五行科,可这匹黑狼并非特意安置于此的妖魔,它是自己跑来的,这种事……”

    古云极扭头看了一眼负手遥望东北方的申忌夷,说:“好吧,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指责慕行秋道友判断失误,咱们还是准备剿除东北方的妖魔吧,别在这里耽误时间。”

    其他几个立刻应和,慕行秋没法再争,既恼火于五行科道士的排挤,又有点后悔早些时候放走黑狼,在几名道士的包围之内,蝉翼妖无处可逃,黑狼身上没有妖气,一旦隐藏起来反而不好找。

    有一句话他藏在心里没说,这时越想越觉得黑狼似乎记得自己,他曾经在牧马谷阻止黑狼咬死褐鹿,喂它吃过檀羊肉,可黑狼不仅不感恩,眼神中还充满了仇恨,这可不像是普通动物的反应。

    慕行秋心绪开小差,没听到其他人商量除妖的事情,直到田阡陌叫他的名字才反应过来,“慕行秋道友,你同意吗?”

    “呃,同意。”

    “好,那咱们就采用奇袭战法,由慕行秋道友担任主攻,我负责掩护,其他人留守后方,这就出发吧。”

    田阡陌等人总共没说几句话,居然这么快就改变了战法,慕行秋很意外,但他不会退却,点点头,准备向东北方出发。

    极少开口的申忌夷转身说话了,“你们真要采取奇袭战法?”

    牙山道士遥望东北方已久,对那边的妖气颇有了解,田阡陌的眼珠左右移动了两次,坚定地说:“既然是演练,就不能总用同一种战法。”

    申忌夷点点头,似乎觉得这个说话很有道理,闪身让开,在慕行秋身上多看了两眼。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