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六章 争抢妖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梅婆婆的悲伤与他人不同,最痛苦的场景也是她最怀念的记忆。

    她受妖术影响已深,在伤情阵的诱惑下,一遍遍看着儿子梅传安死去,这让她心如刀割,可是能再见儿子的音容笑貌,她又欢喜异常,宁肯经受这反反复复的折磨。

    所以她悲伤,她也微笑。

    她憎恨庞山,眼前的这名少年一般的申姓道士,认得梅传安,却对他的死毫无同情与懊悔,正与冷漠的老祖峰如出一辙,她将残缺的神像按在他胸前,想看看这个人的心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你们都错了。”梅婆婆喃喃说道,眼中流下泪来,“为什么你们要陷害我儿?为什么?他一心向道,从来没有一丁点的犹豫啊!因为他不是道门子弟,因为他不姓申也不姓杨,你们嫉妒他,你们不允许一名普通人比你们更聪明……”

    申尚面露愧色,似乎被老妇人说得哑口无言,全身微微颤抖,其实他沉浸在全然不同的伤心事里,根本没听进对方的一句话。

    申尚与梅婆婆,两种不同的悲伤互不相认。

    “错或落弱莫!”

    除了对儿子的思念与对庞山的憎恨,梅婆婆早已失去对外界的感受能力,可听到这句咒语还是令她心头一震,当咒语继续响起,她的手臂离开申尚,转身看着阵里的小秋,困惑地纠正,“不对,不要这样念,你弄错了。”

    小秋终于引起梅婆婆的注意,急忙大喊:“梅婆婆,救我们出去,把你手里神像扔掉。”

    梅婆婆看了一眼手里的无头神像,又望了一眼阵内的场景,脸上神情越发困惑,“慕道士,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明明是一名女道士替你来的。我的神像怎么了……”

    “你的神像被道士们弄坏了。”漆无暇走上前。盯着梅婆婆微笑。

    “啊,我认识你,你不是舍身国的古神侍者吗?”

    “我是,古神将我召来帮助你复仇,你身后就是一名庞山道士,姓申,是害死你儿子的罪魁祸首。古神把他交到你手里,以奖赏你的坚定信仰。”

    梅婆婆转身看着脸色正在舒缓的申尚,眼中喷出怒火,“没错,你害死我儿子,罪不可赦。”

    她又将神像按在申尚胸前。申尚被崩劫击溃了。没能抓住机会恢复神智,反而呆呆地重新陷入悲伤之中。附近的田阡陌还在滔滔不绝地向石头宣泄怒火。

    小秋继续念诵咒语,梅婆婆却充耳不闻了,妖术对她的影响显然更大一些。

    漆无暇又一次抬头望月,离最后时刻越来越近了,“我需要更多的鲜血与死亡,好让魔王现身。”他抬高声音。“慕行秋,向你的朋友看最后一眼吧。”

    漆无暇大步走向面露惊慌的一小群庞山弟子,“跪下,人类,乞求会让你们的痛苦稍微少一些。”

    没人跪下,也没人跑,这是一个狭小的圈子,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面对敌人。

    关神跃已经成为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土地,杨清音站起身,身上沾满血迹,脸上冷若冰霜,“这就是道与妖的战争吗?”

    “近似而已。”漆无暇脚步不停,“你没见过妖魔成片倒下妖丹漫天飞舞的场景,也没听过无数人类齐声惨叫的声音。所以你还不配谈论战争。”

    他走近了,一拳击出。如果时间充足,他更希望用这这个女道士当魔王的寄居之所,现在没有必要了。他只想看一眼魔王,确定无误之后将它带走。

    关神跃轻易死于漆无暇之手,杨清音却没有吸取教训,居然抬手正面迎敌。

    她不傻,也不会轻易失去理智,她的修为不如申尚,意志却强大得多。她用手心里的盗明珠挡住了六丈狼妖的拳头,光芒一轮又一轮地离开珠子,像排成队列的飞鸟,每一轮之后盗明珠都会变得暗淡一点。

    漆无暇认得这东西,“盗明珠是件宝贝,你这样用下去会将它毁掉。”

    杨清音当然懂得这个道理,可她不再珍惜身外之物,“慕行秋,你最好快点说服老太婆,老娘可坚持不了多久。”杨清音咬牙说道,目光死死盯住对面的狼妖。

    小秋对着阵外的梅婆婆不停地念诵咒语,他能看到梅婆婆肩膀抖动,知道咒语还是有一点作用的,他只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关神跃的尸体横在地上,小青桃看着他却没有哭,因为她不是旁观者,而是这场生死战斗的参与者,她说:“如果要死,也别站在这里等死。”

    她冲上去,半途中一跃而起,一脚踢向敌人的左眼。漆无暇挥动另一只手臂格挡,小青桃迅速变招,落地之后蹿到了敌人背后。辛幼陶、周平等人大叫着冲上来,小青桃说得没错,无论如何也不能等死。

    漆无暇感到恼火,片刻衡量之后,他还是将大部分力量都用在盗明珠上面,只要打碎这颗珠子,这群庞山弟子就会成为他的盘中之餐,至于慕行秋,那孤注一掷的咒语已不可能再次唤醒老太婆。

