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章 电掣神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芳芳终于结束修行,走进琅环福地看到杨清音,微微一愣,随后露出笑容,“你可好久没来了。”

    “啊,原来你们要在这里幽会,我马上就走。”杨清音指着慕行秋,“记住我刚才的话,你得亮出真本事才行,念心科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到底有用没用,就看你的了。”

    杨清音说着就往外走,经过芳芳时止步叹道:“你得控制一下啦,越长越高,这样下去,慕行秋的压力就更大了。”想了想,又没头没脑地加上一句,“没准什么时候,我要借慕行秋用一用,你别误会,很快就会还给你。”

    杨清音最爱多管闲事,尤其是在熟人当中,更是事事插手,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谁都不会在意,芳芳笑着说:“好啊。”

    杨清音抬手比划了一下,发现自己与芳芳差了足足半头,边走边嘀咕:“老娘是道士,把自己变高不就行了。”

    她只是说说而已,即使是大有能力的道士,想要永久改变外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并持之以恒,左流英是因为法力深厚,申尚则是花了八十多年才让自己逐渐变小,都属于不常见的奇迹。

    芳芳吐了下舌头,走到慕行秋对面,杨清音刚才坐的位置。她的个子的确很高,几乎与慕行秋不相上下,这完全是天生的,与修行没有关系,她的父亲秦先生就很高,学生们在站他面前,每每会产生高山仰止的感觉。

    奇怪的是,她的容貌变化却不大,眉眼虽然长开了,神情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总有一丝谨小慎微的怯意,可认识的人都知道。她对自己坚持的事情从不轻言放弃,那股隐藏起来的倔强跟慕行秋倒是很像。

    “老娘借你做什么?”

    “我不知道。”慕行秋在桌面上摊开双手,比芳芳还要意外,“你来之前她一直在说参加演练的事。”

    “演练?”

    “过几天五行科有一次除妖演练,我得证明有自保能力才能获准离开庞山,跟你们一块出山炼制法器。”

    吸气三重以上的道士有资格自制法器,慕行秋特意等几个好朋友都达到这一境界才提出炼器申请,目的就是为了大家一块遍游九大道统,芳芳和杨清音也是因为同一原因推辞至今。

    他可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真巧。”芳芳的笑容更明显了。

    “巧什么?”

    “我预感你可能又要打架,所以给你准备了这个。”芳芳从袖子里取出一截五颜六色的绳子。推到对面。

    “咦,你什么时候编出来的?”慕行秋吃了一惊,“而且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慕行秋有一束锦尾马的尾毛,据说能制成许多珍贵的物品,可他一样也不会,只是觉得颜色鲜艳很是养眼,于是三年前送给了芳芳。

    “嘘,别告诉别人,尤其是兰道士。我这几天其实没在修行,我从书上看到‘电掣神行鞭’的制作方法,这些尾毛恰好是最好的材料之一,我就试了一下。今天才做出来,正好你有手柄。”

    慕行秋更惊讶了,当初申尚被逐出庞山时,曾经送给他一截檀羊角。说是念心科或许会用得上,芳芳知道之后对此事极为上心,很快就从书中找到解释。原来念心科最常用的兵器是鞭子,而鞭子手柄通常由各类灵兽的角制成。

    鞭子之所以是兵器而不是法器,因为它不能增强咒语的力量,只是随着鞭子甩出的范围,能延长咒语的生效距离,如果使用得当,甚至能应用在拳法上。

    一年前芳芳要走了檀羊角,慕行秋没想到她是在暗中制作鞭子。

    “这东西很难做吧?”慕行秋曾经尝试过自己将马尾毛编成常用的逍遥索,明明从书中找到了方法,可是动手的时候还是无法成形。制作法器是一项专业,没有神工科的明师指点,想自学成功非常困难。

    芳芳居然自己琢磨着做出了“电掣神行鞭”,也算是一件不小的奇迹。

    “还好吧。”芳芳的声音里透出一丝疲倦,心情却极佳,“最难的是心意集中和玲珑施法,我弄错了几次,只好拆散重来。”

    玲珑施法是制作法器的重要法门,有点类似于率兽九变的歌诀,手上做出一连串动作的同时,呼吸吐纳以至内息运转,都要做出相应变化,一心多用,却又不能思虑繁杂。

    芳芳是禁秘科弟子,用不着学习神工科的玲珑施法,为了编成这条鞭子,她可花费不少心思。

    两人早已度过互相道谢的阶段,慕行秋仔细欣赏鞭子,尾毛颜色多样,不下数十种,芳芳几乎是一根一根地编成,确保颜色相近的挨在一起,整条鞭子因此色彩分明,毫不杂乱,像是一条浑然天成的艳丽毒蛇,明知它有剧毒,还是会令观者赞叹不已。

    鞭子长五尺左右,鞭头与檀羊角紧密缠绕,一部分甚至深入角柄内部,显然被施过法术,鞭梢以一枚铜钱收尾,握在手里有明显的沉坠与流动感,像是正在倾斜玉瓶往外倒水。

    “试一试。”芳芳似乎更加急迫。

    慕行秋站起身,手里握着檀羊角,艳丽的鞭子自然垂地,轻轻晃动,好像迫不及待地想要被甩出去。

    “放过好几年马,我可没用过这样的鞭子。”慕行秋打量这件珍贵的兵器,“而且它也太……花哨了。”

