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五章 愤怒的边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关神跃出身于西介城富户,富得不是那么合乎规矩——关家一多半男性都是地痞恶霸,以强取豪夺、坐地分赃为职业。

    当一名装扮怪异的道士不请自来,宣称这名十三岁男孩有道根时,他的父亲晃了晃拳头,说:“谁抢到归谁,想从关家带走东西,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道士有这个本事,关家最能打的几名男子连手指头还没动过,就飞到了房顶上,而他们的对手竟然没有使用西介城里常见的纸符。

    十三岁的关神跃为陌生的道士欢呼叫好,当时就下定了修行的决心。他的父亲是圆滑的江湖老手,马上改变态度,热情地留下道士,暗中派人去打听“道根”的底细,等他明白大致的含义,经过简单的合计,他成为儿子修行的最大支持者。

    和所有初入庞山道统的孩子一样,关神跃产生了一种得天独厚的骄傲,在对道统有了一些了解之后,他的理想迅速由“西介城最厉害的打手”变成“九大道统最年轻的天才”。

    在养神峰,他发现到处都是跟自己差不多甚至更得天独厚的天才,但他习惯了当孩子头儿,在家里,如果他跟别的孩子打架打输了,父亲还会再揍他一顿,关神跃聪明地将这种好胜心转变成修行的动力,令他在同批弟子当中脱颖而出,顺利地开窍通关,最终被五行科选中。

    老祖峰上的天才更多,其中一些人,尤其是那些道门子弟,聪明得令人感到恐怖,那些玄奥晦涩的道门哲理,他们一听就懂,跟打架要用哪只手一样简单。

    关神跃很努力,但还是渐渐被落下,就是在这一阶段。他骨子里喜欢挑战规则的冲动复活了。存想需要安静的环境,养神峰的都教、一同修行的弟子、老祖峰上严肃的道士们都这样说,并反复加以强调,导致的结果就是关神跃总想大叫一声试试效果。

    这股冲动如此强烈,与关神跃数年来养成的修行习惯发生了严重的冲突,以至于他虽然早就达到凝气成丹的标准,却连试几次都没能成功。

    于是他被送到致用所。很快他就沮丧而兴奋地承认,他更喜欢这里的氛围与规则,西介城街头那一套用在致用所照样生效,他顺利成为新一任“大师兄”,有一帮兄弟追随左右。

    但关神跃不敢回家,关家老爷子早就对外宣称自己的儿子正在学习“不用符箓的法术”。以此威慑关家的对头,好在他不知道致用所是什么地方,还以为儿子会在这里继续提高法术,因此鼓励儿子留下来,五年、十年都行,只是务必在自己死之前回一趟西介城,而且得是风风光光地回去。

    这就是为什么关神跃感激小秋和老娘的原因。

    对他来说。凝丹本身并不困难,最难的是解开心结,老祖峰是一所严格的学堂,那里有众多天才等待培养,极少会针对某名普通弟子因材施教。关神跃在牧马谷里找回了修行的自信,等到拥有充足的丹药之后,凝气成丹也就顺得成章了。

    关神跃心中最大的一块石头落地,代之而起的是蓬蓬勃勃的爱情。他爱上了老娘,表白失败之后也无法忘怀。在他的家族里,像杨清音这样的女子再正常不过,她那一声“老娘”,能在关家女眷当中取得一片共鸣。

    在老祖峰上与五行科首座申继先进行过一番长谈之后,关神跃明白自己必须在爱情与继续修行之间做出选择,既然爱情是失败的。他的选择也就非常简单了。

    这就是为什么他做出回致用所的承诺却食言的原因,也是为什么过后再见到杨清音说话颠倒的原因。

    可他心中有愧,觉得自己辜负了小秋和那一帮朋友的信任,所以经常抽空监视申尚的动向。希望总有报答大家的那一刻。

    这一刻到了,结局却出乎他的意料。

    漆无暇暴发出全部力量,轻而易举撕掉关神跃的两条胳膊,膨胀之后的六丈妖身令小山陡然长高一截,庞山道士残存的身躯如落叶一般坠向地面。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也太惨烈,居然没人发出叫声,就连平时胆小的周平和小青桃,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是呆呆地望着从天而降的身躯和漫天散落的血雾。

    杨清音高高跳起,接住半空中的关神跃。

    西介城恶霸的儿子,不屑于讨好本国王子,宁愿追随满口脏话的道门之女和敢打敢拼的野林镇小子,他倒在心仪者的怀中,鲜血喷涌却拒绝喊痛,突然者后悔万分,后果他没有留在五行科,而是利用最后一段时间守在老娘身边,该有多好?

