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九章 渴望法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直径十一尺的圆形房间里一无所有,地板和墙壁皆由灰砖砌成,斑驳老旧,似乎轻轻一碰就会碎成渣子。

    慕行秋没像一般的道士那样端坐存想,而是不停地打拳,各种各样的拳法,嘴里时不时念出一条咒语,三年多以来,他从故纸堆里学会了至少五十种拳法和上百条咒语,效力各不相同,比如现在,他的拳头里不停地冒出一道道闪电,击在墙壁上留下一条条划痕。

    划痕很快就会消失,看上去脆弱不堪的灰砖,具有自我修复的能力。

    在他对面不远,淡蓝色的幼魔——他还是习惯叫幼魔而不是真幻——跟他打一样的拳法,可是只会念一句咒语,它甚至能说出“错或落弱莫”五个字,只是中间伴随着咔嗒咔嗒的声音,显得非常杂乱。

    幼魔的外观没有变化,持续的时间却在逐次延长,如今已达一个时辰之久,它存在的时候,慕行秋的修行能取得双倍速度,可是七天一次的频率太少,对整体修行影响不大,除此之外,幼魔再无更多特异之处。

    禁秘科首座左流英站在门口,看着慕行秋练拳,目光偶尔转动,总是能对准幼魔的方向,他看不到,三年多了,他仍然一无所见一无所闻,但他能感受到真幻的存在,从不出手触摸或是干扰,只是七天一次默默地观察。

    幼魔消失了,慕行秋收势,七次吐息,完成今晚的修行,走到左流英面前。

    两人看上去年纪相仿,慕行秋的个子更高一些,比对方还要显得成熟,因此一想到他们其实相差几百岁,慕行秋就感到很怪。

    “左首座。洪炉科拒绝了我的炼器申请,听说是宗师亲自下达的命令,我希望……你能帮我说一声。”

    一直以来两人的关系都很冷淡,相互间极少交谈,一句简单的求助,慕行秋说出来也颇为艰难,而且刚一出口就后悔了。

    左流英盯着他,眼睛一眨不眨,好一会才摇摇头,转身走出房间。

    禁秘科首座无情无义。从来不为任何事情所动,怎么可能帮助一名吸气四重的普通弟子?慕行秋懊丧地也摇摇头,走进过道里,左流英已经不见踪影。

    圆形房间位于十七层,慕行秋往下走,在第七层碰见了兰奇章,两人互相点头致意,谁也没有说话。

    兰奇章是一名七十多岁的禁秘科道士,看相貌只有二十七八岁。吞烟境界,是芳芳护持者。

    慕行秋不喜欢他,绝不会向他求助。

    兰奇章长相英俊,脸方鼻挺。属于那种第一眼看去有就仙风道骨的人,难得的是为人和蔼,脸上总是挂着平易近人的微笑,似乎有求必应。但他似乎对“护持者”的身份太在意了,经常横在慕行秋与芳芳之间,阻止他们见面。理由总是同一个:她在修行。

    芳芳的确需要大量时间修行,可慕行秋还是觉得很怪,修行是一件自愿的苦差事,强迫是没有用的,兰奇章替芳芳做出的决定实在太多了一点。

    他继续往下走,来到第五层琅環福地,这里是庞山道统的藏书之处,白天偶尔有人来,夜里就非常安静了,慕行秋不想这么早休息,于是走进去,他还有很多书没有看,没准今晚能从中挖出一两条无人关注的咒语来,没准待会还能见到芳芳。

    芳芳也喜欢看书,两人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这里见面。

    琅環福地无人看守,里面占地颇大,分上中下三层,看上去完全超出了禁秘塔的容纳能力,不过在道统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书架、地板上、桌子上,到处都摆满了书籍与卷轴,看似杂乱无章,其实井然有序,只有会挑书的人才能在这里找到合乎心意的目标。

    慕行秋来到习惯的角落里,坐在一张椅子上,闭目存想片刻,重新睁眼,十几本书出现在面前的桌子上,包括一本他已经看过一半的书,这时自动翻到中断那一页。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看过多少本书,慢慢地理解了芳芳为什么会有这个爱好,这就像是他小时候在林地里牧马之余随意散步,只要细心寻找,总能发现酸甜的花草、美味的蘑菇,不一定什么时候,转过一棵树就会发现挂满枝头的浆果,令整个一天都充满欣喜。

    慕行秋三年多以来学到的拳法与咒语大多是这么来的,左流英看过的书最多,过目不忘,却不肯直接传授给任何人,而是通过女侍教给慕行秋一些存想书籍的方法,让他自己在书海中寻找。