    “好像有办法能永久改变马毛的颜色,我再找找。”

    “不用了,这样也挺好。”慕行秋急忙改变说法,左流英已经对芳芳的修行进展表现出不满了,他不能再用一点小事耽误她的时间。

    他什么都不想,没有默念咒语,也没有使用拳法,只是简单地注入一点法力,手腕微微转动,刷地一鞭甩出去。

    不愧是叫“电掣神行鞭”,鞭身嗖地一声飞出去。明明五尺长度,瞬间长到三四丈,啪的一声脆响,击中远处桌子上的一摞书册,纸屑翻飞,如同成群受到惊扰的蝴蝶。

    慕行秋小小地吓了一跳,手上收劲,鞭子又恢复到五尺。

    芳芳抬手掩嘴,挡住差点脱口而出的惊呼。

    两人侧耳倾听,发现没有引起外人的注意。同时笑出声来。

    “用它去打架、去杀妖魔吧,谁还会说你不能自保?”

    慕行秋将鞭子抖了两下,鞭身越来越短,最后缩成一尺来长,能够轻松地收在怀里或是袖子里。

    他从来就不是自怨自艾的人,可从来没像现在这样信心十足,恨不得立刻就找一名对手试试自己的鞭子。

    他找到的第一个对手是林飒。

    慕行秋号称念心科唯一传人,可他没有专属于自己的地盘,每天不是看书。就是在林飒的监督下练拳,偶尔练习咒语。林飒也对这条电掣神行鞭赞不绝口,自愿当陪练,帮助慕行秋将长鞭与拳法结合起来。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慕行秋原本已经能做到同时运行七种内息,加入长鞭之后迅速减弱到最多用两种了,林飒仔细观察之后,建议他行保留龙跃、豹突两法。其它歌诀慢慢再加进去。

    “龙跃之法轻而高,豹突之法快而捷,都是进攻手段。足以应付大多数战斗,但要注意,这样一来你就缺少了避让之术,要尽快将龟息或鳞潜之法加进去。”

    芳芳对他的修行非常在意,又找来一些运鞭之道,助益颇大。

    八日之后,慕行秋已经能熟练使用长鞭,在龙跃、豹突之外又加入了龟息,偶尔兴之所至,鞭子能甩到五丈以外,击中之处电光四射,那却是五字咒语的功效了。

    自从练习梅心拳以来,他已经习惯在出招时默念咒语,连林飒也没办法纠正这种做法。

    五行科除妖演练即将开始,参加的弟子提前到一天参天树下集合。

    参天树高达百丈,六七十人张开双臂或可勉强合拢,树身挺拔,五十丈以下没有分叉,往上的枝条比普通的树干还要粗些,每一根上面都建有至少一间房子。

    台院之内不准普通弟子飞行,想进入五行科就得全凭手脚攀爬五十丈高度,除了本科弟子,很少有人愿意这么做。

    由此可以看出,五行科并不好客。

    大规模的除妖战斗需要各科道士协同配合,因此每月一次的演练欢迎五行科以外的弟子参加,但是大家都站在树下等待,五行科不会发出邀请,外科弟子也不愿意爬树。

    吸气弟子除妖通常是数人结队,慕行秋给自己找来几名帮手,他们恰好也对除妖演练很感兴趣。

    沈昊和辛幼陶,戒律科弟子,吸气三重,相互厌恶并敌视,正因为如此,在帮助慕行秋这件事上,谁也不肯落后。

    杨清音,洪炉科弟子,吸气六重,极少参加除妖演练,这回也来了,并且自封为小队领袖,令沈昊非常不满。

    小青桃裴淑容,几人当中唯一的五行科弟子,她本来有固定的搭配伙伴,为了帮助慕行秋而退出了,“他们巴不得甩掉我,谁愿意跟一名非妖组成除妖队伍呢?听上去就有点怪异,你们别厌弃我就行。”

    小青桃十分讨人喜欢,在整个老祖峰都人缘颇佳,不过她的话有一部分是事实,作为庞山五行科罕见的非妖弟子,她惹来不少非议。

    参天树下站着上百名弟子,少则三四人,多则十余人,组成不同的队伍,一多半是五行科弟子,其中不乏餐霞境界的道士。

    其中一位餐霞道士特别惹人注目,相貌堂堂,即使是以修行者的眼光来看也堪称美男子,看上去二十五六岁,据说实际年龄也是如此,餐霞二重,修行之快更是令人艳羡。

    最让大家感到好奇的是,此人并非庞山道士,而是来自极东之地的牙山五行科。

    杨清音一直冷着脸,是极少数从未瞧向牙山道士的人之一,不管小青桃如何追问,她都不置一词,可是没有多久她如此冷淡的原因就被传言揭穿了。

    牙山道士姓申,大家都说他来庞山相亲的,对象正是杨清音。

    慕行秋转身低头对自己的影子做出一个鬼脸,祈祷杨清音几天前所谓的借自己一用与此事无关。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