    “别告诉……我父亲……我输得这么……”关神跃的鲜血跟字句一块从嘴里流出,他有太多事情想说,却只能选择最重要的一件,“替我……谢谢……小秋……”

    杨清音出身于古老的道门家族,在正式修行之前就已经开始学习如何控制情绪,长辈们总对她说:“让你的心像湖面、像镜子一样,映照喜怒哀乐,却不为之所动,这就是成功。”

    所以她可以胡作非为,可以脏话连篇,可以为自己已经注定的命运而流泪,但心境从未动摇,她仍然是一名优秀的道门之女,在家族看来足以承担生育奇才的任务。

    所以她露出微笑,她不会效仿世俗女子痛哭流涕,如果爱她的人就要死去,她要展示自己最美的一面,“傻瓜……”她说,声音却不受控制地哽咽,“哦,傻瓜,你知不知道,你要把老娘害惨了。”

    关神跃嘴角抽动,努力想给出一个笑容,他明白这句话的含义,还想再说点什么,嘴里的血却在不停涌出,他的眼前的红色越来越浓重,遮住了老娘的容貌,他想伸手拨开红色……

    漆无暇恢复正常体型,站在庞山弟子十几步之外,神情比任何人都要激动,“悲伤能够加强伤情阵的力量,哭泣吧,人类,用你们的眼泪祭奠死者,千万妖魔死于道统之手,你们这点补偿远远不够!”

    然后他指着那个面无表情的少年,“而你,慕行秋,露出你的愤怒吧,魔王会一同显现,这样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这不是小秋第一次面对死亡,可他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愤怒,二良死的时候,悲伤与不解冲淡了仇恨,此时此刻,他只有最单纯的愤恨。

    可他没有动,即使烈焰焚身,他仍然保持着一丝冷静,那是他几年修行的成果,也是他从小就已显现的性格之一。

    漆无暇露出微笑,“看得出来,你们试图组成拳阵,却不得其法,呵呵,因为你们是道士,互相攀比,互相竞争,从来不会全心全意地追随另一个人。瞧瞧这个伤情阵,要不是梅家的老太婆取得了这些人的信赖与崇拜,根本就不会生效。你得像她一样,让你的伙伴们相信你、敬仰你,愿意为你付出生命,唯有如此才能合力为一,组成拳阵。”

    小秋转身看了一眼自己的伙伴,关神跃已经没有了生气,杨清音正抱着他发呆,其他人的脸上恐惧逐渐占据上风,只有小青桃咬着嘴唇,还保持着斗志。

    他知道漆无暇没有撒谎,他也知道这些人是不可能组成拳阵的,即使再给他们大量时间也不行,那种放弃自我全心追随另一个人的做法与道统的修行格格不入,反倒是心智尚未完全开化的妖族,能够轻易地组成妖阵。

    小秋不明白念心科传人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向他展示锻骨拳,对他进行误导,然后又在梦中教他率兽九变的歌诀,但他明白了十几年前梅传安的感觉:辛辛苦苦追逐一个目标,就在目标即将实现的时候,发现它是一件无用之物。

    他开口了,声音里没有一丝愤怒,“我很纳闷,你是怎么蛊惑梅婆婆为妖族做事的?”

    漆无暇抬头看了一眼月亮,他还有一点时间,如果想让魔王与少年分离,就得让慕行秋更愤怒一些才行,“很简单,梅家老太婆到处传教,甚至深入舍身国,总跟人说起她的儿子和咒语。那是一句无用的咒语,异史君给它注入了妖术,老太婆很高兴,以为那是她儿子的功劳。我装成古神教的使者,与她谈了许多。她很有用,死心塌地以为所做的一切都是古神的意志。而且她憎恨庞山道统,让整个计划变得更完美了。她现在一半清醒,一半受我控制,比纯粹的傀儡要有用得多。”

    漆无暇得意地看着慕行秋,很快就失望了,少年的神情没有因此显得更加愤怒。

    “异史君?”小秋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就是这个人告诉你我是‘魔族使者’?”

    “这不重要,关键是我知道这信息十分准确,如果你不想再流更多血的话,就乖乖让魔王离身,很简单,发泄你的愤怒就行。”

    小秋有满腔的愤怒要发泄,他又看了一眼身边的伙伴们,转身迈步,走向的不是漆无暇,而是伤情阵边缘,他对着阵外的老妇人说:“梅婆婆,听我说梅传安当时留给我的正确咒语。”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