    慕行秋对念心科的了解日积月累,明白了许多事情,疑惑也随之越来越深:念心科传承到底是什么时候中断,又是为什么中断的?没有一本书给出解释。

    所有书里对这一科的评价都不高,理由无非是到达餐霞境界之后拳法与咒语的威力就会停滞不前,开始落后于同境界的五行法术,可是总有一些言辞对念心科女传人的品性颇为不屑,却不肯直白说明原因。

    慕行秋问过林飒,林飒非常愿意向他提供帮助,唯独在这件事上不肯多说,“等你到达餐霞境界,能读到更多书籍的时候,自然就会明白。”

    他只能等待。

    想谁谁到,林飒壮硕的身躯走进房间,他的伤势还没有复原,只能暂停修行,也没有办法执行都教的职责,因此成为未受任命的书籍管理员,还是念心科唯一弟子的非正式护持者。

    虽然希望不大,慕行秋还是抬头说:“林都教,你能帮我……”

    林飒直接摇头,笑着坐在他对面,“不能,而且我觉得宗师的决定非常正确,许多人都对你的真幻感兴趣,就连妖族也在觊觎,炼制法器几乎要走遍九大道统,对你来说实在不够安全。当初宗师破例给你一柄紫纹剑,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你已经有主法器了,不需要再炼制。”

    “可是……自己炼制的法器更顺手一些,不是吗?”

    慕行秋有许多理由想要炼制法器,还有重要的一条他没说:最要好的几个朋友都已达到炼制法器的要求,正准备一块进行遍游九大道统的旅行,他不想一个人留在禁秘塔里看书、练拳,每七天一次接受左流英沉默的观察。

    “那倒是,不过安全更重要。”林飒结束讨论,转而发问:“你的率兽九变练得怎么样了?”

    虽然学会几十套拳法,慕行秋最常练的还是以锻骨拳为基础的率兽九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林飒的全力推荐,“我现在已经能同时应用龟息、龙跃、鹤翔、虎踞、狮吼、豹突、鳞潜七种法门了,只差凤隐和熊舞,我觉得半个月之内应该会有突破。”

    “很好,记住,其它拳法都是从书本中翻出来的,只有这套率兽九变,是念心科二十九位传人梦中所授,连左流英都没见过。其中必有深意,你一定要练成。”

    这些话林飒已经说过许多遍,慕行秋往常只是点头,今晚他的心情不是很好。所以说话比较直接,“林都教,你是不是特别不希望我多学咒语?”

    拳法与咒语是念心科最重要的两项内容,左流英极为看重咒语。认为这是真幻的产生之源,林飒虽然没有明确反对,却从来不在这方面给予指导。只是尽可能鼓励慕行秋将时间都用在练拳上。

    在这场争夺中,林飒更成功一些,慕行秋大部分精力都花在拳法上,但他很想知道原因,因为他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率兽九变的威力是有尽头的,而其他人学习的五行法术才是无穷无尽。

    林飒犹豫了一会,说:“拳法的威力来自于哪里,我们知道得一清二楚。”他指着慕行秋,“就是你的身体和内丹,即使有一天你练到变体的程度,也有办法保持清醒,可是咒语,它是神秘力量,就连左流英也不知道这股力量来自何处,最终又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这正是左流英最感兴趣的地方,在对未知领域进行探索这方面,林飒非常保守,不像是禁秘科弟子。

    慕行秋决定说出心里话,“可我不希望有朝一日别人都在用强大的五行法术,而我只会一套率兽九变,就算是变体,也不过是给人家当靶子。”

    “哈哈,你应该对念心科传人存有信心,她们不会平白无故教给你一整套无用的拳法,我有预感,等你练到变体的程度,你会领悟到更强大的力量,绝不会弱于其他人。”

    “你在安慰我。”慕行秋很难认同林飒的乐观,因为正是这位都教多年前第一个警告他不可加入念心科,现在却强烈建议他学习二十九位女传人以奇怪方法教给他的拳法。

    “信心,不管修行哪一科,都得有信心。”林飒起身告辞,又一次回避了慕行秋的问题。

    “信心。”慕行秋喃喃自语,如果能有一柄真正属于自己的主法器,他的信心会更足。

    拳法和咒语都不需要主法器,但是每一位庞山道士都要学几招五行法术,慕行秋也不例外,他经过测试,最适合学习五行之金法术,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学了两招,比同境界的其他弟子都要少,还有飞行、遁术等等辅助技能,也受主法器影响。如果有一柄更顺手的优良法剑,他相信自己不会被落下太远。

    子夜已过,芳芳没来,杨清音却不请自入,推门的时候发出巨大的声响,震得成堆书籍簌簌发抖。

    “宗师松口了。”

    “真的?”慕行秋腾地站起身,两眼放光。

    “十天之内,你得证明你有自保能力。”

    “我一直都有自保能力。”

    “那好,你收拾一下,准备去杀妖吧。”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