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七章 宗师的警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秋登上老祖峰,远远看见申尚站在台院大门口,举起手掌,饲喂两只几乎跟他一样高的大鸟。

    “一凤一凰。”申尚介绍道,看向大鸟的目光殷切而伤感,“瞧它们尾巴上的羽毛,每一根的颜色都不一样,凤凰一年才长一根尾羽,因此小时候非常丑陋,得二三十年之后才显出高贵艳丽,七八十年达到巅峰。像这两只,年纪跟我一样大,一百多岁,尾羽太多太重,反而成为累赘,再也飞不起来了。”

    “没想到你还能留在这里。”小秋无法掩饰心中的厌恶,昨天晚上,若不是申尚的放纵,妖族的伤情阵早就被打破,虽然无法阻止漆无暇收回妖丹,还是会进行一场大战,但战况不至于那么惨烈,关神跃可能也不会死。

    申尚转身笑了笑,脸色略显苍白,他被妖丹瞪了一眼,受了重伤,妖术造成的伤口很难复原,“很抱歉,宗师和左流英分别对我使用了控心术,一致得出结论,我虽然做了错事,但是并无杀心。我本来想……最后我是要救你们的,只是事情跟我预料得不太一样。”

    “是啊,妖魔不像庞山弟子,居然不按你的想法做事,申家打算怎么惩罚那些不尊重申家长子的妖族?”小秋的愤恨只能化作讥讽,一百多岁的申尚永远都像是个孩子,即使犯下致命错误,他仍然像孩子一样无辜地微笑。

    “呵呵,道妖之战不争这一时,漆无暇变成普通的狼,找他哥哥去了,这就是惩罚。田阡陌被罚思过三年,至于我——”申尚脸上的笑容居然又多了一些,“我得离开庞山,永远不能再回来。按我现在的修行,大概二三十年,顶多五六十多之后,我会死在凡人当中。在你看来这大概不能算是惩罚,对我来说……也不算是惩罚。”

    申尚伸想要抚摸凤凰,可凤凰只想要他手里的谷粒,发现两手空空之后,立刻展翅飞走了。

    “我还是没能度过崩劫,想想也不可能,我已经沉沦得太久了。”申尚全身上下没有包裹。一点也不像是要永别庞山的样子,“咱们原本约在五月斗法,取消吧,我认输了。”

    小秋不是一个容易被受外界影响的人,他有自己的主意,一旦选定就要坚持下去,所以他无法理解申尚的衰颓,那更像是厚脸皮和无情无义的结合体,“申家的人都这么……特别吗?你、申庚、申己。你父亲,你还有其他弟弟和妹妹吧?”

    “嗯,一共十个,不都这么怪。也有正常的,以后你都会遇上的,你跟申家……和杨家,还有许事情未了。但是都跟我无关了。”

    申尚迈步要走,想想又停下了,“申庚结束五年思过之后。我母亲会将他直接带到养神峰,所以你还是见不着他,如果我是你,就会利用这多出来的三年甚至更长时间刻苦修行。申庚绝对会出人意料的,绝对,就算多给我十年、二十年时间修行,我也不会感到踏实。”

    申庚,申家的另一个孩子,小秋从来没忘记过他,“你是不是很想也有一个这样的敌人?”

    “有敌人是一件好事,说明你还活着,恣意地活着,而我,跟死了差不多。我一直很欣赏你,这是实话。我想申庚也是如此,野林镇好几个人,他偏偏只选你当敌人,这不是偶然。当然,申庚欣赏一个人的方法有点与众不同。”

    申尚呵呵笑了两声,摇摇头,“申庚是个好孩子,有了他之后,我的生活自在多了。”

    “因为申家终于出了一位跟左流英差不多的奇才,你这个长子就不用努力了。”小秋忍不住想,这样的道门子弟要是生活在普通人家里会是怎样,财主沈老爷大概会早早给他娶亲,让他生一个长进的孙子,贫户老秋肯定会施以棍棒,打也要打出个人样来,“你应该多去跟穷人家接触。”

    申尚一愣,没太明白对方的意思,但还是说:“我会试试,那就……再见吧,不,不会再见了。瞧这老祖峰的美景,今后它们都将属于你。”

    申尚微微躬身,施以道统之礼,“道火不熄。”

    如果可以的话,小秋真希望能将申尚一脚踢下老祖峰,可申尚的无精打采像是一道厚重的盾牌,将愤恨与报复都反弹回去。小秋生硬地还礼,“道火不熄。”

    申尚这回真的迈步了,几步之后转过身,“差点忘了,这个给你。”

    转眼间他的手里多了一件东西,扔给小秋。

    小秋顺手接过,发现这是羊角的中间部分,两头都被割掉了,粗细合手,长度适宜,像是一只略带弧度的手柄。

    “檀羊的角,既然它死在牧马谷,理应有你一份。这不算特别的宝物,不过在念心科或许有点用。”