    圆月即将升至中天,漆无暇心中一阵激动,等他回到群妖之地,就会成为妖族的大英雄,有资格代替孪生哥哥成为妖王。

    小秋还在念诵咒语,梅婆婆无动于衷,身后的战斗正在进行,他不得不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转身,他们几个人的力量加在一起也不是六丈大妖的对手,一切的关键都在梅婆婆身上,她手里的残破神像必然藏着漆无暇的妖丹。

    “错或落弱莫……”小秋声音越来越大,语速越来越快,他从来没有如此频繁地念诵咒语,即使是平时练习梅心拳的时候也不例外。

    夜空中没有一丝云,三月十五的月亮又圆又大,它照耀着世界,对一座小山峰上的生灵毫不在意。

    月至中天。

    山顶正中间的数尺高石头突然开裂,从里面蹦出一股鲜红色的旋风,摇摇摆摆地升到十几丈高,像是一条冲天而起的巨蟒。

    “异史君。我准备好了!”漆无暇大声叫道,右眼圆睁,手臂上再度加力,杨清音手中的盗明珠光芒顿消,裂为两半,从主人手中掉落在地面上。

    杨清音受到巨大力量的撞击,整个人刚要飞出去。手腕却被狼妖紧紧抓住,“迎接死亡吧!”

    红色旋风突然歪斜,将一匹活狼吞进去,随后又奔向另一匹,它需要力量,得将二十匹狼全吞下去。

    伤情阵开始崩溃了。仙人集的居民一个接一个跪下,以头抢地,泣不成声,悲歌停止。

    杨清音发现自己又能施法了,右手捏诀,六道刀状火焰劈向狼妖的胸膛,火光闪过。只留下几条淡淡的划痕。

    漆无暇没有立刻施展妖术,而是向阵外的梅婆婆伸出手臂,他得先召回自己的妖丹,这比一切都重要。

    梅婆婆脑子里一片混乱,她思念儿子,痛恨老祖峰道士,可是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她现在所做的事情违背儿子的遗愿。

    老妇人手中残存的神像砰的一声爆炸,她惊骇地坐倒在地上。眼睁睁瞧着一只眼珠停在半空中,凌厉地东张西望,然后以极快的速度飞走了。

    妖丹飞走,修行较浅的田阡陌大叫一声,倒在地上昏了过去,申尚却终于恢复一线清明,扬手准备发出五行法术。眼珠回头一望,射出一道光,法力依然微弱的申尚也大叫一声,翻身滚下山。留下一路血迹。

    小青桃等人仍在发起进攻,可是徒劳无益,强大的妖力逼得他们步步后退,离漆无暇越来越远。

    小秋停止念咒,做出最后一次尝试,高高跳起,伸手去抓从头顶极速飞过的妖丹。‘

    “愚蠢!”漆无暇厉声道,那是他的妖丹,绝不会被一名吸气一重的小道士拦住。

    妖丹带着嘲讽从小秋手指边掠过,义无反顾地冲向自己的主人。

    它和它的主人怎么也料不到,半路上会有一张黑洞洞的嘴巴突然冒出来。

    秃子不知何时悄悄转到小秋身边,用头发将自己高高弹起,张嘴将那只看上去还很新鲜的眼珠吞在嘴里。

    “不!”漆无暇厉声怒吼,身子晃了两下,妖力顿减,杨清音挣脱他的掌握,小青桃等人又能冲到近处了。

    头颅在空中上蹿下跳,秃子咬紧牙关,可他控制不住方向,只能被妖丹带着四处乱飞,小秋在下面追赶,几次跃起,总是失之交臂。

    漆无暇挥舞双拳,打退庞山弟子的纠缠,跑出几步,一跃而起,抢在慕行秋之前抱住含着妖丹的头颅,他的妖力又恢复了,落地之后大声道:“恭请魔王现身!”

    小秋脑子里嗡的一声,脚下一软,险些摔倒。

    场面刹那间停顿,只有红色旋风没有停止,它已经吞下二十匹狼,取得足够的力量,弯下腰,露出巨大的嘴巴,等待漆无暇走进去。

    小秋重新站稳,没有任何东西出现,没有淡蓝色的烟雾,也没有其它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可能!”漆无暇脱口叫道,他得到的消息绝不会错,魔王应该就在这名少年体内,刚刚的交手也证明他有异常之处。

    只有小秋明白是怎么回事,漆无暇眼里的魔王就是左流英所谓的真幻,对小秋来说则是那只幼魔。

    漆无暇差一点就将幼魔召唤出来,可它被挡住了,小秋一遍遍地念诵咒语,没能唤醒梅婆婆,却给予了幼魔足够的力量。

    左流英曾经说过,真幻很可能与“错或落弱莫”这句咒语有着密切的关系,甚至就是咒语召唤出来的。事实证明,左流英是正确的。

    漆无暇施法的一瞬间,小秋能感到幼魔在脑中的存在,清晰地知道它已经恢复元气,正等着七日之约到来。

    小秋与杨清音互望一眼,心有灵犀,明白了怎样才能打败这只六丈狼妖。

    “飞!”两人同时施法,目标不是漆无暇,而是他怀中的头颅。

    秃子脖子上的箍盘重新得到飞行法力,托着他冲天而起,头颅在圆月之下拐了一个弯,嘴里含着一颗惊恐的妖丹,兴高采烈地向牧马谷的方向飞去。

    漆无暇仰头对着圆月发出惨烈的嗥叫。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