    申尚下山去了,脚步轻松,好像这只是一次随心所欲的游玩,只要他想,任何时候都能重返家园。

    小秋在原地站了一会,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檀羊角,不明白念心科要这东西有何用处。他走到门口,抬手敲门。

    一名陌生的道士带领小秋进入台院,来到深处的物祖堂。他是奉宗师宁七卫之命上山的。

    庭院里的麒麟不见踪影,空荡荡的,寂静无声,院外一棵高大的参天古树投下阴影,恰好遮蔽半边院子,茂盛的树叶沙沙作响,隐约有风铃的声音。

    道士送到这里就走了,小秋站在树阴下,知道自己就该等在这里。

    很快,首座们从物祖堂里走出来,每个人经过少年身边时,都会向他微点下头,就连一向孤傲的左流英也不例外,小秋一一还礼,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刚刚隐身就被发现了似的。

    最后一个走过来的是宗师宁七卫。

    小秋取出那只已经变得坚硬无比的眼珠,双手捧上,“这是狼妖漆无暇的妖丹,请宗师收下。”

    宁七卫接过妖丹,端详几眼。又递还给慕行秋,“六丈大妖虽非罕见,却也不是寻常之妖,你打败了他,妖丹自然归你所有。”

    “其实……”

    宁七卫抬手,阻止慕行秋说下去,“很多人参与了战斗,你可以将妖丹送给任何一个人,但不用交给老祖峰。”

    小秋收起妖丹,一时间无话可说。想了一会才问:“梅婆婆会受到什么惩罚?”

    “她受妖术控制,也算是情有可原,左流英替她求情,愿意将她收在后山紫云洞,就是这样吧。”

    宁七卫将这名少年弟子宣召上山,目的不仅于此,他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的浮云,说:“千年之内,魔族必将大举反攻。”

    “嗯?”小秋愕然。不明白宗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是何用意。

    “望山镇魔种频频发出异响,召山大光明通览宝镜时有闪烁,庞山祖师塔不只一次做出古怪的反应,妖族蠢动。逃离的魔种越来越多,诸如此类,警示越来越多,少则四五百年。多则千年,魔族必然闯出虚空。”

    “是。”小秋突然感到一阵紧张,好像他要被赋予一项过于艰巨的任务。

    宁七卫垂下头。嘴角居然罕见地露出一丝微笑,“你觉得我说的话不可信,还是说得太早了?”

    “不不,宗师当然不会乱说,只是……我不知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世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这种想法,就连九大道统,真正关心魔族的道士也是少数。有朝一日,抵抗魔族的中坚力量就是这些少数人。”

    小秋惊愕地睁大眼睛,“我……我愿意为抵抗魔族贡献力量,可是……我的力量很小。”

    “你现在的力量很小,未来就不一定了。你不用想太多,或许不等魔族反攻,你我就已经不在了,毕竟能活到千年的道士不是很多。”宁七卫叹了口气,“但是道统得将警惕魔族的薪火一直燃烧下去,慕行秋,你愿意加入吗?”

    “愿意。”小秋马上回答,但是有一句话他不得不问,“为什么选中我?我刚刚凝丹。”

    “不是我和首座们选中你,是祖师塔。”宁七卫的神情又变得跟平时一样威严,“我说过,祖师塔近些年不只一次做出古怪的反应:有人同时得到若干条传承,有人直接望见初代三祖,甚至有人看到本不应该在祖师塔内留名的道士,这些人分布在九大道统,你是其中一个。这肯定意味着什么,确切意思还没有人能说得清,时候未到吧。总之你要心里有数。”

    “是。”小秋完全没想到此次上山会听到这样一番话。

    “如今妖族已经盯上你了,幸运的是漆无暇做了一次愚蠢的尝试,即使他将你带走,我们也会很快将你救回来。他透露了‘异史君’这个名字,或许是妖王的继任者,五行科会调查清楚。”

    “是。”

    “从今天起你就留在禁秘塔吧,你已经不适合离老祖峰太远。”绕了一圈子,这才是宁七卫召见慕行秋最重要的目的。

    “是。”小秋应道,抬头看着宗师的双眼,“念心科真的只有我一个弟子吗?”

    既然祖师塔的古怪反应不只一次,没准在其他道统里还有被念心科选中的弟子。

    宁七卫没有回答这个简单的问题,而是说:“心为幻术,体为拳法,念心科两样最重要内容你都接触到了,有意思的是,它们也是当初魔族最擅长的本事。正因为这个原因,念心科不受九大道统喜欢,以至传承中断,也因为这个原因,祖师塔选中你重续传承,或许别有深意。以魔攻魔?十三万年前没有成功的手段,这回会有奇效吗?”

    (本卷结束)(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